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7)     

神箓1840 不甘寂寞

那身穿紅袍,面容陰鷙冷厲的中年,便是太上教紅袍大祭司勒夫,一位九星帝君境存在。
  同時,勒夫也是此次太上教參與論道大比的領隊,在其后方的那四十位太上教祖神境強者,便是將要參加此次論道大比的修道者。
  這一刻,勒夫他們一行人不請自來,決不會有什么好事了。
  大殿中的氣氛變得死寂。
  陳汐他們神色冷淡,盤膝坐在案牘前一動不動,渾然沒有一絲起身迎客的意思。
  融巽帝君則有些驚疑不定,目光望向了立在大殿門前的“贏秦”,似不解為何他要帶著太上教一眾修道者前來。
  不過,勒夫他們似渾然沒有注意到大殿氣氛的微妙,此刻皆都已進入大殿中。
  聞葶顯然也認得勒夫,當聽到勒夫的話,她頭也不抬,淡然道:“的確已經有一萬余年沒見過了,只是可惜了你師兄衛哲,當時他可是為保護你而死,否則,你今天只怕就再無法站在我面前了。”
  聲音平淡如水,卻透著一抹隱隱的譏諷,在這寂靜空曠的大殿中回蕩不休。
  勒夫眼眸驟然一寒,皮笑肉不笑道:“聞葶道友果然好記性,自從我師兄衛哲喪命在你手中之后,我便一直在等待著一個為他復仇的時機,可惜啊,你聞葶從那時起就龜縮在神衍山,一直再未曾現身,讓我也是苦苦隱忍了這么多年,這感覺可是很辛苦。”
  一席話,陰冷沙啞中透著一股難以言喻的怨毒情緒,若寒風般擴散大殿中,令得在座陳汐他們皆都心中一震。
  那太上教紅袍大祭司勒夫的師兄,竟是在一萬年前,喪命在了聞葶手中?
  若如此,這勒夫此次前來,該不會是尋仇的吧?
  這一點,就連融巽帝君和贏秦帝君這兩位道院教習長老似都不清楚,故而此刻皆都連色微微一變。
  大殿氣氛,變得愈發死寂起來,空氣宛如凍結,壓抑得讓人直喘不過氣來。
  “這么說,你是來替你師兄報仇的?”
  聞葶終于抬起頭,一對星眸正視著立在遠處的勒夫,唇角卻是泛起一抹毫不掩飾的譏誚弧度,“不過,就憑你現如今的能耐,可根本不夠看的。”
  聞葶是一位八星帝君,此刻卻是直視著一名九星帝君,毫不掩飾表露出自己的不屑,這未免讓人感到有些突兀和荒謬。
  但那些神衍山弟子卻表現得很平靜,一副情理之中的模樣,他們很清楚自己的聞葶師叔(師伯)有多厲害。
  就連陳汐也并未感到意外,因為他自己就經常干一些跨境界殺敵的事情,再加上如今他已清楚,神衍山弟子一個個都不是尋常意義上的強者,自不會對此感到有什么不妥。
  但那些太上教弟子聽到此話,卻皆都臉色一沉。
  勒夫表情同樣也如此,他眸子陰戾,凝視著聞葶,森然道:“不試一試,又怎么知道呢?”
  聞葶收回目光,再不看那勒夫一眼,抬手拿起案牘上一杯茶水,輕輕抿了一口,這才說道:“我勸你最好別試,當年你師兄比我修為高出兩個境界,最終依舊未能幸存,你覺得你比師兄還要厲害一些?”
  一句話,令勒夫臉色驟然微微一變,氣息變得愈發陰冷肅殺。
  眼見氣氛劍拔弩張,隱隱有一觸即發的掙扎,那融巽帝君再也坐不住,連忙起身道:“兩位道友,此次大家皆都是為論道大比而來,萬不可因為一些私事,而破壞了此次論道,那樣的后果,我想絕非兩位愿意看見的。”
  聞葶笑了笑,不置可否。
  勒夫見此,也是深吸一口氣,笑道:“融巽道友別誤會,本座此次前來,只是想帶著一眾弟子,來認識一下此次參與論道的神衍山弟子,免得到時候論道時認錯了人。”
  說著,他目光從聞葶身上挪移開,落在了陳汐一行人身上,旋即就挑了挑眉毛,面露一抹古怪:“十個人?呵呵,你們神衍山還真是如從前那般自信。”
  聲音中,透著一抹譏諷。
  “勒夫師叔,我看他們不是自信,而是狂妄。”
  忽然,一名太上教弟子陰冷開口,他一襲黑袍,面頰枯瘦,鷹鉤鼻,氣質冰冷桀驁。
  “你算什么東西,也敢罵我們狂妄?要不要咱們現在便比劃比劃?誰若敗了,當著眾人面跪地求饒如何?”
  啪的一聲,圖蒙拍案而起,甕聲甕氣開口,一對銅鈴似的大眼惡狠狠盯了過去。
  那鷹鉤鼻男子臉色一沉,嘿然冷笑道:“瞎嚷嚷什么,想要戰斗等論道大比開始時,我自會讓你嘗嘗本人的手段,不過這一次,我們可不是為戰斗而來。”
  說著,他目光一掃在座那些神衍山弟子,沉聲道:“誰是陳汐?站出來讓我們看看!”
  這句話充斥命令般的味道,顯得極為辱人。
  “混賬,我師叔祖的名諱也是你可以叫的?”
  圖蒙噌地站起那雄峻魁梧的身軀,指著那鷹鉤鼻男子大喝道。
  師叔祖?
  沒曾想,聽到圖蒙的稱呼,那鷹鉤鼻男子微微一怔,忽然怪笑著朝身邊的同伴道:“你們聽清楚了么?一個祖神修為的小子,居然成為了他們的師叔祖,哈哈哈。”
  其他人也都面露一抹怪異,不少都嗤笑出聲。
  啪!
  驀地,聞葶輕描淡寫一揮手,在那鷹鉤鼻男子還未反應過來時,便被一記無形的耳光狠狠抽在臉上,打得他面頰紅腫,口鼻噴血,牙齒都飛濺出幾顆。
  然后整個人發出一聲慘嚎,整個人倒飛出十多丈,滾地葫蘆似的在地上抽搐不已,像發了羊癲瘋似的。
  這一幕發生太快,誰也沒想到,聞葶身為一位帝君境存在,竟會說動手變動手,且對付的還是一位太上教祖神境強者。
  就連那紅袍大祭司勒夫都始料不及,來不及去相救。
  “聞葶!你這是何意?”
  勒夫臉上鐵青,冷冷道,“以大欺小去對付一個弟子,你可真夠威風的!”
  “他一個小小弟子,竟敢出言詆毀我師叔,我沒殺了他,已經算夠容忍了。”
  聞葶淡然道,“若有第二次,你勒夫就等著替那口放厥詞的小家伙收尸吧。”
  眾人心中一凜,皆都清楚,依照聞葶的性格,她的話絕對不是唬人的,說到辦到。
  而見到聞葶一位八星帝君存在,此刻卻因為一個祖神境“師叔”的名譽而悍然出手,令得那些太上教弟子臉色微微變化之余,倒也再不敢拿陳汐的身份開玩笑。
  而陳汐目睹了這一切,心中也不禁感慨不已,神衍山的處事風格就是如此,不惹事,但也不怕事,你若敢挑釁,那我便敢揍你!
  就如此簡單霸氣,管你是太上教,還是什么人,照打不誤。
  “諸位還請看在我道院的面子上,莫要置氣,否則可讓我等有些難做了。”
  融巽帝君連忙再次開口,心中卻是暗自埋怨,那贏秦帝君為何把太上教這些家伙帶來了,難道不知道太上教和神衍山一直是死對頭?
  “呵呵,融巽道友不必為難,他們此來不是要見我陳汐一面嗎?我就在這里,看夠了,便請離開,我們這里可不歡迎不請自來的客人!”
  這時候,陳汐忽然起身,淡然開口,一下子將大殿所有目光吸引了過來。
  勒夫怔了怔,瞇起眼睛打量陳汐。
  他身后那些太上教弟子,也都帶著各種各異眼神,在審視陳汐,似要從他身上看出一些什么般。
  可讓他們失望的是,陳汐氣息淡然,單從表面也根本看不出什么來。
  不過他們卻是牢牢記住了陳汐的模樣,儼然一副盯上獵物般的模樣。
  這一刻,就連那道院的贏秦帝君,也在打量陳汐,神色平靜,也不知內心在思索什么。
  “聽說在三界時,你殺了我太上教不少同門,更搶走了我太上教的落寶銅錢?”
  忽然,一名太上教弟子開口。
  此人顯得極為特別,一頭如血長發,赤紅耀眼,膚色白皙若玉石,身姿頎長挺秀,一對眸子中涌動燦然神輝,宛如來自地獄深淵的火焰,攝魂奪魄。
  他隨意立在那里,就宛如一桿長槍,似可以捅破蒼穹,周身充盈著一股睥睨絕倫之氣,簡直宛如一尊祖神境中的霸主帝尊般!
  “師叔,此子便是冷星魂,早在萬年前便已踏足祖神境,號稱‘帝域一絕’,在當年可是風頭無二。如今他未曾晉級帝君境,必然是用某種秘法壓制了境界,為的只怕就是等待此次進入混亂遺地的機會。”
  耳畔傳來聞葶的聲音,令得陳汐頓時明白了那黑衣男子的身份,眼眸瞇了瞇,心中也不禁一凜,為了進入混亂遺地,竟不惜壓制境界上萬年,這家伙可真夠隱忍的。
  不過在嘴上,他卻是淡然道:“殺他們是因為他們該殺,至于落寶銅錢,那只不過是戰利品罷了。”
  這話說得毫不客氣,令得那紅袍大祭司勒夫都臉色一沉,眸子陰冷之極。
  那冷星魂沉默片刻,卻是笑了笑,點頭道:“你承認了就好,我會再從你手中奪回來的。”
  言辭從容,卻意味深長,盡是爭鋒之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