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沒了

說罷,冷星魂轉頭,看著身邊的勒夫道:“師叔,我們走吧。”
  勒夫正待開口,忽然大殿外再次傳來一陣聲音,令得他頓時閉嘴,目光望大殿外望去。
  這一刻,大殿眾人也都一怔,又有人來了?齊齊把目光望了過去。
  “臨恒道友無須擔憂,我們神院此來,也是要拜會一下神衍山的同道,并無任何其他意圖。”
  “既然赤松子道友如此說了,那便請吧。”
  伴隨著聲音,一行身影出現在大殿之外。
  為首是一名灰袍老者,面容剛毅,乃是道院中一名教習長老,名臨恒。
  在臨恒旁邊,便是一襲黑袍,須發如銀,面色淡漠中充斥著威嚴之色的神院教諭長老赤松子!
  神院十八名掌印弟子,三十六名“黑執事”則悉數跟隨在赤松子身后,放眼望去,也是浩浩蕩蕩一片。
  “神院赤松子!”
  一剎那間,無論是那太上教勒夫等人,還是神衍山聞葶等人,皆都是認出了來者身份。
  太上教勒夫等人神色各異。
  神衍山聞葶等人神色皆都愈發冷淡。
  在場之中,唯獨融巽帝君心中叫苦不迭,太上教剛來,神院又后腳趕到,今天這是怎么了?
  他忍不住看了一眼一側的贏秦帝君,卻見后者微微搖頭,表示他也不清楚神院為何會突然來臨。
  這讓融巽帝君心中愈發慎重,隱隱感覺今日之事太過蹊蹺,這太上教和神院只怕早已暗中有所聯系。
  “咦,倒是巧了,太上教諸位竟提前來了一步。”
  這時候,赤松子等人也都注意到了大殿中的太上教勒夫等人,不禁紛紛打起招呼來。
  “哈哈,赤松子道友,好久不見了。”
  勒夫大笑。
  他們太上教和神院皆都是不請自來,勉強可以稱得上是客人,此時卻是在神衍山的落腳之地互相寒暄起來,若是不清楚情況的,都還以為他們才是此處大殿的主人。
  這種態度,甚至連融巽帝君這個東道主都有些看不下去,皺眉嘆了口氣,朝聞葶苦笑道:“聞葶道友,還請擔待一二。”
  聞葶淡淡道:“你們道院安排不周,卻讓我神衍山擔待一二,我恐怕會擔待不起。”
  言辭中,已流露出一抹不滿,令得融巽帝君神色一滯,心中也是惱怒不已,這贏秦和臨恒也太不應該,怎能把太上教、神院都帶到此地?
  他已做出決斷,等這一切事了,一定得把今日情況反映給道院教習大長老淮空子。
  淮空子奉命主持此次論道大比,這里發生的一切,必須得讓他知曉了!
  就在此時,聞葶忽然起身,目光從那太上教、神院眾人身上掃過,這才淡然道:“沒想到,今天竟這么熱鬧,不該來的都來了。”
  一句話,令原本正在寒暄的勒夫和赤松子皆都眼眸一凝,目光朝聞葶看來。
  大殿氣氛也重新變得沉寂。
  不該來的都來了,這話說的可是毫不客氣,顯然,此刻的聞葶已動了一絲慍怒。
  只不過此刻她神色依舊恬靜淡然,聲音也是不見一絲波動,道:“赤松子,說吧,你們又是為何而來?”
  赤松子皺眉道:“聞葶道友,你這話可不是待客之道。”
  聞葶表無表情,道:“我可不是你朋友,神院同樣也不是我神衍山的朋友,你可莫要自作多情了。”
  赤松子神色一滯,眸子中冷光洶涌,忽然笑道:“聞葶,你不必動怒,論道大比還沒開始,現在就生氣可有些早了。”
  頓了頓,他繼續道:“我們此次前來,是聽聞你們神衍山多了一位親傳弟子,據說還是大先生巫雪禪的師弟,這可了不得的很,令得我也忍不住想來見識見識。”
  又一個為陳汐而來的!
  顧言、華嚴、圖蒙等九名神衍山三代弟子皆都有些意外,渾然沒想到,自己這位師叔祖,竟會如此有名,不止是太上教為他而來,此時就連神院也都要見他一見。
  當然,這種拜見注定是來者不善!
  聞葶顯然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微微蹙了蹙眉,心中浮現一抹擔心,無論是太上教、還是神院,如今皆都氣勢洶洶而來,毫不掩飾將目標直指陳汐而去。
  這種局勢讓她隱隱感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
  而作為當事人,陳汐卻是很清楚,太上教恨自己倒是可以理解,畢竟當初他在三界時,就曾殺了不知多少太上教弟子,即便是進入上古神域中,也有不少太上教弟子因自己而亡。
  例如那五靈神將。
  再加上自己破壞了太上教、葉氏、少昊氏三大勢力之間的合作,在這等情況下,太上教若不仇視自己,那才叫怪事。
  至于這神院把目標準對自己,陳汐也能猜到一些原因,大概和自己破壞了他們和申屠氏的合作有關,只是讓他沒想到,對方為了對付自己,竟會顯得如此迫不及待。
  “胤軒師兄,千羽師兄,諸位師弟師妹,你們看,那位便是神衍山親傳弟子陳汐,大先生巫雪禪的師弟,五年前,拓跋師弟便曾和他一戰,但最終并未分出勝負,但不管如何,諸位陳汐道友的實力可是很了不得。”
  這時候,那立在人群中的公孫慕忽然開口,含笑朝身邊同伴介紹遠處的陳汐。
  唰!
  一下子,神院那些弟子、黑執事的目光,也都是齊齊望向了陳汐。
  這種感覺讓陳汐皺了皺眉,心中升起一絲不快,就好像自己是動物般,正在被參觀。
  “師叔,若是心里不舒服,我這就把他們轟出去。”
  聞葶瞥了一眼陳汐,似看出陳汐情緒有些不對,眸子里頓時涌現一抹鋒利的芒。
  她并未有傳音,聲音甫一出現,便清清楚楚地傳達進大殿中每個人耳中,令得太上教、神院那些人的臉色都是一沉。
  “怎么,聞葶道友非但不歡迎我們,還要動手把我們攆走?”
  赤松子冷冷道,淡漠瘦削的面容上盡是威嚴之色,“這可有些欺人太甚了。”
  “怎么,你赤松子懷疑我不敢動手?你就是和那勒夫一起,也根本不夠看的!”
  淡然平靜的聲音中,聞葶倏然邁步,衣袂飄舞,不疾不徐朝赤松子走去,每一步落下,這片大殿中的氣氛便肅殺一分,空氣中就多出一分猶如寒流般冰冷刺骨的可怖氣息。
  一瞬間而已,在座所有人都齊齊臉色一變,察覺到這一刻的聞葶是真的怒了。
  赤松子眼眸一瞇,和一側的太上教紅袍祭司勒夫互望了一眼,似心照不宣般,下一刻,兩人便成掎角之勢,面向聞葶。
  大戰即將一觸即發!
  融巽、贏秦、臨恒三位道院教習長老見此,則心中齊齊一緊,下意識便要去阻止這一切發生。
  可就在這危機萬分的關頭,忽然一道輕柔若春風似的聲音從大殿外響起。
  “好熱鬧啊,沒想到太上教、神院的道友都來了,怎么,你們該不會和我女媧宮一樣,都是前來拜會神衍山道友的吧?”
  女媧宮!
  赤松子和勒夫眼眸不易察覺地微微一縮。
  聞葶似也微微一怔,旋即唇角不禁勾起一抹譏誚的弧度,指著大殿外,道:“現在,你們可以離開了,若再耽擱,便是我神衍山的敵人!”
  “走?這么讓他們走了,可有些太便宜了。”
  伴隨著那柔和的聲音,一行人來到了大殿外,為首是一名身穿絳紫宮裳,烏發盤髻,面容素雅,氣質圣潔端莊的女子。
  “虞貞,果然是你!”
  “此次女媧宮竟派你帶隊前來,著實讓人意外。”
  當清楚這女子面容,赤松子和勒夫似都有些意外,旋即臉色竟都齊齊變得凝重不少。
  虞貞,女媧宮一位九星帝君境奉道長老,看似說話柔和輕緩,實則性情最是剛烈,殺伐果決,實力也是深不可測,赤松子和勒夫是何許人物,豈會不認得對方了。
  “虞貞,讓他們走吧,我們此來是帶弟子參加論道大比的,其他恩怨等論道大比結束后,再解決也可以。”
  聞葶開口,她顯然和虞貞也相識。
  “哦,既然這樣,便聽你一次,不過下次動手時,你可也得聽我的。”
  虞貞抿嘴一笑。
  “到時候再說。”
  聞葶也笑了笑。
  “什么叫到時候再說,下次無論如何你也得聽我一次!”
  虞貞瞪眼道。
  兩人交談,直接就無視了那太上教和神院,令得勒夫和赤松子的臉色也都是陰郁之極。
  就連他們各自身邊的弟子,也都察覺到氣氛的變化,皺眉抿嘴不言。
  最終,他們一陣冷笑,再不發一言,便帶著各自門下弟子拂袖而去。
  見此,那贏秦和臨恒兩位道院教習連忙跟聞葶告辭,然后追了上去,他們負責接待太上教和神院,自不敢怠慢了。
  一下子,大殿中身影少了一大半,令得融巽帝君禁不住在心中長長松了一口氣。
  知道今日的這一場風波總算是平息了。
  但他同樣清楚,從太上教、神院今日表現出的態度來看,此次的論道大比上,情況只怕比預想中還要激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