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84 殺戮大道


  第三更!感謝書友“鴻蒙逍遙青蓮”的捧場支持!多謝!
  ——
  陳汐原想置身事外都不可能,韓古月的一席話,更是引動了他心中的濃郁殺機。
  “跪下吧!年輕人,念在你年幼無知的份兒上,只需交出所有寶物,跪下來向我等磕頭認錯,說不定還有一線活路,否則注定將命喪當場。”
  韓古月旁邊,一個金丹初期的修士站了出來,這修士一頭白發如霜如雪,身穿道袍,仙風道骨,頭發中還扎了一根碧綠簪子,晶瑩剔透。
  這白發修士模樣卻極為英俊年輕,渾身流轉著驕傲睥睨的氣息,仿似高高在上的王者,在俯瞰大地上的渺小蒼生。
  “韓柏兄,怎么你想先擒拿下這個乳臭未干的小子么?”又一個金丹初期的修士笑笑,“你沒聽公子說,這小子差點傷了公子,你恐怕還收拾不下他呢。”
  “哼,是嗎?我就讓你瞧瞧,老鷹是如何搏殺兔子的!”韓柏在半空踏步上前,冷冷望著陳汐:“小子,你出手吧,不讓你見識一下真正的實力……”
  刷!
  就在這白發如霜的韓柏話還沒說完,余音還在空中回蕩,唰的一聲,他的右臂就突然斷掉,似乎遭遇到什么鋒利一擊,一截右臂血肉飄灑,從半空掉落下來。
  “啊!”韓柏發出一聲痛苦怒吼,心中卻瞬間升起一股徹骨的寒冷,就在剛才,若非他見機得快,下意識地躲避了一下,就不止是損失一條胳膊那樣簡單了。
  “想逃?給我死吧!”
  冰冷淡漠的聲音在韓柏耳畔炸響,一抹寒光憑空乍現,鋒銳無匹的劍尖凝聚著凌厲浩瀚的殺意,頓時刺破其喉嚨,洞穿而過,捅出一個血窟窿,并且劍刃上的殺氣溢散,瞬間從其喉嚨擴散周身,頓時,他整個身體就像被無數把利刃狠狠犁了一遍,血肉、骨骼悉數化作無數塊細碎如指甲蓋一樣的血肉,飄灑而下。
  就像一蓬血雨,艷麗凄美,血腥殘忍!
  “你不是要我交出寶物么,你的儲物法寶,你的金丹,我統統先收下了!”陳汐身體出現在韓柏剛剛被擊殺的地方,大手一撈,就抓住了一枚白玉似的儲物戒指,和一枚雞蛋大小通體黃燦燦的金丹,隨手丟進了附圖寶塔內。
  “好東西,竟然是一顆兩儀金丹!這可是罕見的很,珍貴的很,要知道那些金丹修士,在明知必死的情況下,就會自爆金丹,連涅槃境修士都不得不躲開,生恐被炸傷了。”浮屠寶塔內,靈白抓住韓柏的金丹,興奮地手舞足蹈,大呼大叫。
  “韓柏長老!”
  這個時候,韓家家主韓古月,以及旁邊的一眾長老,都狂吼起來,包括韓文俊、小珺都震驚了,一股無法言喻的驚懼從他們心中升騰起來。
  無聲無息,快如閃電,一位地位極高的金丹初期長老就被滅殺掉,并且還被奪去金丹,而且他們根本都沒反應過來,這是多大的侮辱?這是多無法想象的手段?
  與此同時,另一側,澹臺紫萱和其身旁的十余個黃庭境修士皆愣住了,都差點以為自己眼花了。
  在翠云谷內的時候,陳汐出手滅殺黑鱗暴甲虎,眾人就見識了其剽悍之極的戰斗手段,然而,當真正見到他滅殺以為金丹初期的修士時,他們才終于明白,陳汐的實力根本就不是他們能夠能想象的到的。
  “殺!殺了這小子!”
  韓古月畢竟是高手,一瞬間就從暴怒中清醒過來,當即一掌揮出,頓時之間,幻化出萬千大手,在空中爆抓,每一道大手都是由磅礴的真元凝聚而成,其上更流動著四種精妙的道意,萬木叢生之道,烈火之道,風吟之道,殺戮之道。
  這四種道意,前三種都是小道,分別是木之大道、火之大道、風之大道的一種,最后的殺戮之道,卻是最為厲害的大道!要知道,生、老、病、死、衰敗、毀滅、殺戮……同樣都是天之大道的一種,這殺戮大道,便是感悟天地之殺機化為己用,最重殺伐,厲害之極。修煉到極致,更是遇神殺神,遇魔殺魔,所向披靡。
  不過,這殺戮大道卻是極為難以修煉,其難度不亞于地仙渡劫,韓古月也只是因緣巧合之下,領悟出了其中的一絲皮毛而已。
  可即便如此,此刻被他施展出來,那萬千爪影,就仿似殺神附體,令人心悸絕望的殺意釋放而出,震碎虛空,天地之間都仿似充斥著無數個血淋淋的“殺”字,光是這股氣勢,都能摧垮敵人心神意志,崩碎任何求生欲念。
  這韓古月不愧是一族之長,金丹后期的強者,一出手,還沒有動用身上的法寶,就有如此威力,簡直比蘇家那個蘇冷厲害了不止一倍!
  森森殺意撲面而來,那仿似來自天地間最純正的殺戮之意,頓時令陳汐也不由呼吸一窒,他再不敢保留實力,在萬絕裂縫中歷經無數場殺戮,磨礪而出的磅礴殺意,透體而出,整個人仿似兇兵臨世,竟把韓古月爪影中的殺戮之意沖散掉了一大半!
  “殺!”
  陳汐腳踏罡斗,身如閃電,風之道意與天空道意完美結合,整個人如同透明虛影,避開韓古月的攻擊,朝其他人殺去。
  韓古月的實力很強,進階金丹境界都不知道多少年了,陳汐哪怕有信心與之一戰,但卻會陷入重重包圍之中,雙拳難敵四手,后果也是不堪設想。所以他的想法很簡單,就是先殺了韓家其他長老,然后再與韓古月戰斗。
  嗖!
  陳汐的身影仿似融于了虛空,手中的長劍就像惡魔手中的長矛,每一劍刺出,都帶起一連串艷麗的血花,像一連串炸開的爆竹,凄美迷人。
  以前的他,憑借紫府境修為都能滅殺黃庭境修士,進階黃庭境時,又汲取了一頭六翼血龍蝠的本命內丹,真元之渾厚,是尋常黃庭修士的十倍還要多,又經歷了萬絕裂縫內一場場艱苦兇險的惡戰,如今的他,滅殺尋常金丹修士也是輕松之極的事情。
  并且,其修煉的《萬藏劍典》乃是天下一等一的至高劍法,其內的八大劍勢更是早已在無數場戰斗中磨礪得爐火純青,登峰造極,每一劍刺出,都蘊含一種大道,種種氣象,幻化而開,颶風激浪、烈火長空、陰陽兩極、雷霆怒撼……
  八種迥然不同的劍道,配合自身強悍的修為和豐富之極的戰斗經驗,統統在這一刻,爆發開來,展露鋒芒!
  砰!
  一名韓家黃庭圓滿境長老,只差一步就能踏入兩儀金丹境界,然而此刻,他只看到一片浩瀚的汪洋大海朝自己咆哮而來,旋即整個人便即被萬浪吞沒,喉嚨處,被洞穿一個血窟窿,喪命當場。
  咔嚓!
  夭矯雷霆,凜冽毀滅,劈斬而下,又有一名韓家長老被劍光震碎頭顱,成了一具無頭尸體,掉落地面,摔成了一灘肉泥。
  韓家這次前來的十六名長老,除了先前死掉的韓柏,頓時再次有七人死去,這七人皆是黃庭圓滿境左右的修為,然而卻根本來不及祭出法寶,便被陳汐一招斬殺,其死狀之凄慘,令人不忍猝讀。
  “各位叔叔伯伯,那韓家即便收留你們,恐怕也不會給你們重任,甚至日后會找出種種借口清除掉你們,永遠都無法進入高層。倒不如現在與我一起上,幫陳恪道友,一起殺敵,只要成功脫身,我允諾,各位所享受的供奉再加五倍!”
  陳汐大發神威,殺敵如殺雞,只看得澹臺紫萱一陣目眩神迷,不過她也知道,此刻若是陳汐被殺了,那等待自己等人的下場,也注定不會好到哪里去,當即目光一掃身邊的十余名黃庭境護衛,飛快說道,“更何況,那韓古月明顯就是信口雌黃,我已經向我爹發出求救訊簡,說不定待會就來救咱們了!”
  “小姐誤會了,我等豈有背叛之心?這就與你一道殺敵,尋機脫身!”
  “是啊,那韓家忒地可惡,竟敢強搶我澹臺家的翠云令,又危言聳聽,脅迫我們,不殺了他們,還以為我們怕了!”
  “殺!”
  那十余個澹臺家的黃庭境護衛,猶豫了片刻,當即決然出聲,他們一方面是貪念澹臺紫萱所作出的承諾,另一方面也是害怕家主澹臺洪沒死,事后找他們報復。
  但最重要的還是因為有陳汐在,陳汐近似摧枯拉朽一般的滅敵手法,都已落入他們眼中,有這樣一位神威無雙的高手在,拼一把,說不定就翻盤了呢!
  “殺!”澹臺紫萱心中頓時大定,嬌叱一聲,雙手各握一柄短梭法寶,身影一晃,已經是朝小珺殺去。
  她可是恨透了這個背叛自己的侍女,非但背叛自己,更是把從翠云谷中采擷到的無數珍貴材料,交給了韓家,這種無恥之極的背叛,換做誰,誰不憤怒?
  “這些家伙終于出手了!”陳汐暗自松了口氣,手中的劍勢卻是越來越凌厲,不過,他卻一直沒有放松警惕,因為隨著戰斗陷入膠著狀態,他的壓力頓時大增,處境也變得兇險起來。
  這一切的壓力,都是由韓古月和其他三名金丹境長老造成,直至此時,除了之前的那個韓柏長老,陳汐斬殺的都是一些黃庭圓滿境角色,至于金丹境修士的,他根本就沒敢去攖其鋒芒。
  不是打不過,而是他不能保證一招滅敵,一旦纏斗起來,必然會喪失掉速度,然后被圍困住,到那時,想逃掉都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