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841 鳴鼓封城

古老殿宇前,顧言、華嚴等三代弟子也都在好奇打量陳汐,他們之中,只有圖蒙之前曾見過陳汐。
  不過,他們卻是就在剛剛便已清楚,圖蒙在一招之中敗在了這位剛返回宗門不足五年的師叔祖手中。
  故而此刻面對陳汐時,他們皆都是頗為尊敬,不敢擅自亂來了。
  “此次你們前往參加論道大比時,將會由聞葶來帶隊,負責你們在論道大比中的一切事宜。”
  巫雪禪在一旁囑咐道。
  聞葶?
  陳汐腦海中不僅浮現出一抹清秀恬靜的身影,在五年前返回神衍山時,他便曾和對方見過一面,知道對方乃是一位八星巔峰帝君,只差一步便可踏足九星帝君之列。
  不過陳汐此刻卻是注意到,當聽到聞葶帶隊時,顧言等九名弟子皆都渾身一僵,臉上不可抑制地帶上一抹怪異之色,似是忌憚,又似是欽佩,很是復雜。
  這讓陳汐不禁微微一怔。
  “大師伯,小師叔。”
  便在此時,一道恬淡的聲音響起,一襲青衣,長發披肩,面容淡清秀明凈的聞葶從遠處踱步而至。
  “聞葶你來了。”
  巫雪禪笑了笑。
  “大師伯,是否可以出發了?”
  聞葶問道。
  巫雪禪將目光望向了陳汐,道:“小師弟,你可還有其他事情?”
  陳汐踟躕片刻,將巫雪禪拉到一旁,低聲傳音道:“大師兄,葉琰和老白他們……”
  不等說完,巫雪禪便笑道:“放心吧,他們皆都在祖龍道主那里獲得了機緣,如今正自閉關,我自會幫你照拂他們。”
  陳汐點頭道:“那就有勞大師兄了。”
  巫雪禪拍了拍他肩膀,說道:“小師弟,此行雖不虞出現什么兇險,但世事無常,你可務必要小心一些,尤其要提防那太上教,萬萬不可掉以輕心了。”
  陳汐笑道:“我明白。”
  說到這,他略一猶豫,還是說道:“大師兄,師弟我還有一事相求。”
  巫雪禪灑然道:“但說無妨。”
  陳汐深吸一口氣,道:“當年在仙界時,我父親陳靈鈞帶著我母親悄然來到了這上古神域,可直至如今,我也未曾聽聞過有關他們的消息,所以我想請您出面,幫我打探一番有關他們的消息。”
  這件事這些年來一直被他壓在心底,此刻卻是再忍不住問出來。
  巫雪禪認真聽完,竟是罕見地沉默了。
  許久之后,他才說道:“小師弟,此事交給我了。等你從混亂遺地返回時,我自會給你一個交代。”
  巫雪禪的沉默,讓陳汐敏銳意識到有些不同尋常,不過當聽到巫雪禪答應下來,還是令陳汐暗松了一口氣。
  他不再多想,抱拳行禮道:“大師兄,多謝了!”
  巫雪禪笑道:“你啊,就是太客氣了,不過說起此事,我倒是想起來,當年隨同你三師兄他們一起從仙界抵達上古神域的修道者中,還有女媧道宮的幾個小家伙吧。”
  陳汐一怔,頓時想起來,大師兄所說的是石禹、相柳璃以及那女媧宮四靈宮主元澈、空琳、尉遲婉和云素。
  不止如此,陳汐一下子還想起來,當年隨從三師兄他們一起走的,還有孟星河、華劍空、凰族老祖趙太慈、龍界老祖敖九悔、道皇學院內院長老蚩蒼生。
  除了他們,連軒轅氏三位仙王境存在軒轅紹、軒轅封塵、軒轅拓北他們也都隨之前來了上古神域。
  一想到這,陳汐不禁一陣恍惚不已。
  不等他問詢,巫雪禪似已看出他心中所想,溫聲道:“放心吧,在抵達上古神院后,除了孟星河、華劍空留在了咱們神衍山修行,其他人也都各自有各自的機緣,進入了不同的修行圣地修行。”
  按照巫雪禪的說法,凰族老祖趙太慈,前往了帝域古老道統羽化凰宮修行。
  未央仙王點點進入太虛觀修行。
  龍界老祖敖九悔則被帝域蒼龍一族接納。
  至于其他像軒轅紹、軒轅封塵、軒轅拓他們,也都由巫雪禪出面,安置在了帝域古老道統造化神山修行。
  唯獨蚩蒼生有些特別,不愿拜入任何宗派,孤身一人飄然而去,獨自去闖蕩修行了。
  華劍空是孟星河的弟子,而孟星河當年便是道皇學院院長,其傳承來自季禺一脈。
  季禺雖是神衍山之主伏羲的坐騎,可在巫雪禪他們一眾弟子眼中,卻是如同“師叔”般的角色,對他尊敬有加。
  故而孟星河、華劍空也都留在了神衍山中修行,只不過如今正自在閉關中,無法和陳汐會面罷了。
  了解了這些,陳汐徹底松了口氣,笑道:“說起來,我還真迫不及待想見他們一見了。”
  巫雪禪笑道:“以后有的是機會,不過話說回來,此次你前往參加論道大比時,或許便可以遇到一二故人。”
  陳汐眼睛一亮,故人?
  “快快去吧,莫讓他們久等了,雖說距離論道大比開始還有一個月時間,但從神衍山抵達中央圣庭的路上,可得花上不少時間。”
  巫雪禪笑著催促陳汐。
  陳汐扭頭,果然就看見聞葶和那九名三代弟子都正自朝自己這邊望來。
  他頓時就不敢再耽擱,拱手道:“那就這樣吧,大師兄,告辭。”
  ……
  嗡~
  這一天,神衍山開啟傳送神陣,將陳汐一行人挪移離開,踏上了前往參加論道大比的行程。
  ……
  女媧宮。
  “聽祖師說,你閉關這么多年,已經恢復了前世記憶,那……如今的你可還記得自己是誰?”
  一座彌漫著五色神輝的神山之上,屹立著一座古老黑色祭臺,祭臺前,一名女子輕聲開口,聲音中帶著一絲復雜。
  這女子身段修長曼妙,裙袂飄舞,青絲盤髻,帶著一頂精致花環,周身縈繞著一縷縷淡淡的銀色光輝,將她映襯得宛如從畫中走出來的神女。
  這女子,赫然就是相柳璃!
  此刻在相柳璃對面,一名男子正皺眉苦惱蹲坐在地,聞言,不禁曬然道:“我當然是我,還能有誰?”
  話雖如此說,他神色卻是愈發復雜起來,許久之后,才喃喃道:“他娘的,我還以為只有卿秀衣師妹歷經了百世輪回,誰曾想,我石禹當年竟也在三界輪回了……”
  不錯,此人正是石禹,三界女媧道宮衛道大弟子。
  當年他和相柳璃抵達上古神域之后,便一路被鐵云海送達女媧宮中,而后便被命令進入女媧宮禁地“五色神池”中閉關。
  只是連石禹自己也沒想到,此次閉關,不止讓他修為產生蛻變,還覺醒了前世記憶!
  他也終于明白,前世的自己,竟是女媧宮開派祖師女媧身邊的一名奉道童子,名叫石大禹……
  石禹,石大禹,一字之差,卻代表著前世和今世兩個不同的人生,令得石禹此刻閉關而出時,依舊有些無法接受這等荒謬事情。
  怎么會這樣?
  他心中不止一次地產生過這個疑問。
  “我聽說,這一切都是祖師當年所做的安排,為的是修補你在道途上的缺漏之處。”
  一旁的相柳璃低聲說道,“你也不必為此而糾結,祖師這么做,明顯也都是為了你好。”
  “我知道。”
  石禹嘆了口氣,長身而起,道,“我只是有些納悶,為何偏偏要在三界中輪回轉世,這可有些太古怪了。”
  “石禹師兄,祖師有令,若您準備妥當,便前往傳道大殿,再過一刻鐘,虞貞師叔便會帶石禹師兄你們離開,去參加那論道大比。”
  忽然,一只體態修長的白鶴從蒼穹上翩躚而來,清聲開口。
  “我這就來。”
  石禹一怔,便揮了揮手,白鶴翅膀一展,便即消失不見。
  “璃師妹,已經沒多少時間了,等我回來,再跟你好好聊聊,到時候,我會親自請求祖師,讓你我結為道侶的。”
  下一刻,石禹便深吸一口氣,雙手按在相柳璃肩膀上,目光深情地望了過去。
  聽到如此直白的話語,相柳璃俏臉一紅,微微有些不自在,一對清眸卻是不經意流露出一抹驚喜,暴露了她內心真實想法。
  “那……那我等你。”
  相柳璃低下螓首,聲若蚊蚋,不敢和石禹那火熱深情的目光對視。
  石禹見此,突然在相柳璃唇上啄了一口,然后便哈哈大笑一聲,轉身大步而去。
  “璃師妹,一定要等我回來啊。”
  “呸!”
  相柳璃雙頰發燙,如火霞暈染,低聲啐了一口,心中卻是充滿了喜悅,多少年過去了,這家伙可總算給自己一個承諾了。
  同樣也是這一天,女媧宮石禹等三十六位祖神境弟子,隨同女媧宮奉道長老虞貞一起,啟程前往中央圣庭,踏上參加論道大比的征程。
  不止是神衍山、女媧宮,這一天同樣展開行動的,還有神院、太上教,以及帝域乃至整個上古神域許許多多的頂尖大勢力。
  他們的目標一致,前往中央圣庭!
  因為再過一個月,那一場早已在整個上古神域中被傳得沸沸揚揚的論道大比,就將在中央圣庭拉開帷幕!
  ——
  ps:今晚沒有第三更,論道大比劇情有些復雜,還沒捋順,卡文的厲害,寫不出來,容金魚好好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