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7)     

神箓1842 化道母鼎

十天后。
  初晨,一輪金烏所化的烈日劃破黑暗,騰空而起,灑下璀璨金輝,將整個十方神城照亮,為古老的城墻涂抹上一層金色,輝煌一片。
  密集如蛛網的寬敞街道上,此刻卻早已是人流如織,喧囂一片,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的修道者身影。
  每個人臉上,都寫滿了興奮、期待、崇敬。
  因為今天,便是論道大比拉開帷幕的日子!
  人很多,多的無法想象,也熱鬧的無法想象,偌大一片古老城池,如今已是被擠得水泄不通。
  大多數修道者,皆都是前些日子從上古神域四面八方匯聚而來,為的就是目睹這一場由“帝域五極”一起舉辦的一場空前盛會!
  ……
  “此次論道大比,將在道院中的‘爭鳴道場’拉開帷幕,屆時,咱們這些人,只怕是根本進不去。”
  “不錯,我也聽說,只有來自帝域頂尖大勢力中的大人物,方才有資格進入‘爭鳴道場’中觀禮。”
  “呵呵,諸位不必擔心,我可是聽說,論道大比開始的時候,道院會開啟一道‘諸天神幕’,映現在這十方神城空中,通過這‘諸天神幕’,便可以將論道大比上發生的一切呈現出來。”
  “哈哈哈,如此最好,否則若是看不到論道大比上發生的一切,那可太折磨人了。”
  “等著吧,再過三個時辰,此次論道大比便將拉開帷幕,想來此時帝域五極的修道者們,都開始陸續進入道院了。”
  城中的大街小巷上,到處都在議論,話題無不是有關此次論道大比的,顯得熱鬧無比。
  ……
  “嫣然,你們跟好了,我們這就去道院。”
  川流不息的街道上,一名紫袍威嚴中年含笑出聲,他眉眼如電,身影巍峨,正是那帝域申屠氏族長申屠清遠。
  在申屠清遠身邊,不止跟隨著申屠嫣然,竟還有樂無痕、虞丘荊、顓臾水等一眾身影。
  當初,他們曾和陳汐一起進入莽古荒墟中闖蕩,時隔多年,他們竟又是聚首在一起,來到了這十方神城,顯然也是為此次論道大比而來。
  “這也未免太熱鬧了,帝域多少年都未曾再有如此盛況,簡直是曠古爍今,前所未有!”
  樂無痕驚嘆,這一路上,他們見到了太多的修道者,其中不乏一些威名遠播的大人物,更有一些其他域境的高人,看得他們也是一陣眼花繚亂,目不暇接。
  “該不會全天下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們,如今都已匯聚這十方神城了吧?剛才我可是分明看見,葉氏、少昊氏、東皇氏……他們的族人也都不少前來了。”
  虞丘荊也是動容不已。
  “可惜,咱們晉級的速度太慢,否則說不定也可以和陳汐一樣,參與到這一場堪稱驚世的盛會中。”
  顓臾水卻是嘆了口氣,有些不甘,也有些失落。
  聞言,申屠嫣然、樂無痕、虞丘荊他們心中也都有些復雜。
  當初在莽古荒墟時,他們和陳汐一樣,同為神靈至尊,在修為上并無明顯的區別。
  可如今,才過去短短數十年間,陳汐卻已早已臻至祖神境中的巔峰層次,遠遠和他們拉開了距離。
  雖說他們如今也都已晉級祖神境,可畢竟只是祖神初期的存在,論及戰斗力,是斷無法和那些祖神境中的老怪物相提比倫的。
  故而,自然沒資格參與到這一場論道中來。
  “哈哈哈,這就是天運不可抗,咱們此次前來,可是為陳汐這家伙助威來了。”
  樂無痕灑然一笑,“更何況,即便是咱們有資格參與到這一場論道中,也只有五個可以爭奪的名額,無論如何,也是落不到咱們身上的。”
  這句話倒是實情。
  此次論道大比,分作了兩個場區,一個是為帝域五極的弟子所準備,攏共有二十五個名額,另一個則是為全天下祖神巔峰境強者準備,只有五個名額。
  不過人們最關心的,便是帝域五極弟子之間的論道大比,至于后者,則幾乎無人關注。
  原因只有一個,帝域五極的名頭實在太大了,號稱整個上古神域僅有的五個無上大勢力,這等規格的對決,注定會受到萬眾矚目了。
  “我聽說,佛宗圣子迦南也來了,他似是已參與到了這一場論道中。”
  申屠嫣然忽然開口。
  “這家伙和陳汐一樣的變態,參與到此次論道大比也正常。”
  樂無痕不以為然道。
  “呵呵,只是可惜了那雒少農,若是他不死,如今只怕也有資格參與進來吧?”
  虞丘荊有些幸災樂禍道。
  聞言,眾人不禁莞爾。
  交談之際,他們已在申屠清遠的帶領下,進入到了那道院恢弘古老的院門前。
  “好了,到了此地莫要多交談,小心引起不必要的爭端。”
  申屠清遠深吸一口氣,神色肅然道。
  申屠嫣然等人頓時心中一凜,不敢怠慢,他們同樣清楚,此次能夠進入道院觀禮的,可都是來自帝域最頂尖的大勢力中的修道者!
  ……
  的確,這一天,不止是申屠嫣然他們來了,包括雒氏、公冶氏、翟氏、昆吾氏、少昊氏、葉氏……等等頂尖大勢力中,都有大人物攜帶族人前來觀禮。
  除此之外,九星巔峰帝君紫薇大帝、真武大帝……等等一眾名滿天下的恐怖存在,也都曾在十方神城中顯現蹤影。
  毋庸置疑,他們必然也是為此次論道大比而來。
  總之,這一場帝域五極舉辦的論道大比,儼然已成為了整個上古神域所矚目的焦點,吸引著各方勢力的關注。
  ……
  道院。
  爭鳴道場。
  這是一個巨大無比的廣場,廣場之大,肉眼一眼都看不到盡頭,黑琉石鋪砌的地面上,烙印著繁密的道紋,遍布整個廣場每一寸角落,釋放出令人膽寒的氣息。
  這便是爭鳴道場,傳聞乃是太古歲月時,道院院長親手所開辟,延存至今已不知多少萬年。
  在道場正前方,則屹立著一座古老巍峨的殿宇,名為‘歸元殿’,當論道大比拉開帷幕時,主持此次大比的道院教習大長老淮空子,便會在那殿宇前宣布論道的規則和事宜。
  而在道院的兩側,則赫然設立著一行行案牘坐席,起碼不下八千之數!
  這些皆都是為此次前來觀禮的大人物們所準備,尋常人物根本沒資格位列其中。
  此時,在那些觀禮席上,早已有許許多多的身影坐在其中,沒有人喧嘩,即便是交談,也都是竊竊私語,令得氣氛顯得頗為莊肅。
  嗖~~
  忽然,一艘青色荷葉所化的寶船破空而至,出現在那古老的廣場上,吸引了在場所有目光。
  “神衍山!”
  在一眾目光凝視下,聞葶帶著陳汐一行人從那寶船中魚貫而出,在融巽帝君的接應下,立在廣場上等候起來。
  轟隆!
  僅僅幾個呼吸之間,一片黑色雷云橫空而至,載著太上教紅袍祭祀勒夫等人抵達。
  然后,不等眾人反應,女媧宮、神院、道院的一眾修道者,也相繼而來。
  一下子,五支來自帝域五極的隊伍,皆都匯聚在爭鳴道場空曠的地面上,令得全場氣氛頓時一肅,再無一絲交談聲。
  那些觀禮的修道者,皆都在打量這五方無上勢力的修道者,沒人敢開口議論。
  這就是帝域五極的威勢,在他們面前,誰敢妄自議論喧嘩了?
  這種寂靜并未持續多久。
  很快,爭鳴道場正前方那歸元大殿最高處的主殿前,出現一道偉岸雄峻的身影。
  他一襲道袍,須發如銀,面容剛毅,隨意一立,便有一股睥睨天下之威,正是主持此次論道大比的道院教習大長老淮空子!
  在淮空子兩側,分別立著一行道院教習長老,無不擁有帝君境修為,足足有三十個之多!
  放眼望去,簡直如同一輪輪烈日匯聚在那里,神威浩瀚,無量浩大,威勢十足。
  伴隨著淮空子一行人出現,整個天地間的氣氛都變得莊肅無比,風云為之靜止,萬物為之歸寂。
  “老夫淮空子,奉命主持此次論道大比,見過諸位同道。”
  淮空子面朝四方,遙遙拱手,聲音沉凝、莊嚴、響徹天地間。
  “道友,時辰將到,莫要拘泥禮節,還請速速宣布此次論道大比的事宜吧。”
  遠處,太上教紅袍祭祀勒夫淡然開口。
  “既然如此,老夫便如諸位所愿。”
  沉厚的聲音中,淮空子霍然抬頭,目光如電般,遙遙望向遠處,道:“鳴鼓!封城!”
  寥寥四個字,竟似驚雷震九天,倏然擴散天地,傳遍了整個十方神城,引起全城修者震動。
  “鳴鼓!”
  “封城!”
  “鳴鼓!”
  “封城!”
  在城中一眾震驚目光注視下,在神城四方城門前,倏然涌現出一道道身高萬丈,擎天而立的龐大的身影,宛如遠古神魔重現世間,不斷吶喊出聲。
  那赫然是一尊尊真正的純血神魔后裔,傲立天地間,神威滔天,他們手中擂動神鼓,轟震若驚濤,轟隆隆震蕩八荒**,響徹九天十地!
  ——
  PS:第二更10點前,第三更凌晨12點前,第四更凌晨以后。!!(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