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7)     

神箓1844 意外獲鼎

將諸天神幕祭出之后,淮空子便返回大殿中,囑咐道院教習融巽、臨恒、贏秦等人,好生招待聞葶他們。
  然而,淮空子自己則匆匆進入大殿深處,一轉身,進入到了一座充盈著漫天混沌氣的秘境中。
  “采崖師伯,第一輪論道大比已開始。”
  淮空子躬身道。
  “去吧,無論論道大比中發生何等意外,切記要秉持公正之念,萬不可偏袒任何一方,包括我們道院自己。”
  采崖那蒼老的聲音響起。
  “喏。”
  淮空子拱手領命而去。
  就在他剛離開,一道蒼老的身影出現在茫茫混沌氣中,若隱若現。
  “院長,您看?”
  那蒼老身影面向混沌氣深處,輕聲問道。
  “讓他們各自算計去吧,我們道院管不了,也懶得管,一切依照規矩行事便足矣。”
  許久之后,一聲嘆息在那茫茫混沌氣深處響起,充斥著一股悲天憫人的味道。
  “算計?”
  蒼老身影一怔,敏銳察覺到情況似有些不同尋常。
  可惜,那一道悲天憫人的聲音卻是再也未曾響起。
  這讓那蒼老身影佇足怔怔沉思許久,最終也不禁喟然一嘆,喃喃道:“的確,這一場爭鋒,明面上是爭奪一場進入混亂遺地的機緣,實則……何嘗不是又一場發生在神衍山、女媧宮和太上教、神院之間的博弈?”
  ……
  幾乎是同時,神衍山。
  巫雪禪佇足在神衍山之巔,眸子幽邃,眺望著遠處翻滾不休的云海,沉默不言。
  “若是師尊還在,也不至于如此被動了。”
  半響后,巫雪禪忽然嘆了口氣。
  “太上教主的手段的確難以推演,不過這一場交鋒,可不見得我們會敗。”
  忽然,一道充斥著一股冷漠味道的威嚴聲音倏然響起。
  伴隨聲音,那神衍山二祖師帝舜腳踏一朵星空青蓮,倏然而至,來到了巫雪禪身邊。
  “師叔,我只是有些擔心小師弟。”
  巫雪禪皺眉道,“他身懷河圖,其父陳靈鈞當初在三界輪回轉世時,更是太上教主的師弟,再加上我前些年殺了那圣祭祀摩臨,在這等情況下,太上教必然會借此機會發難了。”
  “別忘了,當年的陳靈鈞可也是你的師弟寂道人,陳汐此子能夠走到今天這一步,早已擁有屬于他自己的道途,無論發生何事,對他而言,只要不是滅頂之災,皆都是他的磨刀石罷了。【閱讀本書最新章節,請搜索800】”
  “刀,只會越磨越利。”
  “此子也如此。”
  帝舜祖神雙手負背,平靜道,“其實,我最看重的,反倒不是此次論道大比,而是那混亂遺地。”
  巫雪禪眼眸中驟然泛起一抹駭人神芒,道:“師叔,這一場變數莫非會從混亂遺地中爆發?”
  帝舜祖師唇角泛起一抹復雜的味道:“或許吧,那里太過莫測,誰也不敢妄言。”
  巫雪禪怔了怔,旋即便笑道:“罷了,不想這么多,此時此刻,想必那論道大會已經開始了,我倒要看看,太上教和神院此次究竟耍了一些什么花樣。”
  帝舜也笑了:“有陳汐此子在,一切算計只會是撲朔迷離,難以推斷,我們如今也唯有拭目以待了。”
  ……
  太上教。
  最為至高的“太上無量境”中。
  此地天地一片灰暗,無垠無際、渺渺冥冥,似萬物不存,時空不在,一切都陷入一種“空”的意境中。
  道,無所不在,故空空如也!
  不過,就在片刻后,一道枯瘦如竹,佝僂著身軀,面容皺紋密布,眼眸渾濁不堪的老者,倏然出現在這空寂渺冥的天地中。
  這人,赫然就是那太上圣祭祀虛陀!
  “教主,論道已經開始,一切都如預料般進行,并無任何意外。”
  虛陀開口,聲音沙啞而低沉,在這空蕩蕩的天地中飄蕩著,像一個人在喃喃自語。
  “沒有意外?這可有些不尋常。”
  幾乎就在虛陀聲音剛落下,一道充斥著無盡威嚴、淡漠不含一絲情緒的宏大聲音,倏然震蕩天地間。
  虛陀抬頭,渾濁的眼眸在這一剎那驟然變得明亮幽邃無比,若有所思道:“教主,您的意思是,神衍山和女媧宮也早已準備有手段?”
  “這才是正常的,記住,別把他們想的太簡單,這么多年過去,我們也只不過才逼走了一個伏羲罷了,想要鏟除他們,不止需要時間和耐心,更需要一場大契機。”
  “沒有這個契機,一切都無從談起。”
  太上教主的聲音平靜、平淡,猶如天道在宣讀旨意,充斥著直抵人心的震懾力。
  “契機。”
  虛陀卻是嘆了口氣,有些悵然。
  這一刻的他渾然不知道,道院的采崖道主,神衍山的巫雪禪,皆都在今日今時,面對這一場莫可測般的爭鋒,發出嘆息聲。
  那是一種無法推斷,無法被掌控的心境,無論他們修為何等崇高,皆都會遇到這等難題。
  這就是所謂的凡人自有凡人苦,神仙何嘗不煩惱。
  “不必自擾,大變還未來臨,此次爭鋒,爭的只不過是一口氣,一場氣運罷了。”
  太上教主的聲音繼續在響起,“你去吧,看守好逆運神盤,一切皆可迎刃而解。”
  “喏。”
  虛陀點了點頭,枯瘦的身影再次變得佝僂,眼眸重新變得渾濁,像個垂暮老者,步伐蹣跚,倏然消失在灰色的天地間。
  ……
  “時隔多年,也該斗一斗了。”
  這是女媧宮祖師在今日發出的一聲感慨。
  ……
  “這上古神域,已很難再有如此天運,這次論道事小,其意義卻足以影響上古神域千萬載!”
  同一天,神院院長也發出如此喟嘆。
  ……
  “一百八十名絕世驚艷的祖神境存在,卻只有二十五人可以最終獲得銘道古鼎,進入第二輪論道,這規則未免太過殘酷!”
  “是啊,一下子就淘汰了一百五十五人,這一場論道注定會是激烈無比,也不知最終,五大無上勢力中,又究竟有幾人能奪取到一尊銘道古鼎了。”
  “不好說,不好說啊。”
  “依我看來,五大勢力能夠獲得銘道古鼎的人數雖無法判定,但我卻敢肯定,太上教冷星魂,女媧宮孔悠然、神衍山三代大弟子顧言、神院掌印大弟子東皇胤軒,以及那道院的夜辰,皆都可以順利晉級第二輪論道。”
  “這不是廢話嗎?”
  “嘿,你們還真夠簡單的,此次參與論道大比的強者,可沒有一個是尋常人物,最終孰勝孰敗,可莫要過早妄下定論!”
  十方神城中,所有目光都聚集在蒼穹上的“諸天神幕”,議論著有關這第一輪論道的話題。
  “陳汐呢?”
  在那道院爭鳴道場觀禮席上,申屠嫣然、樂無痕、虞丘荊、顓臾水等人也都在凝視“諸天神幕”,在尋常陳汐的蹤跡。
  “放心吧,陳汐此子乃是神衍山大先生巫雪禪的師弟,擁有逆天之姿,他在這一輪論道中,定然是不會被淘汰的。”
  一側的申屠清遠含笑開口,話雖如此說,他目光同樣也在尋覓那“諸天神幕”。
  道鼎世界的一切景象,都會一一呈現在諸天神幕上,能夠讓所有人都清晰地看到其中發生的一切。
  “快看。”
  申屠嫣然眼睛一亮,盯著其中一處。
  其他人目光望過去,果然就看見,在那道鼎世界的一片山巒峽谷中,正有著一道峻拔身影。
  “好了,這一下總可以看一看,這家伙這些年究竟厲害到什么程度了!”
  “對,我可是聽說,那永恒世家葉氏的一星帝君葉南渡,便是死在了陳汐這家伙手中,這次我也得親眼見識見識了。”
  樂無痕、虞丘荊等人皆都流露出興奮期待之色。
  這一刻在這密密麻麻的觀禮席位上,來自四面八方各大頂尖勢力中的修道者,也都在尋找自己的人,一個個都在期待著,期待自己一方的人能夠堅持到最后,獲得最終勝利。
  道鼎世界。
  嗖!
  陳汐身影閃爍,猶如一抹虛無縹緲的影子,穿梭在千山萬水之間。
  出于謹慎,他沒用動用意念,而祭出了靈魂中的禁道秘紋,因為一旦使用意念,在發現敵人的同時,也會暴露自己的蹤跡。
  而禁道秘紋則不同,無形無質,最是隱秘,不止不虞被對方察覺窺探到,且還可以捕捉到對手的意念交談聲。
  “一百八十人,被挪移到了這道鼎世界的不同角落,這可有些難辦了……”
  陳汐敏銳注意到,這道鼎世界很特別,有一股無形的禁制力量,讓得他根本無法使用神衍山獨有的秘法和顧言、華嚴、圖蒙等其他九個神衍山弟子聯系。
  對于此,陳汐只能認為,這是一場考驗,不止是他會遇到這種情況,其他勢力子弟只怕也如此了。
  可惜陳汐并不知道,就在同時,太上教和神院的弟子,竟似是心有靈犀一般,甫一抵達這道鼎世界,便極為默契地朝同一處區域匯聚而去!
  這明顯有些不正常。
  可惜,這一切都發生的極為隱蔽,且外界眾人也根本不會想到,那道鼎世界中會有這等限制了,故而并未察覺有什么不妥。
  唯獨淮空子眉毛不易察覺地一皺,目光略帶疑惑地掃了一眼旁邊的贏秦帝君一眼。
  后者神色坦然,正自和旁邊的臨恒帝君低聲交談。
  最終,淮空子心中嘆了口氣,搖了搖頭,不再多想。
  ——
  ps:第四更凌晨1點以后了,等不及的小伙伴明天睡起來再看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