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845 蹊蹺

“當務之急,還是一邊尋覓銘道古鼎,一邊和顧言他們匯合。”
  陳汐一邊飛遁,一變在腦海中飛快推演。
  這第一輪論道大比中,只有二十五尊銘道古鼎,而這也就意味著,最終只有二十五人能夠進入第二輪論道大比。
  可想而知競爭會有何等之慘烈。
  依照陳汐的想法,自己神衍山一方若能獲得越多的銘道古鼎,自然越好,但他同樣清楚,只怕到最后,他們神衍山這邊也不可避免會有弟子被淘汰掉。
  畢竟,此次參與到論道大比中的高手太多,沒有一個尋常之輩,再加上這道鼎世界地域廣闊無比,其他神衍山弟子一旦發生意外,只怕都來不及去相救。
  作為此次行動中,唯一一位“師叔祖”級的前輩,陳汐唯一能做的,就是盡自己最大努力,幫神衍山其他弟子去爭取更多的銘道古鼎。
  “按照此次論道大比的規矩,顯然不會讓我們輕易聯手在一起,而為了爭奪那銘道古鼎,我不殺人,其他人必然也會來殺我,在這等情況下,似乎……唯有不斷戰斗這一條路可選了。”
  陳汐心中做出決斷后,頓時不再多想。
  一炷香后。
  陳汐忽然心中一動。
  嗡~~
  幾乎是同時,一股晦澀的波動遠遠傳達而來。
  陳汐眸子里驟然泛起一抹異樣的光澤,目光鎖定在遠處一座神山上。
  那座神山形似伏牛,莽莽雄渾,那一道晦澀的波動,正是從那座神山深處擴散出。
  若非陳汐祭出了“禁道秘紋”,差點就難以察覺到。
  “那該不會就是……”
  嗖的一聲,沒有任何遲疑,陳汐身影一閃,就挪移了過去。
  片刻后,陳汐出現在一片溝壑縱橫的峽谷前,而在那峽谷亂世堆上,赫然有著一片燦然道光在蒸騰,純凈若琉璃之色,釋放出古老、圣潔的氣息。
  仔細看去,那一片道光中,赫然懸浮著一顆拳頭大小,通體瑩潤,三足兩耳的青銅鼎!
  見此,陳汐也不禁有些意外,自己的運氣可未免太好了吧?
  若他沒猜錯,眼前這一尊玲瓏小巧的青銅鼎,必然就是那二十五尊“銘道古鼎”之一!
  這可真的跟撞大運似的,才剛抵達道鼎世界一炷香多一些時間而已,便意外尋覓到了一尊銘道古鼎,令得陳汐也不禁有些意外的驚喜。[起舞電子書]
  唰!
  陳汐哪敢有什么猶豫,袖袍一揮,拂開那一片氤氳道光,就將那一尊銘道古鼎取過來。
  拿在手中時,陳汐這才發現,此鼎看似只有拳頭大小,可竟是異常之沉重,起碼有十萬斤之重,堪比一座山岳的重量了。
  此鼎周身烙印著花鳥蟲魚、山河湖泊、先民祭祀、圖騰秘紋……等等古老紋理,烙印著歲月的氣息。
  它看似像神寶,但陳汐仔細查探之后,卻發現這銘道古鼎除了蘊生著諸多神秘的道氣之外,竟是再未曾發現有其他用途。
  當然,或許是它另有玄虛,只是陳汐不知道罷了。
  但不管如何,能夠這么快獲得此物,依舊讓陳汐欣喜不已。
  不過,正當他欲要將此寶納入囊中,藏起來時,卻愕然發現,此寶竟是根本無法裝入儲物法寶中,甚至連體內宙宇都無法承載!
  仿似有一股無形的力量禁錮在這銘道古鼎四周,讓得它根本無法被收起來。
  這讓陳汐心中頓時一跳,意識到有些不妥。
  果然,下一刻當他想要將此鼎周身所釋放的道氣遮掩起來時,同樣發現,無法辦到這一步!
  這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只要他帶著此鼎上路,就必然會擴散出那一股屬于此鼎獨有的氣息,這簡直跟在自己身上鑲嵌了一塊燦然發光的夜明珠沒什么區別,要有多顯眼,就有多顯眼。
  根本不用想,一旦這種情況發生,必然會被遇到的對手第一時間發現了!
  甚至,即便是躲藏起來,也都無濟于事,除非對手找不到自己,但是這根本就不可能。
  原因同樣很簡單,這銘道古鼎的氣息無法遮掩,也就等于在時時刻刻擴散出信號,想不被人發現都難!
  這一下,陳汐心中的喜悅頓時消減大半,皺眉不已,他這才終于明白過來,為何淮空子在宣布此次論道大比的規則時會說,即便有機緣獲取一尊銘道古鼎,也不代表就在這一場論道大比中勝利了,因為隨時隨刻都會有被其他人奪走的危險發生!
  “此物還真是燙手,若是攜帶它上路,豈不是意味著還要堅持三個月時間,直至等到這第一輪論道大比的時間結束?”
  陳汐心中嘆息,他可是很清楚,若真這么做,自己這一路上簡直就像個燈塔,不知道會吸引來多少對手的窺伺了。
  “果然,我就知道不會這么簡單了。”
  陳汐苦笑。
  就在此時,一陣聲音倏然從遠處峽谷外傳來。
  “那一股晦澀波動就是從這里釋放而出!”
  “快行動,說不定便是那銘道古鼎。”
  “嗯?”
  “竟有人捷足先登了!”
  “大家小心!”
  伴隨聲音,一道道身影破空而至,總共五人,三男兩女,為首的是一個額前留著一縷白發,濃墨如刀,面容孤傲冷峻的銀袍男子。
  此男子掌握兩桿六尺銀色短戟,一舉一動,給人一股強悍、睥睨、鐵血的味道。
  “道院?”
  陳汐此刻已來不及躲閃,抬眼望去,就認出了這五人的來歷,正是道院中的祖神境強者。
  甚至,陳汐都認出那為首的銀袍男子名叫風武陵,祖神大圓滿境存在,也是道院中首屈一指的絕世人物。
  傳聞此人擁有“湮風神族”的血脈傳承之力,是僅次于那夜辰、雨九岳的頂尖人物。
  至于那風武陵身邊的其他四人,同樣一個個都是萬中無一的天驕之輩。
  總而言之,還是那句話,能夠參與到這一場論道的,根本沒有一個尋常意義上的頂尖強者了。
  “神衍山陳汐?”
  風武陵他們同樣在第一時間認出了陳汐身份,不禁皆都眉頭一皺,似也沒想到,會碰上這個最近在上古神域中風頭正勁的家伙了。
  很快,陳汐就對他們失去了興趣,轉身就打算離開。
  道院乃是五大勢力中的中立派,若非不得已,陳汐也不想和對方交手,若是此次碰到的是太上教、神院之輩,他絕對二話不說,第一時間就出手殺敵了。
  “站住!”
  不過,陳汐打算離開,風武陵他們卻不答應,幾乎在陳汐有所動作的那一剎那,他們驟然身影一閃,分散開來,將陳汐的退路徹底堵死。
  若是逃遁,陳汐自忖對方根本攔不住自己,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對方竟似要對自己動手的架勢。
  這讓他頓時眉頭一皺,目光一掃風武陵等人,淡淡道:“怎么,要動手?”
  一名道院弟子嗤地一聲笑出來,似乎感覺陳汐這句話很幼稚,很可笑。
  “陳汐道友,你應該清楚,這乃是論道大比,大家皆都是為奪取銘道古鼎而來,在這等情況下,若還講情面,這心態可就不對了。”
  為首的銀袍男子風武陵認真說道。
  陳汐若有所思道:“這么說,你們已打定主意,要奪走我手中的銘道古鼎了?”
  “若是道友你不愿戰斗,可以把銘道古鼎留下,我等自不會為難你。”
  風武陵淡然道。
  “不錯,進入這道鼎世界,可根本不再有勢力之別,不止是我們道院要和你們神衍山爭,我們道院各自師兄弟之間,也在爭,到最終,就看誰能夠爭得過誰了。”
  “莫要和他廢話,以免夜長夢多。”
  “陳汐道友,還請做出決斷吧,否則我們可動手了。”
  其他人也紛紛開口,儼然一副吃定陳汐的模樣。
  這讓陳汐不禁有些感慨,道:“我承認,剛才的舉動有些幼稚了,不過你們和我說這么多,卻遲遲不動手,可未免也有些……”
  說到這,陳汐眼眸中驟然泛起一抹冷冽光澤,一瞬間,他整個人動了,宛如一柄絕世利刃,倏然在黑暗中出鞘!
  唰!
  一抹劍氣似浮光掠影,以一種精準無比、凌厲無雙的氣勢,破開時空,劈頭斬向風武陵!
  這一切都發生太快,出其不意,擱在尋常,絕大多數祖神境強者也都難以抵擋住這一擊了。
  不過風武陵不是那絕大多數祖神境強者可比,他戰斗力卓絕,自從決定奪鼎,便進入戰斗狀態。
  故而當陳汐甫一動手,雖說讓他微微有一絲意外,但手中動作卻不慢,下意識便揮動兩桿銀色短戟,似兩道閃電般,迎了上去。
  轟隆!
  那兩桿銀色短戟明顯是一對威力奇大無比的先天靈寶,甫一祭出,銀色神輝迸射,響徹起若驚雷般的轟鳴,將身前一片時空齏粉,霸道絕倫。
  然而,下一刻,風武陵眼瞳便是猛地一縮。
  因為陳汐這一擊,竟是在中途倏然一折,以一種詭秘無比的角度,狠狠斬向了另一側!
  不好!
  風武陵心中咯噔一聲,欲要救助時,卻已經晚了。
  轟!
  一剎那間,劍芒乍現,若驚虹一瞥,輕輕一閃,便聽一聲震耳欲聾的碰撞聲響起。
  立在風武陵一側十丈之地的一名道院弟子,直接被這一劍劈得像一個破麻袋似的,狠狠倒飛出去。
  ——
  ps:第四更送上,兌現了諾言,心里終于如釋重負,不求大家投多少月票了,但求大家理解一下這幾天的金魚,生活不順,難免諸事不順。___小說巴士www.booksrc.net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