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848 驚艷滿城

深夜。
  正在打坐的陳汐心中忽然涌出一抹悸動。
  嗖!
  下意識地,他身影一閃,消失在原地。
  嘭的一聲,幾乎是同時,一抹黑色神芒乍現,將陳汐原本所盤坐的一塊巖石一切為二。
  那一抹黑色神芒太過凌厲,突如其來,毫無征兆,且自始至終都未曾發出一絲聲響。
  可它的威力卻奇大無比,不止輕易將那巖石切開,地面更是被洞穿一個深不可測的裂縫!
  陳汐曾觀察過,這道鼎世界的天地萬物和外界皆都不同,充斥無匹的大道之力,哪怕只是一塊普通的巖石,都堅固無比,堪比神物。
  而今,在這一擊下,竟能造成這般破壞力,可想而知剛才若非他躲避及時,必定會遭受重創了!
  “誰!”
  夜色下,陳汐立在遠處一片虛空中,目光如電般,霍然掃視四周。
  一瞬間,他那龐大無比的意念中,就捕捉到五道身影。
  他們渾身氣息內斂,宛如和夜色融合,就如同行走在黑暗中的魔神,悄無聲息。
  若不仔細去感知,甚至都難以發現他們的存在。
  顯然,這些身影皆都掌握著某種隱匿氣息的秘法,方才能夠辦到這一步。
  太上教!
  陳汐眼眸一瞇,寒芒乍現。
  他認出了對方來歷,哪怕對方再收斂氣息,可也逃不開陳汐那禁道秘紋的鎖定了。
  “太上教長老文彥,祖神大圓滿境存在,位列封神之榜祖神境二十六名。”
  “太上教長老呂長恨,祖神大圓滿境存在,位列封神之榜祖神境二十九名。”
  “太上教長老展鷹……”
  “……”
  陳汐腦海中,在一剎那間浮現出對方的身份。
  在前來參加論道時,聞葶便已經把此次參與論道的所有修道者信息一一告知陳汐他們。
  這么做,也是為了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
  顯然,這些消息此刻給陳汐提供了極為精準的判斷。
  嗖嗖嗖!
  這一切說來緩慢,實則皆都發生在一瞬間,當陳汐感知到對方的身影時,對方已從不同方向撲殺而來。
  哧啦!
  為首一名身穿暗青色長袍的男子率先而至,他祭出一柄殘月形狀的紫色彎刀,衍化出億萬紫色光雨刀芒,若璀璨的流行,呼嘯籠罩向陳汐。【閱讀本書最新章節,請搜索800】
  夜色下,紫刀如雨,密布天地,滂沱無量,時空如被撕碎的破布條,徹底紊亂。
  這一擊很恐怖!
  遠超尋常祖神境強者所具備的威能,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必然是雷霆萬鈞之勢,自始至終一語不發,顯然,對方已動了殺機,要將陳汐一舉淘汰出局!
  轟隆!轟隆!轟隆!轟隆!
  幾乎是同時,這片天地的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其他四個太上教祖神境強者也悍然出手。
  有衍化出災厄洪流的無上道法。
  有神威驚世的曠世神寶。
  有最粗野狂暴的神魔之力。
  有詭秘狠辣的靈魂攻擊。
  同一時間,從四個方向出動,配合為首那人,將這方圓十萬里之地徹底封死,籠罩在那一重重可怖滔天的攻擊中。
  這等場景,簡直若末日降臨,一剎那間,如墨夜色被億萬燦然神輝寶光照亮,恍如白晝,絢麗奪目,煌煌浩大。
  這一刻,別說是尋常祖神境強者,只怕就是擁有萬人敵氣概的絕世人物,面對這等駭人一幕,也得暫避鋒芒不可。
  但是——
  陳汐沒有閃避。
  ……
  在這一場戰斗爆發前,在那道鼎世界外邊,已經有不少人關注到這一幕。
  歸元大殿中的聞葶、勒夫、淮空子他們,爭鳴道場觀禮席上的申屠嫣然、樂無痕、虞丘荊他們。
  甚至是真武大帝、紫薇大帝等等和陳汐有關聯的人物,乃至于十方神城中的不少修道者。
  皆都將目光投注了過去。
  他們清楚,這一場戰斗已不可避免,從陳汐遭遇偷襲那一剎,不少人的心就懸了起來,為陳汐所擔憂。
  因為身在外界,能夠讓他們清晰看見整個局勢的發展,當目睹太上教五位擁有絕世威能的祖神境強者聯袂出擊,以“圍剿”的方式對付陳汐一人時,沒有人能不心驚和緊張。
  畢竟,能夠參與論道大比的,哪可能有一個尋常之輩?
  而今,太上教五位祖神境強者一起悍然出動,一言不發便大開殺戒,哪怕對陳汐實力再有信心的人們,也不免感到一種難以言喻的緊張。
  此時,當看見那戰斗爆發時,太上教五位祖神境強者所施展出的滔天威能,令得聞葶都微微色變,心中一沉。
  連聞葶都如此,更別說其他人了。
  而太上教紅袍祭祀勒夫見此,唇角不禁泛起一抹笑意,那是一種勝券在握的姿態。
  但是,當看見陳汐的反應時,所有人都渾身一僵,有些意外。
  面對這宛如滅世般的恐怖攻擊,他……居然沒有躲避,而是主動迎了上去!
  ……
  鏘!
  泛著青色瀲滟光澤的謫塵劍出鞘,發出清吟,響徹九天十地。
  劍吟聲中,陳汐踏步時空,迎沖而上。
  這一刻的他,衣衫獵獵,一對幽邃若深淵的眸子里盡是淡漠肅殺之色,一縷縷熾烈劍意衍化為神秘晦澀的符文,繚繞周身,令得他憑生一股君臨天下的睥睨氣概。
  轟!
  隨著他步伐踏出,這片天地驟然崩碎,億萬如潮劍氣從身體內蓬發而出,攪亂陰陽,碾壓十方!
  所過之處,能夠清楚看見,一重重攻擊被震潰、撕碎、齏粉,根本就靠近不了陳汐絲毫。
  那等情景,足可用勢如破竹,摧枯拉朽來形容!
  外界眾人震驚,睜大眼睛,差點不敢相信自己所見,這一切都超出他們的預估。
  皆都無法想象,陳汐甫一出手,竟展現出如此逆天的戰斗力!
  轟隆隆!
  戰斗爆發,神輝熾盛,滾滾霞光將那里的天地淹沒,看不清楚一切,只能看見,一道道身影在神輝中映現,騰挪轉移,從地上殺入九霄,直殺得天崩地裂、日月無光,將方圓百萬里之地都化為戰場!
  一方是太上教五位絕世祖神,一方是近些年才如彗星般崛起在上古神域的神衍山親傳弟子。
  這等驚世般的戰斗,擱在尋常哪可能見到?
  雖已看不清楚戰斗具體情況,可外界眾人還是禁不住一陣神馳目眩,心神震動。
  這就是帝域五極中的修道者,這就是神衍山和太上教兩大勢力傳人之間的對決!
  無論是哪一方,皆都是超乎想象的強大,目睹了他們之間的對決,才能清楚發現,在祖神境界中,尋常之輩和他們之間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了不起,獨自一人硬撼五位高手,這陳汐即便此戰被淘汰掉,也是雖敗猶榮,足可令世人驚嘆。”
  不少人感慨。
  “依我看來,這神衍山陳汐如今所展現出的戰斗力,只怕已毫不遜色那冷星魂、孔悠然、東皇胤軒等人。”
  有人在拿陳汐和其他成名已久的傲世之輩作對比。
  “我可不希望陳汐就此被淘汰,以多對少終究有些欺負人,若是能夠讓陳汐和冷星魂他們一一對決一番,那才叫痛快,也才能分辨出個真正的高低了。”
  也有許多人為陳汐擔憂,不忍見他就此落敗被淘汰出局。
  而在歸元大殿中,氣氛卻一片沉寂。
  當看見陳汐并未被一舉鎮壓,聞葶心中雖松了口氣,可神色依舊顯得淡漠冰冷之極。
  因為這一場對決或許并無什么公平不公平的,但聞葶卻清楚,陳汐所遭遇的攻擊,絕對是太上教蓄謀已久的陰謀!
  當一場公平公正的論道大比,摻雜了陰謀的味道,這如何能讓聞葶高興得起來?
  “呵,沒想到此子真如傳聞中那般強大,倒也沒有辱沒神衍山的威名,只有未免有些可惜了。”
  忽然,太上教紅袍祭祀勒夫輕笑開口,聲音中透著一抹惋惜,也不知是在嘲諷,還是在幸災樂禍。
  “的確,他運氣可有些不好。”
  一側的神院教諭大長老赤松子悠悠補了一句,“時運不濟,也是徒呼奈何啊。”
  淮空子唇角不易察覺地抽搐了一下,最終還是沒有去制止這種“挑釁”般的交談。
  他謹記著師伯采崖道主的囑咐,只要論道大比順利進行下去,其他事情他可不會摻合。
  聞葶皺了皺柳眉,霍然抬頭,目光冷冷掃向勒夫和赤松子,正待說些什么。
  就在此時,她忽然又微微一怔,似察覺到什么,唇角不禁流露出一抹笑意,慢條斯理道:“作死的人終究沒什么好下場。”
  這句話顯得有些莫名其妙。
  可當眾人目光再次望向那大殿外蒼穹上的“諸天神幕”中時,頓時就明白了這句話的意思。
  因為就在這時候,他們赫然都清楚看見,一道身影猶如斷了線的風箏似的,被狠狠從那煙塵彌漫的戰場中震飛了出來。
  那人嘴中發出慘叫,口鼻噴血,面容因痛苦而扭曲成一團,顯得猙獰無比。
  可仔細辨認,依舊能看出,那人赫然是太上教的一名祖神境強者!
  他似遭受了一種可怖的重創,臉頰上不可抑制地流露出一股無比的驚恐。
  下一刻,他整個人就被一股天地之力裹挾住,強制帶出了道鼎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