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849 憂患重重

能夠把實力修煉到論道大比中的祖神境強者,必定是曠世驚艷之輩,這等人物,心智和忍耐功夫也必然超乎尋常。
  可那一名太上教祖神強者卻發出了凄厲無比的慘叫,且被震退之后,甚至來不及掙扎,便被挪移強制淘汰出局!
  他究竟遭受了何等可怖的鎮壓?
  又遭受了怎樣的痛苦?
  沒有人清楚。
  更沒人知道,他怎會敗的如此之快!
  故而,當目睹這一幕時,許多修道者皆都驚詫,感到無比的意外,更感到一種心驚。
  無法想象,這是陳汐辦到的。
  要知道,那可是一對五的交鋒,孤身一人的陳汐,原本就不被看好,當看見他能夠獨自和對方抗衡時,就出乎了他們意料,如今又看到這樣一幕,更是讓他們感到震駭,難以想象。
  但不管如何,那太上教祖神強者終究是被淘汰了。
  這是事實!
  歸元大殿中,原本對陳汐“惋惜”不已的太上教紅袍祭祀勒夫,唇角那一抹微笑陡然僵固,眼瞳收縮,臉色驟然變得陰郁起來。
  神院赤松子怔了怔,眉宇間也是泛起一抹驚疑,抿嘴不言。
  見此,大殿所有人也終于明白了聞葶之前那句話的意思。
  作死的人終究沒有什么好下場?
  似乎……的確應驗了。
  “你家小師叔,的確了不起。”
  虞貞略帶驚訝地看了一眼聞葶,稱贊道。
  “這還有說么?”
  聞葶微微一笑,說實話,陳汐能夠辦到這一步,也是給了她一個意外的驚喜。
  最重要的是,她赫然看見,好戲,才剛剛開始!
  ……
  轟隆隆~~
  道鼎世界中,戰斗依舊在爆發,天地轟震,一片混亂。
  那一名太上教祖神境強者的失敗,就仿佛一個信號,令得原本勢均力敵的對抗局勢,驟然發生了傾斜。
  轟!
  半響后,一抹劍氣沖霄,寒光耀九天,驚動星漢!
  這一劍著實耀眼,也著實可怖,一名太上教祖神境強者都來不及發出慘叫,整個人倏然化為一抹白光,被硬生生強制挪移出了道鼎世界!
  這也就意味著,道鼎世界中充盈的天地法則之力已判斷出,那名祖神境強者根本無法承受這一擊的力量,也根本無法避開,一旦被擊中,必死無疑!
  “又一個敗了!”
  外界中,許多修道者心中一跳,倒吸涼氣。
  轟隆!
  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只見陳汐若一尊蓋世劍尊般,執謫塵劍,踏罡斗步,無匹劍意掠空,再次鎮壓一人!
  嘩然!
  震驚!
  不可思議!
  外界之中,只要目睹這一場對決的修道者,無不瞠目結舌,被陳汐那霸道絕倫的手段深深震撼住。
  之前,在陳汐和那五位太上教祖神強者對決時,大多修道者都已意識到,陳汐的戰斗力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強大。
  可還是沒想到,他在這等以少對多的巔峰對決中,居然還能夠辦到這一步!
  嘭!
  僅僅片刻后,又一名太上教祖神強者被淘汰出局,整個人被開膛破肚,若非天地之力及時出現,將他強制帶走,差點就一命嗚呼。
  這一下,歸元大殿中氣氛頓時死寂到了極致,鴉雀無聲,落針可聞。
  唯有聞葶輕聲喃喃:“第四個了。”
  ……
  煙塵彌散。
  僅剩下的那一名太上教祖神境強者,已意識到不妙,轉身劃破時空逃遁而去。
  若仔細看去,便能夠清楚看見,他臉色鐵青,眼眸中盡是驚恐和不甘,即便是在逃遁時,雙手不受控制地在微微顫抖著。
  他的確怕了,恐懼了。
  他從來沒想到,在同一個境界中,竟會遇到陳汐這樣可怖的一個對手,簡直像面對一座無法撼動的巍峨山岳,讓他憑生一股絕望和無力。
  當目睹身邊同伴一個個慘敗被淘汰,當清清楚楚感受到陳汐施展的劍氣中所具備的威力,即便以他那堅韌的道心,也不禁顫抖了,無法保持鎮定。
  那種感覺,就好像一只羔羊面對一頭沉默展開撲殺行動的雄獅!
  這種感覺,他并不陌生,但修行至今這么多年來,他也只有在大師兄冷星魂身上感受過。
  換而言之,陳汐是第二個帶給他這種近乎絕望無助感覺的存在!
  逃!
  必須逃!
  這個陳汐太可怖了,或許……也只有大師兄冷星魂出手,才可以將其鎮壓吧?
  這名太上教祖神境強者急促呼吸著,像一條瀕臨窒息的魚兒,渴望逃離這片兇險之地,越遠越好。
  “你覺得,今天還能走掉么?”
  一道淡漠平靜的聲音,倏然響起,可聽在他耳中,卻不亞于聽到了一聲驚雷。
  他渾身一僵,臉色驟然,幾乎沒有任何遲疑,就猛地祭出手中的一條青銅長鏈,狠狠破殺而去。
  嘭~
  一聲驚天動地的碰撞,那一條足有千丈長,粗大冰冷,表面烙印著無數密集道紋的青銅長鏈神寶,發出一聲哀鳴,猶如死蛇般失去了所有兇威。
  那太上教祖神境強者還要掙扎,忽然感覺咽喉一通,像被一個鐵鉗狠狠箍住,渾身氣血頓時被一股沛然大力鎮壓,徹底失去了所有力氣。
  抬起頭,就看見一張清俊的面龐出現在眼前。
  他頓時心死如灰。
  “說出你們是如何找到我的,我現在便可以放了你。”
  陳汐平靜開口,聲音中不含一絲感情。
  那人怔了怔,唇角忽然泛起一抹濃濃的嘲諷:“白癡,這只是論道,你以為可以殺死我?”
  陳汐皺了皺眉,道:“剛才你那四位同伴的下場你也看到了,雖說他們如今已被淘汰出局,可神魂和道心已遭受重創,想要徹底修復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這也就意味著,他們以后想要沖擊帝君境,都可能會受到影響。”
  那人聞言,瞳孔驟然一縮,咬牙道:“你……好狠!”
  陳汐淡然道:“再狠也沒法和你們太上教比。”
  夜色下,滿目瘡痍的戰場上空,陳汐孑然而立,一只手鎖住對方咽喉,將對方舉起。
  頭頂,是一輪清輝四溢的圓月。
  這一幅畫面并不顯得血腥,卻透著一股震撼人心的力量。
  那人沉默許久,忽然冷笑起來,道:“陳汐,你盡管動手便是,我會在外界等著你的,這次不止是你,包括你們神衍山所有弟子,都注定逃不開被淘汰出局的下場!”
  說罷,他竟是猛地一聲咆哮,渾身澎湃出一股狂暴的神力,儼然一副要和陳汐拼命的模樣。
  嘭!
  陳汐眼眸中殺機一閃,掌中發力,但卻并未捏碎對方咽喉,因為就在這關鍵一剎那,一股天地之力涌出,猶如上蒼之手般,狠狠將陳汐震開。
  轟~
  下一刻,那名太上教祖神強者就被那一股天地之力強制帶走,消失不見。
  陳汐瞇了瞇眼睛,強自按捺下心中沸騰的殺機,最終還是無奈地搖了搖頭。
  那天地之力來自“化道母鼎”,維系著整個道鼎世界的運轉,根本不是他能夠抗衡。
  依照陳汐推測,只怕帝君境強者在此,只怕都難以和這種天地之力抗衡了。
  除非……是道主境存在出手!
  嗖!
  陳汐沒有遲疑,轉身離開了這一片戰場。
  之前鬧出的動靜太大,他又身懷一尊銘道古鼎,極容易引來其他修道者的窺伺。
  這一場突兀爆發的戰斗,就此落幕。
  可陳汐心中卻涌出一抹深深的憂慮,連自己都遭受如此偷襲,那……顧言他們九人呢?
  是否也遭遇到了這等危機?
  ……
  外界眾人并不清楚陳汐心中的擔憂,當看到陳汐以一己之力,將太上教五位祖神境強者悉數擊潰,淘汰出局,頓時都禁不住嘩然。
  “厲害!太厲害了!這就是神衍山陳汐的戰斗力,若非親眼所見,如何敢想象,他已強大到了這等地步?”
  有人振奮,為陳汐的戰斗力感到驚艷。
  “憑借此戰,這神衍山陳汐足可以和那冷星魂、孔悠然、東皇胤軒、夜辰等人比肩了。”
  “了不起,原本我還以為神衍山只有一個顧言可以力挽狂瀾,可如今看來,卻是有些低估了神衍山的底蘊。”
  “這陳汐究竟是如何修煉的?聽說在數十年前,他才僅僅是一位靈神強者而已,如今就能夠強橫到這般地步?不可思議,太不可思議了!”
  這一戰,讓整個十方神城中的修道者都沸騰了,沒有人能夠想到,這一場論道大比才開始不足兩天時間,就爆發出這樣一場以少勝多的曠世之戰,一下子就點燃了他們心中的亢奮和熱情。
  而陳汐,也一下子成為了這一晚的風云人物,為無數修道者所津津樂道。
  以一對五,還能取得最終勝利,這本身就像一場不可能發生的奇跡,充滿了震撼人心的力量。
  不過,人們同樣很清楚,這一場論道才剛剛開始,鹿死誰手,三個月后才能一見分曉。
  也因為如此,人們對接下來的論道愈發期待了。
  歸元大殿。
  太上教紅袍祭祀勒夫面若寒霜。
  神院教諭大長老赤松子抿嘴不言。
  道院教習大長老淮空子則在心中驚嘆,也在為陳汐所展現出的鋒芒而動容,只不過卻礙于場面,不能表達出來。
  而聞葶則笑了笑,仰頭飲盡杯中酒。
  ——
  ps:明天3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