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85 漆黑鐮刀


  第一更!拜謝兄弟“醉青天”、“zhangeryi”透出的寶貴月票!嗯,還是求一下收藏!馬上破3500了,求助攻!
  ——
  在澹臺家的十余名黃庭護衛加入戰局,令陳汐所遭受的壓力頓時頓時大減,然而就在他準備抽出身殺死韓家剩下的三名金丹境長老時,情況驟然一變。
  那三名金丹境長老,苦追陳汐不上,心中早已郁積了無窮怒火,目眥欲裂,這時又見澹臺家的黃庭修士沖上來,頓時怒不可遏,轉移目標,胸腔內的滾滾怒火悉數發泄在了后者頭上。
  砰砰砰砰!
  韓家這三名金丹境長老,雖只有金丹初期的修為,但實力卻根本不是黃庭境能夠抗衡的,只一瞬間,就有四名黃庭修士慘死其手中,無不是一招斃命,狠辣之極。
  這一幕,大大出乎了陳汐的意料,但旋即,他就明白了其中原因。
  兩儀金丹境,乃是從體內“玄牝之門”中凝聚出本命金丹的角色,就相當于擁有了天地之根,扎根大道,一步踏出,就是天人之別,無論是力量、神魂、修為都有著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是質的蛻變,就像從一個嬰兒成長為巨漢,就像破繭而的蛹蟲幻化為蝶,所擁有的力量和修為,都是尋常黃庭境修士無法企及的。這是一道鴻溝,天塹,難以逾越!
  而陳汐之所以能夠輕松滅殺韓家的金丹初境長老韓柏,一方面是對方麻痹大意,但最重要的還是陳汐自身的修為太過變態,領悟出五行、陰陽、風、星辰、雷霆、天空等十一種罕見的大道,而不是小道,并且其神魂之力更是早早地達到神念地步,所修習的《萬藏劍典》又是天下一等一的絕品劍法,又歷經無數殺伐磨礪,所有的這一切,都令他擁有了越境滅敵的資本,遠超過同階修士,極為變態。
  簡單來說,就是陳汐的悟道境界、神魂境界、武道修為,都已經達到不可思議的高度,甚至比金丹修士都高出許多。
  若說弱點,就是他的真元品質,在沒有歷經天地陰陽二氣的淬煉時,遠遠無法與金丹境修士抗衡。不過,汲取了六翼血龍蝠的本命內丹之后,這個弱點也不再是弱點,因為其真元品質雖不曾提升,但數量上卻是其他黃庭修士的數倍,差不多已能夠與尋常金丹修士分庭抗禮,平分秋色。
  然而,陳汐能夠做到這一步,并不代表其他黃庭修士也如此,那些澹臺家的黃庭修士,實力放在松煙城,足可以開宗立派,廣收門徒,但是面對金丹境修士,卻是蚍蜉撼大樹,脆弱無比,被摧枯拉朽地滅殺掉,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砰!
  就在這時,又有一名澹臺家的黃庭修士被滅殺當場,死狀凄慘,狠狠重創了陳汐這邊的士氣,而韓家的修士,卻是士氣高漲,攻勢越來越狂猛,若不能在短時間內扭轉局面,陳汐和澹臺紫萱他們,一個都別想活下去。
  “殺!”
  陳汐當機立斷,毫不猶豫地朝韓家一名金丹初期長老殺去,這是個威風凜凜的黑發老者,在他手中,已殺死了三名澹臺家黃庭修士,毒辣狠戾之極。
  “小輩,到了這種時候,你還以為你能再放肆下去?給我死吧!”
  背后,韓古月冰冷充滿殺機的聲音陡然響起,旋即一股森然恐怖的殺意奔襲而來,刺激得陳汐背脊皮膚都有種被利刃切割的疼痛感。
  “那我就放肆給你看看!”陳汐眼眸中掠過一絲狠色,心中一動,一尊巨大的山岳,轟地一聲,憑空出現。
  此山高有千丈,紫氣瀲滟,能夠形成一個千丈范圍的重力之場,人處其中,不亞于肩扛萬鈞巨石,壓力暴增,行動遲緩,實力稍差者,一瞬間就會被擠壓成一灘肉泥,形神俱滅,正是地階半成品法寶紫銅玄重峰!
  “嗯?”身后傳來韓古月的悶哼,顯然已落入了那重力之場中,并且陳汐已經感覺到,背后襲來的攻擊也是減弱許多。
  而他要的就是這種效果,就在這不到十分之一剎那,他已經施展出“震劍道”,朝那黑發老者劈殺而去。
  轟!
  似九霄落雷,勢如閃電,夭矯迅捷,“震”為雷霆霹靂,雷霆萬鈞,萬千變化凝于一瞬,不出則已,出則無堅不摧,其狠辣迅捷,足為萬藏劍第一。
  砰!
  一招既出,如雷帝狠狠揮錘而下,那黑發老者本待反抗,旁邊卻有澹臺家的黃庭修士纏住他,令他根本毫無輾轉逃奔的余地,頓時整個人被一劍轟殺成渣,焚化一空,只剩下一枚金丹滴溜溜懸浮半空,卻被陳汐大手一撈,丟進了浮屠寶塔內。
  “該死!一件半成品地階法寶就想困住我?給我爆!”遠處,韓古月看到又有一名金丹境長老被殺死,怒發沖冠,須發皆張,雙臂一振,一柄漆黑的鐮刀狀法寶出現手中,長有一丈,刃如漆黑幽冷之殘月,鋒銳無雙,其上篆刻滿無窮無盡的玄奧符文,似云篆、似銘文、似秘咒,黑光繚繞,凝聚成無數個“殺”字,甫一出現,令四周虛空都是寸寸崩塌碎裂,方圓百里內的山岳樹木,就像被抽干了生命精華,枯萎粉碎,飛灑一空。
  這件法寶,簡直就像死神手中收割亡魂的鐮刀,令人心悸的殺意與韓古月身上的殺戮大道完美結合,映襯得他整個人就像是從冥獄中走出的死神,降臨世間,就是要收割亡魂!
  嗤啦!
  這漆黑鐮刀輕輕一劃,驚人的一幕出現了,如暗夜之靈張開利爪,那紫銅玄重峰就像紙糊的一樣,瞬間被劈斬為兩半,靈氣頓消,功效全廢,從半空墜落地面,碎裂成無數殘片。
  一件鯤鵬王孕養淬煉了數千年,再有一步就能蛻化為地階法寶的紫銅玄重峰,竟然不是這件漆黑的鐮刀法寶的一招之敵!
  這是什么法寶?
  怎會擁有如此滔天的殺戮之意?
  簡直就是絕世兇器!
  這一幕,頓時令在場所有人心神巨震,斗志都差點瓦解崩潰。
  噗嗤噗嗤!
  然而就在這時,伴隨著兩抹凄美猩紅的血花,兩聲悶哼響起,在這驚懼不安的氛圍中顯得異常刺耳,然后眾人就看到,韓家僅剩的兩個金丹境修士竟然被人洞穿了頭顱,慘死當場!
  嗖!
  一個三寸高的白衣英俊小人,鉆入了這兩名金丹修士的體內,再次出現時,手中已多出兩顆金燦燦的本命金丹。
  這小家伙正是靈白,在陳汐剛施展出紫銅玄重峰的時候,靈白便早已蓄勢以待,暗地里做好了刺殺準備,然后趁著此刻眾人心神不備之際,當即悍然出動,就像一直隱藏在虛空中的絕世刺客,一擊出手,就是兩條性命被斬殺!
  這一切都并非僥幸,靈白本身就是其主人手中的最強兵刃,是一尊罕見的劍魂之體,身體內更傳承著無上寂滅劍道,后被季禺以融神術把他與庚金劍竹融合,已蛻變為一種似法寶非法寶的靈體存在,可以像人類一樣修煉晉升,踏足仙道。
  再加上這些年來他不知吞噬了陳汐多少件寶貝,最終在煉化掉六翼血龍蝠的尸體之后,成功進階,實力已經是與兩儀金丹修士相當。
  這一刻偷襲出手,出其不意,若殺不死敵人,那如何對得起他吞噬的種種奇珍寶貝?
  此時場中,韓家的四位金丹境修士已是齊齊隕落,并且都是來不及自爆金丹,就被斬殺,也從側面體現出陳汐和靈白的配合,其默契程度簡直達到了天衣無縫的地步。
  這一刻,韓家所來之人,如今已只剩下韓古月一位光桿家主,以及其子韓文俊、侍女小珺。
  而澹臺家這一邊,也是損失慘重,只有寥寥四人,還伴隨在澹臺紫萱身邊,其他黃庭修士都是血濺當場,命喪黃泉。
  “你們……統統該死,統統該死!”沙啞低聲的聲音響起,韓古月手握丈長漆黑鐮刀,神情扭曲冰冷,眼眸中的憤怒,似乎要把時間萬物都融化。
  這次他韓家損失之慘重,根本是無法估量的,一眾高層被一網打盡,想要恢復,也不知需要多少個年月。
  尤為重要的是,失去這么多力量,他韓家在瀚海城中的處境也就變得岌岌可危起來,隨時隨刻都有著被滅族的危險。
  所以,韓古月已經徹底被激怒,像一頭陷入瘋狂暴怒狀態的雄獅,欲要擇人而噬!
  “殺戮領域,殺!殺!殺!……”仿似來自深淵地底深處的惡魔吶喊,韓古月頭頂噴射出一道金丹,光華流轉,天地頓時換做另外一幅場景。
  天地一片漆黑,黑霧如潮水滾滾翻騰,幽靈、白骨、血海、墳冢、世間一切帶著死亡殺意的氣息的景象在這里走馬觀花,變幻不休。
  這一切,都像亙古以前深沉無邊的夜,光明不在,罪惡叢生,沒有盡頭。這就是韓古月依據殺戮大道,所凝聚出的殺戮領域,斬神滅魔,殺氣沖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