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851 氣運之論

眾人默然。
  冷星魂見此不禁若有所思道:“看來,我們的運氣還算不錯,起碼淘汰了一名神衍山弟子。”
  一名太上教祖神強者道:“大師兄,我們今日雖未搜尋到神衍山其他弟子的下落,但是卻碰到了不少女媧宮弟子……”
  不等說完,冷星魂便打斷道:“不必理會女媧宮傳人,當務之急是先把神衍山其他九人全部淘汰出局,尤其是那個陳汐,絕對不能讓他進入第二輪論道了。”
  聲音斬釘截鐵,不容置疑。
  眾人雖都不清楚這其中的意味,可卻無人敢質疑冷星魂的命令,皆都只能領命。
  ……
  “呵呵,足足五十四人一起出動,花費了整整一天一夜的時間,到最后卻一無所獲,我該說咱們是運氣太好了呢,還是太無能了?”
  夜色下的一座湖泊之畔,東皇胤軒衣衫獵獵,輕笑出聲,聲音溫和,慢條斯理。
  其他神院弟子的臉色皆都微微一變,有些不好看。
  “東皇師兄,還有三個月時間,憑咱們的實力,必定可以完成此次的目標。”
  有人沉聲開口。
  “三個月時間很長么?”
  東皇胤軒眸子里泛著如火光澤,聲音變得低沉而漠然,“從明天開始,若你們無法完成目標,就別回來見我。”
  說罷,他袖袍一揮,踏湖而去。
  神院一眾弟子神色頓時變得陰沉,他們心中也頗為郁悶,又被東皇胤軒毫不客氣地斥責一頓,心情自不可能好到哪里去了。
  “東皇師兄的話你們都聽到了,現在便開始行動,趁著夜色繼續搜尋神衍山弟子的下落!”
  燭千羽深吸一口氣,沉聲開口,打破沉寂氣氛。
  ……
  從論道大比的第二天夜晚開始,所有關注著這一切的修道者們皆都敏銳察覺到——
  風暴要來了!
  當天夜晚。
  神衍山三代弟子岳游靈,遭受神院六名祖神境強者圍攻,最終以一擊之力全殲對手!
  可惜,經歷這一戰之后,岳游靈也是身負重傷,且不等他逃脫,就被趕來的另一路神院弟子圍困,最終被逃脫出局。
  這一戰發生后,也引起了諸多修道者嘩然,無不為岳游靈的落敗扼腕嘆息不已。
  人們都很清楚,憑岳游靈所展現出的戰斗力,在單對單的情況下,絕不可能如此早就被淘汰出局。
  甚至,他極有可能參與到第二輪論道中來。
  但可惜,這一切都已成為現實,無法改變。
  ……
  論道大比第三天。
  晌午。
  不斷跋涉前行的陳汐,很不幸再次碰到了一支來自太上教的五人隊伍,展開了一場激烈戰斗。
  這一場戰斗爆發的快,結束的也快。
  最終,在外界一眾震驚目光的注視下,陳汐以一種絕對碾壓的姿態,干脆利落地全殲對手!
  對比第一天夜晚的那一戰,此次陳汐展現出的戰斗力要顯得更可怖,自始至終顯得游刃有余,毫不費力。
  這讓人們愈發意識到了陳汐的強大,甚至都無法揣測其真正的極限在哪里。
  也是在這一天,女媧宮三位結伴而行的女弟子偶然獲得一尊銘道古鼎,但卻在半途中遭遇到來自神院六位傳人的劫殺,不幸被淘汰出局。
  此戰爆發之后不久,便被趕來的女媧宮祖神境第一人孔悠然察覺,含怒出手,以一己之力,將那神院六位祖神強者全部擊敗!
  此戰落幕之后,孔悠然頓時成為外界修道者關注的焦點。
  原因便在于她所展現出的戰斗力太過驚艷和耀眼,完全不遜色于陳汐之前所取得的戰績。
  甚至,還要稍稍勝上一籌。
  畢竟,陳汐是一對五,而孔悠然則是一對六!
  別看只是一個對手的差別,可要知道,那些對手每一個可都擁有絕世之力,在同境界之中堪稱天驕般的存在。
  孔悠然能夠在以一對六的情況下,兀自能全殲對手,可見其戰斗力是何等之強大。
  當然,陳汐也不遜色。
  甚至在人們看來,若是陳汐碰到同樣的六個對手,也定然可以取得最終勝利了。
  畢竟,他之前和太上教傳人對戰時,儼然就是一副碾壓的姿態,贏得毫不費力,顯然是實力比對方強大了太多。
  總而言之,在這論道大比的第三天,女媧宮被淘汰三名弟子,神院被淘汰六名弟子,太上教被淘汰五名弟子。
  這個數目,看似稀少,可對于整個論道大比而言,卻顯得尤為觸目驚心。
  太慘重了!
  這才是論道大比的第三天而已,局勢便爆發到這般激烈無比的狀態中,這是外界所有修道者都沒有想到的。
  ……
  論道大比第四天。
  幾乎差點被人忽略掉的道院一眾弟子,在爭奪一尊銘道古鼎時,最終不可避免地和女媧宮六位弟子爆發沖突。
  道院這邊足足有三十七個,領隊的便是道院祖神境大弟子李盧峰,堪稱是人多勢眾。
  而女媧宮這邊,則僅僅只有六人。
  兩相對比,實力懸殊實在太大,這一場戰斗也是毫無懸念地以女媧宮六名女弟子被淘汰而告終。
  而道院付出的代價,僅僅只是兩名弟子被淘汰。
  不過,他們卻是獲取了一尊銘道古鼎,也算是收獲大于損失了。
  目睹了這一場對決,外界不少修道者都暗罵道院之輩太過無恥,比太上教、神院都過分。
  別人要么出動五人,要么出動六人,可神院倒好,除了夜辰、雨九岳這兩名弟子,其他弟子一股腦都出動了。
  這明顯就是仗勢欺人啊!
  淮空子等一眾道院大人物也目睹了這一幕,皆都有些顏面無光的感覺。
  “好手段!”
  太上教奉道長老虞貞面對這一切,只輕輕吐出三個字,便一言不發,可所有人都看出,繼聞葶之后,虞貞也被徹底激怒了。
  淮空子張了張嘴,似要解釋什么,可最終喟然一嘆,沒有多言。
  他只是不著痕跡地瞥了一眼一側的贏秦,心中大致已確定了某件事,又是惱恨,又是痛心,情緒復雜到了極致。
  連淮空子都沒有想到,不止是太上教和神院,連他們道院那些參與論道的弟子,居然能夠匯集在一起行動,這明顯有些不對勁!
  ……
  論道大比第五天。
  論道大比第六天。
  第七天。
  第八天。
  ……
  直至論道大比進行到一個月時,這一場持續多日,激烈無比的角逐才逐漸平復下來。
  原因很簡單,無論是哪一方勢力,皆都在這一個月中,淘汰出局了許多弟子,可謂損失慘重。
  神衍山這邊,在這一個月中,損失七名弟子,僅剩下陳汐、顧言、圖蒙三人。
  是的,連排名在神衍山三代弟子中第二位的華嚴,一位劍道修為臻至劍皇二重境的巔峰圓滿境祖神強者,也不幸被淘汰出局。
  他曾在一天之中遭受兩批圍殺,一批來自太上教,被他擊敗三人,逃遁兩人。
  另一批來自神院,被他擊敗五人,但最終敗在了神院掌印三弟子公孫慕手中。
  這一戰,在當時也是震驚外界,引起無數嘩然聲。
  女媧宮這邊,在這一個月時間中損失二十九名弟子,僅剩下十一人,這等嚴重損失,同樣超出了所有人預期。
  因為這才短短一個月時間,女媧宮參與論道的弟子,就已損失過半了!這在之前,誰敢相信?
  太上教這邊,損失弟子二十六人,僅剩下十四人,相較而言,損失不可謂不慘,但在外界眾人看來,這卻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原因很簡單,他們一味盯著神衍山傳人進行圍殺,而神衍山弟子雖被他們陸續淘汰掉六人,可每一個無不是戰斗力超強之極,令得太上教這邊也是吃了不少虧。
  尤其是陳汐,僅僅他在這一個月中,就淘汰了十五名太上教弟子,戰績彪炳。
  神院這邊,損失弟子三十二人,其中單單是黑執事便損失二十六人,掌印弟子損失六人,僅剩下二十二人,其中黑執事十人,掌印弟子十二人。
  這等損失,同樣顯得頗為慘烈,可對比女媧宮、神衍山、太上教,已明顯占據不少優勢。
  因為他們損失的大都是黑執事,而那些黑執事原本就是充當那些掌印弟子“擋箭牌”的角色。
  唯獨道院這邊,僅僅損失了十二人,剩下二十八名人,顯得極為出眾,但在外界眾人眼中,反而是對道院這些弟子最為嗤之以鼻的。
  原因只有一個,他們匯聚在一起行動,人多勢眾,在這等情況下,在任何一場戰斗中,皆都占據了極大的優勢,根本不可能出現嚴重損失的情況。
  以上,便是論道大比一個月時間的大概情況。
  這其中發生了太多激烈的對決,也出現了一幕幕震驚世人的畫面,引起了不知多少的嘩然和震驚。
  但不管如何,仔細去對比的話,就會發現,神衍山、女媧宮已明顯處于劣勢。
  太上教和神院要稍勝一籌。
  反倒是從不插手任何紛爭的道院,在這一場論道中成為了最大的贏家,大大出乎人們的意料。
  可當淮空子看到這一幕,卻是無論如何也高興不起來,反而眉宇間充斥上一抹陰霾。
  ……
  PS:預設的情節推翻了,這一章是臨時調整出來的,說實話,寫五大勢力對決,太過復雜和困難,很吃力,接下來的情節會捋順一下,爭取只保留精彩部分,其他繁瑣的細節就咔嚓砍掉不要了。
  另外,凌晨12點沒有第三更,就明天三更,大家擔待一下,是真卡的抓耳撓腮痛不欲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