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1)     

神箓1853 比肩而戰

同一片夜空下。
  李盧峰卻是躊躇滿志,志得意滿。
  他看著身邊一眾道院弟子,干咳了兩聲,這才說道:“諸位同門,事實證明,我們采取的策略無疑是正確的,直至如今,相比于其他四大勢力,我們道院無疑已成為最大贏家!”
  聲音中,盡是驕傲之色。
  一眾道院弟子也都振奮,紛紛稱贊不已。
  “李師兄文韜武略,算無遺策,我等自嘆弗如。”
  “不錯,此次多虧了李師兄未雨綢繆,方能取得今日之成就。”
  在一眾贊嘆聲中,卻有人嘆息道:“只是可惜,夜辰和雨九岳兩位師兄并不在,也不知他們如今如何了。”
  這一句話顯得有些突兀,令得李盧峰唇角的笑意頓時僵固,逐漸變淡。
  氣氛,也是莫名地變得微妙起來。
  “諸位不必擔心,夜辰和雨九岳兩位師弟經歷了‘韶華古境’中的修行,實力早已非同以往,他們即便是單獨行動,只要不遇到棘手情況,也定然不會發生什么意外了。”
  李盧峰略一沉吟,開口道,“當然,我個人有些無法理解他們兩人的行為,但不管如何,我們終究是同門師兄弟,若在以后的行動中,他們迷途知返,那就更好不過了。”
  這一番話既坦然承認了他對夜辰、雨九岳擅自離隊的不滿,又表達了他的寬宏大量,顯得很有章法。
  至于他心中究竟如何想的,就沒人知道了。
  “唉,李師兄用心良苦,只希望夜辰和雨九岳兩位師兄不要出現什么意外了,在他們兩人身上,可是寄托了咱們道院一眾大人們的殷切希望。”
  有人感慨了一句。
  “是啊,依夜辰師兄和雨九岳師兄的威能,足可以參與到第二輪論道中,他們若出現什么意外,那可就太令人痛心了。”
  不少人也紛紛附和。
  渾然沒有人注意到,聽到這些言辭后,李盧峰臉上的笑意徹底變淡,消失無蹤。
  “好了,莫要杞人憂天,我們如今才獲取到三尊銘道古鼎,在接下來的行動中,還希望諸位再接再厲,莫要因此而懈怠了。”
  李盧峰沉聲打斷了眾人交談。
  其實,這也正是令李盧峰最無奈的地方。
  這一個月時間里,他們雖然匯聚在一起行動,看似效果顯著,暫時成為了最大贏家。
  可這樣的做法,同樣有一個無法忽視的弊端。
  那就是相比于那些分頭行動的勢力,他們獲取得到的銘道古鼎數目,卻是顯得少得可憐。
  畢竟,一群人一起行動,目標太過單一,遠遠比不上那些分頭行動的勢力了。
  如今,李盧峰只希望在接下來的兩個月時間中,能夠獲取到更多的銘道古鼎。
  如此一來,他們道院注定會成為這第一輪論道大比中名副其實的大贏家!
  而這一切若是能夠辦成,也足可以給他李盧峰帶來數之不盡的榮耀和好處!
  ……
  從論道大比進入第二月之后。
  外界所有修道者皆都察覺到,那道鼎世界中的局勢變了!
  宛如有默契一般,無論是太上教、神院,還是神衍山、女媧宮、道院,他們僅剩下的那些傳人,皆都不再主動出擊。
  他們幾乎都采取了同樣的策略,或蟄伏,或保守,沒有哪個勢力再去激烈爭鋒。
  顯然,因為上個月的慘烈對殺,讓得他們都清楚意識到了當前處境,于是改變了行動策略。
  如此一來,道鼎世界中的氣氛竟是開始顯得平靜下來,幾乎沒了廝殺和對決,所有一切都在小心翼翼地進行著。
  這等變化對外界修道者而言,不禁顯得有些沉悶。
  但還是有許多人察覺到,這種平靜,只是風暴來臨前的預兆!
  ……
  陳汐一路前行。
  跨過了不知多少山岳,穿過了不知多少河流,披星戴月,風雨兼程,可惜,別說尋找到神衍山弟子了,連敵人都沒遇到幾個。
  這種情況很好判斷,陳汐根本不必想,就意識到現如今道鼎世界中的局勢發生了變化。
  但他并不在乎。
  他在乎的,顧言、華嚴、圖蒙他們九人現如今究竟如何了,過了這么多天,如今又究竟還剩下多少人?
  隨著時間流逝,已是論道大比進行至今的第二個月中旬。
  嗯?
  這一天傍晚,忽然陳汐心中一動,霍然扭頭望向了極遠處,一股若有若無的戰斗波動,被他敏銳捕捉到。
  嗖!
  陳汐身影一閃,便朝那邊掠去。
  隨著靠近,那一股戰斗波動變得逐漸清晰起來,到了最后,甚至變得激烈之極。
  有大戰發生!
  陳汐心中一凜,深呼吸一口氣,渾身氣機瞬間被提升到了巔峰戰斗狀態。
  然后,他整個人化為一縷近似虛無的流影,悄無聲息地朝那一片戰場靠近而去。
  轟隆隆~~
  天地震動,萬物哀鳴,巖石崩碎,大地龜裂,各種絢麗神輝蒸騰呼嘯,在蒼穹之下不斷呼嘯擴散,將那方圓百萬里之地,悉數淪為混亂動蕩之地。
  這一場戰斗浩大而激烈。
  仔細看去,交戰的雙方卻是懸殊極大。
  一方足足二十余人,另一方卻僅僅只有一人!
  當陳汐悄然靠近時,一眼就認出,那赫然是發生在道院一眾弟子和女媧宮孔悠然之間的戰斗。
  換而言之,此刻上演的一幕,乃是孔悠然以一己之力,在和道院二十六名祖神境強者廝殺!
  這是陳汐進入道鼎世界一來,第一次碰到孔悠然,也第一次真正見識到她的戰斗力。
  不得不說,身為女媧宮祖神境中的第一人,身為太古孔雀王的嫡系后裔,孔悠然的戰斗力端的是強大無比。
  哪怕此刻面對來自道院的整整二十六名祖神境強者,竟是一時半刻也奈何不得她!
  毫不夸張地說,放眼整個上古神域中,能夠辦到像孔悠然這一步的,掰著手指頭都能數的過來。
  不過陳汐卻是看出,孔悠然雖然一時半刻無法被鎮壓,可她的處境并不容樂觀。
  甚至,隨著時間推移,她的處境只會越來越危險!
  畢竟,那二十六位來自道院的弟子,同樣不是尋常角色,每一個都是在同境界之中屬于蓋世天驕般的存在,擁有著常人難以企及的卓絕戰斗力。
  面對這等圍攻,哪怕孔悠然天賦再出眾,戰斗力再驚人,也恐怕難以扭轉局勢了。
  “這些道院弟子,還真夠無恥的。”
  陳汐眸子中盡是淡漠冷冽,悄悄朝那邊戰場靠近了過去。
  ……
  這一場戰斗爆發之后,無疑打破了多日以來的平靜,顯得尤其吸引目光。
  外界許多修道者甚至都不敢相信,戰斗不爆發則已,一爆發竟會上演這等驚世的一幕。
  一方是道院二十六名祖神境蓋世強者。
  一方是女媧宮祖神境中的第一人孔悠然。
  根本就不必對比,就可以知道戰斗雙方的懸殊究竟有多大。
  也正因如此,才會讓這一戰顯得極為震撼,幾乎在爆發的那一刻,便牽引了外界所有修道者的心神。
  和陳汐不一樣,外界修道者很清楚這一場戰斗爆發的原因,皆都是因為一尊銘道古鼎所引起。
  之前,孔悠然和道院那二十六名弟子幾乎是同一時間,發現了那一尊還未被發掘的銘道古鼎,于是紛紛出手。
  讓道院那二十六名弟子沒想到的是,在這等局勢下,孔悠然居然不知難而退,反而主動沖殺了上來,讓得他們都只能選擇應戰。
  按照他們的想法,其實是不愿和其他任何一方勢力的弟子交手的,除非是發生像眼前這一幕的情況。
  是的,道院那些弟子只要動手,必然是因為爭奪銘道古鼎,看似極為保守,實則他們在一個多月的時間中,憑借人多勢眾的優勢,可是淘汰了不少對手。
  甚至他們幾乎沒有失敗過,堪稱是無往不利。
  故而,哪怕是此刻碰上孔悠然這等成名許久,早已威名滿天下的傲世之輩,他們也根本不懼。
  因為他們人多!
  就如此簡單。
  甚至,一想到此次論道大比中,能把孔悠然這等級數的絕世人物淘汰出局,那道院一眾弟子心中更是有著一種莫名的亢奮情緒。
  就好像即將要推翻一個尋常時候不容侵犯的權威般,帶給了他們心境上一種莫大的刺激。
  想一想,孔悠然被自己擊敗,在第一輪論道中就淘汰出局,那感覺該有多激動人心?
  于是,戰斗爆發了,甫一開戰,就進入一種激烈無比的爭鋒中!
  “孔悠然若是在此次戰斗中慘敗,被淘汰出局,絕對是對太上教一個沉重無比的打擊!”
  “看情況,孔悠然十有八·九難逃此劫了……可惜,實在是可惜,沒了她,第二輪論道大比注定會少上許多精彩。”
  這是外界大多數修道者的共識。
  畢竟,孔悠然的對手是整整二十六名道院祖神境強者,在如此懸殊的局勢下,孔悠然還哪有一絲希望取勝?
  甚至,她連逃走的退路都似乎已被徹底堵死!
  歸元大殿。
  這一場突兀爆發的對決,也是引起了所有大人物們的關注,就連一直沉默不語的聞葶和虞貞,此刻也禁不住把目光鎖定過去。
  僅僅一瞬間,虞貞便臉色驟變,冷若冰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