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854 力抗眾敵

歸元大殿的氣氛很怪異。
  當看見那一場爆發的沖突,太上教勒夫和神院赤松子皆都一陣意外,旋即不約而同地把目光看了看虞貞,又看了看淮空子,唇角再忍不住泛起一抹古怪的笑容。
  身為太上教和神院中的人物,他們自是巴不得發生這樣的事情,能夠借助道院的力量,淘汰掉女媧宮一個至關重要的傳人,他們心中哪可能會不幸災樂禍了。
  若非礙于身份,他們都恨不得慶賀一番。
  淮空子臉色一陣陰沉,若是可以,他寧愿自家那些弟子不要那一尊銘道古鼎,也不要和孔悠然‘交’手了。
  這樣一來,豈不是無形中充當了太上教和神院手中的一把刀?
  若是尋常,淮空子也不會對此事如此抵觸,可偏偏地他已察覺到,此次論道大比充斥了太多‘陰’謀的味道,早已引起了虞貞的不快,如今有發生這樣的事情,可想而知,虞貞心中會何等之憤怒了。
  尤為重要的是,這孔悠然還非尋常弟子可比!
  越想,淮空子就越頭疼,總算明白身為此次論道大比的主持人,外表看起來風光,可實際所承受的壓力和無奈也是常人無法想象的。
  之前,因為道院弟子明顯占據優勢,成為目前論道大比中最大贏家這件事,就引起了太上教和神院的不滿。
  如今倒好,連‘女’媧宮也徹底得罪了。
  這一剎那,淮空子直恨不得撂挑子不干了,從沒有那一刻,會讓他如此之憋屈和無奈。
  “嗯?”
  就在此時,聞葶忽然挑眉開口,“小師叔他怎么……”
  此話一出,大殿眾人也齊齊一怔,回過神來,這才注意到,不知何時,陳汐的身影竟是已靠近了那一場戰斗的邊緣地帶!
  一下子,淮空子徹底呆住,頭皮發麻,心中苦澀想到,難道這次連神衍山也要徹底得罪了?
  “哈哈,哈哈哈……”
  勒夫和赤松子忍耐許久,卻最終還是沒控制住,笑出了聲,在這寂靜的大殿中顯得尤為刺耳。
  聞葶皺了皺眉,便朝一側虞貞說道“或許另有轉機,不必太過糾結。”
  聲音中,透著一股自信。
  虞貞怔了怔,道“我明白,你家小師叔可非尋常人,若他能進行援助,或許能化解這場危機。”
  聞葶笑了笑,心中卻是一嘆,她的自信大半成分是裝出來的,面對這等局勢,哪怕她對陳汐的戰斗力再自信,也不免有些患得患失。
  畢竟,對手可是整整二十多個祖神強者!
  聽到聞葶和虞貞的對話,勒夫和赤松子也是怔了怔,旋即就忍不住無聲地笑了。
  顯然,他們認為聞葶和虞貞是在自我安慰,抱團取暖,根本無法改變什么實際問題。
  對于此,聞葶和‘玉’真皆都選擇了無視,齊齊把目光凝視向了戰場。
  淮空子也把目光望了過去,不過他的想法和其他人都不一樣,只希望他們那些道院弟子能夠知曉分寸,見好就收,避免把這件事徹底鬧大。
  “師兄,不必如此緊張。”
  一側的贏秦帝君忽然開口,試圖安慰淮空子。
  淮空子卻是面無表情地哼了一聲,便直接忽略了他。
  贏秦帝君神‘色’一滯,訕訕‘摸’了‘摸’鼻子,不再多言,心中卻是有些不以為然,眼下他們道院占據著極大優勢,這不是更好嗎?哪有什么可憂慮緊張的?
  ……
  道鼎世界,那一處戰場中。
  正如許多修道者所推測那般,隨著時間推移,原本強橫無比的孔悠然明顯已隱隱有不支的跡象,快要被壓制。
  而反觀道院那些弟子,則越戰越勇,士氣如虹,在為首的李盧峰的指揮下,不斷對孔悠然進行圍困攻擊,儼然一副吃定對方的模樣。
  唳!
  忽然,一聲清亮無比的‘吟’聲響徹天地,震‘蕩’四野。
  下一剎那,眾人只覺眼前一‘花’,那原本已快要被壓制的孔悠然整個人身上沖起五道神光。
  青、黃、赤、黑、白!
  煌煌浩大,充盈無量原始、古老、純凈的道之氣息。
  甫一出現,便直沖九霄之上,照亮十萬里山河,奪目炫亮之極。
  轟隆!
  而孔悠然整個人,竟是化為了一頭神駿美麗到極致的孔雀,周身彌漫五‘色’神輝,擎空振翼,釋放出滔天神威!
  “五蘊神光!”
  “竟‘逼’得孔悠然施展出了孔雀王血脈的傳承之力!”
  一剎那間,外界不知響起多少嘩然聲,震驚不已。
  轟隆!
  五‘色’神輝流轉,似星河席卷,一瞬間,就將距離孔悠然最近的一名道院弟子卷入其中。
  神輝流溢中,那名道院弟子根本來不及掙扎,就被一股天地之力強制淘汰出局!
  這一幕令得李盧峰頓時臉‘色’一沉,厲聲道“全力出擊,將她徹底鎮壓!”
  不必他提醒,那些道院弟子便使出了渾身解數,全力圍攻,不敢有任何一絲的怠慢。
  轟隆隆~~
  戰斗變得愈發‘激’烈,在道院那些弟子的瘋狂打壓下,孔悠然好不容易取得的一絲優勢,也是很快就‘蕩’然無存。
  甚至,又再次有被壓制的跡象。
  沒辦法,那些道院弟子人數實在太多,且一個個擁有驚‘艷’無匹的威能,在這等情況下,孔悠然能夠以一己之力堅持到現在,且淘汰掉對方一名弟子,已是很不容易。
  完了!
  外界不少修道者心中閃過同一個念頭。
  見此,道院李盧峰也是不禁暗松一口氣,然而還不等他高興起來,忽然之間,一抹鋒利無雙的劍氣從天而降,倏然化為億萬劍雨,撲簌簌轟然鎮殺而下!
  這一幕發生太快,也太過出乎意料,令得道院一眾弟子臉‘色’皆都微微一變,下意識便選擇了躲避。
  趁此機會,孔悠然終于脫出重圍,雙翼一展,便端立在了遠處半空中。
  見此,李盧峰等人皆都臉‘色’‘陰’沉下來,慍怒不已,在這等時刻,居然被人破壞了一場即將成功的圍殺,這讓他們如何不怒。
  可令所有人沒想到的是,孔悠然竟沒有選擇離開逃遁,反而把目光望向了一側。
  “陳汐,可愿和我聯手,一起鏟除了這些無恥的家伙?”
  剛才出手的是陳汐?
  李盧峰等人心中一凜,這才霍然看見,遠處不知何時已立足了一道峻拔身影,衣衫獵獵,面容清俊,濃密烏黑長發披肩,赫然正是陳汐!
  “陳汐!”
  “居然是他來了!”
  外界中,一些之前未曾注意到陳汐的修道者,當看見這一幕時,也是嘩然不已。
  在他們心中,如果說孔悠然代表著‘女’媧宮祖神境第一人,那么如今的陳汐,絕對是神衍山當之無愧的祖神境第一人!
  而今,他竟舍身相救,儼然一副和孔悠然并肩作戰的架勢,也是出乎了不少修道者的意料。
  “陳汐這小子來的可很不是時候,哪怕加上他一起,只怕也難以奈何那些道院弟子了。”
  “趁此時機,他和孔悠然選擇離開才是最明智的選擇。”
  不少大人物皺眉,并不像其他修道者那般亢奮,而是冷靜分析著這一場戰斗的局勢。
  歸元大殿一片寂靜,無人開口,皆都緊緊關注著局勢變化。
  ……
  聽到孔悠然的邀請,陳汐不禁也微微有些意外。
  他最初出手的本意,只是想要幫助孔悠然脫困,而非要和這些道院弟子拼個你死我活。
  可聽了孔悠然的話,陳汐頓時判斷出,孔悠然并無任何逃走的打算,顯然,她此刻已被那些道院弟子徹底‘激’怒,不會再改變主意了。
  “陳汐,你若此時和我們道院作對,后果之重,只怕你也承擔不起。”
  李盧峰深吸一口氣,沉聲道,“你若現在離開,剛才的事情,我們便當沒有發生過,既往不咎,可你若執‘迷’不悟,可別怪我等不客氣了!”
  聲音中,透著毫不掩飾的威脅。
  陳汐雙手負背,漠然道“你這是在威脅我?”
  “威脅你又如何?若你再一意孤行,那今日就別想再離開了!”
  “不錯,聰明點,便趕緊消失!”
  “可惡,我們都已決定原諒他之前的冒犯行為,這家伙竟不領情,著實不知好歹!”
  不等李盧峰開口,便有一些道院弟子大喝出聲,言辭咄咄‘逼’人,渾然沒把陳汐放在眼中。
  李盧峰心中一沉,頓時情況要糟。
  果然,下一刻陳汐忽然微微一笑“既然如此,若陳某不留下來,那就顯得太無能了。”
  “早該如此。”
  孔悠然紅‘唇’中輕輕吐出四個字。
  一瞬間,氣氛劍拔弩張,比之前還要緊張壓抑,即便是在外界觀看,都讓人禁不住緊張起來。
  “動手!”
  知道事情已不可扭轉,李盧峰當機立斷,暴喝出聲。
  轟隆隆~~
  幾乎在話音還沒落下時,一眾道院弟子皆都似早已迫不及待,悍然出動。
  “你可千萬要撐住。”
  見此,孔悠然卻顯得很平靜,甚至猶有閑心去囑咐了陳汐一句。
  “你顧好你自己吧。”
  陳汐笑了笑,聲音平靜中,透著一股磅礴睥睨之氣。
  尤其是他那一對幽邃若星空的黑眸中,此刻驟然迸‘射’出一抹冷冽肅殺到極致的神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