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860 運氣盡了

論道大比第三個月的第二十五天。
  距離落幕,已僅剩下五天時間。
  道鼎世界中的氣氛已變得緊張之極,即便是在外界,許多修道者都有一種提心吊膽,幾欲窒息般的壓抑感覺。
  時至如今,能夠幸存在道鼎世界中的弟子,無不是高手中的高手,莫不具備蓋世之威,宛如引領一個時代的天驕。
  而同時,道鼎世界中的局勢,早已變得清晰無比,不再如之前那般,想要找個對手都困難。
  一切都因為那銘道古鼎。
  此寶無法被收起來,周身彌漫的晦澀道氣也根本無法被掩蓋,帶著它行動,就好比夜色下的一座燈塔,非但無法隱匿行蹤,甚至還會招來許許多多的窺伺。
  如今,二十五尊銘道古鼎已都被帝域五極徹底瓜分,這也就意味著,他們這些弟子行動時,很容易就會被對方發現。
  在這等情況下,沖突和戰斗根本不可避免。
  甚至可以說,現如今的道鼎世界中,幾乎每天都會上演一場又一場慘烈無比的對決!
  ……
  值得一提的是,在這論道大比第三個月的第二十五天。
  一場爆發在道院李盧峰一行人和神院東皇胤軒一行人之間的戰斗,吸引了外界所有修道者的注意。
  自從上次和陳汐、孔悠然二人對決后,李盧峰他們依舊擁有十八人,但可惜,這等力量已經不再占據多少優勢。
  在這些天的行動中,道院李盧峰他們又歷經了不少戰斗,或贏或敗,時至如今,加上李盧峰在內,還剩下十四名傳人。
  而反觀神院那邊,加上東皇胤軒在內,整整有十三名掌印弟子,看似只比道院少了一人,可輪真正的戰斗力,卻要比道院要高出一籌。
  原因很簡單,神院這邊不止有東皇胤軒坐鎮,還有燭千羽、公孫慕這等卓絕人物相隨。
  而道院那邊,則僅僅只有一個李盧峰坐鎮,其他傳人雖然同樣擁有超絕戰斗力,可卻是找不出一個能夠和燭千羽、公孫慕這等人物媲美的。
  當然,若是夜辰、雨九岳在的話,定然不會出現這等情況。
  可惜,夜辰二人并不在。
  戰斗結果并未出現多大懸念,最終道院這邊折損七名弟子,丟失兩尊銘道古鼎,剩余十一人不得不逃遁而去。
  而在神院這邊,則被淘汰四名掌印弟子,剩余九名傳人。
  這一戰尤為慘烈,也令得道院徹底喪失了原本所具備的優勢。
  時至如今,道院傳人手中的銘道古鼎,由原本的六尊,變成了四尊,其中兩尊還分別掌握在夜辰和雨九岳手中。
  這對李盧峰而言,無疑是一個沉重無比的打擊。
  但也沒辦法,這一場論道大比持續到如今,除了神衍山之外,其他四大勢力為了奪取更多的銘道古鼎,皆都殺紅了眼睛,哪怕一直以中立態度自居的道院,也根本無法置身事外。
  ……
  論道大比第三個月的第二十七天。
  女媧宮孔悠然一行人,和太上教冷星魂一行人爆發沖突。
  這是一場近乎勢均力敵的對碰,最終在女媧宮這邊,被淘汰了一名弟子,剩下七人。
  在太上教這邊,同樣被淘汰一名弟子,剩余八人。
  同樣是這一天。
  太上教冷星魂一行人和神院東皇胤軒一行人匯聚在一起,共同行動。
  ……
  論道大比第三個月的第二十九天。
  李盧峰的運氣似乎開始變差,在他的帶領下,道院一行弟子很不幸地遭遇到來自太上教、神院兩大勢力傳人的聯手夾擊。
  最終,被及時趕來的夜辰、雨九岳相助,避免了一場全軍覆沒的情況發生。
  但在這一場戰役中,道院這邊再次被淘汰掉四名弟子,加上夜辰和雨九岳之后,也僅剩下九人。
  ……
  這一場場慘烈對決,頻頻爆發,幾乎每一場都堪稱驚世,引起了外界不知多少的嘩然聲和震驚聲。
  直至后來,就連歸元大殿中的一眾大人物都無法保持鎮定,皆都為各自門中的傳人提心吊膽不已。
  太慘烈了!
  隨著落幕的時間迫近,道鼎世界中徹底變得動蕩,肅殺氛圍彌漫,處處涌動著可怖的殺機。
  無論哪一方勢力的傳人,都施展出了自己全部的手段,根本不敢有任何的保留。
  一切,都僅僅只是為了銘道古鼎。
  只要擁有一尊銘道古鼎,便意味著擁有了進入第二輪論道大比的資格,擁有了進入混亂遺地的機會!
  在這等情況下,誰還敢保留?
  “只剩下最后一天了,鹿死誰手,明天便將揭曉!”
  “如今神衍山僅剩下三人,女媧宮七人,太上教八人,神院九人,道院九人,除了神衍山之外,其他四大勢力的傳人想要進入第二輪論道中,都還差上幾尊銘道古鼎。明天,便是他們最后的機會了!”
  “不錯,神衍山三名傳人皆都各自擁有了一尊銘道古鼎,女媧宮則擁有五鼎,太上教擁有六鼎,神院擁有七鼎,道院擁有四鼎。相較而言,神院明顯占據了很大優勢。”
  “如今神院和太上教傳人又匯合在了一起,明天只怕會做出一場全面出擊,去搶奪更多的銘道古鼎了。”
  “一切,都看明天了!”
  這天晚上,許多修道者皆都在議論,期待著明天來臨,期待著這一場論道大比落幕時的最終結果。
  歸元大殿中。
  “沒想到,沒想到啊。”
  太上教紅袍祭祀勒夫感慨,聲音在大殿中回蕩著。
  不止是他,赤松子、聞葶、虞貞、乃至于淮空子等人,也都沒想到,持續了將近三個月的論道大比,竟會發展到今天這般地步。
  只是他們各懷心思,想法自然不一樣。
  在勒夫和赤松子看來,他們已經為這一場論道大比做出了足夠的準備,以及嚴密無比的計劃。
  按照他們的預期,在論道大比進行到現在時,神衍山、女媧宮根本不可能還有這么多傳人堅持在道鼎世界中。
  可偏偏地,情況出現了意外。
  意外的原因有很多,但在勒夫和赤松子看來,大部分變數都出現在了這陳汐身上。
  是的,他們完全沒想到,陳汐戰斗力會如此之強,不止成功避開了許多危機,且還令得他們太上教、神院這邊也損失許多弟子。
  可事情已經發展到這等地步,他們如今唯一希望的就是,在明天論道大比落幕之前,能夠將神衍山三名傳人徹底淘汰出局了!
  而對聞葶和虞貞而言,她們同樣也沒想到,自己門下的傳人會損失如此之慘重。
  她們認為,這是一場陰謀,也根本無法接受淮空子對此的解釋,或許等論道大比結束時,她們便會向道院討一個說法!
  同樣地,她們也在希冀著,她們各自門中的傳人能夠堅持到最后,堅持到進入第二輪論道大比中。
  對淮空子等一眾道院教習長老而言,他們同樣沒想到,一場論道大比,局勢卻會演變到這般地步。
  不止是他們道院那些弟子損失慘重,且在這個過程中,還在無形中既得罪了神衍山、女媧宮,又得罪了太上教和神院。
  所以對此刻的淮空子而言,心情根本就好不起來,甚至,他們還承受著極大的壓力。
  如今他們唯一希望的,就是不要再出現任何一絲的意外情況了!
  ……
  “你們有沒有發現,神衍山那個陳汐的運氣似乎很不錯,從進入論道大比的第三個月開始,其他人都廝殺了不知多少次,可他竟是一路上沒有遇到一個對手!”
  “嗯?經你這么一說,我也發現,這陳汐的運氣的確好的逆天啊。”
  “可惜,神衍山其他弟子的運氣并不怎么好,否則怎可能如今只剩下了陳汐他們三人?相比其他四大勢力,神衍山在這第一輪論道中的成績可有些差勁了。”
  “差勁嗎?這倒不見得,別忘了此次神衍山參與到論道大比中的弟子,才僅僅只有十人而已,能夠辦到這一步,已經很不容易了。”
  “別爭了,你們難道沒發現,這第一輪論道大比從一開始味道就有些不對,發生了太多蹊蹺之事。”
  “我才懶得理會這些,如今我只期待第二輪論道大比時,可以真正見識到一對一的巔峰對決,而不是這些混亂的群戰和廝殺。”
  外界議論聲不斷,而在道鼎世界中,則一片寂靜,所有的戰斗,皆都在這最后一個晚上陷入沉寂。
  宛如有默契一般,五大勢力各自傳人都在今晚選擇了養精蓄銳,而不再出動。
  他們都清楚,明天這一場論道大比就將落幕,但落幕之前的一段時間,注定是兇險萬分,遠超以往!
  “明天便是最后一天了……”
  夜色下,一片密林溪水旁,陳汐皺眉喃喃,“到了如今,也沒見到咱們門中的其他弟子,莫非,他們都已被淘汰出局?”
  一旁的顧言張了張嘴,卻不知該說什么好,心情也是頗為沉重。
  “罷了,等明白論道大比結束,一切都會變得明了。”
  陳汐搖了搖頭,不再多想,心中卻是暗自決定,不到最后一刻,決不會放棄尋找其他同門的行動。
  不過,陳汐也同樣清楚,能否堅持到明天論道大比結束,對自己和顧言而言,同樣是一道嚴峻的考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