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86 殺戮領域


  第二更!感謝兄弟“用戶46761996”投出的寶貴月票!
  ——
  蒼穹大地之間,無盡黑色覆蓋,殺意沖霄,鬼哭神嚎。一切充斥著殺戮死亡之意的氣流在這里激蕩、奔涌、咆哮。
  這里,隔絕于外界,是屬于韓古月的領域,他就是這片天地的主人,掌控者,至高無上!
  這,就是道之領域!
  是只有把道意的力量積蓄到極致,深厚到極致,方才能形成的一種全新的道之境界,一旦施展出來,在自己的領域中,就能占據主動優勢,隔絕敵人與天地萬物的感應,令其處于任人宰割的弱勢地位。
  并且道域乃是修士自身對天道的感悟所凝聚,敵人深陷其中,身心就會收到那無盡道意的壓制,戰力被極大削弱,可怖之極。
  “怎么可能!韓古月這老匹夫什么時候領悟出的道意?”
  “道域!完了,這下徹底完了……”
  “韓老賊本就是金丹后期的修為,手持神秘鐮刀法寶,此時又施展出自己的道域,咱們今日還有活路嗎?”
  甫一陷入殺戮道域中,澹臺紫萱身邊,僅剩的四位黃庭護衛的臉色頓時變得刷白,目光中流露出無盡恐懼之色,斗志全無。
  陳汐也是心中一驚,清晰感覺到,自己與天地的呼應被切斷,并且神魂和心境都遭受到一種可怖的壓制,令他不得不分出心神去抵抗,才勉強化解掉這種無形的壓迫。即便如此,四周不斷涌來的凌厲殺意,仍舊刺激得他渾身皮膚一陣冰冷發寒,毛骨悚然。
  好厲害!
  這就是道域境界嗎?
  陳汐曾見識過羅修的血蝕道域,但與眼前韓古月的殺戮道域相比,明顯要弱上許多,兩者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天壤之別。
  “小輩!能逼得我施展出殺戮道意,你足以自豪了,但是你們今天必須死,我要抽出你們骯臟的靈魂,日夜拷打,令你們遭受無盡折磨屈辱,永生永世不得輪回!”
  一片漆黑中,韓古月憑空出現,仰天大喝,他腳踏滾滾黑霧,手持漆黑鐮刀,血色披風飛舞在漆黑的夜色中,整個人與殺戮道域完美融合,愈發襯得他像一尊殺戮之神,殺氣縱橫。
  “陳汐,若你不想讓這些人死,就把他們都收進浮屠寶塔,呆在咱們身邊,就是累贅,影響戰斗!并且,你把浮屠塔內的另外兩顆金丹也交給我,這次咱們一起,滅了這這條老狗,我已經看出來,他的道域并不是自己領悟的,而是借助其手中的黑色鐮刀法寶才形成,等滅了他,就奪了這法寶,說不定你就能感悟殺戮大道,實力再次得到提升。”靈白的語氣凝重之極,眼眸中卻瘋狂地掠過一絲狂熱的瘋狂之色。
  “好!”陳汐毫不猶豫答道,在萬絕裂縫中的無數場戰斗中,他已經和靈白形成毫無保留的信任和默契,所以他根本就不考慮靈白話中的意思,就已答應下來。
  沒有問澹臺紫萱他們是否同意,幾乎在陳汐答應靈白的時候,他已袖袍一揮,在澹臺紫萱等人還沒反應過來之極,把他們送進了浮屠寶塔,同時把斬殺韓柏和黑發老者的金丹,交給了靈白。
  這些動作只發生在剎那之間,快得韓古月根本就來不及阻止。
  “嗯?這是……”看到澹臺紫萱等人消失,韓古月眼眸一縮,旋即似意識到什么,目光中爆射出一團精光,驚叫道“你身上有一件仙器!?”
  只有仙器,才能開辟出無盡空間,容納天地萬物,這是仙器的特征,是自古至今流傳下來的共識,韓古月雖不曾見過仙器,但身為一家之主,怎可能連仙器的一些見聞都不知道?
  “竟然是仙器!如果我能擁有,進階地仙境界之后,就不用苦心積慮地搜尋渡劫法寶了,羽化天仙也并非遙不可及!真是天賜我大機緣,雖然損失一眾長老,但擁有仙器,這一切都值得啊!”剎那間,韓古月望向陳汐的目光變了,目光灼灼,毫不掩飾自己的貪婪,就像看到一只肥美的小羊羔。
  “小輩,我最后給你一次機會,交出身上的仙器,我可以不殺你,如何?”韓古月貪念大熾,他根本就不擔心陳汐有反抗的余地,哪怕擁有仙器,以陳汐的修為也根本無法驅動,給他造不成一丁點的威脅。
  “你覺得可能么?”陳汐唇邊泛起一絲冷冽之色,一字一頓道:“廢話少說,來吧,讓我見識見識,你的殺戮道域究竟有多恐怖!”
  他這些年來,一只對道域的領會不得其法,而此刻,他正要借助韓古月的道域,好好琢磨一下道域的威力,為自己日后凝聚道域奠定基礎。
  “好!好!好!萬古殺意,存于我心,殺機一現,斬惡殺邪!”韓古月勃然大怒,踏步而出,渾身殺意轟然四散,化作無數棱角鋒銳的漆黑光芒,在陳汐身前憑空出現,這些漆黑光芒,仿似一柄柄利劍,夾著滔天殺意,縱橫交錯,形成大網,當頭朝陳汐絞殺而下,竟似要把他絞殺成一灘肉泥。
  這就是道域的威力,在道域中,每一寸空間都掌控在其主人心中,心中一動,無盡攻擊憑空出現,令人防不勝防。
  “來得好!”陳汐不悲不喜,整個心靈頓時進入一種高度集中的狀態,手中劍勢心隨意動,“巽劍道”、“震劍道”連續施展而出。
  巽者,風也,震者,雷霆也。風雷交加,威力頓時暴漲數倍,颶風狂雷奔涌而出,仿似要撕裂四周一切黑暗,還天下一個朗朗乾坤!
  砰砰砰!
  一連串尖銳的炸響轟然響徹,韓古月的攻擊悉數被陳汐擋下,但陳汐手中的黃階極品劍器也隨之寸寸碎裂,粉碎一空。
  甚至那夾雜著殺意的恐怖力道,震得他一陣氣血翻騰,胸口一悶,差點吐出血來。
  “好厲害!雖然“巽劍道”和“震劍道”還沒有被我融合,但終究還是被自己擋下來了……”陳汐眼睛閃過一絲亮色,心中無拘無束,無懼無畏,手中再次多出一把長劍,腳步一踏,施展神風化羽遁法,朝遠處的韓古月搶先殺去。
  他隱隱有種感覺,經此一戰,自己的萬藏劍八大劍勢,或許就能兩兩融合,達到一種全新的境界,到時候威力何止暴漲一倍?
  “嗯?竟能擋得住我的一擊,不過,接下來我就讓你見識見識,什么是金丹境的力量,什么是殺戮大道!”
  見陳汐非但沒死在自己的攻擊中,反而搶先殺過來,韓古月心中不由一陣冷笑,手中漆黑鐮刀橫掃而出。
  所過之處,漆黑的烏光乍現迸射,這些烏光皆是有殺戮之意組成,甫一出現,就像撕開了鎮壓冤魂惡魔的地獄,瞬間幻化成厲鬼、幽靈、白骨等等殺氣滔天的鬼物,并且這些鬼物有的還拿著勾魂鎖、狼牙棒、屠刀、鉅輪等可怖兵刃,皆是殺意所化,如同實質,可怖之極。
  “殺!”
  “殺!”
  “殺!”
  無數聲吶喊,交織成徹響天地的殺戮之音,這些殺戮之意所化的鬼物,鋪天蓋地朝陳汐殺去。
  “雷之道,除魔蕩邪,裁定乾坤,火之道,焚化萬物,重塑光明,殺戮之道,不誅邪,不斬惡,何談殺戮!”
  一聲長嘯,陳汐身影縱橫無盡鬼物之間,長劍如電,如火,“離劍道”、“震劍道”交織一起,浩浩蕩蕩,凜然正義,誅邪滅魔!
  嗤啦嗤啦……雷光如射,火光焚空,滔滔劍勢所過之處,無盡鬼物悉數湮滅,似冰融于水,雪溶于陽,根本就傷不到陳汐絲毫。
  “竟然是萬藏劍!這可惡的小子竟然把這世上一等一難以修煉的劍法修煉成功了?如此資質,簡直是千年之罕見,若今日被他逃掉,等他成長起來那還了得?”韓古月瞳孔一縮,萬沒想到,在自己的領域中,這個才只黃庭境修為的小家伙,竟然能堅持到現在,并且還猶有反擊之力!?
  “看來不動用殺招是不行了,此子必須除掉,否則來日注定是我韓家的心腹大患!”韓古月再無一絲輕視之心,身形一晃,手持漆黑鐮刀,如一抹幽靈,整個人與殺戮道意融為一體,朝陳汐奔襲殺來。
  而此刻,陳汐正殺得暢快淋漓,心中對萬藏劍八大劍勢的領悟,悉數涌上心頭,一遍遍洗滌著他對劍道的認知、感觀、領悟……無窮無盡的變化、在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在腦海中衍化。
  艮、兌融合,衍化山澤劍道。
  離、震融合,衍化雷火劍道。
  巽、震融合,衍化風雷劍道。
  ……
  每兩種劍勢融合,就能形成一種全新劍道,八大劍勢兩兩融合,循環往復,就能演化出數十種全新劍道,紛繁玄奧,浩瀚如海,簡直要窮盡天地之變化,妙不可言。
  嗡!
  就在陳汐對劍法的領悟處于一種蛻變的時候,一抹奇異的響徹在耳畔炸響,這聲音就像能勾起人心底深處的恐懼,能令神魂都顫抖害怕,充斥著殺戮、毀滅的氣息。
  陡然——
  一抹烏光劃過,悄無聲息,仿似跨越了空間界限,在陳汐胸前破開一道血淋淋的傷痕,皮開肉綻,露出其內的白骨。
  異常可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