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861 清虛神舟

同樣的夜色下。
  一座險峻山峰之巔,明月高懸,灑下如銀清輝。
  “其實,論道大比進行到現在,無論是我太上教,還是你們神院,已占據了極大優勢,唯一遺憾的是,時至如今,我們誰都沒能夠淘汰掉陳汐。”
  冷星魂雙手負背,傲立在山巔之畔,衣衫獵獵,血色長發飛舞,似要乘風而去。
  “這也無可奈何,這三個月中,我可從沒和他正面相遇過。”
  一側,東皇胤軒懶洋洋倚靠在一株蒼虬古樹上,頭枕在雙臂上,瞇著眼睛看著蒼穹圓月。
  他氣度灑脫,似不把任何事放在心中,和冷峻孤傲的冷星魂是完全不同的兩種人。
  “你不覺得……這有些不正常?”
  冷星魂皺眉問道。
  “不正常的事情多了去,我可沒力氣想那么多。”
  東皇胤軒漫不經心說道。
  冷星魂轉身,看了東皇胤軒一眼,似有些不滿對方的態度。
  但最終,他只是搖了搖頭,道:“這陳汐不一樣,我聽教中長輩說,此子命格莫測,乃是第九任河圖悟道者,你應該清楚,這一切意味著什么。”
  東皇胤軒瞇了瞇眼睛,沉默片刻,忽然笑道:“怪不得你們太上教如此迫切對付他,原來是這世上又多了一個和伏羲老祖一樣的家伙。”
  冷星魂搖頭道:“不,他和伏羲不一樣,從此子在三界修行的時候,我太上教便一直關注此子,他可不僅僅只是神衍山傳人那么簡單,也并不是一個單純的河圖悟道者。”
  “哦?”
  東皇胤軒似乎來了精神,眼眸變得明亮,饒有興趣道:“那你說他究竟有何不同的?”
  “我只能告訴你,此子可能和第三任幽冥大帝有關,你身為東皇氏后裔,應該很清楚這意味著什么。”
  冷星魂漠然道。
  “第三任幽冥大帝……”
  東皇胤軒在嘴中重復了一遍,那原本灑脫輕松的神情,在這一刻竟是一點點變得認真嚴肅,透著一股罕見無比的威嚴氣勢。
  “這只是其中之一,此子身上的秘密還有很多,我可以確定的是,若是任由他成長起來,以后無論對你們神院,還是對我太上教而言,絕對會成為一個心腹大患!”
  冷星魂言辭淡漠,一字一頓,并不是在開玩笑,更沒有夸夸其談,東皇胤軒自是聽得出來。
  “沒想到,這家伙身上竟藏著如此多秘密。”
  半響后,東皇胤軒輕嘆出聲。
  “所以,明天便是最后的機會,無論如何,必須將其淘汰出局,讓他徹底喪失掉進入混亂遺地的機會!”
  冷星魂言辭平靜,卻字字充斥殺氣。
  “看來……”
  東皇胤軒深吸一口氣,喃喃道:“也只能如此了。”
  ……
  “孔師姐,我有些擔心陳汐。”
  一條浩浩蕩蕩的大河之畔,石禹立在一塊巖石上,看著月光下的水浪奔騰飛濺,卻禁不住嘆了口氣。
  他已從孔悠然口中了解到陳汐的處境,也知道太上教為了對付神衍山,甚至動用了“逆運神盤”這等鎮派至寶。
  “明天便是最后一天了,到時候若真發生什么狀況,我們便全力相助便是。”
  孔悠然坐在一側,將瑩白秀氣的雙腳探入河水中,隨口道,“當然,前提是我們能夠找到他。”
  “我擔心的便是這一點。”
  石禹皺眉道。
  “擔心也是無用,一切都交給天意吧。”
  孔悠然沉默片刻,若有所思道,“不過,我看陳汐此人可不是那么容易對付的。”
  ……
  這一晚,許多人的心情無法平靜。
  但不管如何,隨著時間推移,最后一天終究還是來臨了。
  一輪金烏所衍化的烈日從云層中跳出,驅散黑暗,將整個道鼎世界照亮。
  今天,便是論道大比第三個月的最后一天,一切都將在夜色降臨之時落下帷幕!
  ……
  天剛剛亮。
  圖蒙便從打坐中清醒過來,噌地一下長身而起,迎著朝陽長長伸了個懶腰。
  旋即,他就搖了搖頭,大步離開原地,一邊飛掠一邊在嘴中咕噥。
  “最后一天了,千萬不要出事……”
  “唉,只是太奇怪了,怎么到現在還沒見到小師叔他們?難道都已被淘汰出局了?”
  “不會不會,我蠻牛都能堅持到現在,小師叔他們可比我強太多了,定然不會發生什么狀況了。”
  曠野上,就看見圖蒙那雄峻如山的身影,迎著晨曦,大步流星般前進著。
  卻沒人知道,這脾氣直來直往的蠻牛,此刻也是一肚子煩惱。
  其實,外界眾人皆都注意到,陳汐最近些天的運氣很不錯,但卻很少人注意到,圖蒙才是最幸運的一個。
  從論道大比開始至今,他都未曾和人交手過,哪怕獲得銘道古鼎之后,也沒有被其他人窺伺到。
  不得不說,這一切都像個奇跡一般,顯得很不可思議。
  就連圖蒙自己都納悶不已,他感覺整個道鼎世界中,就好像成了自己一個人,找不到陳汐他們,也碰不到一個對手,這感覺未免太寂寞了。
  當然,圖蒙自己很清楚,他不是碰不到對手,而是在對手發現他之前,他便早已扭頭逃掉。
  之所以能夠辦到這一步,皆都是源于傳承于他們金紋夔牛一族的一種奇妙秘法,能夠隔上極遠的距離,就嗅到對方的氣息。
  正是在這等秘法幫助下,他才一次次躲開了對手。
  圖蒙嗜戰如狂,天不怕地不怕,但他并不傻,很清楚單憑自己一個人,若不小心一些,后果絕對不堪設想。
  所以,他一次又一次地逃了,于是顯得很慫包。
  但圖蒙認為自己絕對不是慫包,為了證明這一切,他已打定注意,等自己成功進入第二輪論道大比,就找個對手狠狠戰斗一場,讓外界所有修道者都看一看他圖蒙究竟是不是慫包。
  但可惜,在這論道大比的最后一天,圖蒙的運氣似乎一下子消失了,沒多久,他就察覺到,有一群人正在從極遠處朝自己這邊靠近。
  幾乎下意識地,圖蒙扭頭就逃。
  但僅僅片刻,他就又佇足,因為就在這一剎那,他又察覺到,在自己的后方,同樣有一群人趕來。
  圖蒙臉色頓時一沉,狠狠呸了一口,又改變方向打算逃遁,可惜卻已經晚了一步。
  嗖嗖嗖~~~
  一陣密集的破空聲響起,四面八方的時空驟然波動,映現出一道道身影來。
  那為首的,赫然是冷星魂和東皇胤軒!
  當看見他們時,圖蒙臉色又是一沉。
  “嗯?居然不是陳汐。”
  “看來,我們這次誤打誤撞,發現了神衍山另外一條漏網之魚,運氣也算不錯。”
  冷星魂和東皇胤軒相繼開口,言辭中也透著一絲意外,似沒想到,這個偶然堵截到的家伙,竟會是圖蒙。
  “呸!漏網之魚?老子倒是看你們像一群肥美的獵物。”
  圖蒙這一刻反而豁出去了,大大咧咧斜睨了冷星魂他們一眼,很不屑地呸了一口。
  話雖如此說,他渾身卻是驟然涌出一片澎湃無比的金色神輝,氣勢一下子攀升到了巔峰狀態,宛如一尊遠古戰神從沉睡中蘇醒過來,聲勢很是驚人。
  對于此,冷星魂只是笑了笑,渾然不在意,扭頭對其他人道:“你們別出手,讓我來降服了這頭蠢牛。”
  說話時,他腳步倏然朝前一跨,掌指如刀,劈殺而下。
  唰!
  一抹血色流虹掠空,輕描淡寫,看似尋常,可落在圖蒙眼中,卻令他臉色驟然一變,嗅到一股危險的氣息。
  “想降服老子,也不看看自己算什么東西!”
  圖蒙大吼,祭出一柄巨大無比的金色斧頭,轟隆一聲,碾碎時空,狠狠與之硬撼。
  這金色巨斧極為耀眼,長有一丈,斧面似一輪滿月,邊緣鋒利無雙,表面則烙印著密集晦澀的道紋,蒸騰億萬金輝。
  面對冷星魂這等對手,圖蒙顯然出動了全力,不敢有一絲保留。
  轟!
  可僅僅一瞬間,他只覺手中巨斧猛地一震,一股大力透過斧子狠狠傳達而來,震得他渾身氣血翻騰,整個人禁不住蹬蹬蹬倒退出數步,地面龜裂,如蛛網般擴散、崩碎。
  一下子,圖蒙臉色凝重到了極致。
  僅僅一擊,就讓他意識到,自己的戰斗力和冷星魂之間,差了不止一籌。
  “呵,你的實比你大師兄顧言可是差勁許多,罷了,我也懶得和你周旋,這就送你離開道鼎世界吧!”
  輕笑聲中,冷星魂再次朝前踏出一步,一頭血發飛揚,眸子開闔間,映現出懾人無比的刺目血光。
  他右手隔空一抓,若擒龍控鶴,形成一個奇異的手印,當頭朝圖蒙破殺而去。
  轟!
  這片時空爆碎,一道道血色粗大神鏈憑空出現,成千上萬,密密麻麻,纏繞著可怖無比的血光神輝。
  遠遠望去,就仿佛從煉獄血海中涌出的觸手,直似要將這片天地都拖入煉獄中沉淪了。顯得駭人無比,
  “太上教‘血神之禁’?的確厲害。”一側的東皇胤軒眼眸中泛起一抹異色。
  而此刻,圖蒙的心一下子沉入谷底,這一擊太過可怖,將他四面八方的退路全部封死,逃無可逃,避無可避。
  他甚至清楚,若被那一道道血色神鏈囚禁,連自己神魂都無法掙脫!
  怎么辦?
  難道這次,真的要在這最后一天被淘汰出局?
  圖蒙心中涌出一股強烈無比的不甘。
  ——
  ps:今晚沒了。
  !!
  神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