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8-1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8-1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8-14)     

神箓1862 大手筆

心中強烈的不甘,刺激得圖蒙目眥欲裂,淌出血來。
  他沒有放棄抵抗。
  轟!
  手中金色巨斧綻放滔天神輝,猶如澎湃瀚海,席卷八荒,聲勢駭人到了極致。
  這等一擊,擱在外界,足可以令絕大多數祖神境強者心顫,無力去抵抗。
  然而此時,就是這樣一擊,卻竟是無法破開那鎮殺而至的一道道血色粗大神鏈!
  轟隆隆~~兩者碰撞,產生驚天動地的聲響,神輝迸濺,時空齏粉,而圖蒙整個人猛地噴出一口血,雄峻無比的身軀像斷了線的風箏似的倒飛出去千丈之外,狠狠砸在地面。
  嘭的一聲,地面都被砸得龜裂,能夠清楚聽見,圖蒙渾身骨頭發出一陣不堪重負的刺耳摩擦聲。
  雖說擋下了這一擊,可這一刻的他口鼻溢血,狼狽凄慘到了極致。
  有此可見,冷星魂所施展的“血神之禁”威力有何等之可怕。
  “嗯?竟擋住了?”
  冷星魂卻似微微有些意外,原本在他看來,自己這一擊已足可以將圖蒙淘汰出局,卻沒曾想,對方竟如此頑強。
  旋即,冷星魂唇角就泛起一陣不屑,嘆息道:“何苦呢,你再掙扎,也只會遭受更多痛苦,注定無力回天,我勸你還是認命吧,我可不想在你身上浪費更多時間了。”
  聲音中,充斥著一股絕對掌控的味道。
  轟隆!
  說話時,虛空中再次涌出一道道粗大的血色神鏈,密密麻麻,鋪天蓋地般朝圖蒙籠罩而去。
  “呸!”
  圖蒙眼睛充血,狠狠呸了一口,哪怕是在這等危機萬分的一刻,他依舊顯得很倔強,對冷星魂等人充滿鄙夷。
  可在心中,他卻很清楚,這一擊,自己已經無力阻擋了……
  “老子早晚有一天要殺光你們這些混賬東西!”
  看著一道道血色神鏈覆蓋而至,看著冷星魂他們神色中流露出的不屑和冷意,圖蒙發出一聲震天動地的咆哮,充滿了不甘和恨意。
  唰!
  就在這危機萬分的關頭,倏然,一抹劍氣憑空出現在了圖蒙身前,一斬而下。
  這一抹劍氣來的如此之快,如此之突兀,就好像早已藏在那片虛空中蓄勢以待一樣,令得冷星魂、東皇胤軒這等人物都始料不及。
  然后,只聽砰砰砰砰一陣密集刺耳的爆音響起,擴散四野,震耳欲聾。[.超多好看小說]
  下一刻,圖蒙就睜大了眼睛,在他的視野中,那些覆蓋而至的一點點粗大血色神鏈,竟是被硬生生斬斷、爆碎、化為光雨飄散。
  這是?
  圖蒙怔住,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他都有些反應不過來。
  “走!”
  下一刻,他整個人就被一股巨力裹挾住,耳畔傳來一道熟悉無比的聲音。
  一瞬間,圖蒙就明白了一切,心中振奮激動到了極致。
  小師叔祖!
  是小師叔祖來了!
  圖蒙沒有掙扎,他整個人倏然就被挪移帶走。
  ……
  這一切都發生太過突然,從那一抹劍氣出現,到斬碎血色神鏈,救走圖蒙,幾乎發生在一瞬間。
  冷星魂和東皇胤軒的反應明顯最快,可當他們欲要出手,就看見圖蒙早已被一道遁光挪移帶走,正在朝遠處飛遁而去。
  “哼!”
  冷星魂眸子中寒芒流竄。
  “看來,是陳汐那家伙出手了,運氣倒還不錯,用一個圖蒙換來這家伙出手,可是很劃算。”
  東皇胤軒唇角含笑,眸光灼灼,卻是有些興奮。
  “追!”
  “目標已出現,剩下的,就看我等能耐了!”
  “莫慌,莫慌。”
  東皇胤軒說話時,袖袍一揮,一縷青色神芒憑空浮現,衍化成為了一艘梭形寶船,通體蒸騰出滾滾混沌氣。
  清虛神舟!
  這可是傳聞中擁有“追光逐影,橫渡萬界”之威能的先天靈寶,速度之快,超乎想象!
  其他人一瞬間就認出此寶,皆都心中一振,擁有此寶,何愁追不上那陳汐?
  沒有絲毫遲疑,眾人在東皇胤軒帶領下,乘坐清虛神舟,倏然劃破時空而去。
  一瞬間而已,就徹底消失不見。
  ……
  這是論道大比的最后一天。
  這一天所發生的一切,也注定會牽動外界所有修道者的心神。
  故而,早在圖蒙被圍困之時,就被外界大多數修道者注意到。
  然后,直至圖蒙被擊敗,陳汐出手相助,再到展開這一場追逐戰,可以說,外界所有的目光,在這一刻都幾乎被齊齊吸引過來。
  “沒想到,天剛破曉,就上演了這一場對決!”
  “這一次,在太上教和神院一眾強者的追擊下,陳汐他們還能堅持到最后嗎?”
  “我看很懸,如今的陳汐,不止背負著重傷未愈的顧言,還要照剛剛救下的圖蒙,哪怕他就是有通天手段,又拿什么來戰斗?”
  “不錯,在這等情況下,單單是冷星魂、東皇胤軒這等人物聯手,都可以輕松碾壓他了,更何況,冷星魂二人身邊,還跟隨著太上教、神院的一眾強者?懸殊實在太大了!”
  “唉,怎么會這樣,我還惦念著陳汐能夠堅持到第二輪論道大比,和其他強者一對一決一雌雄呢,如今看來……希望渺茫啊。”
  外界議論紛紛,歸元大殿中卻是一片死寂。
  沒有人說話。
  無論是勒夫、赤松子,還是聞葶和虞貞,乃至于淮空子等人,此刻皆都緊緊盯著這一場已展開的戰斗,眼睛一眨不眨,再沒有任何心思去關注其他。
  這一場對決,意義太過重大。
  若是一旦陳汐失利,也就意味著,此次論道大比,神衍山所有傳人就全部被淘汰出局!
  而觀看眼前這等狀況,明顯極有可能發生這樣的事情。
  畢竟,陳汐只是一人,且身邊還得照顧重傷的顧言和圖蒙,處境可謂是危險之極。
  而反觀太上教、神院這邊,卻是聲勢浩蕩,不止有冷星魂、東皇胤軒這等絕世領袖般的人物坐鎮,旁邊還跟隨著兩大勢力的一眾弟子。
  兩相一對比,差距一目了然,陳汐他們三人想要堅持到今晚論道大比落幕時的希望,希望已變得很渺茫!
  “怎么會這樣?”
  “那太上教和神院還真夠不要臉面的!”
  “一定要堅持住啊,陳汐。”
  爭鳴道場觀禮席上,申屠嫣然、樂無痕、虞丘荊、顓臾水等人的心皆都揪了起來,為陳汐處境擔憂不已。
  不止是他們,許多和陳汐有關的大人物,像真武帝君、紫薇帝君他們,也都皺眉不已。
  但不管如何,這一刻,外界幾乎形成了一個共識,此刻的陳汐他們,處境岌岌可危!
  ……
  轟!
  由于速度太快,時空發出劇烈刺耳的破碎轟震聲,若從蒼穹俯瞰,就會發現那虛空中,殘留下一道筆直的時空崩滅帶,觸目驚心。
  這時候,圖蒙已經從振奮激動中恢復冷靜,當注意到陳汐背上重傷未愈的顧言時,頓時就意識到了情況的嚴重。
  他深吸一口氣,似做出了某個決定,咬牙道:“師叔祖,你把我放下,帶著顧言師兄一起離開吧,我蠻牛拼命也要為你們爭取到一線機會!”
  說著,圖蒙竟是掙扎著,要和陳汐分開。
  “閉嘴!”
  陳汐臉色一沉,“你若敢這么做,我必將你驅逐出神衍山!”
  圖蒙一怔,臉色變幻不定,正待說些什么,卻被顧言打斷:“蠻牛,莫要打擾師叔祖了,若是忍心讓你這么做,早前師叔祖大可不必冒險去救你,你……難道還不明白師叔祖的心意?”
  “我……”
  圖蒙張了張嘴,心中又是感動,又是愧疚,感覺是自己太無能,坑害了陳汐和顧言,讓得他們也受到自己牽累。
  “好了,你現在要做的,就是遵從師叔祖的吩咐。”
  顧言似也明白圖蒙心中的感受,說道,“不必懊恨,哪怕這次輸掉了,以后還有大把機會找回場子來。”
  “嗯!”
  圖蒙狠狠點頭。
  見此,陳汐心中也不禁暗松了口氣,他還真擔心圖蒙犯犟,那可真不好處置了。
  嗡~~
  忽然,一陣奇異尖銳的時空波動聲,從極遠處遙遙傳達而來。
  陳汐頓時心中一凜。
  在他的禁道秘紋中,瞬息就捕捉到了一艘青色的梭形神舟,彌漫混沌氣,明顯是一件以速度見長的先天靈寶。
  而在青色神舟之上,赫然佇足著冷星魂、東皇胤軒以及其他太上教、神院的傳人!
  情況不妙啊!
  這個發現令陳汐臉色變得嚴峻無比,根本沒想到,對方追上來的速度會如此之快。
  “不好!他們追上來了!”
  這時候,顧言和圖蒙也察覺到這一切,臉色驟變。
  “不必擔心,交給我來處置便是。”
  陳汐深呼吸一口氣,那若淵般的幽邃黑眸中涌出一抹決然冷冽之色,似作出了某個決定。
  “陳汐,沒想到論道大比進行至今,我們竟是只能在這最后一天謀面,命運之巧妙,著實讓人無法揣測。”
  東皇胤軒那悠然灑脫的聲音傳達而來,震蕩天地,“不過對我而言,這已經足夠了,因為這次你可無法再逃掉了。”
  聲音中,充斥著一股強大無比的自信。
  轟!
  聲音還沒落下,那東皇胤軒竟是悍然出手了,他端立在清虛神舟上,雙手袖袍揮動,一輪紫色烈日騰空而起,綻放無量光明。
  狠狠朝極遠處的陳汐鎮殺而去!
  ——
  ps:今晚三更,下一章10點左右,大家手中還有月票的,還請投一下,拜謝了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