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8-1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8-1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8-14)     

神箓1864 孤立無援

修改一個小筆誤,青霓金骨傘是帝域昆吾氏的先天靈寶,不是帝域金氏的。
  ——
  嗡~~~
  八座神箓圖案,坐鎮天地八極方位,映照出宏大、晦澀、無量波動,絢麗熾盛的神輝流溢,將這片區域完全覆蓋。
  它們彼此呼應,構建在一起,形成一個完美的神箓大陣,甫一形成,便溝通天地之力,映現出一種種可怖異象。
  諸神贊美,圣賢誦經,金花萬頂,瑞霞萬丈,一縷縷道音響徹天地間,令這片區域演繹得宛如一片神圣凈土!
  這便是神箓中的“溝通天地之力,喚來靈神之威”,沒有符皇地步的符道造詣,根本無法辦到這一步。
  “陣法!”
  “好手段,在這等情況下,也只有布陣,方才有一線生機避開此劫了!”
  “這就是神衍山的符道傳承么?果然是百聞難得一見,如此氣象,已足可驚動萬古,傲視世間大多數符道中人了!”
  “那就是神箓!神衍山的核心傳承之力,難以想象,這陳汐竟在符道上已達到這等地步,不愧是大先生巫雪禪的師弟。”
  “別高興太早,這終究是陣法而已,我可不認為陳汐他們憑借此,就可以擋住冷星魂、東皇胤軒他們的步伐了。”
  當目睹陳汐所布置的一切,頓時引起了外界無數嘩然聲,有人驚嘆,有人不以為然。
  但不管如何,能夠在這等時候目睹神衍山的符道傳承之力,還是讓外界大多數修道者驚艷了一把。
  擱在尋常,他們哪能有機會見識到這一幕?
  太難得了!
  ……
  做完這一切之后,陳汐并沒有停手。
  在一眾詫異目光注視下,他拿出了一件件神光四溢,彌漫混沌氣的寶物。
  那赫然是一件件先天靈寶!
  “老天,那是帝域裴氏的戍土杏黃旗!”
  “快看,還有帝域金氏的龍元潛靈珠!”
  “等等,那不是帝域雒氏的靈烏神劍?”
  “不止如此,還有煉魂古境、血荒神鐘、落寶銅錢、大羅天網……“
  當看見這一幕,外界徹底沸騰了,一道道驚呼四起,引起了一場軒然大波。
  幾乎所有修道者臉上都寫滿了震驚、難以置信之色。
  誰能想象,在陳汐身上竟藏著如此多先天靈寶?
  并且這些先天靈寶中,大多數還都是來自帝域其他幾大頂尖勢力中,無不是赫赫有名的至寶。
  而今,這么多靈寶一下子出現在陳汐一個人手中,所造成的震撼力,可想而知有多大。
  在場也不乏來自帝域雒氏、公冶氏、昆吾氏、裴氏、翟氏等等頂尖大勢力的族人。
  當看見這一幕時,臉上頓時就陰沉下來,心中涌出一抹難以遏制的憤怒。
  這些,可都是他們族中的寶物啊!
  如今卻盡數被陳汐拿來使用,讓他們的心都差點滴血,可卻無可奈何。
  這些先天靈寶,是當年在莽古荒墟中被陳汐所奪得,若陳汐是尋常修道者,只怕早已被他們抓住殺死一百次了。
  可偏偏地,陳汐是神衍山親傳弟子,令得他們也只能吃了這個大虧,不敢向陳汐討要這些寶物。
  “拿出這么多至寶,陳汐這家伙究竟要做什么?”
  很快,人們便好奇不已。
  ……
  嘭!
  陳汐袖袍一揮,戍土杏黃旗倏然化為一道光,插入了黃帝土皇神箓中。
  一瞬間,整座神箓氣勢驟然暴漲,變得愈發牢固不可破。
  顧言和圖蒙的反應最快,頓時就看出,陳汐這是要以先天靈寶為陣眼,徹底提升神箓的威能!
  嘭嘭嘭……
  果然,下一刻陳汐便連續行動,將那一件件先天靈寶分別插入其他七座神箓中。
  當這一切完成,整座神箓大陣氣勢在驟然之間,節節攀升,變得愈發宏大無量。
  至此,陳汐這才停下手中動作,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氣喘吁吁,臉色都有些微微蒼白。
  從布陣到現在,這一切看似輕巧,實則已耗費了陳汐大半的心血和力量,若非他有蒼梧神樹支撐,道心修為也已臻至第三鍛地步,都甚至無法完成這一切。
  “師叔祖,此陣名叫什么?”
  圖蒙好奇道。
  “就叫它八極神陣吧。”
  陳汐隨口道。
  說話時,他深吸一口氣,盤膝做起來。
  大陣完成了,可想要徹底運轉,還得靠他來掌控。
  “只希望,憑借此陣能夠讓我們堅持到此次論道大比落幕……”
  陳汐目光幽邃,遙遙望向大陣外。
  “若是此次能夠進入第二輪論道大比,我蠻牛一定要讓太上教和神院那些兔崽子嘗一嘗厲害!”
  圖蒙咬牙切齒,狠狠道。
  “這是必然的。”
  顧言也是目光冷冽,殺氣騰騰。
  之前,他一路上被圍攻,被殺得差點淘汰出局,這一切倒并非他戰斗力差,而是對方人太多。
  若是一對一,就是冷星魂、東皇胤軒來了,他也不懼!
  “小心,他們來了。”
  便在此時,陳汐忽然出聲。
  ……
  “陣法?”
  “此子倒也厲害,知道逃脫不得,于是打算孤注一擲了。”
  嘩啦一聲,清虛神舟憑空浮現,來到了那“八極神陣”之前,當看見這一幕時,冷星魂和東皇胤軒皆都瞇了瞇眼睛。
  其他弟子的臉色也有些不好看。
  眾所周知,神衍山符道天下馳名,無有能與之比肩者,在這等情況下,碰上這樣一座神箓大陣,任誰也開心不起來。
  “你們之中,可有誰能窺伺到這座神陣的破綻?”
  冷星魂出聲問道。
  太上教和神院弟子皆都面面相覷,默然不語。
  他們之中,倒也不乏精通符道之輩,可在神衍山弟子面前,他們哪敢妄圖去破陣?
  見此,冷星魂皺了皺眉,忽然把目光望向了神陣中,冷冷道:“陳汐,你以為一座神陣,便能化險為夷?”
  “不試一試,又怎么知道?”
  陳汐淡然開口,隔著神陣,他也能夠清清楚楚看見冷星魂所有人。
  “自不量力!”
  有一名太上教弟子忍不住,厲聲道,“有種就別做縮頭烏龜,難道你們神衍山傳人就這點能耐?”
  “呸!你們還有臉說這話,我蠻牛還從未見過向你們這等厚顏無恥之徒,這次若非你們一起出手,老子早一個個扒了你們的皮!”
  不等陳汐開口,圖蒙便惡狠狠呸了一口。
  冷星魂眉頭又皺了皺,制止住這種無意義的對罵,漠然道:“陳汐,我可以最后給你一個機會,我們的目標只有你一個,只要你被淘汰出局,我們可以放過你那兩個同伴。你以為如何?”
  “絕對不行!”
  顧言和圖蒙異口同聲。
  對于此,冷星魂并不理會,只是把目光望向神陣中,似在等陳汐答復。
  “不如,我也給你們提一個條件?”
  陳汐平靜開口。
  “但講無妨。”
  冷星魂毫不遲疑道。
  “你和東皇胤軒一起跟我放棄此次論道大比,可好?用我一人,換你們兩人,也劃算了。”
  陳汐淡然說道。
  冷星魂眼瞳中泛起一抹森然光澤,已動了真怒。
  “不必浪費口舌,如此下去,只會拖延更久的時間。”
  東皇胤軒深吸一口氣,道,“拼吧,在夜幕來臨之前,足可以解決這一切了。”
  “也好。”
  冷星魂沉默片刻,唇中輕輕吐出兩個字。
  一剎那間,冷星魂和東皇胤軒悍然出手。
  前者祭出一柄黑色玉尺,后者祭出一柄青銅古劍,相繼朝那“八極神陣”破殺而下。
  這一刻的兩人,在第一時間就祭出各自神寶,明顯打定主意,要拼盡全力,在最短時間內摧垮這座神陣!
  這一場戰斗突兀爆發,一切關鍵都落在了那“八極神陣”上。
  轟隆!
  遭受到兩人的攻擊,整座八極神陣驟然波動起來,泛起一圈圈漣漪,神輝四溢,映照九天十地、
  幾乎同時,陳汐沒有任何遲疑,運轉整座大陣威能,全力抵御化解這一場攻擊。
  “威力看來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強大。”
  一擊之下,令冷星魂大致判斷出眼前這座“八極神陣”的威能,唇角不禁勾起一抹冷厲弧度。
  “一起動手,不得保留!”
  他沉聲吩咐了一聲,再次進行攻擊。
  轟隆隆~~
  其他弟子根本不敢怠慢,紛紛出手,施展出了自己渾身解數,一時之間,這片天地陷入一場驚世轟震中,各種神寶騰空,潑灑出熾盛刺目之極的光芒。
  神陣中,陳汐臉色嚴峻,盤膝坐地,掌控著八方神箓,不斷化解防御那沖擊而來的力量。
  他渾身神力蒸騰,整個人釋放出熾盛神輝,體內宙宇中的神力猶如開閘洪水般,不斷涌入大陣中,維系著整座大陣的運轉。
  可惜的是,這是在道鼎世界中,沒有可供當做陣基的力量源泉,若擱在外界,陳汐完全可以借助天地之力為力量源泉,不費吹灰之力,便將一切攻擊化解。
  不過幸好,他體內有蒼梧神樹,足可以源源不斷地為其提供神力,在很大程度上彌補了這一個缺陷。
  但弊端也有,那就是一旦陳汐所掌控的神力,扛不住運轉神陣的消耗,那就危險了!
  這才是陳汐最擔心的地方。
  ——
  ps:抱歉,之前跟編輯聊了聊以后的劇情,耽擱了一些時間,這一章有些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