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866 老臉無光

聽了東皇胤軒的話,冷星魂也是一陣沉默。
  許久,他才冷然說道:“這陳汐的確難纏,不過之前我們既然能夠將那神陣轟開一絲破綻,已證明現如今的他也在苦苦強撐著,我們只需持續攻擊,他只怕也難以堅持太久。”
  說著,冷星魂深吸一口氣,斷然道:“不要再遲疑了,繼續進攻,無論如何,今日夜幕降臨前,必須淘汰此子!”
  轟隆隆!
  戰斗持續進行,愈演愈烈,這片天地被各種神輝充斥,炫亮奪目,照亮九天十地。
  ……
  在這等攻勢下,陳汐也根本不敢有任何怠慢。
  他全力運轉神陣,龐大的意念感知著神陣中每一個細小的變化,唯恐出現任何一絲差錯。
  “圖蒙,風后巽皇神箓,第一百三十六處符文結構,下二位坎離、巽澤區域,龍庭、鳳眼兩處神紋。”
  “顧言,玄帝雷皇神箓,第三百零一處符文結構,中三位兌震區域,爍空、冥雪、銀海三處神紋。”
  “圖蒙,赤帝火皇神箓……”
  “顧言……”
  隨著戰斗不斷持續,“八極神陣”中出現的破綻逐漸增多,在這等情況下,圖蒙和顧言完全充當起陳汐的下手,馬不停蹄地修復各處被破壞的符紋結構。
  也幸好兩人皆都來自神衍山,獲得了神箓傳承,符道造詣雖不如陳汐,可卻足可以碾壓外界大多數符道中人,否則單憑陳汐一人,這神陣只怕早已被破滅一空了。
  可即便如此,隨著時間推移,陳汐也是感到壓力逐漸變大,臉色也是一點點變得凝重無比。
  在這等時刻,他不止要運轉神陣抵御外敵,還要指點圖蒙、顧言二人去修復符紋結構,可想而知承受著何等大的壓力。
  哪怕以他那堅韌無比的道心修為,也隱隱感到了吃力,若非蒼梧神樹提供著源源不斷的神力,他根本不可能堅持到現在了。
  與此相比,陳汐反倒更擔憂的是圖蒙和顧言。
  兩人之前都已負傷,而今則拖著受傷之軀不斷去修復神陣,相較而言,明顯要比他更為吃力。
  可如今他們已沒了退路,也只能如此頑抗下去。
  ……
  時間不知不覺流逝。
  很快就過去了數個時辰,距離夜幕降臨,已只剩下三個多時辰。
  在這個過程中,外界關注到這一幕的修道者,無不都已被震驚得無言,難以置信。
  誰能想象,在如此惡劣無比的處境下,陳汐他們居然硬生生能夠堅持到現在?
  這太不可思議,超乎想象,就像一個不可能實現的奇跡,正在陳汐他們身上上演,充滿了匪夷所思的味道。
  “難道說,這次陳汐他們真可以憑借一座神陣,便渡過難關,堅持到此次論道大比落幕?”
  “不一定,能夠堅持到現在,陳汐他們只怕已瀕臨強弩之末的邊緣,你們沒看到么,那神陣相比之前,威勢明顯衰減許多,若一旦陳汐他們有任何一絲的疏忽,都可能會造成致命的嚴重后果。”
  “的確很難說,不止是陳汐他們,你看冷星魂他們,持續攻擊了數個時辰,對自身體力的消耗何其之大,不少人也都有些吃不消了。”
  “但不管如何,就看誰能堅持到最后了。”
  外界議論紛紛,身為旁觀者,他們可以遍觀全局,發現戰斗中每一絲細節的變化,可時至如今,連他們都有些難以判斷,這一場拉鋸戰究竟會以何等方式落幕了。
  ……
  “該死!”
  “怎么如此難以攻打,簡直比太古玄武先祖的龜殼都硬!”
  “怎么辦,只有三個時辰,這一場論道大比就要落幕了。”
  神陣外,不少太上教、神院的傳人皺眉咒罵不已,皆都火冒三丈,臉色陰沉如水。
  整整持續攻殺了數個時辰,竟沒能破掉一座神陣,這對他們而言簡直就是個恥辱,心中憋屈惱火無比。
  尤為重要的是,事到如今,他們自身體力也消耗甚大,快要吃不消,這才是最要命的。
  他們當然可以選擇休息,可這樣的話,就同樣給了陳汐他們調整和修復的時間。
  再加上三個時辰后,這一場論道大比就將落下帷幕,他們哪敢稍稍怠慢了。
  此刻的冷星魂和東皇胤軒,同樣是滿臉陰霾,再無任何一絲輕松之色。
  這一場戰斗從早上便發生,他們本以為足可以在最短時間內便將神衍山一眾弟子驅逐一空,淘汰出局,誰曾想,事態的發展完全出乎了他們意料。
  一座神陣,就像一座固若金湯的堡壘般,將他們阻隔在外,持續了整整數個時辰,這在之前,他們哪可能想到了。
  “看來,只有動用……”
  冷星魂神色陰戾,冷冷開口,不過話說到一半,他似察覺到到什么,眸子中驀地爆綻出一抹駭人芒光。
  這一剎那,東皇胤軒也似察覺到,唇角泛起一抹笑意,道:“他們……已堅持不住了!”
  “繼續攻擊!全力以赴!”
  冷星魂大喝,衣衫獵獵,儀態睥睨,竟像吃了十全大補丸似的,攻擊手段變得愈發狂猛。
  堅持不住了?
  其他弟子也頓時反應過來,精神為之一振!
  ……
  噗!
  神陣中,正要去修補下一個破損符紋的顧言身影猛地一僵,佇足原地,而后竟是再忍不住,咳出一口血來,殷紅無比。
  他整個人身影一陣晃動,直似要倒地一般。
  “顧言,回來吧!”
  陳汐心中一緊,沉聲命令道。
  “師叔祖,不必理會我,小傷而已,我還能堅持下來。”
  顧言頭也不回,深吸一口氣,就要邁步繼續行動。
  嘩啦!
  驀地,一股力量從背后席卷而來,將顧言整個人帶回,跌落在陳汐身前的地面上。
  “不必逞強,交給我來處理吧。”
  陳汐輕嘆了一聲,聲音雖平靜,但卻透著一股不容拒絕的味道。
  顧言怔了怔,心中苦澀不已,不再掙扎。
  “圖蒙,你也回來。”
  陳汐扭頭,望向遠處的圖蒙。
  “師叔祖,我蠻牛沒事。”
  圖蒙大叫道。
  “回來!”
  陳汐臉色驟然變冷,聲音中已帶上一抹慍怒。
  頓時之間,圖蒙不敢再堅持,狠狠一跺腳,極為不甘地返回,坐在地上垂頭喪氣。
  見此,陳汐不禁笑了:“難道,你們對師叔祖就這么沒信心?”
  圖蒙和顧言齊齊一怔。
  這時候,陳汐已長身而起,深呼吸一口氣,道:“神陣的力量已達到極限,再修復也是徒勞,接下來,只能采取另外的戰略了。”
  另外的戰略?
  圖蒙和顧言又是一怔,在這等情況下,難道還有另外的出路?
  ……
  歸元大殿中。
  一直緊張關注戰場的虞貞暗松了一口氣,喃喃道:“這也也好,兩敗俱傷的話,反而就被其他人占大便宜了。”
  原來,此時的道鼎世界中,女媧宮和道院之間的對抗,在持續了數個時辰后,也是在此時落幕。
  戰斗結果出人意料,雙方并無出現任何傷亡,呈現出了勢均力敵,誰也無法奈何誰的局面。
  或許也正因如此,無論是孔悠然、石禹,還是夜辰和雨九岳,皆都極有默契地選擇了中止戰斗。
  因為再打下去,除了兩敗俱傷之外,誰也討不到任何便宜。
  這個結局,也讓外界一眾修道者大跌眼鏡,始料不及,可仔細一分析,卻發現這個結局也在情理之中。
  因為此時的女媧宮僅剩下七名傳人,道院也差不多,僅剩下九名傳人。
  若是這一戰中雙方拼得你死我活,兩敗俱傷,那么能夠參與到第二輪論道中的弟子數目,只怕就會變得少之又少。
  “嗯?女媧宮孔悠然他們這是要去哪里?”
  “快看,道院夜辰他們所走的,竟是和孔悠然他們一個方向。”
  很快,外界修道者便注意到,在對決之后,無論是女媧宮傳人,還是道院傳人,竟是選擇了同一個方向行動,那場景顯得極為怪異和詭秘。
  若非清楚狀況,差點就讓人懷疑他們兩大勢力是否已結為同盟。
  “那個方向是……”
  眾人順著目光望去,頓時眼瞳齊齊一縮,女媧宮和道院前往的方向,竟是太上教、神院和神衍山斗法的那一片區域!
  難道,在這論道大比落幕前的三個時辰中,就將上演一場五大勢力之間的混戰嗎?
  所有人都不禁好奇。
  ……
  鏘!
  道鼎世界,八極神陣中,在圖蒙和顧言吃驚的目光注視下,陳汐探手一抓,一柄漆黑若永夜般的神劍驟然飛起。
  那赫然是原先作為“玄帝雷皇神箓”陣眼的靈烏神劍!
  師叔祖他這是要做什么?
  圖蒙二人愈發疑惑。
  但很快,他們便明白了答案。
  只見陳汐眼眸如電,袖袍一揮,靈烏神劍倏然化為一抹幽邃的黑光,裹挾著一股無可匹敵的凌厲之氣,于剎那之間便沖出神陣!
  只不過失去了這靈烏神劍,那玄帝雷皇神箓的威勢卻是在一剎那間,就減弱了大半……
  這讓圖蒙二人一瞬間就敏銳察覺到,難道師叔祖他已打算破釜沉舟,背水一戰,和對方拼個你死我活?
  ——
  ps:今晚沒了,大家晚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