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869 最后一刻

鎮世引!
  當目睹這一擊所造成的可怖毀滅威勢,無論是冷星魂他們,還是外界一眾修道者,皆都齊齊色變。
  這便是太玄神書第一頁道經所蘊含的力量嗎?
  僅僅只是御用在東皇胤軒手中,都能發揮出這等力量,那若是擱在神院院長那等無上人物手中,又能夠發揮出怎樣的威能?
  而陳汐他……又能否擋下這一擊?
  許多人的心都揪了起來,無法不為陳汐擔心。
  ……
  嗡!
  謫塵劍清吟,若龍嘯鳳啼,大道轟震。
  當東皇胤軒悍然出動,施展出“鎮世引”那一剎,陳汐也是眼瞳驟然一瞇,毫不遲疑出手。
  這一剎那,陳汐渾身神輝如燃,衍化為億萬神秘符紋,熾盛耀眼,纏繞周身上下,神威睥睨。
  而在他手中,不斷嗡鳴的謫塵劍揮動,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嘯音,劈殺而出。
  玄心劍術——海崖式!
  這最為浩瀚、磅礴的一招,甫一出現,直似星河落九天,牽引天地之力,轟隆隆碾碎時空,長驅而去。
  嘭!
  劍氣和那一片道文經書碰撞,產生驚世震動,這片天地都仿似被震動,欲要塌陷。
  所產生的可怖力量,令冷星魂等人下意識便紛紛退避而去,唯恐被卷入其中。
  嘭!嘭!嘭!……
  這種碰撞,并未一瞬就分出勝負,而是像兩座十萬大山在持續對撞,每一次碰撞,都迸射出億萬光雨,飛灑天地,毀滅般的力量擴散十方,將一起都齏粉。
  同樣,每一次碰撞,即便是在外界,也是令得那些修道者的心臟跟著狠狠不斷震動,倒吸涼氣不止。
  這般對決之威,簡直都不像是祖神境強者應該擁有的力量!太過駭人聽聞,匪夷所思。
  蹬蹬蹬!
  最終,在一眾驚駭目光注視下,戰場中的陳汐,身軀不可控制地連續倒退出數步。
  每一步退出,時空都崩碎為蛛網般的裂縫,不斷擴散,可以想象此刻的陳汐承受了何等強大的沖擊力。
  雖然看似有些狼狽,可最終,陳汐擋下了這一擊!擋下了來自太玄神書第一頁道經中的“鎮世引”!
  一瞬間,外界修道者眼瞳睜大,震動無比,似難以置信。
  “這么強?”
  冷星魂等人卻是眼瞳一縮,同樣無法相信,陳汐戰斗力竟如此強大,竟硬生生擋住了這一擊。(800)
  要知道,在之前數個時辰中,陳汐憑借一己之力運轉那一座八極神陣,來抵御他們的全力攻擊,必然是消耗極大。
  可就是在這等情況下下,他境依舊能辦到這一步,這讓冷星魂等人都感到一陣驚疑不定。
  ……
  “還好,還好……”
  歸元大殿中,聞葶喃喃,但心中的擔憂并未消減多少,因為這一場對決僅僅才剛開始。
  而陳汐的對手,除了東皇胤軒之外,還有冷星魂等其他人。
  在這等情況下,陳汐僅僅在和東皇胤軒交手的第一回合,就明顯不占據優勢,這讓聞葶如何不擔心?
  當然,這僅僅只是剛開始交手,試探的成分居多,誰也無法預料,最終結果會如何了。
  “竟能擋下這一擊,倒也配得上神衍山傳人的身份,但看情況,也不過如此罷了。”
  赤松子輕描淡寫的評價了一句,話里話外,充滿了勝券在握的優越感。
  對于此,聞葶再次無視了。
  她此刻擔憂陳汐處境,哪還有心思跟對方唇槍舌劍。
  ……
  “看來,動用劍皇二重境的力量去應對,明顯要稍差一絲。”
  這一刻,陳汐卻顯得極為平靜,若被其他人知道他心中的想法,只怕會更吃驚。
  因為顯然,剛才在那一場交鋒中,陳汐并未動用他早已掌握的劍皇三重天的力量!
  換而言之,之前的交鋒,對陳汐而言,就是一場試探。
  “怪不得敢孤身前來,擁有這般力量已足可以讓你自傲了,但對我而言,卻依舊顯得太弱了。”
  東皇胤軒明顯也有些意外陳汐能夠擋下自己一擊,但很快,他就淡漠一笑,恢復平靜。
  “按照你這種表現,甚至不用一刻鐘,在三招之內,我便可以將你徹底驅逐出這道鼎世界。”
  頓了頓,東皇胤軒目光如電,冷冷鎖定陳汐,道,“所以說,你已沒有任何機會!”
  嗡!
  說話時,他掌中太玄神書發出奇異古老的波動,道光氤氳,飄灑出一縷縷燦然生輝的道文。
  這些道文宛如有生命,透著神圣原始的宏大氣息,不斷匯聚、組合、衍化……
  很快,隱隱已可以看見一頁新的道經正在凝聚成形。
  這一剎,天地重新歸于沉寂,一切聲音消失,天地間唯有那一頁道經在釋放無量神威。
  相較于之前的“鎮世引”,這一擊明顯要更可怖,讓得這片區域充斥上一股令人窒息的壓迫氣息。
  就好像下一刻,這天、這地、這萬事萬物都會被一舉打破,徹底滅亡一般。
  這便是太玄神書第二頁道經“殞世光”的力量!
  目睹這一幕,所有人再次震撼,因為他們都清楚,其實按照之前那一擊所展現的力量,東皇胤軒完全可以御用“鎮世引”,便足可以在戰斗中占據優勢。
  可偏偏地,他沒有用,而是動用了比“鎮世引”更為強大的“殞世光”!
  不言而喻,正如東皇胤軒自己所言,他明顯要在三招之內,就將陳汐徹底解決,再不給他任何掙扎的機會!
  這一剎,陳汐黑眸中涌動著幽邃的冷冽光澤,衣衫獵獵,長發飛揚,并無流露任何畏懼。
  相反,當察覺到東皇胤軒這一擊的力量時,他反而認為這是理所當然,若是對方僅僅只有剛才那一擊所展現出的威能,那才會讓陳汐感到失望。
  嗡!
  陳汐扣指,在謫塵劍上彈了一下,整個人劍意凌霄,氣勢也是原發盛大凌厲,攪動十方風云。
  這一次,他已打算主動出擊。
  被動挨打,可不是他陳汐的風格!
  大戰一觸即發。
  所有人都能感受到氣氛的緊張和可怖,壓抑得直讓人喘不過氣來,呼吸為之停滯。
  然而,就在這萬眾矚目,緊張無比的關頭,異變陡發——
  “啊——!”
  一聲凄厲慘叫,從極遠處傳達而來,顯得如此之突兀,一下子就讓冷星魂等人齊齊色變。
  “不好,有人偷襲!”
  “快躲!”
  噪雜的驚呼聲響起,就看見太上教、神院那些傳人,宛如受驚似的,發出憤怒的大喝聲,紛紛閃避起來。
  那里一片混亂,讓得東皇胤軒的臉色變得冷漠陰沉之極,根本沒想到,在這等關鍵時刻,竟會被人破壞了局勢。
  可就讓他如此放棄這等淘汰陳汐的機會,心中有極為不甘,心中簡直糾結憤怒到了極致。
  轟!
  只是讓東皇胤軒沒想到的是,在這一刻,陳汐竟是抓住這個機會,主動出擊,一劍斬殺而至。
  時空驟然被切開,猶如一張薄紙被一把鋒利無比的剪刀切割,這一抹劍氣實在太過凌厲,凌厲到了極致、也肅殺、精準到了極致。
  就好像在這一劍下,日月山河、天地萬物、大道經緯都會被一舉斬開,無法攖其鋒芒!
  這就是玄心劍術——解牛式!
  是動用了陳汐劍皇三重境之力量的強力一擊!
  猝不及防之下,東皇胤軒下意識動手,施展出早已蓄勢已久的太玄神書第二頁道經“殞世光”。
  嘭!
  可怖震天的碰撞聲爆發,天崩地裂,光雨如飛,難以形容的可怖洪流席卷四周。
  這一次對決的聲勢之大,甚至將遠處發生的一場混亂都掩蓋下去,可怖到了極致。
  蹬蹬蹬!
  這一次,東皇胤軒臉色變幻,被震得身軀倒退出數步,臉色變幻不定。
  外界頓時嘩然。
  這可是比“鎮世引”都強大不知多少的“殞世光”,可卻非但沒能奈何陳汐,東皇胤軒反而被震退!
  這在之前,誰敢相信?
  而這豈不是意味著,陳汐并不像之前表現得那般不濟,而眼下這一擊才是他真正的戰斗力?
  “劍皇三重天的力量,看來,所有人都小覷了你的力量。”
  東皇胤軒神色冷漠到了極致,凝視陳汐片刻,最終抿了抿嘴唇,轉身而去。
  陳汐所爆發出的戰斗力,讓他意外和震驚,但更重要的是,他很清楚,短時間內已根本奈何不得陳汐。
  原因就在于,遠處那一場混亂兀自在上演,且越演越烈!
  見此,陳汐并未追擊,目光同樣望向了那一場混亂。
  不止是他們兩人,這時候,外界許多修道者的目光,也都被那一場混亂所牽引。
  混亂的源頭來自一名太上教弟子突然遭受偷襲,被一瞬間淘汰出局。
  而偷襲那名太上教弟子的,赫然是夜辰、雨九岳等一眾道院弟子!
  不止是他們,連女媧宮孔悠然、石禹他們一行人竟是也悉數抵達,如今正在和神院那些弟子對決。
  的確很混亂!
  夜辰他們和太上教冷星魂交手,孔悠然他們則在和神院那些弟子交手,場面混亂到了極致。
  當看到他們時,陳汐也不禁有些意外,并非是因為孔悠然等人,而是因為那些道院弟子。
  他們在這等時刻,竟是和太上教廝殺起來,這就顯得太不尋常了!
  ——
  ps:今晚三更,第二更10點左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