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870 此恨難消

在這一場混戰爆發之前,幾乎所有修道者的心神,皆都被陳汐和東皇胤軒那一場對決所吸引。
  故而,當看見夜辰、雨九岳一行人突然趕來,將那一名神院弟子淘汰出局時,大多數修道者這才反應過來,嘩然不已。
  有人遺憾,認為這一切打斷了一場發生在陳汐和東皇胤軒之間的巔峰對決,著實太過可惜。
  有人震驚,無法想象,道院怎會和女媧宮一道行動,對太上教和神院進行突擊。
  有人如釋重負,清醒判斷出,在這等情況下,太上教和神院已徹底喪失了對付陳汐他們的最佳時機。
  畢竟,距離這一場論道大比落幕,已僅剩下不足兩個時辰,又發生這等混亂一幕,太上教和神院之前所占據的優勢已是徹底瓦解,想要再對付陳汐他們,起碼要先對付女媧宮和道院。
  總之,現如今的道鼎世界中,因為這一場突然爆發的混亂戰斗,已是令得局勢徹底發生變化。
  這一切,恐怕是外界所有修道者都無法預料的。
  ……
  陳汐瞇著眼睛打量著這一切,很快就判斷出局勢。
  唰!
  沒有遲疑,他身影一閃,消失在原地,沖入到孔悠然、石禹他們這邊的陣營中,一起對付那些神院傳人。
  原本,女媧宮一行人在孔悠然、石禹的帶領下,將神院那些傳人壓制得快要敗退,可后來東皇胤軒放棄和陳汐對決,返回來援助之后,頓時扳回了頹勢,和女媧宮一行人斗得旗鼓相當。
  不過此時,當陳汐也加入戰局時,頓時給那些神院傳人造成了莫大壓力。
  而在另一側,道院傳人在夜辰、雨九岳的帶領下,也是和太上教冷星魂等人戰斗得激烈無比。
  相對而言,眼下的局勢中,神院明顯要處于一種劣勢中,這等變化,令得外界一眾修道者都禁不住有些瞠目結舌,腦袋都有些不好使了。
  原因就在于,這一點中所爆發的戰斗,實在太多匪夷所思的地方。
  從早上圖蒙被冷星魂、東皇胤軒一行人圍困,再到陳汐出手相助。
  從陳汐布下神陣,對抗冷星魂、東皇胤軒他們,再到女媧宮和道院發生對決。
  從陳汐孤身出陣,主動迎戰東皇胤軒,再到此時爆發這一場混戰……
  一切的戰斗,都兇險到了極致,也令人匪夷所思到了極致,充滿了太多不可預料的變故。
  例如,誰也沒想到,陳汐在背負著重傷的顧言的情況下,居然依舊能夠將被困的圖蒙救走。
  同樣,誰也沒想到,單憑一座神陣,就能夠讓陳汐他們堅持了數個時辰,令得冷星魂、東皇胤軒他們一時也未能得手。
  再例如,在之前,道院和女媧宮還在爆發沖突,可現在,他們卻竟是如有默契般,一個去攻打太上教,一個去攻打神院,無形之中,反而化解了一場針對陳汐他們的危機。
  這一切,都充滿了變數,別說是外界那些修道者,恐怕連如今正在戰斗的陳汐他們所有人,恐怕也都沒想到,在這論道大比即將拉下帷幕的最后時刻,竟會發生這樣的變故。
  堪稱是波瀾詭譎,變數叢生!
  總之,這一場混戰正在激烈上演,已無形中牽動著外界所有修道者的心神。
  所有人都很清楚,當這一場混戰落幕時,或許就是這一輪論道大比結束的那一刻。
  反之亦然。
  ……
  一盞茶時間后。
  在陳汐的攻殺下,一名神院傳人被淘汰出局。
  之所以能辦到這一步,也是因為孔悠然、石禹他們幫陳汐抵擋住了來自東皇胤軒等人的大多數攻擊。
  嘭!
  當目睹這一幕時,歸元大殿中,神色早已變得陰沉不已的赤松子再忍不住心中憤怒,一把將身前案牘拍得粉碎,木屑飛灑。
  當著這么多人的面,他竟失態成這般模樣,可見心中是何其之憋屈和惱火了。
  太上教勒夫也是滿臉陰霾,沉默不言。
  其實想一想也是,在這一場混戰之前,他們太上教和神院聯手對付陳汐時,,完全占據著絕對優勢,可偏偏地,眼見不用多久,就能夠將陳汐他們三人徹底淘汰出局時,這一場混戰突兀地爆發了,徹底打亂了一切,讓得他們徹底失去了優勢。
  直至此時,神院一名傳人還被直接淘汰出局,這讓赤松子哪能夠接受了。
  “果然是世事無常啊。”
  聞葶發出一聲感慨,落入赤松子、勒夫二人耳中,令得他們的臉色又陰沉了不少。
  ……
  一炷香后。
  出人意料的是,混戰中的道院一眾傳人中,卻是有一個在猝不及防之下,被太上教冷星魂一舉淘汰出局。
  這一幕甫一發生,頓時讓得原本勢均力敵的局面打破,讓道院眾人處于一種劣勢中。
  戰斗中的陳汐敏銳注意到了這一點,略一沉吟,便身影一閃,竟是脫離女媧宮的陣營,朝太上教冷星魂等人殺去。
  不管如何,當初若不是夜辰和雨九岳出手相助,顧言只怕早已被淘汰出局。
  在這等情況下,陳汐自不會對夜辰、雨九岳他們的處境視而不見,袖手旁觀了。
  陳汐這種反常的舉動,不僅讓女媧宮等人一怔,就連道院、神院、太上教等傳人也都不禁意外。
  很快,夜辰和雨九岳就明白過來,陳汐這是在報恩,可李盧峰等其他人見此,臉色就有些精彩了。
  在這論道大比進行的三個月中,他們曾和陳汐之間不止一次地發生過沖突,如今,見到這樣一個“仇人”來幫助自己,可想而知讓他們有多驚詫和難以置信。
  而對太上教、神院一眾傳人而言,陳汐此舉不止是讓他們慍怒那般簡單,更像是在釋放一種信號!
  讓得他們一瞬間就懷疑,是否道院早已和神衍山、女媧宮早已在暗中結為了盟友。
  否則,道院為何會和女媧宮聯袂而來,徹底打斷了他們對付陳汐的步伐?
  直至如今,陳汐竟也主動相助道院,這如何不讓人懷疑他們之間的關系?
  “好算計!好!很好!”
  歸元大殿中,勒夫也是再按捺不住,怒極而笑,目光冰冷地望向了淮空子。
  顯然,他也開始懷疑在這一場論道大比中,道院究竟在扮演著怎樣一個角色。
  淮空子心中暗嘆,要知道,連他自己也都有些愕然,無法想象會發生這一切。
  “這一場論道大比馬上就要結束了,在這等時候,我道院弟子也希冀奪取更多的銘道古鼎,依老夫看來,這一切并無什么不對的地方。”
  淮空子深吸一口氣,沉聲道,“難道,只允許其他勢力從我道院手中奪取銘道古鼎,就不允許我道院弟子做出反擊?這可是毫無道理。”
  勒夫冷冷道:“淮空子道友,你應該清楚,我說的是什么!”
  淮空子瞇了瞇眼睛,最終卻是不再多言。
  他已懶得去辯解什么,是非曲直,整個十方神城的修道者都看在眼中,公道自有公論。
  “沒想到,你家小師叔手段如此高超,他這么一搞,或許是無心之舉,可卻等于是在無形中把道院那些傳人徹底綁架到太上教、神院的對立面了。”
  虞貞傳音,抿嘴輕笑不已,眼眸中盡是贊賞。
  “我相信,小師叔他可沒想這么多,所謂投桃報李,之前顧言是被道院弟子所救,小師叔他自不會忘了這個恩情。”
  聞葶淡然道,其實她也清楚,陳汐此舉,的確可謂是一舉兩得,故而她也并未否認虞貞的觀點。
  ……
  外界議論紛紛,而在道鼎世界中,這一場混戰依舊在持續著。
  有了陳汐援助,道院傳人和太上教傳人之間的對決,再次呈現出了勢均力敵的局勢,甚至稍稍占據了一絲上風。
  可一時半刻之內,卻也再無法淘汰掉對方傳人。
  而在另一側,女媧宮傳人和神院傳人之間的對決,同樣進入一種旗鼓相當的境地中,誰也奈何不得誰。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在外界一眾緊張目光的注視下,不知不覺,距離這一輪論道大比落幕的時間,已僅剩下不足三刻鐘!
  可時至如今,戰斗何其之激烈,但卻竟是再未曾發生過弟子被淘汰的事情,顯得極為不可思議。
  但仔細一分析,這一切卻在情理之中。
  像如今,太上教攏共有弟子六人,神院弟子五人,道院有弟子八人,女媧宮七人,神衍山三人。
  不過,神衍山顧言、圖蒙并未參加戰斗。
  道院那些弟子雖多,可明顯除了夜辰、雨九岳、李盧峰三人之外,其他人的戰斗力相較而言,就要稍差一籌。
  反觀太上教、神院傳人,看似人少,實則能夠堅持到現在的,無一不是強大之極的存在,在戰斗中,反而并未呈現出什么劣勢來。
  女媧宮應該是綜合戰斗力最平衡的一方勢力,唯獨孔悠然、石禹二人要顯得突出一些。
  故而在這等混戰中,有了陳汐之助,才讓道院傳人稍微占據一絲優勢,可想要淘汰掉對方傳人,卻是已很難辦到。
  同樣,對女媧宮和神院傳人之間的對決,情況大致也是如此。
  或許,也正是發現這種局勢在短時間內很難被打破,在這一輪論道大比即將落下帷幕的最后一刻鐘時,太上教冷星魂忽然大喝出聲——
  “諸位,這一場戰斗再進行下去已毫無意義,不如一起停手如何?”
  ——
  ps:第三更凌晨12點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