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8-1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8-1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8-14)     

神箓187 逆轉乾坤


  第一更!感謝兄弟“石上有三生”投出的寶貴月票!
  ——
  這一刀輕靈、無聲、速度無與倫比的快,如同行走于夜色中的鬼魅,在人猝不及防之極,已被它收割掉三魂六魄。
  這一刀不能用驚艷來形容,而是驚悚,令人感到恐懼、崩潰、絕望!
  此刻,看到陳汐身上破開肉綻鮮血淋漓的傷口,以及傷口中裸露出的白骨和不斷噴涌出的鮮血,韓古月唇邊泛起一絲冷笑。
  萬藏劍又如何?
  天才又如何?
  最終也要在自己的殺戮之鐮下含恨而終!
  這柄一丈長、通體漆黑、鋒刃似一彎殘月的鐮刀,乃是韓古月從一處神秘的墳冢之地中獲得,是一件已分不出品階的神奇法寶。
  它通體漆黑得就像無邊的夜,表面篆刻著無數的神秘紋理,細如牛毛,繁密復雜,而那殘月形的鐮刃上,則是光滑之極,干凈之極,就是一種黑,仿似宙宇未開之際,天地之間覆蓋的那一層黑色,深沉、瀲滟、冷寂。
  但最重要的是,這柄鐮刀內,就像鎖著一座充斥著無窮無盡殺戮之氣的地獄,滔滔如江海,滾滾如洪流,意志稍有不堅定,甚至會被其上逸散的一絲絲殺戮之氣直接震碎神魂!
  這是一柄兇兵,絕世兇兵!
  憑借它,韓古月勤修數百年,一舉參悟出了一絲殺戮道意,也正因為有了它,韓古月才能游刃有余地施展出殺戮道域,稱雄瀚海城。
  而如今,他要用殺戮之鐮滅殺陳汐。
  然而接下來一幕,卻令韓古月瞳孔收縮如針,因為他看到,差點被殺戮之鐮開膛破肚的陳汐,只一瞬間,身上的可怖傷痕竟然恢復如初了!
  這怎么可能?
  難道他還是一名體修?
  體修,進階紫府境界之后,就能夠斷臂重生,在荒古時期,一些神通廣大的神魔,甚至能滴血重生,一念重生,生命力之頑強震古爍今,不可思議之極。
  很明顯,眼前這小子不僅是煉氣士,還是一位體修!
  驚訝只是一瞬,韓古月很快就恢復鎮定,體修又如何?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在自己的殺戮之鐮下,依舊是脆弱不堪的存在!
  嗡!
  殺戮道域內,空間再次震動,響起那能勾起人內心最深處恐懼的奇異聲音,韓古月手持殺戮之鐮,再次朝陳汐殺去。
  而這時,陳汐也已沖了上來,他的眼神淡漠、平靜、無悲無喜,胸腔間的殺意卻像熾烈的熔漿,涌遍全身,刺激得他身體的每一個毛孔都在吶喊、在咆哮。極致的冷靜,極致的沸騰,宛如冰與火的交織,進入一種奇異的戰斗境地中。
  這是他從萬絕裂縫無數次艱苦殺戮中磨礪出來的一種戰斗狀態,一旦進入這種狀態,世間萬物都仿似消失,眼中只有敵人,心中只有殺死敵人的恒念。
  不過此刻,陳汐卻是要借助這場戰斗,徹底令自己的萬藏劍八大劍勢兩兩融合!
  砰砰砰!……
  殺戮道域中,兩道人影戰做一團,劍光激射,刀痕似墨,只一瞬間,兩人已交手數百次,陳汐的身法快逾閃電,但在這殺戮道域中,卻被韓古月壓制住,無法近身,反而被后者手中的殺戮之鐮逼得相形見絀,左右開支,狼狽不堪。
  并且,那殺戮之鐮的威力可怖之極,無堅不摧,鋒利無雙,單是其上激射出的匹練殺意,都在陳汐身上留下了數十道觸目心驚的傷痕,鮮血淋漓,觸目心驚。
  嗤啦!
  胸膛再次被破開一個血淋淋的可怖傷痕,陳汐卻像是置若罔聞,巫力自動運轉,彌合傷口,同時八大劍勢兩兩融合所衍化的山澤劍道、雷火劍道、風雷劍道……被他一一施展而出。
  陳汐的狀態不像生死搏殺,不像在拼命,反而像沉湎于武道修煉中的癡兒,不知自身安危,不知四周寒暑變遷。在這種狀態中,各種衍化而出的新劍勢也由初開始的生澀,漸漸變得嫻熟、凌厲、凝練,就像一塊頑鐵在火爐中接受捶打,正在朝千錘百煉的無上神兵蛻變!
  他身上的傷口變得更多,甚至根本上愈合的速度,這也讓他的臉色越來越蒼白,巫力消耗越來越大。
  煉體修士進階紫府境界,雖可以斷臂重生,但所損耗的血氣、巫力、精元卻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恢復的。
  如果不是陳汐背脊上巫紋內隱藏的混沌息壤、無名神木、金屬、火晶、水珠,這五種神異的寶貝源源不斷地朝其體內輸送各種屬性的巫力,恐怕恐怕早已被斬碎成無數片,身形俱滅了。
  可即便如此,陳汐的這種狀態依舊讓韓古月驚訝不已,臉色也是一點點凝重,甚至有著一絲的疑惑。
  韓古月不是沒有見過體修,但卻從沒有一個像陳汐如此頑強,簡直就是個打不死的蟑螂,渾身傷痕累累,卻能在瞬息恢復如初,并且其戰斗力也是在一點點提升,差點讓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奇怪,我如今已修煉至金丹后期,又施展出殺戮道域,以殺戮之鐮應敵,別說是一個黃庭境小家伙,就是同輩修士也早已支撐不住,被自己殺死了。這家伙怎可能堅持到現在?甚至其劍法非但沒變弱,反而在逐漸地變強……難道他是在拿自己在淬煉劍法?”
  韓古月心中一跳,感到一種濃濃的威脅,“這小家伙身臨絕境,依舊能激發潛能,尋求蛻變,這樣的變態簡直是萬年罕見,不行,必須要盡快殺死他,遲則生變!”
  “哼,小輩,你還真以為我奈何不得你嗎?”韓古月驀地暴喝一聲,頭頂天靈蓋上,一顆金丹冉冉升起,這顆金丹足有拳頭大小,上面有萬樹蘊生、有烈火燎原、輕風吟唱等諸多妙相,這些妙相皆代表著其悟道境界,其中更有漆黑深沉的云霧繚繞,殺意沛然,代表著殺戮之道。
  這顆金丹蘊含著韓古月數千年的修為,是其一身修為的凝結,是其傲立大道的天地之根,這顆金丹甫一出現殺戮道域內,頓時天地之間響起無數個吶喊,殺!殺!殺!像鬼哭狼嚎,像欲要飽飲鮮血的魔神,威勢滔天,無邊無際。
  轟!
  四周恐怖的壓力就像無數座大山暴壓而下,頓時把陳汐從那種奇異的戰斗狀態中逼出來,渾身骨骼似承受不住壓力,發出一陣讓人牙酸的咯吱摩擦聲。
  不過陳汐卻是毫無畏懼,那張因為失去精元血氣太多,而變得蒼白透明的臉頰上,露出一絲恍然、豁達,眼眸中更是涌現出一股灼灼戰意。
  在剛才不懼生,無畏死的戰斗中,他已經徹底把八大劍道的無數種變化,雙雙結合衍化,水乳相融,推演出所有的全新劍勢!
  “殺戮大道,秉天地之殺機,一殺破萬法!一殺滅萬邪!殺!”韓古月暴喝一聲,以本命金丹之力,貫入殺戮之鐮,這把絕世兇兵頓時就像活過來了,黑光沸騰,磅礴狂暴的殺意轟涌而出。
  轟!
  殘月形的鐮刃上,一個巨大的“殺”字破空而出,仿似秉承天地而生的殺機,匯聚無數殺伐之力,鎮壓而下!
  這種殺戮之意,簡直恐怖的無法形容。
  噗!
  “殺”字還未靠近,陳汐猛地噴出一口血來,周身經脈仿似被殺意侵蝕、撕割,渾身氣機頓時崩潰,遭到極大的重創。此刻的他,別說修復身體,運轉真元,連呼吸一下都感覺艱難無比。
  原本,陳汐還想著自己對萬藏劍的領悟更上一層樓,應該能夠與韓古月一戰,可惜卻錯了,對手是個金丹后期的老怪物,是個悟出殺之大道,擁有絕世兇器的恐怖人物,在世間眾多金丹高手中,也處于巔峰之位,遠非韓柏這些垃圾貨色能夠比擬,在這種情況下,哪怕他武道修為再變態,煉體和煉氣修為在雄渾,但卻不得不承認,他與韓古月之間,依舊有著巨大的差距,是任何其他手段無法彌補的。
  “金丹修士……果然是難殺啊!”陳汐望著那恐怖的“殺”字壓迫而來,神色不動,心中卻不由羞惱大喝道:“靈白,你還不出手?”
  咻咻咻咻……
  就在陳汐心念剛動,四道刺眼之極的金光倏然掠至,赫然是四顆滴溜溜旋轉的金丹,鎮壓“殺”字四方。
  “嗯?四顆金丹?他這是要做什么?”見到陳汐將要死在自己手中,其體內藏著的仙器也將唾手可得,韓古月唇邊不由泛起一絲猙獰冷笑,然而當看到那四顆金丹,他唇邊的冷笑頓時凝固,神情變得驚疑不定起來。
  嗖!
  靈白飛至陳汐身前,笑嘻嘻看著對面的韓古月,眼中卻有著無盡瘋狂之色涌現:“老狗,你安心死去吧,用四顆金丹換取你的性命,已經是你莫大的榮幸了!
  說到這,靈白驀地掐動手指,周身寂滅氣息轟然涌出,伸手一點那四顆金丹,大喝道:“本源金丹,天地生根,鎮壓宙宇四極,寂滅不動大陣,湮滅世間萬萬法!”
  “自爆金丹?!”韓古月臉色劇變,失聲驚呼,驚恐怒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