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1)     

神箓1871 示眾天下

感謝白金盟主x壕100000打賞捧場,晉級鉆石盟主行列,撒花~~慶賀~~
  ——
  當冷星魂說出這一句話時,心中是極為不甘和憤怒的。
  原因很簡單,原本一場占據絕對優勢的戰斗,原本眼見陳汐等人就要被淘汰出局,偏偏卻發生了這樣一場混戰,讓得他們優勢盡失不說,還被偷襲失去了一名同伴。
  這一切如何能讓冷星魂不憤怒了。
  可再不甘心,再憤怒,在此時的局勢下,冷星魂也只能認了,因為正如他所言,再戰斗下去,已是毫無意義。
  一是因為誰也奈何不了誰。
  二也是因為,距離這一輪論道大比落幕的時間,已僅剩下一刻鐘!
  在這點時間中,無論再戰斗,已根本無法改變任何局面。
  不止是冷星魂,其實這一刻包括東皇胤軒、夜辰、雨九岳、孔悠然、石禹、陳汐在內的所有人都意識到了這一點。
  不約而同地,他們選擇了停止戰斗。
  其實退一萬步說,哪怕再戰斗下去,付出一切代價去拼命,所付出的代價,要絕對超過所獲得的戰績了,極為劃不來。
  這畢竟只是第一輪論道,在這等時候,誰也不甘心就此被淘汰出局,無緣于第二輪論道大比了。
  ……
  戰斗戛然而止,這方圓百萬里之地,卻已是化為廢墟,萬物死絕,觸目驚心。
  夕陽如血,將天地暈染上一抹紅。
  太上教冷星魂一行人和道院東皇胤軒一行人重新匯聚在了一起,并未離開,而是選擇在原地休整。
  同樣,陳汐和女媧宮孔悠然、石禹一行人匯聚在了一起,來到了那八極神陣之前。
  這一刻的道院夜辰、雨九岳一行人,處境就顯得有些微妙,他們并未和陳汐他們匯合,而是獨自呆在了另一側區域中。
  顯然,他們至今依舊在盡力維系著道院的中立態度,哪怕這種中立態度,被許多人懷疑著。
  不管如何,此時雖沒有了戰斗,但氣氛卻依舊很沉悶、緊張,彼此都在警惕著對方,不敢徹底放松。
  當看見這一幕時,外界一眾修道者又是一陣愕然,無法明白原本一場激烈無比的混戰,為何會演變到成這樣一幕。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很快,議論聲四起,眾說紛紜,紛紛在揣測這一切的緣由。
  “很顯然,時間已經不夠用了,馬上這一輪論道大比就將落下帷幕,再戰斗下去,已沒有任何意義。”
  “不錯,或許在他們看來,第二輪論道才是真正的角逐之地,在這等情況下,誰也不肯做出白白的犧牲。”
  最終,大多數修道者得出一個共識,明白了這五大勢力傳人之所以停止戰斗的緣由。
  歸元大殿中。
  “沒想到,沒想到啊!”
  太上教勒夫嘆息,聲音中透著一抹無法掩飾的不甘和憤懣。
  一側的赤松子鐵青著臉,抿嘴不語。
  兩人都無法接受這個結果!
  因為從這一輪論道大比開始之前,他們便確定了目標,制定了最嚴密的行動計劃,一切都是為了徹底淘汰掉陳汐!
  然而造化弄人,在這論道大比的最后一天,卻竟發生這樣的變故,讓得他們功虧一簣,他們如何能接受得了?
  陳汐一旦進入第二輪論道大比,那么不管他在那時會取得何等成績,都已擁有了進入混亂遺地的資格!
  這一點,更是他們絕對不愿意看到的。
  故而,無論是勒夫,還是赤松子,當看見這一幕時,才會表現得如此之不甘和憤怒。
  “若論獲得銘道古鼎的數目,你們女媧宮此次可是大贏家,足足獲得了六尊銘道古鼎,恭喜了。”
  忽然,聞葶朝虞貞祝賀出聲。
  如今的道鼎世界中,二十五尊古鼎被太上教占據了六鼎,神院占據了五鼎,道院占據五鼎,女媧宮占據了六鼎,神衍山占據了三鼎。
  以此推論,女媧宮和太上教一樣,明顯占據了一些優勢,道院和神院次之,神衍山墊底。
  “這次也對虧你家小師叔把多余的一尊銘道古鼎相贈。”
  虞貞含笑,她之前已看得清楚,陳汐在戰斗中,曾從一名神院傳人身上奪走一尊銘道古鼎,贈給了他們女媧宮。
  “若是能用得上,才不會便宜你們女媧宮。”
  聞葶調侃了一句,讓得虞貞也不禁莞爾。
  兩人言笑晏晏,視其他人若無物,直讓勒夫和赤松子的臉色變得愈發之陰沉。
  其實論及這一輪論道大比的結果,他們太上教和神院的成績并不差,但可惜,勒夫和赤松子看重的并不是這些。
  淮空子此時也是暗松了一口氣,道院那些傳人能夠在四大勢力的對抗中,兀自能夠獲得五尊古鼎,已經讓他很滿意了。
  至于勒夫和赤松子的憤怒,已直接被他無視。
  “淮空子道友,再過片刻,這一輪論道大比就將落幕,不知下一輪論道,比的又是什么?”
  聞葶忽然扭頭問答。
  淮空子一怔,想了想,便不再隱瞞,肅然沉聲道:“這一場論道大比落幕后,會留給二十五名弟子一段調息的時間,在此期間,會由我道院院長親自出面,主持一切。”
  道院院長親自出面!
  聞言,不止是聞葶,大殿其他所有人在內皆都心中一震,似始料不及。
  就連大殿中其他那些道院教習長老,都似乎都沒有得到消息,聽到此話時,面露驚疑之色。
  這其中,只怕必有什么原因了!
  這一刻,幾乎所有人都從這句話中嗅出了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
  ……
  “這次多謝了。”
  陳汐看著孔悠然和石禹等人,認真開口。
  “不必客氣,女媧宮和神衍山一直同氣連枝,互相幫扶也是理所當然之事。”
  孔悠然慵懶一笑,風情萬種。
  石禹卻是瞪了陳汐一眼:“你這家伙,還跟我們客氣,這可太見外了,等論道大比結束,非罰你請我吃三天酒不可。”
  陳汐啞然。
  旋即,他又朝遠處的夜辰和雨九岳道:“多謝了。”
  夜辰和雨九岳明顯一怔,旋即夜辰就揮手道:“別多想,我們只是為了奪取更多的銘道古鼎。”
  陳汐點了點頭:“我明白。”
  他們這些交談,渾然沒有隱瞞,被冷星魂、東皇胤軒他們聽了個清清楚楚,臉色都顯得有些不好看。
  顧言和圖蒙這時候也從八極神陣中走出,看見他們,陳汐心中卻是嘆了口氣。
  看著其他勢力弟子眾多,唯獨自己神衍山這邊,就僅剩下他和顧言、圖蒙三人,且后兩者還深受不小的傷勢,這讓陳汐心中也是根本高興不起來。
  而造成這一切的,并不是他們神衍山弟子實力不濟,而是來自那太上教和神院的一場陰謀!
  陳汐可不會忘了,在之前的三個月時間中,他所遭遇的一切!
  一想到這,陳汐眼眸中不禁泛起一抹冷冽,倏然朝遠處的冷星魂、東皇胤軒等人掃去。
  “怎么,還想戰斗?”
  冷星魂皺眉,聲音中透著一抹冷厲。
  “有些事,是必須付出代價的,這一次論道大比或許馬上落幕了,但第二輪論道大比時,我很期待和你們徹底戰斗一番。”
  陳汐沉默片刻,平靜出聲。
  他從來不喜歡用語言去威脅人,但這一次,他就是要告訴對方,他陳汐不會忘了這三個月中所發生的一切!
  他要讓對方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感受到自己的憤怒和決心,這樣在報復時,才會讓對方更害怕,更惶恐!
  聞言,冷星魂和東皇胤軒等人皆都一怔,旋即皆都怒極而笑,這該死的混賬,自己不找他麻煩已經不錯了,他居然還敢口出狂言,簡直就是無法無天了!
  “好,我等你!”
  這是冷星魂的回答,言簡意賅,字字透著無比森然殺機。
  “恩怨一旦結下,可不那么容易解開,除非……另一方死了,我期待那一天來臨。”
  這是東皇胤軒的回答,顯得更令人心驚,顯然哪怕這論道大比全部落幕,只要陳汐不死,他也會一直追究下去,不死不休!
  聽得這些話,令得孔悠然、石禹、顧言、圖蒙他們皆都皺眉,正待出聲說些什么,卻被陳汐所制止。
  爭吵,注定是無用的。
  一切終究要靠武力去解決!
  “這家伙,還真夠狂的,不過這脾氣可讓人喜歡的很。”
  遠處的夜辰將這一切看在眼中,心中也不禁對陳汐的魄力頗為欣賞。
  嗡~~
  夕陽將落,夜幕將臨,就在此時,整個道鼎世界產生一陣奇異的波動,蒼穹中泛起一圈圈神秘的漣漪,宏大無比。
  幾乎是同時,淮空子那威嚴漠然的聲音倏然響徹在天地之間——
  “第一輪論道大比落幕,獲得銘道古鼎的弟子,會被挪移進入我道院的‘韶華古境’中休養,為第二輪論道大比做準備,未曾獲得銘道古鼎的弟子,則被直接淘汰出局,無緣于第二輪論道大比!”
  話音剛落,陳汐等獲得銘道古鼎的二十五名弟子,皆都眼前一黑,身軀不受控制地被一股大力裹挾,倏然消失在原地不見。
  而其他那些未曾獲得銘道古鼎的弟子,雖堅持到了現在,可最終也遺憾地被淘汰出局。
  這一輪論道大比,就此結束了!
  當看見這一幕時,外界所有修道者幾乎皆都長長吐了一口濁氣,徹底放松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