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872 論道五重關

嗡~~
  伴隨著一股晦澀的波動,陳汐出現在一片秘境中。
  此地竟宛如混沌般,充盈混沌氣,看不見天,看不見地,十分靜謐,仿似與世隔絕。
  這里便是韶華古境?
  陳汐能夠清楚感知到,這里的時空,猶如滯澀不動般,給人以緩慢無比的感覺,若不仔細感知,甚至感受不到時間之流逝!
  陳汐曾擁有星辰洞府,對這種感覺再熟悉不過,一瞬就判斷出,這里充盈的時間力量被無限地延緩了!
  “爾等二十五位弟子聽令,此地便是我道院的無上圣地——韶華古境,在此修行一個月,相當于外界的一日之光陰,在第二輪論道大比開始之前,你們可以在此靜修,恢復體力。”
  淮空子那威嚴的聲音再次響起。
  “果然如此。”
  陳汐見此,不禁長松一口氣,盤膝而坐,摒棄腦海雜念,開始抓緊時間修行。
  ……
  第一輪論道大比持續了三個月時間。
  在這三個月時間中,爆發了一場又一場堪稱曠世的對決,將帝域五極門下傳人所具備的戰斗力展現得淋漓盡致。
  這一切,也讓外界大多數修道者真正清楚認識到,帝域五極的傳人的確和傳聞中那般強大,那般驚艷無雙,超乎想象!
  而其中最為惹眼的,當屬陳汐、顧言、東皇胤軒、冷星魂、孔悠然、石禹、夜辰、雨九岳等等弟子。
  最讓人遺憾的,則當屬是神衍山三代弟子中排名第二的華嚴,這個擁有劍皇二重境的絕世人物,不幸被圍攻落敗,淘汰出局,著實令不少修道者唏噓不已。
  在許多人看來,依照華嚴所表現出的戰斗力,已足可以晉級第二輪論道大比中。
  但可惜,或許是時運不濟,華嚴終究還是黯然出局。
  總之,在這三個月時間中,外界修道者目睹了一場場的對決,也見證了一個個帝域五極中的耀眼人物黯然退場。
  他們為此歡呼、震驚、詫異、驚心、嘩然,論道大比進行了三個月,他們就觀看了三個月,從未曾挪移開自己的目光。
  時至如今,當這一輪論道大比落幕,看著二十五位獲得銘道古鼎的傳人進入“韶華古境”中,外界一眾修道者也是如釋重負,長長吐了一口濁氣。
  但他們清楚,這一切并未結束。
  因為第二輪論道大比,將在不久便會來開帷幕!
  那時候,陳汐、冷星魂、東皇胤軒、孔悠然……等等這些蓋世傳人之間,又會爆發出何等驚世的對抗?
  所有人都在期待著。
  不過出人意料的是,在第二輪論道大比開始之前,卻發生了一件震驚世人的大事!
  ……
  “快看,那是?”
  “好像是道院教習長老贏秦帝君!”
  “他……怎么被囚禁起來了?”
  就在第一輪論道大比剛落幕沒多久,整個十方神城中的修道者們忽然注意到,在那道院所在位置的蒼穹之上,倏然出現一道身影。
  那身影披頭散發,全身被一道道粗大的黑色神鏈捆縛,被禁錮在了蒼穹下,顯得異常惹眼。
  仔細看去,那赫然就是道院的教習長老贏秦帝君!
  一下子,滿城嘩然,震駭不已,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在這等時刻,贏秦帝君怎會宛如階下囚般,被捆縛在這里示眾?
  “終于要解決此事了么?”
  有一些大人物似猜到什么,眼睛皆都瞇了起來,心中暗自感慨,清楚此次道院是動了真格。
  歸元大殿。
  當看見這一幕時,大殿所有人也都心中一震,目光齊齊望了過去。
  若仔細觀察,就會發現這一刻的勒夫和赤松子臉色微微一變,似有些驚疑不定。
  而淮空子則神色漠然,波瀾不驚,似早已料到這一幕,只是沒人清楚,他此刻心中也是深深一嘆,涌出一抹復雜。
  聞葶和虞貞互望了一眼,皆都微微有些訝異,但旋即就似明白了一切,望向那贏秦帝君的眼眸中,皆都不禁泛起一抹厭憎。
  “擅自提前泄露本次論道大比的規則,贏秦,你可認罪?”
  就在一片驚疑嘩然聲中,天地之間忽然響起一道威嚴無上,渺渺冥冥的聲音。
  這聲音字字若大道禪機,振聾發聵,甫一出現,頓時就令整個十方神城中的所有修道者心中狠狠一震,涌出一抹無法抑制的敬畏情緒。
  一瞬間,所有的嘩然聲也是隨之戛然而止,陷入一片沉寂中,唯有那一道渺渺冥冥的威嚴聲音在天地見飄蕩著,宏大無量,直抵人心。
  氣氛肅穆。
  萬物歸于寂靜。
  可在場所有修道者心中卻久久無法平靜,原來那贏秦帝君竟擅自泄露了本次論道的規則!
  怪不得他會被捆縛于蒼穹上,示眾天下!
  “弟子認罪。”
  蒼穹上,猶如囚徒般的贏秦帝君抬頭,發出一道沙啞無力的聲音,透著一抹深深的懊惱和悔恨。
  此刻的他,臉色蒼白透明,眼瞳中黯淡無光,哪還有一絲屬于帝君境存在所擁有的威勢。
  甚至,他那凄慘落魄的模樣,都讓人不忍目睹。
  “認罪便好,足可死而無怨。”
  那一道渺冥威嚴的聲音再次響起。
  只不過這次,當聽到此話時,那贏秦帝君臉色猛地一變,叫道:“院長!院長!弟子已認罪,還請饒弟子一命!”
  聲音透著無比的驚恐。
  這一刻,滿城修道者震駭,萬沒想到,僅僅因為擅自泄露論道大比的規矩,就要處死一位帝君境大人物。
  更讓人沒有想到的是,那之前開口說話的,居然是道院院長!
  這可是一位足可以和神衍山之主、女媧宮主、太上教主、神院院長并駕齊驅的無上存在!
  而能夠引起道院院長親自出面,做出懲處,可想而知為了捍衛論道大比的公平,道院此次下了何等大的決心。
  “此罪不可饒。”
  就在一片震駭中,道院院長的聲音再次響起,伴隨聲音,蒼穹上,倏然涌現出一道灰濛濛的雷電。
  那雷電看似平淡無奇,可卻讓贏秦帝君臉色驟變,發出一聲歇斯底里的大吼:“不——!”
  轟!
  下一刻,雷電落下,贏秦帝君整個人頓時被劈殺,身隕道消,徹底消散為虛無,再無一絲復生的可能。
  全城悚然,倒吸涼氣,一位帝君大人物,就這樣活生生消失在自己眼前,那等震撼力,令得大多數修道者也是心顫不已,如墜冰窟。
  歸元大殿中,包括淮空子在內的所有道院教習長老,在目睹這一幕時,也禁不住臉色微變,心中巨震。
  是的,誰也沒想到,道院院長做出的懲罰,竟會是以抹去贏秦帝君的性命為代價。
  這可是帝君境存在,且還是身為帝域五極之一道院的教習長老,不止是力量強大,且地位、身份也是崇高無比,比之那些頂尖大勢力中的族長都不逞多讓。
  可如今,就這樣被懲處而亡了!
  一時之間,天地一片肅靜,鴉雀無聲,皆都被道院院長的鐵血手腕所震撼。
  “三日后的第二輪論道大比照常進行,若再有違逆之事發生,就不僅僅只是這般下場了。”
  道院院長的聲音響起,既是一種提醒,又是一種警告。
  “僅僅只懲處一名道院長老,就算完了?我神衍山可是在此次論道大比中,被坑害最慘的!”
  驀地,聞葶長身而起,清聲開口,聲音倏然傳達大殿之外,在天地之間回蕩。
  勒夫和赤松子齊齊色變,這女人難道還要追究下去?
  淮空子等人也都一陣意外,不敢置信。
  而在整個十方神城中,聽到聞葶此話,不少修道者又是吃驚不已,面對道院院長,神衍山的傳人還敢如此說話,的確太過讓人意外。
  “這位小友大可放心,等論道大比落幕,我會親自給神衍山、女媧宮一個交代。”
  說話這句話,道院院長的聲音便徹底沉寂下去。
  聞葶見此,雖心中依舊不甘,可卻也只能認了,心中暗道:“也好,若是無法讓大師伯和兩位祖師滿意,他們只怕也不會就此罷休了。”
  而見此,勒夫和赤松子皆都暗自松了口氣,驚魂甫定,他們可真擔心在這等時刻,道院院長再一味追究下去,那可對他們太上教、神院皆都很不利。
  這一場變故就此落幕,可帶給在場修道者的沖擊,卻是一時半刻無法平復。
  許多修道者這才終于明白,原來在第一輪論道大比中,神衍山竟是曾遭遇了一場早已蓄勢已久的陰謀。
  再綜合他們之前所看見的發生在道鼎世界中的一幕幕,幾乎都不用想就知道,這一場陰謀的主使者,赫然是那太上教和神院!
  這讓不少人氣憤,但卻無人敢多言,擔心惹禍上身,有此也可以看出,太上教和神院在整個上古神域中的威勢是何其滔天。
  不知不覺,已是三天過去。
  而對在“韶華古境”中靜修的陳汐他們二十五位傳人而言,卻足足已經過去了三個月時間。
  鐺!
  這一天,一聲渾厚莊嚴的道鐘聲悠悠響徹天地,令得滿城修道者皆都停止交談,面露一抹期待。
  第二輪論道大比,就要在今天拉開帷幕了!
  ……
  ps:第二章11點左右。
  !!
  ...神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