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874 三招之約

對于公孫慕的挑釁,直接就被陳汐無視了,倒并非是看不起對方,而是根本懶得和對方廢話。
  公孫慕見此,眼眸微微一瞇,似被陳汐的態度激怒,但最終他嘿然一笑,同樣不再多言。
  這時候不止是陳汐,其他參與第二輪論道的弟子,也都各自確定了自己的對手。
  “太上教冷星魂對陣女媧宮余秀慧。”
  “神院東皇胤軒對陣真凰神宮趙青瑤。”
  “女媧宮孔悠然對陣太上教文滄海。”
  “神衍山顧言對陣神院拓跋川。”
  “神衍山圖蒙對陣太上教血霄子。”
  “道院夜辰對陣女媧宮殷無雙。”
  “女媧宮石禹對陣道院肖懷遠。”
  “……”
  這一個個對陣名單,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擴散開來。
  沒多久,不止是觀禮席上的一眾大人物,整個十方神城中的所有修道者,也都清楚了這第二輪論道第一關的對陣名單。
  一下子,全城轟動,沸騰的議論聲四起。
  “果然是一對一的對決!”
  “哈哈,這樣的戰斗才最精彩,我早就很想知道,那冷星魂和東皇胤軒二人,究竟是誰更厲害一些。”
  “我倒是很期待孔悠然的戰斗,她風華絕代,驚艷脫俗,在場之中,又有哪個女修者能夠與之比肩?”
  “哼,在我看來,這第二輪論道大比,有關陳汐的戰斗才是最值得期待的。”
  “諸位莫要心急,這第二輪論道大比可是分作了五重關,這才剛開始而已。”
  各種議論聲沸沸騰騰,無不在議論那第一關對陣的名單,氣氛顯得火爆之極。
  這等場景,相較于第一輪論道大比,明顯更熱鬧,也更讓人期待。
  原因就在于,在所有修道者看來,一對一的戰斗才最能看出一名修者所擁有的真正實力。
  再加上這第二輪論道中的三十名傳人,幾乎都代表著整個上古神域祖神境強者中最巔峰的水準,隨便選出一個,都足可以稱得上是曠世天驕般的存在。
  而今,發生在他們這些傳人之間的對決,哪可能不讓人期待了?
  甚至毫不夸張地說,這一場論道大比,絕對堪稱是震古爍今,前所未有,足可以青史留名,影響后世萬萬代!
  鐺!
  就在這沸騰的議論聲中,再次有一道鐘聲悠悠響起,令天地氣氛為之一肅。
  歸元大殿前,淮空子袖袍一揮,在爭鳴道場上方,倏然浮現出一座足有萬丈范圍的古老擂臺。
  擂臺巨大無比,簡直如同一塊漂浮著的大陸,通體暗青色,表面烙印著繁密晦澀的道紋,釋放出一股令人心悸的可怖禁制力量。
  一瞬間,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齊齊匯聚了過去。
  “此乃‘銘道戰場’,由我道院院長親自開辟,除非道主親臨,其他人也根本無法撼動此地,論道開始時,‘諸天神幕’會將銘道戰場中發生的一切,呈現在十方神城所有修道者眼中。”
  “現在,第一關論道開始!”
  淮空子沉聲開口,宣布這第二輪論道大比開始。
  “第一場,陳汐對陣公孫慕!”
  宏大威嚴的聲音傳遍八方,令得全場的目光皆都聚焦在了陳汐和那公孫慕身上。
  聲音還未落下,唰唰兩聲,陳汐和公孫慕已是閃身橫跨虛空,來到了那銘道戰場上。
  “陳汐這家伙終于要要出手了!”
  觀禮席上,申屠嫣然清眸盈盈,異彩漣漣,一眨不眨地盯著銘道戰場,心中期待無比。
  旁邊的樂無痕、虞丘荊、顓臾水等人皆都有些好笑,沒想到申屠嫣然竟激動成這樣子。
  “你們別誤會,前些年這公孫慕一行人來到我申屠氏,要強行讓我拜入神院中,當時若非有陳汐在……”
  申屠嫣然俏臉一熱,連忙低聲解釋,把當初發生在申屠氏的那一場紛爭和盤托出。
  “這么說,陳汐和這公孫慕也算是老對手了?”
  樂無痕等人訝然。
  “也算吧。”
  申屠嫣然隨口道。
  “不過,這公孫慕可不容小覷。”
  忽然,一側的申屠氏之主申屠清遠沉聲開口,令得其他人頓時心中一凜,神色變得認真。
  他們也清楚,公孫慕身為神院掌印三弟子,實力自然毋庸置疑的強橫,雖比不得東皇胤軒、燭千羽,可也絕對差不了多少。
  “一對一的戰斗,小師叔他可是不會忌憚任何人了!”
  歸元大殿中,聞葶神色從容,對陳汐充滿信心。
  “公孫師弟戰斗力不俗,通過這一戰,也足可以看出這陳汐究竟有多大能耐了。”
  東皇胤軒眸子如電,掃視銘道擂臺上,若有所思。
  不止是他,那些還未開始對決的冷星魂、孔悠然、夜辰等人,也都在關注這一場對決。
  對他們而言,陳汐一直顯得有些高深莫測,而這一戰開始之后,足可以讓他們對陳汐的實力有一個更為清楚的評估。
  嗡!
  這時候,整個十方神城上空,諸天神幕彌漫光澤,宛如鏡子般將銘道戰場上的一切映現得清清楚楚。
  所有的目光,都是齊刷刷落在了陳汐和公孫慕身上。
  對決開始前,他們還有閑心議論,可是到了現在,他們頓時收斂心神,關注的重點全部集中在了陳汐和公孫慕身上。
  “聽聞那公孫慕深諳神院絕學‘三十六重天水劍經’,戰斗力之強僅僅只比東皇胤軒這等人物稍差一絲,他和陳汐這一場戰斗,鹿死誰手,還真難說了。”
  “陳汐可是神衍山傳人,別忘了,之前在道鼎世界時,東皇胤軒施展出太玄神書,也沒能奈何他!”
  “那一戰太過匆匆,僅僅交手兩招,并看不出孰強孰弱,這一次公孫慕不如陳汐,可也言之過早了。”
  所有人都忍不住興奮議論,正因為猜不透,反而讓他們所有人充滿期待!
  ……
  銘道戰場中。
  陳汐和公孫慕遙遙對峙。
  兩人已不是第一次見面,但兩人還是第一次真正和對方有對決的機會。
  這一刻的公孫慕,顯得和以往極為不同,他眼眸湛然,渾身散發著一股猶如水波般的凌厲劍意。
  他隨意立在那里,便若王者駕臨,超然不群。
  “沒想到,這家伙竟也是個劍道高手。”
  陳汐若有所思。
  與此同時,公孫慕也在打量陳汐,眼前這個清俊男子,氣質古樸自然,干凈通透,看似淡然尋常,平平無奇,可他很清楚,陳汐絕不像表面那樣簡單。
  相反,在公孫慕看來,陳汐足可以被視為一個必須重視的大敵!
  他心中已打定注意,這一戰必須全力以赴,用盡手段,也要鎮壓對方了!
  “上次你和拓跋師弟交手之后,我便一直希冀和你一戰,如今機會終于來了,就讓我瞧一瞧,你究竟有多大能耐!”
  鏘!
  說話時,公孫慕掌中浮現出一柄水波流轉,釋放出瑩瑩道輝的劍器,甫一出現,就涌動出一股可怖若浩瀚般厚重的氣息,顯然是一件強大之極的先天靈寶。
  “我的能耐,恐怕你沒有機會真正體會出來。”
  淡然平靜的聲音中,陳汐隨意拎起謫塵劍,劍尖遙遙指向對面的公孫慕。
  “哼!”
  公孫慕一聲冷哼,不再廢話,一腳踏破時空,手中神劍驟然倒轉,席卷出億萬水浪,滾滾浩蕩,鋪天蓋地般奔騰而出。
  頓時之間,整個銘道戰場中,猶如被汪洋洪流覆蓋,每一道浪花,都似銳不可鐺的劍氣。
  遠遠望去,宛如一重重劍氣浪濤,洶涌奔騰而至。
  “天水劍經十八重之力!”
  有人驚呼出聲,似沒想到,公孫慕甫一動手,就用上了這等力量。
  “天水劍經分作三十六重,尋常之輩根本無法讓公孫師弟動用十八重之上的力量,看來他也并未小覷這陳汐,只是不清楚,這陳汐究竟能擋得住幾招了。”
  身為神院掌印大弟子,東皇胤軒對此自是清楚無比,當目睹這一幕時,不禁暗暗點頭,對公孫慕的做法表示贊賞。
  唰!
  就在公孫慕出動那一剎那,陳汐也同時出手,他立在原地紋絲不動,唯獨手中的謫塵劍發出一聲清吟,在虛空中輕描淡寫一劃。
  一抹劍氣劈殺而出。
  平平淡淡、不含一絲煙火氣。
  但這一劍卻劈開了時空,斬斷了經緯,那鋪天蓋地而來的滔滔劍浪,竟是猶如紙糊般被輕易撕裂開,倏然朝兩側潰散!
  遠遠望去,就仿似一抹鋒刃,狠狠劃破了一塊布帛,鋒芒直指公孫慕而去!
  好強!
  在場大多數修道者心驚,倒吸涼氣,陳汐隨意一擊竟具備這等摧枯拉朽的威勢,這等劍道又該強橫到了何等地步?
  公孫慕同樣臉色微微一變。
  轟!
  他不敢大意,舉劍硬撼了這一擊,神輝爆綻,可怖的力量席卷八方,雖抵擋住了這一擊,可他整個人卻被震得氣血翻騰,身影一陣晃動,差點踉蹌倒退!
  這讓公孫慕的臉色一下子變得凝重無比,他清楚,自己還是有些低估陳汐的力量了。
  而目睹這一幕,在場許多人也都心頭震動,誰也沒想到,剛開戰的第一次交鋒,氣勢洶洶的公孫慕,竟會隱隱有被壓制的跡象!
  !!
  ...神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