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875 如火如荼

這怎么可能?
  這一剎,公孫慕心中驚疑不定。
  數年前,他曾在申屠氏宗族中親眼目睹了陳汐和拓跋川之間的戰斗,當時他自認若是自己出手,也有一半以上的把握將陳汐鎮壓。
  可如今,才過去數年時間而已,陳汐的戰斗力竟似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般,讓他竟再無法看出其深淺。
  而直至此時交鋒,對方更是在一擊之中,破掉了自己的殺招,這讓公孫慕都有些難以置信。
  誠然,在第一輪論道大比時,他也曾見到陳汐和東皇胤軒那一場交鋒,可當時他們二人僅僅只交手兩次,根本就未曾分出勝負,這讓公孫慕下意識認為,哪怕陳汐在這數年中變強大了,也強大不到哪里。
  可如今看來,他這個推斷顯然錯了!
  “看來,你也只有這點能耐了,三招之內,你注定必敗無疑。”
  陳汐淡然開口,并未追擊。
  他這番言辭顯得很平靜,像在說一件再尋常不過的小事,可落入其他人耳中,卻顯得狂妄無比。
  不少人都暗暗咂舌,不清楚陳汐拿來如此強大的自信,竟敢說出如此大話。
  尤其是此話落入東皇胤軒耳中,讓得他臉色陡然一沉,這該死的混賬!
  當初在第一輪論道大比最后一天時,他曾在和陳汐交手時,說過同樣的話,可惜后來卻因為一場突兀發生的混戰,讓得這一切戛然而止。
  如今聽到陳汐竟對自己的師弟公孫慕說出同樣的話來,東皇胤軒哪還不清楚陳汐這是才挑釁?
  囂張!
  實在太過囂張!
  作為當事人,公孫慕在聽到此話時,被刺激得頓時震怒,目光冷冽肅殺得直似要殺人般。
  “殺!”
  陷入震怒的公孫慕發出一聲大吼,周身神輝流溢,宛如大日發光,熾盛奪目。
  轟隆!
  他手持神劍,帶起一片猶如瀚海汪洋般的劍芒,當頭朝陳汐劈殺而來,鋒利悍勇,凌厲無情。
  這一劍,勢如破竹,瞬息之間,就出現在陳汐頭頂,似一片劍之海洋覆蓋而至,要將整個人淹沒。
  太快了!
  這一劍將時空震斷,令日月無光,群星暗淡,一切力量都匯聚在劍尖處,端的是無堅不摧,凌殺無雙。
  單單是那傳達而出的劍吟聲,都震得觀禮席上不少修道者臉色驟變,耳朵嗡鳴,氣血翻滾不已,難受之極。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天水劍經第三十五重!”東皇胤軒眸光爆綻,懾人無比。
  劍芒臨頭,陳汐的臉色仍舊沒絲毫變化,手中謫塵劍清吟陣陣,符文流溢,以簡簡單單的一招“海崖式”橫推而出。
  轟隆隆~~
  這片天地劇烈轟震,驚天動地,猶如一股股亂世洪流在激蕩,將這銘道戰場都淹沒。
  外界不少修道者都被震懾得呼吸為之一窒,渾身發僵,這般交鋒若發生在外界,不知要造成多可怖的毀滅力了。
  嘭!
  就在那一片轟震中,公孫慕的身影倒飛而出,連連在虛空中倒退出百多丈距離,這才控制著身影。
  而他的臉色已是一陣青一陣白,目眥欲裂,盡是難以置信之色。
  眾人嘩然。
  公孫慕這一擊,竟依舊沒能奈何陳汐,反而再次被震潰!
  “一招已過,還剩下兩招,你若現在認輸,還能保存一些顏面,若執迷不悟,可是會把你們神院的顏面徹底丟光,如果我是你,立馬就離開,以免丟人現眼,淪為笑柄。”
  這一次,陳汐同樣沒有追擊,他只是看著公孫慕,輕描淡寫開口,看似是在勸對方認輸,實則言辭中盡是諷刺和挖苦的味道。
  眾人皆都愕然,誰會想到,陳汐這樣低調淡然的人物,竟會說出如此這等話來。
  就連顧言、圖蒙、申屠嫣然、樂無痕他們,也都有些怔然,不清楚陳汐怎會在這一刻表現得如此強勢。
  而東皇胤軒等一眾神院傳人皆都臉色一沉,被陳汐的態度激起了心中怒火。
  “可惡——!”
  公孫慕發出一聲怒吼,激蕩天地。
  在眾目睽睽之下,被陳汐一而再地擊退,又被他連連出聲挑釁挖苦,這讓公孫慕感受到了一種莫大的恥辱,怒得眼睛都充血。
  轟!
  掌中神劍猶如怒海狂濤,彌漫億萬神輝,公孫慕縱身而起,猶如燃燒的彗星,再次朝陳汐殺來。
  這一擊還未施展出,就令天地色變,時空紊亂,發出陣陣不堪重負的哀鳴。
  能夠清楚看見,三十六重巨大的劍氣所化的巨浪,疊加在一起,匯聚在公孫慕的神劍之上,威勢簡直熾盛無量到了極致。
  天水劍經第三十六重之力!
  這絕對堪稱是公孫慕參與論道大比一來,所施展出的最強大的一擊,所造成的聲勢之盛,更是引起了滿城躁動。
  可對于這一擊,陳汐依舊顯得從容自若,臉色自始至終都未曾發生一絲變化。
  唰!
  他再次斬出劍,劍意愈發古樸、自然,有一種大巧不工,大美不言,大音希聲的韻味。
  一劍之下,公孫慕的一切攻勢猶如雪融于水,分崩離析,最終潰散消弭。
  而他整個人則被這一劍震得唇中猛地噴出一口血,身軀不受控制地再次倒飛出去,狠狠跌在千丈之外,臉色已是煞白一片。
  目睹這一切,全場被震撼無語,死寂一片,雅雀無聲。
  陳汐太強了!
  強得不可思議,在他的劍下,那公孫慕簡直如同不堪一擊般,讓人完全始料不及。
  要知道,那公孫慕可是神院掌印三弟子,擁有絕世威能,同輩之中幾乎難逢對手!
  誰能想到,就是這樣一個耀眼無比的人物,此刻竟會表現的如此不堪?
  嚴格而言,其實不是公孫慕不堪,而是陳汐太強了,兩者完全就不是一個層次的存在。
  “第二招了,你還有最后一次機會,你現在應該明白和我之間的差距,說是蚍蜉撼大樹也不為過,你……還要繼續掙扎下去?”
  陳汐淡然出聲,凝視著公孫慕的眼眸中,毫無一絲情緒波動,像在闡述一個事實。
  只不過他話中的言辭,落入其他修道者耳中,卻依舊顯得極為囂張,不可一世。
  讓得東皇胤軒等神院弟子都被刺激得心中怒火蹭蹭上漲,臉色愈發陰沉。
  這家伙,簡直太混賬了!
  這一刻,就連歸元大殿中關注著這一戰的赤松子也差點按捺不住心中怒火,神色陰沉的可怕。
  他們神院掌印三弟子,如今卻成為了陳汐口中的“蚍蜉”,這讓赤松子如何不惱怒?
  聞葶卻是啞然不已,心中卻是暗自感慨,她也沒想到,自己這位小師叔竟還有如此強勢霸道的一面。
  不過,陳汐越是這樣,越是讓她心中舒暢,這甚至可以說是整個神衍山上下所有人的一貫作風,對待敵人時,從來都如此的強勢和霸道,不服?那就打,打到你服為止!
  “我……我要殺了你!”
  公孫慕眼眸充血,須發怒張,整個人幾欲瘋狂,他已經很多年沒有體會過如此奇恥大辱了。
  沒有!
  這一刻的公孫慕,渾身氣機狂暴到了極致,長發飛揚,宛如化身魔神般,掌中神劍都似承受不住這股憤怒,發出陣陣尖銳轟鳴。
  “不好!”
  東皇胤軒心中咯噔一聲,似突然意識到什么,“陳汐這家伙明顯是故意為了激怒公孫師弟,他該不會是想……”
  轟!
  還不等東皇胤軒做出反應,那公孫慕已是憤怒出擊,所有的力量,所有的劍氣,全部都匯聚在劍尖一點,仿似將四周虛空所有的氣流、光芒皆都吞噬掉。
  這片時空塌陷,轟然朝四周粉碎擴散,化為一片崩碎的亂流!
  “殺!”“殺!”“殺!”
  一瞬間,整個天地似化為煉獄,浮現出尸山血海、戰鼓陣陣、神魔吶喊等可怖異象,慘烈懾人之極。
  這一擊威勢之盛,令遠處觀戰的所有修道者都動容。
  “這一擊還算厲害。”
  陳汐抬起眼皮,瞳孔中有驚人的鋒芒迸發。
  下一刻,一股極度可怖的劍意從謫塵劍中轟涌而出,洞穿時空,直沖九霄云外。
  仿似在這一刻,有一柄絕世神兵在陳汐體內蘇醒,要斬戮天下!
  轟隆!
  一抹劍氣似白虹貫日,飆射而出,瞬息之間就和公孫慕的一擊硬撼在一起。
  這一刻,銘道戰場中轟涌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乾坤紊亂,盛光綻放,道音滾滾。
  觀戰眾人只看得瞠目結舌,心旌搖曳。
  “啊——!”
  旋即,一聲凄厲慘叫聲傳出,令人毛骨悚然。
  眾人這才駭然看見,公孫慕渾身浴血,狠狠跌落在地,臉頰扭曲在一起,渾身都自顫抖,似在承受一種莫大的痛楚。
  這一擊,竟然又是陳汐贏了!
  “三招了,……我沒有敗……”
  出人意料的是,這一刻的公孫慕竟如同瘋魔一般,發出一聲大吼,可旋即,他就猛地雙手抱頭,慘叫出聲,“我的神魂!好痛!陳汐……你好狠的手段!”
  下一刻,他渾身一僵,聲音戛然而止,直挺挺倒地,竟是活生生被痛苦折磨得暈厥過去。
  一瞬間,全場所有人都被驚呆。
  ——
  ps:今天2更,寫作狀態糟糕透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