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876 黑馬王鐘

三招之約,以公孫慕敗北而結束!
  當看見這一幕,所有觀戰者皆都震撼無語,畢竟公孫慕可并非弱者,相反,他可是神院中位列第三的掌印弟子,是祖神境中的頂尖巔峰翹楚!
  可偏偏如此一位傲視俊杰,竟是在三招之內就徹底敗在了陳汐手中,所造成的震撼力之大,也就可想而知。
  “這陳汐……未免也太強了!”
  “諸位看到沒有,那公孫慕的神魂好像遭到重創,以后想要徹底修復,只怕就不是那么容易的。”
  “這就是對決,難免發生一些意外,只要不死人就行了。”
  陳汐和公孫慕這一戰剛結束,整個十方神城上空響起一片嘩然,有震驚、有惋惜……就連一眾帝君境大人物都暗暗稱奇,愈發感覺陳汐此子非同尋常,深藏不露。
  “贏了!我就知道他一定可以辦到!”
  申屠嫣然長長吐了一口濁氣,容光煥發,愈發嬌艷美麗。
  “這家伙簡直就是個怪物,愈發讓人看不出深淺了,也不知此次論道大比中,究竟誰能逼迫出他使出全力了。”
  樂無痕、虞丘荊、顓臾水等人也都驚詫,望向陳汐的目光中帶著一抹與有榮焉的自豪。
  爭鳴道場中,冷星魂、東皇胤軒、孔悠然、石禹、夜辰等其他二十八名參與論道的弟子目睹這一切,也是各懷心思,在心中不約而同把陳汐列為了一個必須嚴陣以待的對手。
  唰!
  陳汐走下擂臺,來到了顧言、圖蒙身邊。
  他能夠感受到來自四周的各種異樣目光,但卻是懶得關注,神色自始至終都未曾發生一絲變化。
  早在數年前的申屠氏宗族的時候,他都有信心一舉將公孫慕拿下,之后,他又在神衍山【開元塔】閉關五年,他的煉氣修為、道心修為、悟道境界、乃至于劍道修為皆都發生蛻變,令得他的綜合戰斗力徹底發生了一場翻天覆地的變化,早已非往昔可比。
  在這等情況下,對付一個公孫慕根本不在話下,心中自不會產生什么感慨了。
  “好狠辣的手段!”
  忽然,一聲沉聲大喝響起,不知何時赤松子已來到了歸元大殿前,神色鐵青,聲音若驚雷,震蕩天地,其中蘊含的滔天□怒意,連聾子都聽得出來。
  一瞬間,場中嘩然聲消失無蹤,變得寂靜,氣氛也隨之變得壓抑,所有目光都望向了暴怒中的赤松子,心驚不已。
  “論道切磋而已,卻動用如此毒辣的手段震傷我道院弟子的神魂,陳汐你……究竟是何居心!?”
  赤松子身姿瘦削,可此時發怒,渾身卻是涌散出可怕之極的氣息,激蕩天地,遠遠一望,整個人宛如一輪刺目太陽,帶給人無盡威壓。
  “神魂乃參悟神道的根基,重創之后,想要修復如初極為不易,甚至會對日后修行產生影響,也不怪赤松子會如此憤怒。”
  不少修道者心中感慨。
  “怎么,你們神院輸不起?”
  陳汐霍然抬頭,對上赤松子的目光,言辭平靜,波瀾不驚。
  “你!”
  赤松子愈發震怒,直恨不得一巴掌將眼前這可惡的小子拍死。
  可就在此時,聞葶飄然出現,淡然道:“赤松子,這是論道大比,你若不服,盡可以等論道大比結束后,我們來切磋一番。”
  赤松子目光如刀,冷颼颼鎖定聞葶,神色陰晴不定。
  “兩位道友息怒,論道大比中發生的一切,皆都在我道院院長的關注下,還望兩位莫要因此而耽擱了論道進程。”
  一旁的淮空子沉聲道。
  一句話,令得赤松子心中一凜,最終冷冷一哼,拂袖轉身回到了歸元大殿中。
  聞葶見此,朝陳汐點了點頭,也相繼離開。
  這個小插曲很快就過去。
  沒有再耽擱,淮空子當即宣布:“第二場論道,太上教冷星魂對陣女媧宮余秀慧!”
  頓時之間,全場所有注意力都被吸引了過去。
  ……
  冷星魂是太上教成名已久的祖神境絕世強者,早在萬年前,就擁有著“帝域一絕”的稱號。
  有傳聞說,若非為了此次進入混亂遺地,以他的修為早已可以一舉跨入帝君境中,有此便可以推斷出其戰斗力何等之強大。
  故而在這一次論道大比上,冷星魂絕對是大多數修道者最為關注的焦點人物之一。
  相較而言,女媧宮余秀慧的名氣并不顯赫,但她能夠晉級第二輪論道大比,定然也不是尋常人物了。
  不過,此次她的對手畢竟是冷星魂這等人物,故而對于這一場對決,大多數觀戰者并不看好余秀慧。
  可是令人吃驚的是,在這一場對決開始之后,余秀慧竟是爆發出超乎想象的戰斗力,和冷星魂廝殺得激烈之極,難解難分。
  這可著實讓人意想不到,有此也對余秀慧的印象變得愈發深刻起來。
  雖然最終她依舊敗在了冷星魂手中,可所有人都清楚,歷經這一戰,已足可以讓她名揚天下,為整個上古神域所熟知。
  “這冷星魂明顯也保留了實力,并未動用真正的殺招……”
  將這一切看在眼中的陳汐,心中也不禁泛起一抹凜然,有些看不透這冷星魂的深淺。
  “厲害,這冷星魂果然如傳聞中那般強大!”
  “依我看來,冷星魂可是極有可能奪得此次論道大比的第一名!”
  這一場對決落幕,同樣引起了無數嘩然聲,不少修道者對冷星魂的表現都極盡贊美之詞。
  ……
  第三場,神院東皇胤軒對陣真凰神宮趙青瑤。
  這同樣是一場所有修道者早已期待許久的戰斗,因為出場的是神院掌印大弟子東皇胤軒!
  而他的對手,趙青瑤極為有名。
  過程已不必贅述,總之這一場戰斗可以用八個字形容——干脆利落,精彩紛呈!
  僅僅一盞茶時間,便已分出勝負。
  趙青瑤落敗。
  ……
  第四場,女媧宮孔悠然對陣太上教文滄海。
  這一場戰斗結束的要更快,從甫一開戰,儀態慵懶,風華絕代的孔悠然就宛如化身一尊女戰神,戰斗起來雷厲風行、摧枯拉朽,根本不給對方一絲喘息的時間。
  在不足三十回合時,那文滄海就被一舉震飛出了銘道戰場。
  這一戰,也讓整個十方神城沸騰不已,孔悠然本身就是一個擁有蓋世風華的美麗女子,本身又擁有如此曠世驚艷的戰斗力,自然受到的關注程度要更多一些。
  ……
  第五場,神衍山顧言對陣神院拓跋川。
  最終,拓跋川落敗。
  這一場戰斗也徹底證明,在一對一的情況下,顧言有著渾然不遜色于冷星魂、東皇胤軒、孔悠然的戰斗力。
  在道鼎世界中他之所以受重傷,差點被淘汰,完全就是被對手以多欺少的緣故。
  ……
  第六場,神衍山圖蒙對陣太上教血霄子。
  這一戰令陳汐也大感意外,因為在他的認知中,以圖蒙的戰斗力足可以將對方擊敗。
  可結果卻是圖蒙以一招之差,被那血霄子趁機而入,一舉挫敗!
  “看來,這血霄子也是個深藏不露的角色,之前倒是太過關注那冷星魂,忽略了太上教其他人……”
  陳汐心中一嘆,但也談不上多失落,圖蒙雖敗,但他已獲得一尊銘道古鼎,足可以進入混亂遺地中。
  “師叔祖,我……”
  圖蒙悶悶不樂,慚愧懊惱。
  “不必放在心上。”
  陳汐安慰了圖蒙一句,“這血霄子戰斗力不俗,并不怪你。”
  有時候承認對手強大,并不意味著恥辱,因為只有強者對決,才能讓人更深刻地認知到差距所在。
  ……
  第七場,道院夜辰對陣女媧宮殷無雙。
  一炷香后。
  夜辰取得最后勝利。
  這一戰最引人矚目的,就是夜辰所施展的“永夜之刃”傳承,這乃是永恒世家夜氏早已失傳不知多少歲月的無上絕學,非擁有“帝皇級”道根,根本無法修煉此功。
  像那“帝皇級”道根何其之難得,比那九品帝級道根都罕見,堪稱是天上地下獨一份的存在,這也正是為何“永夜之刃”這部無上功法會失傳許久的根本原因。
  故而,當看見這一部失傳的絕學在夜辰手中重現世間時,才會令得全場所有人都陷入震動中。
  因為這可是意味著,夜辰在晉級祖神境時,煉化了一株帝皇級道根,擁有著帝皇級祖神境的無上潛能!
  當看到這一幕時,就連陳汐都心中一震,有些難以置信,因為他可沒想到,這世上會出現第二株帝皇級道根了!
  這是怎么回事?
  陳汐分明記得,很多人都曾說過,夜辰煉化的是一株九品帝級道根,怎會忽然一下子成為了一株帝皇級道根?
  他又是從哪里得來的這一株帝皇級道根?
  這一切都宛如謎團般,令得陳汐也不禁有些驚疑不定,終于明白,自己以往還是小覷了夜辰。
  這家伙看似灑脫不羈,實則最是深藏不露。
  “原來傳聞果然是真的,那一株從上個紀元遺留下來的帝皇級道根,被你們夜氏宗族給得到了。”
  在夜辰從銘道戰場返回之后,那冷星魂忽然出聲,神色中帶著一絲森然的味道。
  ——
  ps:今晚3更,第二更10點半前,另外,月末最后兩天了,懇請有月票的小伙伴投一下月票,拜謝了~~
  !!
  ...神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