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879 一招之約

感謝林姐的打賞捧場支持~~
  ——
  一炷香后。
  陳汐眼皮猛地一跳。
  轟!
  幾乎同時,在那銘道戰場中,響徹起一聲震耳欲聾的碰撞聲,熾盛的神輝將一切淹沒。
  “力量不錯,道心卻有一絲破綻,想來你現如今并未徹底融合前世記憶。”
  煙塵彌漫中,傳出東皇胤軒那從容淡然的聲音。
  “你說錯了,我從未曾打算融合前世記憶,我就是我,石禹!”
  旋即,石禹的聲音也隨之響起,聲音中透著一股鏗鏘決然。
  這時候,外界所有人終于看清楚了那銘道戰場中的畫面。
  只見石禹臉色蒼白,蹲坐在地,神色平靜,并未流露出任何的不甘和沮喪。
  而在石禹對面,身姿雄峻的東皇胤軒抱臂而立,儀態偉岸,毫發無損!
  石禹敗了!
  一瞬間,所有人都判斷出這一場對決的結果,皆都不禁有些錯愕。
  這一場對決從一開始,就進入最激烈的角逐中,殺得日月無光,超乎想象。
  可誰也沒有想到,原本勢均力敵般的局勢中,石禹竟會一舉被擊敗,這未免顯得太過突兀。
  只有陳汐等一小部分人看出,石禹的確敗了,他的力量其實和東皇胤軒并不差多少,可在對力量的掌控上,卻差了東皇胤軒一籌。
  正如東皇胤軒所言,石禹的力量已經足夠強大,可因為某種原因,他并無法徹底駕馭自己所擁有的力量。
  在陳汐看來,石禹并非是無法駕馭自己的力量,而是自始至終從不愿這么做,因為這一股力量,來自于他的前世!
  前世的石禹,是女媧宮主身邊一位大人物,擁有驚世通天之威能,但很顯然,石禹根本不稀罕這一切。
  他所堅守的道心,就是自己的今世,今世的他,就是石禹,而不是其他人!
  “經此一役,對他而言,未嘗也不是一件好事。”
  陳汐心中感慨,自然清楚,非擁有大毅力之輩,絕對做不到像石禹這般抉擇了。
  這一戰,東皇胤軒勝出,十方嘩然。
  ……
  “第三場,孔悠然對陣燭千羽!”
  沒多久,淮空子宣布第三場對決開始,外界所有目光也是再次被吸引了過去。
  孔悠然,女媧宮祖神境第一人,太古孔雀王后裔,早在之前就用一場場戰斗證明了自己的強大。
  燭千羽,神院掌印二弟子,太古魔神之主燭龍的后裔,血脈之力通天,傲視無雙。
  這樣兩個人之間的對決,想不引人矚目都難。
  “我師弟石禹敗在了你師兄手中,想要幫他出一口氣,也只能把你給淘汰出局了。”
  銘道戰場中,孔悠然一襲云霓彩衣,烏黑秀發盤髻,露出一張明艷出塵,精致美麗的容顏。
  她紅唇輕啟,聲音中透著一股慵懶的味道,讓得她整個人魅力十足,驚艷無雙。
  “是么,我可不這么認為。”
  燭千羽輕聲一笑,風姿傲岸,他雙眉如雪,擁有一對幽藍瞳孔,面容異常俊美,論及風采,渾然不遜色于孔悠然絲毫。
  “那就手底下見真章吧!”
  慵懶的笑聲中,孔悠然倏然出動,一剎那間,她渾身流溢五色火焰,焚化時空,朝對方暴殺而去,氣勢驟然變得可怖之極。
  “哼!”
  燭千羽眸子中冷電激射,毫不遲疑迎沖了上去。
  兩人交戰在一起,一個身化孔雀,潑灑五色神焰,直似要將天地都焚化。一個悍勇驚人,掌控雷電之力,似雷帝重生。
  甫一交戰,就上演出一種種可怖異象,道音轟鳴,神血滂沱,宏大壯闊,直看得外界一眾修道者倒吸涼氣不止。
  “我輸了,你都不感到很傷心?”
  陳汐正自凝神觀戰,猛不丁耳畔響起一道聲音,扭頭一看,卻見是石禹不知何時靠近了過來。
  “傷心?”
  陳汐怔了怔,笑道,“連你這個當事人都不傷心,我何必假惺惺去貓哭耗子。”
  石禹狠狠錘了陳汐一拳,笑罵道:“你這家伙,也太無情無義了。”
  陳汐隨口道:“你若真傷心,等我有機會和那東皇胤軒對決時,幫你好好出一口惡氣。”
  石禹瞪眼道:“這可是你說的啊。”
  說著,他扭頭就走。
  陳汐一怔,見他竟似是要離開這爭鳴道場,不禁道:“你去哪里?”
  石禹頭也不回:“去十方神城下賭注,押你贏!”
  陳汐倒是清楚,這些天十方神城中開了不少賭局,引起了許多修道者參與其中,對賭的對象就是這論道大比中的一場場對決。
  只是讓他沒想到,石禹在這等時候,竟還有閑心參與到這樣的賭局中,可真夠無聊的。
  不過從側面也可以看出,敗在東皇胤軒手中,并未讓石禹的道心遭受什么影響了。
  這也算是一件好事。
  陳汐重新將目光望向了銘道戰場中。
  盞茶時間后。
  陳汐的目光挪移,全部集中在了孔悠然身上。
  因為很簡單,他已看出燭千羽已經必敗無疑,已不值得過多去關注,正經是孔悠然表現出的戰斗力,引起了陳汐重視。
  雖說神衍山和女媧宮關系一直不錯,可這第二輪論道大比畢竟是一對一的戰斗,誰也無法預測,他陳汐是否會和孔悠然進行對決了。
  當然,陳汐并不希望發生這樣的事情,可提前做好準備,絕對是有利無弊。
  果然,僅僅半刻鐘后,這一場對決落下帷幕,燭千羽拼盡手段,也沒能奈何孔悠然,最終負傷落敗。
  這一戰,同樣引起了滿場嘩然,各種驚嘆聲四起,有震驚于孔悠然戰斗力的,也有替燭千羽惋惜的,不一而足。
  “陳汐,我押了兩件先天靈寶,你可千萬要贏了那東皇胤軒,否則我的家底可都要賠個精光了。”
  也就在這時候,石禹回來了,神神秘秘地在陳汐耳畔說了一句。
  陳汐頓時愕然,道:“這第二重關對決中,我的對手是太上教血霄子,你又是如何確定,我會和東皇胤軒對決的?”
  石禹聳肩道:“這是預設的賭局,哪怕這一關對決中你們沒遇上,或許在接下來的比賽中就會碰上。若你運氣真那么差,自始至終沒有機會和東皇胤軒交手,那這一場賭局自然不算數。”
  陳汐這才明白過來,不禁有些啞然。
  “我跟你說,這一盤賭局中,相對于你而言,大多數修道者更看好東皇胤軒,押注的對象也都是東皇胤軒贏,你若是贏了,咱們絕對能大撈一筆。”
  石禹略帶興奮道。
  陳汐嘆息道:“看來,我不拼都不行了……”
  兩人交談之際,第四場對決已經拉開帷幕,對陣的是道院夜辰和太上教方崇峰。
  這一戰不必贅述,擁有帝皇級道根的夜辰,將其祖傳的“永夜之刃”傳承發揮得淋漓盡致,僅僅一盞茶時間,便將對手擊敗。
  那方崇峰自然不是弱者,相反,戰斗力甚至不遜色于那燭千羽,可惜,他這次碰上了夜辰。
  而在第六場對決開始時,頓時吸引了全場所有修道者的心神,包括陳汐都變得認真起來。
  因為這一場對決,是佛宗圣子迦南和金蟾神島王鐘之間的對決!
  迦南,佛宗這一代傳道者,天生一副金相佛骨,擁有無上慧光,又煉化了九品帝級道根,獲得娑婆佛主所傳的“大自在菩提舍利根”,實力之深厚,早已超然出群,不遜色于場中任何一名蓋世天驕。
  依照陳汐看來,如今的迦南,連他都有些看不透深淺!
  而那王鐘,則是此次論道大比上橫空殺出來的一匹黑馬,之前并不算多出名,可他在第一重關的對決中,卻展現出了極為震撼人心的戰斗力,一下子進入了外界修道者視野中,更是引起了多方大勢力關注。
  此時,在佛子迦南和王鐘之間將展開一場對決,自然引起了許多人關注。
  所有人都有一個直覺,這一場對決的勝者,必當擁有足可以和陳汐、冷星魂、東皇胤軒、孔悠然這等人物分庭抗禮的資格!
  而對陳汐而言,他自然很希望看到佛子迦南取勝,不過,對于那個王鐘,他同樣也是有些看不透深淺,故而心中也不好評判,這一場對決中,究竟誰的贏面更大一些。
  戰斗,很快就拉開帷幕。
  讓陳汐心驚的是,從剛開始交手,迦南竟是沒有占到任何便宜,且隨著戰斗持續,迦南的戰斗力不斷提升的同時,那王鐘的戰斗力竟也是隨之節節攀升!
  這等場面,讓得外界一眾修道者也都驚詫萬分,那感覺就好像無論迦南變得再強,王鐘都有手段與之應對一般。
  深藏不露!
  這王鐘明顯也隱藏了許多實力,讓人都無法判斷其深淺!
  當然,迦南的戰斗力之強,也是有目共睹的,可一碰上這王鐘,就好像遇到克星,無論施展何等驚世手段,竟一一都被對方給化解,根本傷不到對方一絲一毫。
  隨著時間推移,這種跡象也是越來越明顯。
  就連冷星魂、東皇胤軒、孔悠然等人都禁不住面露一抹凝重,對王鐘所展現出的實力感到凜然。
  “這王鐘隱藏的好深,看情況,在場其他人也未曾識破其擁有的具體戰斗力,這可有些不尋常了……”
  陳汐皺眉,凝視著那銘道戰場中的王鐘,很突兀地,心中莫名其妙地泛起一抹說不出來的厭憎情緒。
  這讓陳汐頓時心中一凜,自修行至今,他可從沒有對哪個素不相識的人產生過這種情緒。
  換而言之,他還是頭一次因為一個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而心生這種情緒了。
  這不正常!
  ——
  ps:下一章11點左右,月末最后幾個小時,手中有月票的小伙伴趕緊投了吧,過了零點就清零了。
  !!
  ...神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