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88 小珺


  第二更!
  ——
  在之前戰斗的時候,韓家長老韓柏等四個金丹初期長老,被陳汐出其不意地斬殺兩個,又被靈白偷襲殺死兩個,喪命之后,其金丹便被陳汐收取下來。
  此刻,這四顆金丹被靈白以秘法施展出,只見四顆金丹遙相呼應,構成寂滅不動大陣,就像在殺戮道域中開辟出一個金光璀璨的大陣,鎮壓天之四極,不僅把那恐怖的“殺”字禁錮,更是連同韓古月也被籠罩其中。
  “該死!我怎么就忘了這一茬,那三寸小人也是一個厲害角色,我竟然忽略了他的存在……四顆金丹組成的陣法,這若是被其引爆的話……”一時之間,韓古月思緒如麻,心中升起一股莫大恐懼。
  這也就是一剎那之間,電光石火之間的事情。
  就在韓古月念頭如飛,驚懼莫名之際,那四顆金丹驟然發出磨盤碾壓似的咯吱咯吱響聲,同時,還有一個聲音響徹耳畔,這個聲音是一個再簡單不過的字,那就是“爆!”
  這個字,就好像一聲霹靂,把韓古月驚醒了過來。
  此時此刻,他哪里還敢猶豫,身體猛地運轉真元,催動全部修為,手持殺戮之鐮,欲要破開那禁錮四周的璀璨金光,于此同時,他的身上,更是多了數種防御法寶,每一件都有地階水準,靈光繚繞,散發著各式各樣的氣息。
  但是遲了!
  那寂滅不動陣,乃是鎮壓上古寂滅劍派鎮壓四極的困陣,此刻被靈白以四顆金丹筑成陣基,雖然只能發揮出不到百分之一的威力,但卻足以困住韓古月幾個呼吸的時間了。
  而在這短暫的時間里,這四顆金丹頓時被早已蓄謀已久的靈白引爆。
  轟!
  陡然之間,四股無與倫比的毀滅性力量,在韓古月頭頂爆發,就像四座火山爆發,聲勢恐怖之極。
  修士體內的本命金丹,乃是其踏足大道的天地之根,一身修為都凝聚其中,簡直就像是個火藥桶,只要一點點火星,就能夠造成天崩地裂,日月無光的威力。
  一般而言,修士的本命金丹極難被奪取,因為那自爆的威力之恐怖,就是連涅槃境修士都唯恐躲之不及。
  當然,即便本命金丹被人得到了,也沒誰會引爆它,而是會把它煉制成強大的法寶、丹藥供自己使用,妙用無窮,威力莫測。
  但是此刻為了保住陳汐和自己的性命,靈白卻是不得不拿這些金丹來拼命了,反正又不是自己的本命金丹,也不怎么心疼。
  轟隆隆!
  好像山崩海嘯,天塌地陷,龐大的天地靈力轟然四散,所過之處,整個殺戮道域都是瞬間崩碎,沖出四周,一顆顆參天巨樹化作粉末焚化,甚至連那連綿起伏的山脈都被炸斷,轟出一個個觸目心驚的大坑。
  一股翻滾狂暴不休的蘑菇云,以韓古月為中心,轟然朝蒼穹上沖去。
  在這種令天地色變的爆炸中,韓古月只來得及發出一聲凄厲不甘的嘶吼,渾身地階法寶轟然碎裂,整個人更是化為烏有,甚至連他腳下的地面,都被轟出一個深不見底的巨大窟窿,泥土翻飛,焦煙肆虐,宛如末日。
  四顆金丹相互牽動,爆發出的威力,竟然大到了這種地步!
  “他死了嗎?”在引動金丹之際,靈白已帶著陳汐,朝遠處狂飆而去,此刻立在前丈之外,空氣中那狂猛如刀的氣流,仍舊割得他臉頰隱隱作痛,可見金丹爆炸的威力有多可怕了。
  “哼,四顆金丹自爆的威力,連涅槃境修士都得炸成重傷,一個金丹后期的東西,肯定一命嗚呼了。”靈白信誓旦旦道。
  “一個老家伙都那么強,也不知五年后參加大楚王朝潛龍榜大比的那些天才子弟,又該有多強。”陳汐歷經這場戰斗,總算體會到了兩儀金丹修士的厲害,不僅感慨道。
  “陳汐,你比他厲害多了,若非那老狗倚仗那件鐮刀法寶,憑借你的實力,殺他也是如宰雞一樣容易。”靈白笑嘻嘻說道。
  陳汐卻不認同此話,自己可以煉體、煉氣雙修,可以學會萬藏劍典,越境殺敵,但別人自然也可以擁有厲害法寶、恐怖手段來增強實力。更何況,在這殘酷現實的修行界,誰會傻乎乎地單獨比拼自身修為?
  “走!咱們去收了那件鐮刀法寶,我倒是想見識見識,其中究竟有何玄機,竟然能讓一個老家伙憑借它,施展出道域來。”靈白一拉陳汐,就要朝韓古月隕落的地方飛去。
  “等等,你看那邊!”陳汐目光不經意一瞥,只見遠處的一處山峰上,正立著兩道人影。
  ——
  “這是怎么回事?我爹的殺戮道域怎會爆炸了?好恐怖的力量啊!”
  “不對,這好像是金丹爆炸才能造成的威力……”
  “怎么可能,那小子才黃庭境界而已,連金丹都沒有,怎么能自爆金丹?”
  “是啊,我也想不通。”
  “嘿嘿,不管那么多了,我爹出手,那小子難逃一死,我倒是希望我爹不要殺了他,而是廢掉其修為,抽取其魂魄,日夜遭受無盡毒火的拷打煎熬,讓他永生不得輪回!哼,得罪本少爺的人,注定都沒有什么好下場!”
  極遠處一座山峰上,一男一女不敢置信地望著那沖天而起的蘑菇云,驚嘆不已,這兩人,自是是韓文俊和侍女小珺。
  在韓古月施展殺戮道域時,就把兩人移送外邊,不過兩人卻不舍得走,而是等在一側,靜待結果。然而看到眼前這一幕,兩人卻感覺腦袋有點發懵,一時腦子有點轉不過彎來。
  “就憑你這句話,今日你就難逃一劫!”便在這時,陳汐宛如一道飄渺的風一樣,倏然出現在兩人身邊,目光冷冷一掃兩人,便即落在韓文俊身上。
  “你……你……你沒死!?”韓文俊瞳孔驟然擴張,驚恐尖叫,那模樣就像活見鬼一樣。
  “我若是死了,還能立在你面前嗎?靈白,殺了他!”陳汐冷冷吩咐道,他可是恨透了這廢物,囂張跋扈,不可一世,心腸又惡毒之極,不早早除掉他,說不定日后又給自己添什么亂呢。
  “你不能殺我,我韓家的高手是不會放過你的,你……”韓文俊嚇得亡魂大冒,大吼大叫著,就要逃竄,卻被一抹寒芒后發先至,自背后洞穿其喉嚨,頓時喪命!
  “狗東西,沒本事還囂張,活該被殺!”靈白不屑地呸了一口,小手一招,已經把韓文俊身上的儲物法寶攥進掌中。
  見到靈白手法干脆利落地殺死韓文俊,那侍女小珺臉色一白,卻是再不敢輕舉妄動,誠惶誠恐說道:“兩位,我只是一個小侍女,請大發慈悲,饒過我性命吧?我保證不把今天的事情告訴任何人。”
  “哦,你真是一個小侍女嗎?”陳汐目光幽幽,緊緊盯著小珺。
  “我……難道還能有其他身份嗎?”小珺心中一驚,嘴中卻笑道,只不過笑容比哭還難看。
  “你若再這樣裝下去,我現在就殺了你。”陳汐緩緩道,聲音平靜,但其中的殺意任誰都聽得出來。
  “別裝了,血月魔宗的余孽,就你這點道行,瞞得過誰?再不老實交代,現在就滅了你!”靈白卻是不耐煩了,殺氣騰騰開口,這小家伙更過分,半點憐香惜玉的心都沒有,上來就要辣手摧花。
  小珺面色驟變,駭然道:“你們是誰,怎么知道我們的存在?我血月魔宗三千年不曾問世,更不曾暴露身份,怎可能被你們認出來?”
  “哼,終于肯承認了,別說認出你,你們在龍淵城的人馬也被我們殺得一干二凈!一群垃圾貨色,還配稱呼為魔宗,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靈白雙臂抱胸,英俊冷酷的小臉上盡是不屑之色。
  “龍淵城……原來你就是陳汐!那個盜取我血月魔宗至寶浮屠寶塔的家伙!你們完了,知道嗎,你的名字已經上了我血月魔宗必殺名單,待我魔宗席卷天下之日,就是你死亡之時!”小珺失聲驚呼,滿臉仇恨之色。
  陳汐皺眉道:“說完了?說完就回答我,浮屠寶塔的修復之法,掌握在誰的手中,我可以只廢除你修為,放你離開。”
  “哈哈,我當然知道掌握在誰手中,告訴你也無妨,那修復之法就掌握在梵云嵐梵殿主手中,她人現在就在瀚海城,你去找她啊?”小珺冷然笑道。
  陳汐倒是沒想到這侍女竟會如此痛快地說出來,不由一愣,暗道:“梵云嵐梵殿主?能成為一殿之主,恐怕也是血月魔宗內身份極高之輩,這小丫頭如此痛快地告訴我,想必是欲要借刀殺人,奪走我身上的浮屠寶塔……”
  “陳汐,你死定了,哈哈,我要把這個消息稟告梵殿主,恕不奉陪了!”小珺得意一笑,整個身體砰地一聲化作一團血霧,暴掠而去,一瞬間,就已掠出去千丈之外。這竟然是一門以損傷本命精元為代價的血遁之法!
  ——
  PS:說幾件事情,這月中旬,俺也出差一趟,大概十天左右,我這些天都在努力存稿,爭取不斷更,并且努力保證在出差的十天時間里,每天都有兩更送上,為避免大家等待,從明天起,中午一更,晚上8點左右一更,剩下的時間我都會瘋狂存稿。
  我一直很努力,并且將一直努力下去,希望大家有票的請支持一下。沒收藏的趕緊收藏一下,因為下周二左右,本書就要上架了。也不知會流失掉多少兄弟,但不管如何,到那天,我會寫個上架感言,并介紹一些免費賺取縱橫幣的方法,爭取讓大家伙不掏錢就能夠閱讀。
  最后,再次拜謝大家了,有你們的支持,我才能努力堅持到現在,看到書評區的留言和一天天增長的紅票和收藏,真心感覺有你們在,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