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881 角逐四強

這一剎,陳汐眉眼間盡是冷冽肅殺之氣。
  蒼穹如畫,被無匹的殺機撕裂粉碎,哀鳴轟震,驚擾九天十地。
  這殺機如此之沛然、凜冽,就像有一柄絕世鋒刃從深淵中出鞘,欲要殺伐天下,滅殺乾坤!
  恍惚之間,在外界所有修道者嚴重,陳汐就像變成另外一個人,之前的他沉靜、從容、淡然,那么此刻的他,就是一個詞——鋒芒畢露!
  遠遠看著他,讓人眼睛都有一種被刺痛的感覺,心生難以言喻的一股顫粟。
  “這是?”
  萬眾震驚,單單釋放出的殺機都如此可怖,難道陳汐并不是開玩笑,他真打算在一招之內,決定勝負?
  “劍皇三重境?”
  不少大人物們眼瞳齊齊收縮,心中震動。
  這等層次的劍道力量,太過崇高,號稱“劍即是道,道即是劍,劍道如一,道劍不離”!
  放眼整個天下,祖神境中能夠達到這一步的,簡直就是鳳毛麟角,罕見之極,甚至毫不夸張地說,連在場許多帝君境都未曾參悟到這等地步!
  因為這一切都表明,陳汐早已踏上終極劍途,且已在此劍途上已邁出了一大步!
  眾所周知,劍皇一重境,號稱劍如帝皇,御用天下萬劍。
  劍皇二重境,則已達到返璞歸真,造化自然,蘊大美而不言的層次,抵達此境,已可視作是踏入了終極劍途的門檻。
  而這劍皇三重境,就是悟出了一絲劍道終極真諦,達到了“劍道如一,道劍不離”的地步,比之那劍皇二重境,已不可同日而語!
  能夠達到這一地步者,哪個不是古往今來難覓其一的絕世翹楚?而能夠在祖神境時就掌控這等力量,就連帝域五極中都不多見!
  故而此時當注意到陳汐氣機中釋放出的劍道力量,才會令外界如此之震撼。
  “這就是這家伙的底牌嗎?”
  冷星魂、東皇胤軒、孔悠然、夜辰等人此刻也都瞇起眼睛,面露一抹凝重。
  但卻并不顯得緊張,因為在他們的認知中,早已判斷出陳汐藏著不少手段,所以當見到這一幕時,只有一種“果然如此”的醒悟之感。
  “劍皇三重境,呵呵,怪不得敢口出狂言,要在一招中擊敗我太上教傳人血霄子。”
  歸元大殿中,勒夫發出一聲冷笑,“可惜,依我看來,單憑這等力量,可無法達成所愿。rong>”
  “哦,那就拭目以待。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聞葶淡然出聲,言辭之間仿似對陳汐有著無盡自信。
  這讓勒夫又是一陣冷笑,卻是不再多言。
  ……
  當注意到陳汐氣息的變化,血霄子感受到了一股難以言喻的壓力,臉色驟變變得認真嚴峻起來。
  他同樣沒想到,陳汐竟已在劍道中取得了這般超然成就,這讓他再不敢有一絲怠慢。
  不過,血霄子卻依舊根本不相信,陳汐能夠在一招中擊敗自己!
  能夠取得今日之成就,血霄子自非尋常可比,這從他能夠參與到第二輪論道大比中,且一舉擊敗圖蒙的戰斗中,就能看出一絲端倪。
  在這等情況下,哪怕他自認在這一戰中會遇到極大的壓力,甚至有可能會不敵陳汐,但他絕對不認為,自己連陳汐一招都接不住!
  轟!
  沒有遲疑,血霄子運轉全部力量,周身神芒流溢,如淵如海,磅礴浩瀚,直似一輪烈日般,大放光明。
  與此同時,他的氣勢驟然攀升到了巔峰中,大有巡弋山河,氣吞八荒的王者風范,傲岸無雙。
  鏘!
  一對血色青銅刀,出現在血霄子掌中,此雙刀長二尺,刀鋒呈現殘月狀,表面烙印著神秘懾人的血色道紋,鮮紅欲滴,令人心悸。
  先天靈寶——血月雙刃!
  這是一對相輔相成的先天靈寶,若陰陽相應,似子母雙星,所爆發出的威力,比尋常先天靈寶要更強大。
  “血霄子也將要動用全力了,看來,他這一刻也并未敢小覷陳汐,而是把他當做了大敵對待。”
  “在這等情況下,陳汐想要在一招之內就擊敗血霄子可就顯得很荒謬了,真不知道他是敢如此夸下海口的。”
  “嘿,吹牛皮誰不會,或許這是陳汐的戰略,故意干擾血霄子的心境呢,當不得真。”
  “我看也是如此。”
  當看見血霄子的反應,冷星魂等一眾太上教傳人皆都暗松一口氣,在他們看來,血霄子拼盡全力的情況下,別說一招,就是十招,都足可以抵擋住。
  不止是冷星魂他們,在這等時候,大多數人都認為陳汐之前的話,完全不可信,很不看好陳汐這種做法。
  “他能辦到嗎?”
  申屠嫣然喃喃。
  “自然能。”
  申屠嫣然自問自答。
  這個舉動顯得很莫名其妙,可有此也可以看出,對于陳汐的話,她心中其實也極為擔心。
  ……
  萬眾矚目之下,這一場對決還未開始,就成功吸引了外界所有修道者的目光。
  一切,只因為陳汐說出的一招之約。
  他能辦到嗎?
  很多人不相信。
  就連淮空子等一眾大人物們也都表示狐疑。
  但不管如何,馬上這一切就將揭曉答案,他們倒要看看,陳汐究竟是在吹牛,還是真的可以辦到。
  鏘!鏘!
  出人意料地,血霄子先動手了,他掄動手中青銅血刀,整個人宛如驚龍出淵,裹挾著暴戾、陰冷、肅殺之極的神道力量,轟然騰空而起,劈殺而下。
  雙刀交錯,斬出一個十字血色刀芒。
  橫刀,似鐵索橫大江,分化陰陽!
  豎刀,似九天落銀河,力劈乾坤!
  一橫一豎,簡單干凈,卻透著無堅不摧,無物不破的可怖力量。
  “戮空十字斬!”
  這一剎,血霄子儼然如同刀中至尊,雙刀交錯,儼然一副天上地下舍我其誰的神威,震懾全場。
  “竟逼得血霄子師弟連壓箱底的手段都使出來了……”冷星魂眸光如電,泛著懾人光澤。
  轟隆隆!
  銘道戰場中,刀芒激射,血色如海,可怖的殺機將天地都染紅,產生一陣大道悲鳴的聲音。
  全場修道者齊齊色變,這一擊之強大,超乎想象!
  陳汐他……又能擋住嗎?
  這一刻,人們甚至都直接忽略了那一招之約,因為在這等情況下,他們都懷疑他能否擋住這一擊,更別說一招去擊敗血霄子了。
  唰!
  對于此,陳汐佇足原地,一動不動,唯獨掌中謫塵劍輕輕在虛空中一掃。
  動作輕描淡寫,就像伸手撣了一下衣衫上的塵埃,又像用剪刀修剪了一下茂密的花枝,顯得如此平淡、隨意。
  可下一剎——
  那銘道戰場中的一切都仿似靜止,陷入一種詭異的寂靜中,一切畫面宛如定格。
  轟!
  然后,時空爆碎。
  轟!
  然后,那一對十字血色刀芒崩潰。
  ……
  以陳汐為中心,有一股毀滅般的力量不斷擴散,所過之處,一切猶如紙糊,化為齏粉。
  在這一刻,全場所有人的眼瞳齊齊擴張,渾身僵硬。
  而血霄子的身影此時正在半空中,兀自保持著一個劈殺的姿勢,可這時候他卻再無一絲舍我其誰的氣概。
  相反,他臉色驟變,渾身汗毛根根倒豎,眼眸收縮如針,就像一個被震懾住的傀儡般。
  轟!
  那一股毀滅般的力量已波及而來,血霄子已避無可避,他甚至來不及反應!
  這一剎那,他甚至嗅到了一股致命的氣息,感受到了一種瀕臨死亡的恐怖味道。
  不!
  不——!
  血霄子內心在吶喊,竭斯底里。
  嘩啦~
  然后,他只覺眼前一黑,整個人就被一股莫可抵御的力量裹挾住,身軀不受控制地倒飛起來。
  當血霄子再次睜開眼睛時,他人已經立在了銘道戰場之外,可他卻像丟失了魂魄,整個人都呆滯在哪里。
  剛才……究竟發生了什么?
  這時候,全場寂靜,鴉雀無聲,就連那銘道戰場中,也沒有了一絲聲響。
  唯獨陳汐那峻拔的身影立在其上,不知何時,他已收起了謫塵劍,但卻并未離開,而是把目光望向了蒼穹,眉頭微皺。
  我敗了?
  血霄子臉色煞白透明,渾身被冷汗浸透,目光望向四周,卻發現冷星魂、東皇胤軒、孔悠然、夜辰……一個個人神色皆都帶著一抹震驚,顯得有些微微呆滯。
  不止是他們,包括遠處那觀禮席上的一眾修道者,此刻竟都如遭雷擊般,震撼無語。
  氣氛,顯得詭異的寂靜。
  我……真的敗了?
  血霄子整個人僵硬在那里,目光最終落在淮空子身上,卻發現對方神色也是驚疑不定,似難以置信。
  這一切的反常氣氛,讓血霄子道心遭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沖擊,甚至快要崩潰。
  為什么?
  剛才究竟發生了什么?
  血霄子痛苦地皺起眉頭,拼命回憶剛才發生的一切。
  莫名其妙地,他又想起了陳汐斬出的那一劍,如此云淡風輕,如此隨意自然……
  可這一切對血霄子而言,卻像一場夢魘,令得他心中不可抑制地涌出一抹大恐怖,呼吸都變得困難,失魂落魄。
  “這一場對決,陳汐勝!”
  就在此時,一道充盈著無上威嚴的聲音,倏然從蒼穹之上響徹,打破了這一種詭異的寂靜氣氛。
  這是道院院長的聲音!
  ——
  ps:今晚要參加童鞋孩子的滿月宴,推辭不掉,作為單身狗的我,只能含著淚去了。晚上10點沒有第二更,就不必等了。
  雖然不作更新章節的允諾了,但可以保證這個月更新肯定會比上個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