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883 滅劫劍

一瞬間,陳汐重新來到了那“韶華古鏡”中。
  和上次在此靜修不同,這一次他雖看不到外界的一切,都卻可以將外界的聲音聽得清清楚楚。
  那些觀戰者的議論聲音,淮空子宣布對決的聲音,以及一些嘆息聲,感慨聲,杯盞碰撞的聲音……全都可以被聽到。
  這是一種很怪異的感受,一切都可以聽到,唯獨看不到,讓人禁不住會胡思亂想,產生諸多念頭。
  “這規矩……倒也奇特。”
  陳汐略一沉吟,就搖了搖頭,盤膝坐地。
  他已察覺到,這韶華古境中的時間之力,已不再延遲,而是和外界達成了一致。
  顯然,應該是那道院院長出手,操縱了此地的時間之力。
  轟!
  沒多久,外界忽然傳來一陣激烈的碰撞聲,猶如驚雷徹空,滾蕩不休,震懾心魂。
  即便是在“韶華古境”中,陳汐依舊能夠感受到這一場對決的激烈和可怖。
  東皇胤軒和夜辰已開始戰斗了!
  一剎那,陳汐就判斷出來,可單憑那些聲音,卻讓他根本無法辨認出這一場對決的其他情況。
  例如他們使用的戰斗手段是什么,采取的戰斗風格是什么,所祭出的神寶又是何物……統統無法判別。
  這讓陳汐不禁皺了皺眉,最終在心中一嘆,不再多想。
  他很清楚,這就是此次論道所要達到的效果,為的就是防止他們這些參與論道的其他傳人窺伺到戰斗的具體情況。
  “老天!這是什么功法?太強了!”
  “你們看,夜辰居然擋住了,這這這……簡直是不可思議。”
  “厲害,超乎以往的強大,和之前兩輪對決相比,這樣的戰斗要更震撼人心!”
  “原來,這才是他們的真正戰斗力……”
  沒多久,一陣嘩然聲若炸開鍋似的,轟然響起,嗡嗡不休,令得陳汐頓時又不禁皺了皺眉。
  他雖可以保持心境上的平靜,但卻無法讓自己不去思索和想象,可結果卻是什么也想不出來。
  這就叫“念頭叢生”,只會干擾自己的精力,而獲得不到任何有用的東西。
  甚至若是如此下去,只會被影響到自己的道心!
  這感覺,就好比坐禪時,心魔涌現,會在不知不覺中腐蝕本我意念,后果嚴重的話,甚至會陷入一場入魔般的征兆中。
  呼~~
  這一刻,陳汐猛地深呼吸一口氣,心生一縷凌厲意念,化為慧劍,一舉斬掉自己所有雜想。
  一剎那間,外界的聲音雖不斷涌入,可卻已被陳汐的六識所摒棄,再無法影響到他的念頭。
  “那些戰斗與我無關,只需堅守本我道心,便足矣,所謂八風襲身,我自巋然不動,概莫如是。”
  陳汐不再關注外界,神色沉靜,意念澄凈,竟是趁此時間開始靜心打坐起來。
  這一刻,不止是陳汐,冷星魂孔悠然顧言雨九岳王鐘等五人也同樣察覺到處境的不妥,當即斬斷了外界干擾,開始盤膝打坐起來。
  像他們這等絕世人物,哪個不是智慧如海,念頭通達,超出了同境界中人太多太多,皆都能夠下意識做出對自己最明智的行動。
  就像現在。
  ……
  也不知過了多久,忽然一道聲音傳來——
  “第一場,東皇胤軒勝!”
  外界沸騰一片。
  陳汐睜開了眼睛,旋即又重新閉上,宛如一座泥塑雕像,神色古井不波。
  ……
  兩天后。
  淮空子那威嚴無比的聲音再次響徹——“第二場,孔悠然勝!”
  與之相伴隨的,依舊是那沸騰若海的嘩然聲,可想而知這一戰引起了多少的驚嘆震撼。
  可這一刻,這一切仿似已如同寒潭鴻影,了去無痕,沒有對陳汐產生一絲影響。
  甚至,他都未曾睜開眼睛。
  ……
  時間流逝,又過去三天。
  第三場對決落下帷幕,冷星魂勝出。
  至此,前三場對決結束。
  就在這一場發生在冷星魂和顧言之間的對決結束后,陳汐悄然睜開了眼眸,長身而起。
  哪怕顧言落敗,哪怕知道夜辰雨九岳陸續敗在了東皇胤軒和孔悠然手中,他的神色也是一如往常般平靜。
  嗡~~
  一陣虛空波動,在陳汐身前,映現出一道神秘的門戶。
  “終于輪到我了……”
  陳汐喃喃了一聲,邁步跨入那一道門戶中,下一刻便已消失不見。
  ……
  “可惜,太可惜了,就差一線顧言就能取得勝利了!”
  “的確讓人惋惜,可毋庸置疑,那冷星魂的確太強大了,誰能想到,他的底牌會如此之多?”
  “就剩下這最后一場對決了,若此次陳汐輸掉的話,那他們神衍山傳人將會和道院傳人一樣,在無緣進入下一輪的四強爭鋒。”
  “不好說,這王鐘絕對是一匹黑馬,實力深不可測,說不定還真會被他擊敗了陳汐。”
  “笑話,陳汐擊敗血霄子那一劍可是有目共睹,這王鐘只怕也根本扛不住了。”
  當陳汐出現在外界時,一股噪雜無比的議論聲撲面而來,仿似一下子從空山幽谷進入到了紅塵鬧市中一樣。
  外界的確很熱鬧,哪怕此刻陳汐和王鐘已齊齊出現在爭鳴道場中,他們的議論聲依舊未曾中止,反而愈演愈烈。
  對于此,陳汐神色如舊,仿似這一切都和他無關一般。
  “嗯?”
  忽然,遠處的顧言引起了他的注意。
  此刻的顧言,渾身染血,臉色蒼白之極,盤膝坐在地上,渾身依舊在顫抖,似在承受著極大的痛苦。
  這讓陳汐眼眸一凝,一瞬就判斷出,顧言遭受了極大的重創,甚至都快支撐不住!
  唰!
  陳汐眼眸朝另一側望去,就看見冷星魂立在那里,他雙手負背,腰脊偉岸雄峻,神色冷峻孤傲,只是臉色微微有些發白。
  顯然,剛才和顧言的對決中,也是讓他消耗甚大,但相比于顧言,他并未遭受什么傷勢。
  “陳汐。”
  忽然,一道聲音從背后傳達而來。
  陳汐扭頭望去,就看見夜辰正盤膝坐在遠處,看著自己。
  “雖然此次已沒有機會和你交手,可在接下來的論道中,若是能夠和東皇胤軒對決,便足以判斷出你我究竟誰強。”
  夜辰臉色同樣有些蒼白,但眼眸卻依舊明亮,唇角依舊噙著一抹灑脫的笑容,“當然,前提是你要在這一場對決中勝出。”
  陳汐點了點頭:“我會盡力而為。”
  夜辰笑瞇瞇道:“還記得以前我跟你說過的那句話嗎,放眼天下,我其實最想交手的,唯獨你陳汐一人,你可千萬別讓我失望了。”
  陳汐也笑了笑:“你可是給了我不小的壓力。”
  夜辰哈哈一笑,不再多言。
  “好好照顧他。”
  陳汐來到圖蒙身邊,看了看一側的顧言,沉默片刻,拍了拍圖蒙的肩膀,低聲囑咐了一句。
  “師叔祖不必擔心。”
  圖蒙認真道。
  陳汐點了點頭,目光倏然望向了遠處,那里,王鐘正負手而立,宛如世俗中的一位翩翩佳公子。
  當察覺到陳汐目光,王鐘輕輕一笑,也望了過來。
  兩人的目光在半空中對撞,雖然沒有任何言語交鋒,也并無任何氣勢上的較量,可一時之間,卻有一股無法形容的肅殺之氣驟然涌起,彌漫全場!
  那原本議論噪雜的氣氛,竟是在這一刻倏然變得安靜起來,許多人都心中一凜,似有感應一般,紛紛朝兩人望過來。
  “第四場,陳汐對陣王鐘!”
  幾乎是同時,端立在歸元大殿前的淮空子沉聲開口,威嚴的聲音傳遍天地。
  唰!唰!
  聲音還未落下,陳汐和王鐘身影一閃,齊齊來到了那銘道戰場中,遙遙對峙。
  他們一個清俊出塵,氣質超然,一個錦衣羽冠,儀態悠然,幾乎一瞬間,就吸引了整個十方神城所有修道者矚目。
  “這一場對決要開始了!”
  “這無疑是最具懸念的一場對決,那陳汐崛起于數十年前,之前也是聲名不顯,而這王鐘同樣如此,宛如一匹橫空殺出的黑馬,在此次論道大比中一鳴驚人,也不知他們這一場對決,又會爆發出怎樣的碰撞了。”
  “不錯,你們沒發現么,從論道大比到現在,兩人的表現皆都出人意料,且兩人給人的感覺出奇的一致,皆都深藏不露,無法得知其深淺,這可有趣的很。”
  外界眾人在議論,對這一場對決抱有很大的期待,所有都很想看一看,王鐘這匹耀眼的黑馬,究竟能否再創奇跡,是一路順利晉級,還是就此止步。
  對于這一切,陳汐不在乎,王鐘顯然更不在乎。
  甫一抵達銘道戰場中,兩人的目光就鎖定在一起,彼此在打量著對方。
  “有趣,又一個紀元應劫者。”
  王鐘心中喃喃了一聲,唇角泛起一抹諱莫如深的笑容,忽然開口道,“陳汐,我注意你很久了。”
  陳汐波瀾不驚,只不過心中卻是再次泛起一絲罕見的厭憎氣息,顯得極為莫名其妙。
  這讓他眼眸不禁瞇了瞇,忽然道:“迦南已經告訴我有關你的來歷。”
  “哦?”
  王鐘挑眉,凝視陳汐片刻,就灑然笑道,“迦南的佛宗‘天眼通’傳承的確很厲害,可我身上可沒有他想要得到的秘密。”
  陳汐心中一嘆,他原本只是試探,卻未曾想,對方根本就不上當。
  不過越是這樣,讓得陳汐越發感覺這王鐘的身份絕不僅僅只是金蟾神島傳人那般簡單了!
  !!(.皮皮.無彈.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