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884 曠世爭鋒

王鐘很神秘,越是接觸,就越讓人琢磨不透其深淺。
  對陳汐而言,這王鐘甚至比其他參與論道的弟子還要顯得深藏不露,但陳汐已懶得想那么多。
  這一場對決,是第三重關最后一場,無論王鐘來歷有多蹊蹺和神秘,這一戰都不可避免。
  鏘!
  陳汐祭出謫塵劍,淡然看著遠處的王鐘,道:“開始戰斗吧。”
  鏘!
  王鐘灑然一笑,竟也是祭出一柄劍。
  此劍寬四指,長三尺二寸,通體鮮紅透亮,呈現出懾人心魂的猩紅色,仿似是神血澆筑而成,釋放出可怖之極的凌厲氣息。
  遠遠一望,讓人恍惚之間,似看到了一片尸山血海,神魔在其中悲吼,圣賢在其中沉淪,萬物猶如要崩滅,不復存在般。
  “好恐怖的血腥氣息,這是什么寶物?”
  “這王鐘之前從未動用此寶,難道他真正的壓箱底手段,乃是劍道修為?”
  “這家伙,隱藏的好深!”
  外界眾人悚然,無不從王鐘手中那一柄血劍中感受到一股可怖的血腥肅殺之氣。
  這可不是尋常先天靈寶可以比擬的!
  幾乎是同時,陳汐也是瞇了瞇眼睛,唇中輕輕吐出兩個字:“好劍。”
  “不止是劍好,我的劍道也不錯,你可要當心點。”
  王鐘微微一笑,他儀表堂堂,身穿一襲綠衣,腰纏白玉帶,腳踏金縷靴,頭戴雙羽鳳翅冠,宛如世俗中的一位錦衣玉食的王侯子嗣般,風度頗佳,顯得很有禮貌。
  可越是這樣,越是讓人看不透其深淺,即便是淮空子、聞葶、虞貞這些帝君境大人物,對王鐘都隱隱有些吃不準,這可很不尋常。
  最可怕的,往往是未知。
  而這王鐘,無疑是這樣一種危險人物!
  要知道,他顯然早已清楚陳汐擁有劍皇三重境的劍道修為,可在此刻依舊敢說出一番讓陳汐小心點的話,言辭間還一派云淡風輕,這無疑讓他顯得愈發高深莫測起來。
  “對比劍道,我可從未曾畏懼過。”
  陳汐仿似渾然不覺,這一刻的他顯得愈發沉靜,愈發從容,仿佛從這一刻開始,這天、這地、這人,這外界所有一切,都已被他摒棄。
  他眼中,只有王鐘一人。
  他的劍,也僅僅指向了王鐘一人。
  一股無形的劍道氣息,從陳汐身上彌漫而開,天地陷入靜止,讓外界眾人皆都臉色一變,有一種窒息般的感覺。
  注意到陳汐氣勢的變化,那王鐘挑了挑眉毛,忽然建議出聲:“既然是以劍對劍,不如我們采取一個獨特的對比方式,速戰速決如何?”
  陳汐心境古井不波,道:“你說。”
  這一剎,外界眾人也不禁心生好奇,這王鐘又是要玩哪一出?
  “很簡單,你我立在原地不動,只以手中之劍交鋒,誰若是退出原地十丈范圍,或者誰若擋不住對方劍道,皆算失敗,如何?”
  王鐘毫不猶豫,坦然開口。
  眾人聞言,不禁嘩然。
  若真采取這種對決方式,那難度可就比常規的對決困難太多了,要保證自己立足原地十丈范圍內,明顯是杜絕了一切閃避的可能!
  換而言之,這種方法最直接的目的,就是要讓陳汐和他進行一場正面的硬碰硬戰斗!
  誰退縮,誰就敗!
  誰擋不住,誰就敗!
  “這王鐘哪里來的底氣,竟敢提出這樣一種對決方式?難道他有十成把握戰勝陳汐不成?”
  “若陳汐真答應下來,這一戰就有意思了。”
  “不知為何,這王鐘表現得太鎮定,儼然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我突然有些擔心陳汐了。”
  外界議論紛紛,大多數人都在驚詫王鐘所展現出的魄力,更有不少人則隱隱替陳汐擔憂起來。
  這一刻,就連聞葶也不禁皺了皺柳眉,不悅道:“這金蟾神島的傳人究竟在玩什么花樣,好好的規則不遵循,卻要另辟一種戰斗規則,未免太過放肆。”
  聽見聞葶不滿,立在歸元大殿外的淮空子也是皺了皺眉,旋即,他就把目光投向了銘道戰場中,沉聲開口道:“陳汐,按照本次論道大比的規矩,你大可不必答應此提議。”
  見王鐘提出的建議,竟引起了淮空子出聲干預,讓得全場人都是紛紛側目不已。
  對于此,王鐘只是笑了笑,目光一直望著陳汐。
  “這種戰斗方式也正合我意。”
  陳汐開口,竟是答應了下來!
  眾人怔然。
  淮空子沉吟片刻,最終并未再開口。
  聞葶心中則嘆了口氣,有些猜不透自己這位小師叔心中是如何想的。
  “好!單憑你一點,在待會的對決中,我便不會讓你輸的太難看!”
  王鐘忽然大聲贊嘆起來,但言辭卻顯得極為霸道和強勢。
  “我認為,你最好先別高興太早。”
  陳汐淡然道。
  “你說的對,我的確有些孟浪了。”
  王鐘一拍額頭,灑然一笑,就神色一肅,整個人瞬間變得平靜之極,再無任何情緒波動。
  “此劍名滅劫,希望你這輩子都不會忘了這個名字。”
  平靜淡漠的聲音中,王鐘眼眸中驀地閃過一抹妖異的紫色神焰,攝魂奪魄。
  一剎那間,他整個人被一片紫色神輝籠罩,宛如一輪紫日,耀眼無匹,震動八方風云。
  嗚嗚嗚~~~
  能夠清楚看見,以王鐘為中心的方圓十丈內,時空驟然崩塌、爆碎、化為亂流劇烈旋轉不休,發出尖銳刺耳的轟震聲。
  王鐘立在其中,衣衫獵獵,紫眸如電,整個人猶如劍中帝皇蘇醒,有一種唯我獨尊的霸氣。
  這一切變化,皆都發生在一瞬間,當眾人再次望向王鐘時,就像看到另外一個陌生人般,那霸道凌厲的氣息,讓許多人都微微色變。
  “他……竟也擁有劍皇三重境的劍道力量!”
  有一位帝君境大人物驚呼。
  唰!
  還不等眾人反應過來,王鐘已一劍斬出。
  鮮紅透亮的滅劫劍橫空,似情人眼角流淌的一縷血淚,妖艷、血腥、又裹挾著一股一往無前、摧枯拉朽的威勢。
  甫一出現,那擂臺上竟涌現出血雨滂沱,血海狂涌的異象,直似要將天地都沉淪其中,駭人無比。
  幾乎是同時,陳汐眼眸中迸射出一抹冷冽鋒芒,沒有任何遲疑,謫塵劍化為一抹光,橫空掠起。
  玄心劍術——流光式。
  這一道劍氣仿似虛無縹緲,不著痕跡,給人一種輕飄飄似柳須般的不真實感。
  可當劍氣掠空,卻將那血雨切開,再無法將落,將那血海撕裂,像把一幅畫從中剪開。
  然后,倏然降臨在王鐘頭頂!
  這一切都發生極快,且毫無碰撞聲發出,更無驚天動地的威勢,可那等平平靜靜中所展現出的力量,卻顯得尤為震撼人心。
  嘭!
  王鐘輕輕一笑,似并不意外陳汐可以辦到這一步,他掌中滅劫劍一振,便將那一道臨頭而至的一抹劍氣齏粉。
  “不錯。”
  贊嘆聲中,王鐘再次斬出一劍。
  唰!
  此劍威勢明顯要更強大一籌,殺機沛然,劍氣四周道音轟震,響徹天地。
  遠處一眾觀戰者中一些實力稍弱的,無不被震得耳膜幾欲炸裂,渾身氣血翻騰,難受之極。
  即便是那些帝君境存在,也是微微色變,這一劍之力的威勢,超乎了他們想象。
  對于此,陳汐神色卻是波瀾不驚,自始至終都未曾發生一絲變化。
  唰!
  他同樣斬出了一劍,勢如奔雷貫乾坤,力如瀚海摧堅石,浩浩蕩蕩,磅礴無量。
  正是玄心劍術——海崖式。
  轟隆隆~~~
  這一次交鋒,動靜卻是驚人之極,神芒爆綻,劍輝如雨,似日月在碰撞般,響徹九天十地。
  那可怖的場景,駭人聽聞,令全場不少修道者都動容。
  這顯然就是兩尊絕世劍皇之間的交鋒,舉手投足之間發揮出的威力,都足以摧垮日月,滅殺乾坤,擁有滔天無量之神威,堪稱是驚世駭俗,非常人所能及。
  像這等巔峰對決,萬千年都甚至不會發生一場,曠世罕見!
  十方神城中那些修道者修行至今,也根本未曾見到過如此驚世的對決,直看得目瞪口呆,齊齊失聲,整個人都快忘了呼吸。
  “你也接我一劍!”
  陳汐神色沉靜,濃密烏黑的長發飛揚,整個人儼然似一柄出鞘鋒芒,威勢震八荒。
  說話時,謫塵劍發出一聲清吟,以一種凌厲、肅殺、精準無匹的氣勢斬殺而出。
  王鐘瞇了瞇眼睛,氣勢竟也隨之變強,掌中滅劫劍愈發鮮紅透亮,直似要淌出血來。
  轟!
  他斬出一劍,劍嘯如爆雷,響徹乾坤,氣勢剛烈、洶涌、霸蠻到了極致。
  僅僅幾個呼吸之間,兩者劍氣交鋒了起碼不下上百次,直殺得天搖地動,日月無光,爆發出一種又一種可怖異象。
  有大道崩殂、有神音悲鳴,也有電閃雷鳴,經緯逆亂,一種種戰斗爆發出的異象,讓得全場齊齊陷入震動,眼睛睜大,神魂為之顫粟。
  太強大了!
  無論是陳汐,還是王鐘,自始至終皆都屹立在原地,身軀紋絲不動,可他們手中所施展出的劍道,卻早已超乎同境界太多太多,將那劍皇三重天的威勢發揮得淋漓盡致。
  ——
  ps:停電到現在,這一章是在吧搞定的,別人都在lol,我在碼字,鍵盤、座椅、氣氛都很不習慣,第二章會有的,可能會晚一些,大家別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