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885 驚世逆轉

兩位臻至劍皇三重境的絕世劍皇,于萬眾矚目之下,展開了一場驚世巔峰對決。
  所有人都清楚,這一場對決無論孰勝孰負,都必將名留青史,傳遍整個上古神域!
  在交戰之前,誰能想象,那宛如一匹黑馬般橫空殺出的王鐘,竟會同樣擁有劍皇三重境的威能?
  誰又能想象,這一場對決竟會采取這樣一種獨特的方式進行?
  可以說,在這第三重關的四場對決中,唯獨這一場對決要顯得更具懸念,也更為吸引目光。
  ……
  銘道戰場上,戰斗依舊在持續。
  陳汐和王鐘依舊佇足原地,身軀紋絲不動,堅穩若磐石,可他們戰斗的力量卻隨著時間推移,在不斷提升。
  戰斗所產生的毀滅力量,也是越來越‘激’烈。
  劍芒流竄。
  神輝席卷。
  道音轟震。
  銘道戰場中,徹底化為劍氣汪洋,劍道的力量在這一刻驚‘艷’全場。
  “你們看出來了么,無論是陳汐,還是那王鐘,他們的戰斗風格,竟是驚人的相似!”
  許多人敏銳察覺到,在這一場對決開始時,陳汐和王鐘根本沒用動用全力,他們的戰斗風格也幾乎一模一樣,皆都并未徹底暴‘露’自己的底牌,而是隨著戰斗的持續,不斷提升自己的力量。
  顯然,兩人都有些看不透對方深淺,故而皆都采取了最為穩妥的戰斗手段。
  而對外界修道者而言,這樣的戰斗無疑顯得更具備吸引力。
  他們無不都在心中暗暗揣測,究竟是陳汐的底牌多,還是那王鐘的底牌多?
  他們兩人的極限又在哪里?
  沒人能看得出來,所以就愈發讓人好奇。
  而能夠引起全場所有修道者的好奇心,可見這一戰是如何之‘激’烈和驚世。
  “有此觀之,這陳汐和王鐘皆都是劍道中的奇才,萬古罕見,單論其現在展現出的戰斗力,渾然已不遜‘色’于早已晉級的冷星魂、東皇胤軒、孔悠然三人!”
  有人出聲,把陳汐和王鐘和其他人對比。
  但很快,就遭到了反駁。
  “這可沒法比,此戰有極大限制,規矩和之前論道皆都不同,看似‘激’烈無比,可無形之中,卻束縛了他們的戰斗技巧。”
  “不錯,他們佇足原地不動,每一擊都是正面硬撼,但要知道真正的戰斗可是不會如此,有人擅長進攻,也有人擅長迂回戰斗,拿現在的陳汐和王鐘和其他人對比,根本無法分出高下來。[想看的書幾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穩定很多更新還快,全文字的沒有廣告。]”
  不管如何評價,在外界所有修道者眼中,陳汐和王鐘這一場對決,完全就是一場劍道境界的對抗,是他們各自所參悟出的劍道之間的爭鳴。
  當然,這其中也包括兩人所擁有的煉氣修為、道心修為、悟道修為以及所掌握的功法……等等方面。
  這些綜合力量匯聚在一起,就成為了他們發揮自己劍道威能的力量源泉。
  當這一場對決結束時,就足以判斷出誰的力量更強大,誰的劍道境界更高妙!
  ……
  轟!
  一盞茶時間后,陳汐眼眸中驀地閃過一縷駭人神輝,掌中謫塵劍裹挾著億萬符文神輝,若倒卷星河,破殺而去。
  幾乎是同時,王鐘瞇了瞇眼眸,將一柄滅劫劍運轉到極致,若一片血‘色’火焰,鋪天蓋地。
  兩者碰撞,若風雷‘激’‘蕩’九重天,熾盛刺目的神輝,將天地都照耀得一片通透,煌煌無量。
  蹬蹬蹬!
  在一眾駭然目光注視下,陳汐和王鐘的身軀齊齊倒退出三步,不差分毫!
  這一擊,竟又未能分出個高低來。
  只不過所有人都敏銳察覺到,這一刻無論是陳汐,還是那王鐘,神‘色’皆都變得認真、嚴峻,整個人氣勢也是愈發強盛。
  遠遠望去,陳汐若一口深淵,氣勢愈發幽邃,似能吞沒八荒,而那王鐘則如一輪紫日,洶洶如燃燒。
  “斬!”
  王鐘再度出擊,劍意通天,驚擾大道。
  唰!
  陳汐抿嘴不言,出劍與之硬撼。
  目睹這一幕,所有人都清楚,這一場對決,已到了最關鍵的時刻,這也是最兇險,最慘烈的時候。
  用不了多久,勝負或許就能分出來!
  沒有人說話。
  也再沒有人分心。
  所有的目光、念頭都齊齊聚攏在銘道戰場中,讓得外界顯得出奇的寂靜,鴉雀無聲。
  甚至放言整個十方神城,都是一片寂靜,落針可聞。
  歸元大殿中的淮空子、聞葶、虞貞、勒夫、赤松子等一眾大人物,觀禮席上的申屠清遠、真武帝君、紫薇帝君等一眾帝君存在,在這一刻也都將全部注意力集中在了陳汐和王鐘身上。
  唯獨那銘道戰場中,劍‘吟’聲、碰撞聲、時空爆碎聲、風云‘激’變聲……各種聲音轟震不斷,響徹四野。
  ……
  轟!
  又是一次‘激’烈無比的‘交’鋒,陳汐眼眸微微一凝,氣血翻騰,忍不住倒退出六步。
  幾乎是同時,王鐘額頭青筋隱現,猛地一咬牙,可身軀卻是無法控制,同樣倒退出六步。
  “哼!”
  兩者幾乎同時冷哼一聲,再次‘交’鋒在一起。
  轟隆~
  上百回合后,陳汐身影一踉蹌,朝一側避開八丈距離,渾身氣息一陣轟鳴。
  反觀王鐘,卻是氣勢如虹!
  眾人皆都禁不住眼瞳一縮,難道陳汐要被壓制了嗎?
  但很快,他們就發現自己判斷錯了,因為就在下一刻,陳汐悍然出擊,同樣將王鐘擊潰,身影硬生生被‘逼’退九丈距離!
  這讓眾人禁不住又是一陣震動。
  看似僅僅只是距離上的差異,可這可是兩位絕世劍皇之間的碰撞,其中之兇險,可想而知有多可怖,堪稱是步步殺機,一不留神,便可能就此落敗!
  戰斗依舊在持續,只不過相較于之前,則要更加兇險和慘烈。
  隨著戰斗推移,陳汐的臉‘色’也一點點緊繃,凝重一片,渾身氣血翻滾不休。
  王鐘則額頭青筋爆綻,牙齒緊咬,眼眸中寒芒大盛,整個人猶如徹底燃燒起來般,籠罩在一片滾滾紫‘色’神焰中。
  “陳汐,此次你必敗無疑!”
  忽然,王鐘‘唇’角泛起一抹冷厲的弧度,猛地一聲長嘯,鳳翅冠驟然爆碎,滿頭長發倒豎,釋放出懾人的紫‘色’神芒,整個人宛如化為一尊遠古劍神。
  他的氣勢,竟是在這一剎那,居然硬生生再次暴漲一籌!
  見此,外界所有修道者震撼,難以置信。
  “滅劫!”
  不等眾人反應,王鐘手執滅劫劍,一斬而出。
  轟!
  這一剎,蒼穹驟然灰暗下來,萬物陷入一種歸寂的跡象中,似要不復存在。
  那可怖的氣息,令得那些帝君境存在心中都為之震動,這是什么劍道傳承?
  不少修道者甚至被震懾得‘毛’骨悚然,如墜冰窟,幾‘欲’肝膽俱裂!
  太強了!
  這一劍所蘊含的氣息,似連劫難都要抹殺,讓一切都陷入寂滅中,匪夷所思。
  “滅劫,滅劫……這人……難道真的是那個地方來的?”
  爭鳴道場中,佛宗圣子迦南眸光幽邃,泛著慧光,似看出了什么,神‘色’竟是罕見的凝重。
  面對這一擊,陳汐同樣嗅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感受到一種無形的壓迫之力撲面而來。
  唰!
  他沒有任何遲疑,施展出玄心劍術抱圓式,劍影幢幢,化為一道渾圓光幕,遮蔽天地本我!
  轟!
  一股沛然巨力狠狠撞來,王鐘這一擊顯得極為可怖,超乎想象,陳汐雖抵擋住,可身軀卻是硬生生被震退出去。
  蹬蹬蹬……
  在一眾駭然目光注視下,他身影最終停在了距離原地十丈的地方,再差一線,就會被淘汰出局!
  這讓不少修道者松口氣之余,也不禁暗暗駭然不已,王鐘這個來自金蟾神島的傳人,未免也太強了吧?
  陳汐氣血翻滾,臉‘色’微微蒼白,只不過神‘色’依舊漠然,沒有任何一絲變化。
  唯獨他那一對黑眸中,已帶著上一抹肅殺之極的氣息。
  嗯?
  王鐘見這一擊竟未擊敗陳汐,臉‘色’顯得愈發冰冷,眼眸中同樣涌出沸森寒殺機。
  唰!
  不等他再出手,陳汐率先動了,謫塵劍化為一抹流虹,似無視時空之阻礙,打破經緯之束縛,一剎那間,消失不見。
  下一刻,就來到了王鐘咽喉一尺之地!
  這一擊,顯得詭秘飄忽之極,也快得不可思議,讓得王鐘眼瞳驟然一縮,臉‘色’微變。
  轟!
  猝不及防之下,他雖有驚無險擋住這一擊,可他整個人同樣被震飛出去,堪堪止步在十丈之前!
  這讓他臉‘色’終于發生變化,變得‘陰’沉,但最終,他忽然微微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牙齒。
  “這就是你最強的手段么?很不錯,但是很可惜,這可不是我最強手段!”
  淡漠的笑聲中,王鐘整個人憑空而起,左手中,竟是再次浮現出一柄神劍,通體如雪,晶瑩透體,宛如透明般,釋放出冰寒刺骨的可怖氣息。
  雙劍!
  眾人見此,禁不住倒吸涼氣,祭用雙劍的劍修倒并非沒有,甚至有能夠祭出千百柄神劍的,可那僅僅只是使用,真正能夠發揮出的威力才是關鍵。
  對王鐘這等存在而言,能夠將一柄劍御用到極限,已足可以滅殺任何敵人!
  而此刻,他卻祭出了第二柄神劍,這也就往往意味著,憑借他如今的力量,所發揮出的戰斗力只怕將翻倍提升!
  ——
  ps:今晚沒了。金魚人已快吐了,網吧里煙味、泡面味‘混’雜著古怪的機箱氣味,熏得人頭昏腦漲,我還是坐的無煙區啊!若非必要,這輩子都不想踏入這種low網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