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888 天譴之力

當那一位灰衣老者出現,場中氣氛一瞬間達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死寂之中。
  太可怖了!
  誰敢想象,在短短幾個呼吸之間,竟會有五位道主境大人物齊齊出現?
  道主之境!
  一種早已臻至神道巔峰高度,開始參悟命運大道的恐怖存在,古往今來,遍數整個上古神域中,能夠臻至道主之境的,無不擁有著通天蓋世之威能。
  像這等存在,也太過稀少,太過罕見,甚至掰著手指頭數都能數的過來!
  擱在尋常,道主境大人物幾乎極少顯現世間,令得絕大多數修道者甚至修行至今,都未曾真正目睹過一尊道主境大人物的真容。
  可如今,卻一下出現了五位道主,那等震撼力簡直已無法形容,讓得在場所有人都齊齊震撼,噤若寒蟬,不敢出聲。
  “諸位道友,此次論道尚未結束,不如隨我前來歸元大殿中,一起觀戰如何?”
  灰衣老者含笑出聲。
  “也好。”
  “正有此意。”
  其他四位道主境大人物皆都頷首,隨著那灰衣老者一起,踏步虛空,倏然已進入那歸元大殿中,消失不見。
  轟!
  當他們一行人的身影剛消失,場中頓時像炸開鍋,徹底沸騰了,滔天的嘩然聲傳遍天地。
  “大先生巫雪禪!老天,這等傳說中的大人物居然在今日現身了!”
  “還有上教圣祭祀虛陀,神院天教諭宣冥,女媧宮光明宮宮主雪翎,以及道院傳道長老采崖!”
  “帝域五竟分別派出一位道主境大人物前來,這可罕見了,難道有什么大事要發生嗎?”
  “別忘了,此次論道大比的目的,乃是選拔出十位弟進入混亂遺地,尋覓機緣。這五位道主一起現身,只怕就和此有關!”
  “此次能夠得見道主真容,已不虛此行!”
  “剛才上教圣祭祀虛陀說的話你們可聽到?他竟說大先生巫雪禪著急趕來送死,當時嚇得我還以為要爆發一場道主境之間的對決。”
  “呵呵,肯定不會如此,這一切大概都是因為大先生巫雪禪在前些年殺了上教圣祭祀摩臨,而那位摩臨道主可是虛陀道主的師弟。”
  “原來如此。”
  各種議論聲響徹,一切話題都集中在了巫雪禪虛陀宣冥雪翎采崖等五位來自帝域五中的道主大人物身上。
  每個人臉上都寫滿了驚嘆敬畏崇慕……讓得場面也是沸騰熱鬧到了致。
  畢竟,能夠在一天之內,一下看到五位傳聞中的通天大人物,這等機會可是罕見了,萬千年里只怕也難遇到一次。
  “大師兄也來了。”
  卻是皺了皺眉,他很清楚,當初巫雪禪鎮殺摩臨道主之后,曾遭受過上教主伏擊,若非師叔帝舜救助,甚至可以遭劫。
  如今,巫雪禪卻獨自神衍山,在這等情況下,若萬一再被上教算計一場,那后果可著實難料。
  不過很快,陳汐就搖了搖頭,不再多想。大師兄他既然敢孤身前來,必然早已考慮到這方面。
  ……
  歸元大殿中。
  氣氛已變得和之前不同,無論是聞葶虞貞,還是淮空勒夫赤松,當看見五位道主齊齊駕臨時,頓時都起身相迎,不敢有任何造次。
  “師侄,你繼續去主持此次論道大比,大殿中其他事宜,便交給我了。”
  灰衣老者采崖吩咐了一聲,就請巫雪禪虛陀宣冥雪翎四人一一落座。
  淮空領命而去。
  剩下的聞葶虞貞勒夫赤松四人,則各自立在了自己門中長輩后方。
  “諸位道友來的倒是巧了,距離此次論道大比結束,尚有兩輪對決,四強名單也早已公布,分別是冷星魂東皇胤軒孔悠然和陳汐這四個小家伙。”
  落座之后,采崖道主含笑出聲,“只是可惜,我道院傳人卻是沒有一人躋身前四強中。”
  聲音中,帶著一抹自嘲。
  正如采崖道主所言,這四強名單中,恰好是上教神院女媧宮神衍山各自占據一席,唯獨沒有道院傳人,顯得很微妙。
  “在我看來,這個結果只怕正合你們道院心思。”
  神色古板威嚴的宣冥道主淡漠開口。
  采崖道主微微一笑,也不辯解,旋即,他忽然道:“不知諸位道友認為,在這四個小家伙中,究竟誰能獲得此次論道大比的第一名?”
  此話顯得有些多余,在座的巫雪禪虛陀宣冥雪翎四位道主大人物,肯定會認為各自門下的傳人可以取勝。
  采崖道主顯然不是愚笨之人,但卻在此刻說出這樣一番話,可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巫雪禪笑了笑,并未直面回答,而是拿出一個通體彌漫混沌氣的玉盒,擱在身前案牘上。
  然后,他這才說道:“無論是誰能獲得第一名,這便是我神衍山所給予的獎勵。”
  采崖道主饒有興趣道:“玉盒中可是一件先天靈寶?”
  巫雪禪點頭道:“不錯,其中寶物名為‘無破天梭’,采崖道友以為此物作為獎勵如何?”
  無破天梭!
  大殿其他大人物皆都瞇了瞇眼睛,似早已聽聞過此寶來歷。
  采崖道主撫掌驚嘆道:“好寶貝!傳聞這可是伏羲前輩所傳下的重寶,非尋常可比,作為此次論道大比第一名的獎勵,已是綽綽有余。”
  說著,他目光一掃其他道主,忽然笑道:“大先生,你就不擔心此寶被其他道友門下的傳人給得去?”
  巫雪禪灑然一笑,道:“有能耐的話,盡管拿去。”
  采崖道主笑道:“看來,大先生對自己那位小師弟可是信心十足啊。”
  說著,他袖袍一翻,也拿出一個玉盒,擱在案牘上,道:“身為此次論道大比的東道主,若不拿出獎勵來,可就有些說不過去,依照我道院院長的囑咐,無論是誰獲得第一名,這玉盒中的‘靈虛寶衣’便歸誰所有。”
  靈虛寶衣!
  聞言,許多中又是狠狠一震,這同樣是一件至寶,神妙莫測,防御無雙!
  很快,許多目光都落在了上教虛陀道主神院宣冥道主女媧宮雪翎道主身上。
  “既然諸位有如此雅興,那我上教也拿出一物,以此來充當此次論道大比第一名的獎勵吧。”
  上教虛陀道主沙啞開口,說話時,將一塊黑色玉盒拿出,丟在了案牘上,“這其中乃是我上教主當年在界中所覓得的一件古寶,名‘乾坤兩儀旗’,諸位想必早有耳聞,老夫便不再多解釋了。”
  乾坤兩儀旗!
  不止是一件古寶,更是一件威名赫赫的先天靈寶!
  眼見巫雪禪采崖虛陀位皆都拿出一件寶物當做獎勵,那神院宣冥道主和女媧宮雪翎道主也沒有遲疑,相繼拿出一件神寶來。
  一桿傳承自神院的“渾天戰戟”。
  一顆傳承自女媧宮的“萬象道珠”。
  這兩件神寶,同樣皆都是先天靈寶中的珍,神威非凡。
  見此,采崖不禁感慨:“這一下,連我都有些眼紅了,也不知最終究竟哪個小家伙有機會獲得這般豐厚獎勵了。”
  何止是采崖道主,當看到這一幕時,立在一側的聞葶虞貞勒夫赤松等一眾帝君境大人物也禁不住心中震怒,不可抑制地泛起一抹深深的艷羨。
  這可是五件先天靈寶!
  且無一不是珍,如今卻一起成為了一種獎勵,讓得他們這些帝君境大人物哪可能不動心羨慕?
  要知道,像他們這等帝君境存在,身上所攜帶的先天靈寶也絕對超不過五件了!
  不過他們都很清楚,他們帝域五各自拿出一件神寶當做獎勵,意義可不同尋常,明顯像是在進行一場對賭。
  賭的,就是最終究竟哪一方勢力的傳人,能過獲得此次論道大比的第一名!
  鐺~~~
  就在此時,一道渾厚的鐘聲在大殿外悠悠響徹,傳遍天地。
  一下,大殿中的目光齊齊望向了外邊。
  因為第四重關的四強對決,就將在此刻了!
  ……
  鐘聲悠揚,外界的喧嘩聲很快就被壓住,消失不見。
  氣氛也是隨之變得莊肅安靜下來,所有的目光,都齊齊看向了立在歸元大殿前的淮空身上。
  “第四重關對決,現在開始!”
  淮空神色威嚴,沉聲開口,“此次對決共分兩場,第一場將由上教冷星魂,對陣女媧宮孔悠然。”
  “第二場將由神院東皇胤軒,對陣神衍山陳汐。”
  “此次對陣名單是由我道院院長親自確定,若有異議,爾等四人不妨說出來。”
  說著,淮空目光落在了早已立在爭鳴道場中的陳汐冷星魂東皇胤軒和孔悠然身上。
  這次對決雖然沒有采取抽簽的形式,可安排的卻很微妙,也很合情理,畢竟眾所周知,神衍山和女媧宮關系不錯,上教和神院同樣也是一個鼻孔出氣的。
  若是讓冷星魂和東皇胤軒對決,讓陳汐和孔悠然對決,那就少了多的樂趣和看點。
  同樣,這個安排一出,也必然不會引起陳汐他們的反感了。甚至可以說,這個安排完全符合在場所有人的心意和預期,完全都挑不出任何讓人質疑的地方。
  當然,也可以讓冷星魂和陳汐對決,讓東皇胤軒和孔悠然對決,不過這其中的區別并不大,誰也不會在意了。
  “既然沒有異議,現在便開始這一輪論道吧!”
  見陳汐他們五人反對,淮空沒有遲疑,當即宣布這地四重關論道開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