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889 御道筆

銘道戰場中。
  冷星魂和孔悠然遙遙對峙。
  氣氛肅殺。
  場中所有目光在這一刻,全部集中在兩人身上,屏息凝神,無人說話。
  就連歸元大殿中的一眾道主境大人物也不例外。
  這是四強對決的第一戰,晉級者,便可以參與到最后一場對決的交鋒中,去角逐此次論道大比的第一名。
  而失敗者,就只能止步于此!
  “身兼太古孔雀王血脈,又完全掌握女媧宮五蘊、五色、五靈、五行、五光這五大至高傳承之力,你是一個值得我重視的對手,所以接下來的戰斗,我會全力以赴。”
  冷星魂負手而立,一頭血色長發飛揚,淡漠冷厲的聲音中透著一股睥睨天下般的霸氣。
  這是他參與論道大比以來,第一次在對決前開口說話,有此就知道他對孔悠然是何等重視。
  “哦,我是不是該感到榮幸?”
  孔悠然神態慵懶,聲音幽冷而悅耳,整個人愜意從容之極,論及氣勢,竟是和冷星魂不相上下,各擅勝場。
  “這倒不至于,不過等你失敗時,或許會更清醒地認識到你和我之間的差距。”
  冷星魂眸子中泛起一抹血色,氣勢愈發迫人。
  “那就廢話少說,開始戰斗吧!”
  孔悠然輕笑一聲,驟然發起進攻。
  轟!
  她素手一招,無盡璀璨五色光芒轟然彌漫,籠罩銘道戰場,神圣無量,無所不在,她衣袂飄舞,掌控五色光明,渾身都流溢出不可侵犯的凜然神威。
  “五色如刃,分割乾坤!”
  孔悠然踱步虛空,穿行時空,無盡五色之力凝聚為奪目的鋒刃,排空而起,鋪天蓋地般朝冷星魂滅殺而去。
  嗤嗤!
  這些蘊含著五色之力的無形鋒刃,肅殺可怖到了極致,所過之處,時空被切割破碎,無堅不摧。
  “厲害,這應該才是孔悠然的真正力量,之前的戰斗中,她明顯保留太多。”
  陳汐眼眸微瞇,清晰感受到了孔悠然這一擊的可怕之處。
  不止是陳汐,場中其他修道者也都敏銳察覺到,這一刻的孔悠然變了,變得比之前任何一場對決都不一樣,舉手投足之間所散發出的威力,簡直令一些帝君境存在都心驚不已,實在讓人難以想象,她才只不過是一位祖神境存在……
  轟隆!
  就在孔悠然展開進攻的同時,冷星魂也悍然出擊,他身影偉岸,渾身彌漫滔天災厄氣,一對眸子毫無感情,沉寂若深淵,冷酷得令人心悸。
  “冥冥世間,渾濁兩極,災厄為渡,血鏈為引!”
  在那淡漠無情的聲音中,冷星魂雙手一抓,虛空中倏然涌出億萬道血色神鏈,纏繞著澎湃耀眼的災厄力量,覆蓋天地。
  那一道道血色神鏈,透著令人心悸的壓抑氣息,那是一種極致的災厄力量,一種來那個眾生都畏懼、顫抖的天譴之力!
  轟隆隆!
  這充滿災厄、天譴味道的血色神鏈一出,幾乎將銘道戰場中所籠罩的五色光明之力崩壞了一半。
  而冷星魂則像一尊替天執掌刑罰之力的王者,威勢駭人到了極致。
  這等畫面,絕對堪稱是驚世駭俗。
  孔悠然宛如掌控光明,五色神輝氤氳周身,神圣而超然,讓人不敢褻瀆。而冷星魂則像無情天道,肅殺、冷酷、無情,給人帶來心底最深處的驚悸和壓抑。
  這樣一對男女,在此刻對決于銘道戰場中,所所展出的力量,簡直讓在場所有修道者皆都心生驚駭,有一股窒息般的感覺。
  “天譴之力!了不起,以祖神境修為,便開始借天道之威為己用,此子之資質,堪稱曠古爍今!”
  歸元大殿中,女媧宮雪翎道主眸光如電,神芒涌動,聲音中帶著一絲訝然。
  “過獎,能夠把女媧宮五大傳承之力融會貫通,那太古孔雀王的后裔可也了不起的很。”
  太上教虛陀道主出聲,沙啞而低沉。
  若不知道的,還以為虛陀道主和雪翎道主關系有多好,真正了解他們的人卻都清楚,明面上是贊美對方傳人,實則已隱隱有明爭暗斗之意。
  “無論是冷星魂,還是這孔悠然,皆都可稱作引領一個時代的蓋世天驕,兩者無論勝敗,皆都值得稱道。”
  道院采崖道主捻須含笑,“大先生,宣冥道友,你們二位以為呢?”
  巫雪禪笑了笑,不置可否。
  宣冥卻是冷冷道:“這可不好說。”
  采崖道主哈哈一笑,卻是不再提及這個話題。
  他們交談之際,目光依舊時時刻刻關注著銘道戰場,達到他們這等層次,自是一眼看出,這一場對決,短時間內只怕根本分不出勝負來。
  “災厄、天譴……”
  這一刻,陳汐眼眸也不禁一瞇,早在三界時,因為常年和太上教弟子廝殺,讓得他對災厄之力也是熟悉之極。
  但冷星魂所施展的災厄之力顯然很不一般,其中還充斥著一股大道天譴的力量,威力之可怖,讓得陳汐心中也凜然不已。
  天譴!
  這等力量陳汐倒并非沒見過,但那是從“天譴之眼”中所釋放出,陳汐哪會想到,冷星魂竟能掌控這等力量了?
  “看來,這冷星魂明顯已獲得了太上教真傳,竟可以借大道天譴之力為己用,著實不容小覷了……”
  陳汐心中喃喃。
  ……
  “怪不得你讓我感到了一種不舒服的感覺,原來是掌握了天譴之力,如此也好,就讓我看看,是你的天譴之力厲害,還是我的五色傳承更勝一籌!”
  銘道戰場中,見識到冷星魂的手段,孔悠然清眸也是一凝,旋即就爆射出一抹熾烈的光,斗志愈發強盛。
  “哼!”
  冷星魂唇角泛起一抹冷厲弧度,“我會讓你敗得心服口服。”
  轟隆隆!
  兩者之間展開了激烈對決,神輝碰撞,道法相沖,爆發出可怖之極的毀滅力量,給人一種感覺就好像天地都要塌陷、粉碎、化為虛無般。
  幸好這一切是發生在銘道戰場中,否則后果著實不堪設想了。
  這一場對決,的確可稱得上是曠世罕見,聲勢之浩大,場面之兇險,皆都達到了一種全新高度。
  讓得外界那些觀戰的修道者都看得心神澎湃,不能自已。
  許多帝君境存在感慨,當年他們還是祖神巔峰層次時,可絕對無法擁有這般驚世威能了。
  而那些祖神境強者目睹這一切,也無不心生一股挫敗感,自認和冷星魂、孔悠然這等人物相差太遠了,無法企及。
  至于陳汐,則在一直冷靜分析戰局,不斷在心中推演,如果換做自己代替孔悠然的位置,又該如何應對冷星魂……
  轟!
  足足一炷香時間后,忽然,銘道戰場中產生一道恐怖的碰撞聲,似天崩地裂一般,震耳欲聾。
  下一刻,冷星魂的身影猛地一個踉蹌,倒退出數十丈距離。
  頓時之間,全場震駭。
  難道冷星魂要被壓制了?
  “嗯?”
  這一刻,太上教虛陀道主那渾濁的眼眸也不禁一凝。
  轟!
  不等眾人反應過來,抓住這個時機,孔悠然已是再次發動攻擊,五色神輝如燃,轟然傾瀉而出。
  可當看到這一幕時,陳汐心中卻沒來由泛起一抹悚然,暗道一聲不好!
  嗡!
  果然,就在孔悠然這一擊剛施展出,那原本略顯狼狽的冷星魂霍然抬頭,眉宇間悄然浮現出一只漆黑冰冷的眸子。
  那眸子無情、漠然、幽邃得令人心悸,甫一出現,就釋放出一道灰濛濛的神芒,在虛空中一閃即逝。
  一瞬間,在場所有人都看見,孔悠然身影猛地一僵,那絕美無匹的容顏上泛起一抹驚色。
  下一刻,她就如遭雷擊一般,俏臉煞白,唇中猛地咳出一口血來。
  轟!
  在此時,冷星魂的身影悄然浮現,一掌拍出。
  孔悠然下意識抵擋,卻已來之不及,硬生生被這一擊震飛出去,口中連續咳出幾口血來,神色一下子萎靡之極。
  “你敗了。”
  見此,冷星魂當即收手,漠然開口,而在他那眉宇間,那一只悄然浮現的眸子已是消失不見。
  全場震撼無語,這一切都發生太快,原本他們以為冷星魂要被壓制,誰曾想,眨眼之間,孔悠然竟已敗北!
  甚至,大多數修道者根本都沒看清楚,冷星魂施展了何等手段辦到這一步的。
  這簡直太過不可思議!
  唯獨陳汐心中一嘆,為孔悠然惋惜不已,他哪會沒認出,冷星魂眉宇間浮現的那一只眼眸,八成就是“天譴之眼”!
  “天譴之眼么,這等力量可不是如今的你能夠駕馭的,不過,終究還是你贏了……”
  銘道戰場中,孔悠然抿了抿唇,輕嘆一聲,便轉身離開了銘道戰場,神色間倒并未有多少不甘。
  幾乎是同時,冷星魂也倏然離開。
  至此,這第一場對決落幕,而場中早已是嘩然聲四起,盡是驚呼聲,似都難以置信。
  當然,也有許多人被冷星魂所展現出的手段所震撼。
  “這次可有些不好意思了,讓得女媧宮損失了一顆萬象道珠。”
  歸元大殿中,太上教虛陀道主睜開渾濁的眸子,發出一聲唏噓,聲音沙啞而低沉,更有一種滿足滿意的味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