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89 斬除后患


  第一更!拜求收藏!
  ——
  嗖!
  就在小珺施展血遁之法的時候,靈白突然一動,整個人化作一抹金光爆射而出,其速度之快,令陳汐都是一陣驚嘆。因為靈白此刻所展現的速度,甚至要比他結合風之道意的神風化羽遁法更快一籌。
  “真是一個麻煩的女人啊,你以為你能逃得掉?給我死!”就在靈白的聲音還在飄蕩之際,在那幾十里外的蒼穹下,一抹金光狠狠斬下,頓時爆出一團血雨,紛紛灑灑飄落而下。
  陳汐只看得倒吸一口涼氣,靈白這小家伙……太暴力,太血腥了!
  “幸不辱命。”下一刻,靈白便即回來,英俊冷酷的小臉上盡是厭憎之色,“真是的,我尋常最恨女人了,尤其是聰明的女人,殺了她簡直臟了我的手。”
  陳汐張了張嘴,卻不知該說什么了,心中卻是暗自嘀咕:“難道靈白被某個女人傷害過,因而人也變得扭曲偏激了?”
  當然,靈白的做法雖然狠辣兇暴,但卻把危機徹底扼殺在了搖籃之中,這樣一來,他進入瀚海城之后,只需隱藏好身份,倒也不用再擔心會被血月魔宗之人識破。
  陳汐如今唯一擔心的,就是在進入瀚海城之后,撞見小珺口中的那個梵殿主和風冥大人,因為他已確信,自己在龍淵城收服浮屠寶塔時,這兩人肯定躲在旁邊看到自己了。若是在瀚海城中相見,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走,先去看看那件鐮刀法寶還在不在。”靈白可不知道陳汐在想什么,小家伙對法寶的興趣,顯然比女人更大。當即,兩人便來到韓古月隕落的地方,目光四下搜尋,很快就發現目標。
  這是一座深有百丈的大坑,很明顯是剛才金丹爆炸轟出來了,而在其底部,則靜靜躺著一柄一尺長的漆黑鐮刀,遠遠望去,就像世俗農夫手中收割稻谷的鐮刀,平凡無奇,甚至就像一塊廢鐵。
  但是只有陳汐和靈白知道,這是一件多么恐怖的寶貝。
  “好寶貝,其內殺氣無窮無盡,純正凌厲,仿似秉承天地殺機而生,沒有一絲的邪戾之氣,這是堂堂正正的殺戮之兵,絕世兇器啊,怪不得那韓老狗能感悟出一絲殺戮道意呢。”靈白一躍跳入坑中,撿起漆黑鐮刀,不由驚嘆連連,在這場驚天動地的爆炸中,此物竟然完好無損,沒有受到半點的傷害!
  “哦,讓我看看。”陳汐也忍不住心中好奇,探手拿過來,只感覺這柄鐮刀輕若鴻毛,竟似沒有一絲重量一樣,手感堅硬、冰冷、似鐵非鐵、似木非木,看不出是由什么材料鑄造而成。
  “這是什么法寶?靈白,你可知這鐮刀是何品階?”陳汐訝然問道,
  “只能算作奇珍,若我猜測不錯,這鐮刀乃是由天地間的殺戮之氣,歷經無數個歲月凝聚而成,還不是法寶,但卻比法寶更為厲害,因為其內的殺戮之氣蘊含著天地間的殺戮道意,這種道意,可是只有仙器內才能蘊生的。”
  靈白目光灼灼,緩緩說道,“仙器,其內自成一個世界,構造出這個世界的就是道意,道意的種類越多,仙器的威力就越強。一些天仙祭煉法寶,除了搜尋珍稀的材料,最關鍵的就是抽取對天道的感悟,打入仙寶之中,使其進階、蛻變、進而變得更強大!”
  “你的意思是……這柄殺戮道意的鐮刀,若是能夠好好煉制一番,甚至能成為仙器?”陳汐驚異道。
  靈白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它原本就是煉制仙器的無上材料,想要煉制成其他品階的法寶,可能嗎?”
  “只是一件未曾煉制的材料,用在韓古月手中就能發揮出如此恐怖的威力,若是煉制為仙器,恐怕就是仙器中的第一殺戮之兵了。”陳汐驚嘆道,旋即眉頭一皺,“若是如此的話,這東西以后還是不拿出來為妙,若是被一些手腕通天的強者發現,肯定會引起無盡的麻煩。”
  “誰說不是呢?韓老狗整天拿著這玩意招搖撞騙,能活到現在被咱們殺死已經是個奇跡了。”靈白笑嘻嘻說道:“不過,這寶貝你可以拿來參悟殺戮之道,在遇到危機時,更可以當做殺手锏來使用。”
  陳汐點點頭,也只能如此了,以他現在的實力,擁有這么一件殺戮之寶,就跟懷璧其罪的匹夫沒什么區別,還是低調點好。
  畢竟,擁有一件破損的浮屠寶塔,已經惹得整個龍淵城的各大勢力垂涎,若非有北衡做依仗,恐怕他早就被無窮無盡的敵人撕碎了。如今又多出一件殺戮鐮刀,那誘惑力,恐怕連一些隱世不出的老怪物都忍不住出手搶奪。
  想到這,陳汐猛地想起,澹臺紫萱和其他四名黃庭境修士,還藏在自己浮屠寶塔內,心中不由咯噔一聲,暗叫一聲不好。
  這些人,如果知道韓古月死在自己手中,那肯定就明白殺戮之鐮落入了自己手中。并且他們身處浮屠寶塔內,恐怕也已猜到,他們是藏在一件仙器之中,因為只有自成一界的仙器,才能令人躲藏在其中!
  這是很簡單的道理,任誰都猜得出來。
  如此一來,陳汐擁有殺戮之鐮和一件仙器的事情,也根本就瞞不住澹臺紫萱等人了,除非殺人滅口。
  真要殺了他們嗎?陳汐不禁有些猶豫。
  “令他們立下天道誓言不就行了?”靈白似看出陳汐心思,笑嘻嘻道:“當然,你若嫌不安全,我幫你殺了他們,不會讓你難做的。”
  陳汐沒好氣瞪了這個好殺如狂的小家伙一眼,心中已有決斷,袖袍一揮,已是把澹臺紫萱等人放了出來。
  澹臺紫萱知道陳汐滅殺韓古月之后,顯得很鎮定,神情中甚至有著一絲沉重。因為正如陳汐所猜測那樣,他們躲在浮屠寶塔這段時間,也已猜出自己是在一件仙器之中,心中驚嘆之余,也不免惴惴不安,他們明白,自己恐怕撞破了陳汐天大的秘密,等待自己的,或許是被滅口的下場。
  氣氛因而顯得很沉悶,甚至有些壓抑。
  擁有一件仙寶,又能以一己之力滅殺韓家所有高手,這已經超出了澹臺紫萱等人所有的想象。在他們心中,這個陳恪雖只有黃庭境修為,但實力之強大,卻比他們見過的金丹修士都要恐怖,簡直就是個妖孽般的存在。
  他們無法戰勝,明白反抗也是無用,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只能任人宰割了。所以,他們在惴惴不安地等待,是死亡?或者活下去?只在這個陳恪的一念之間。
  “立下天道誓言,我放你們離開。”陳汐沉默許久,最終還是沒有痛下殺手,他不是冷酷無情的屠夫,也不愿成為濫殺無辜的人。
  聞言,澹臺紫萱等人都是暗自松了口氣,他們知道,這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沒有誰感覺有一絲的不妥。
  對于修士而言,所發出的天道誓言無疑是對自己的最大約束,一旦違逆,就是違抗天道,下場注定凄慘無比,甚至有可能遭受天罰,落得身形俱滅的下場。
  “陳恪道友,那……我等就先行告辭了?”立下天道誓言之后,澹臺紫萱深呼吸一口氣,低聲說道。
  “且慢。”
  澹臺紫萱等人心中咯噔一聲。
  陳汐笑了笑,“澹臺姑娘不是還要和我做交易么?我跟你們一起去瀚海城。”
  瀚海城毗鄰瀚海沙漠,是陳汐的必經之地,他決定趁此機會,去瀚海城中把自己不用的東西都賣掉,換取一些法寶、丹藥,為進入瀚海沙漠做準備。
  澹臺紫萱明顯很意外,怔了怔,才驚喜點頭道:“好,好,好。”話已經說不清了。
  因為她可是知道,陳汐能從翠云谷萬絕裂縫中走出,身上的珍品材料肯定不會少了,若能與之進行一筆交易,不僅能提升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甚至能獲得父親和一眾長老的賞識,直接任命自己為家族繼承人也說不定。
  不過一想到父親澹臺洪,澹臺紫萱心中頓時焦急起來,她可是清晰記得韓古月所說的話,自己的父親若健在,只怕早應該來接應自己了……如今卻一直不曾出現,難道真的出現了什么意外嗎?
  “事不宜遲,咱們現在就走吧。”陳汐若有所思地看了澹臺紫萱一眼,似是看破了她的心思,當下不再遲疑,祭出寶船,載著其他人,破空而去。
  “聽說瀚海城乃是整個南疆最為雄渾堅固的一座大城,通體由黃硫金沙澆筑而成,颶風不侵,飛劍難傷,巍峨壯闊之極,也不知是真是假。”
  盤膝坐在寶船上,陳汐一邊運功療傷,一邊在心中思索,“不過,聽那云鶴派的裴鐘和薛晨所說,如今中原其他各大宗門中,也有著年輕一代的弟子前往瀚海沙漠,一是為了磨礪實力,為群星大會做準備,另一方面卻是要尋覓那乾元寶庫的線索,或許,這些天之驕子們如今都已聚攏在了瀚海城中……對了,還有血月魔宗之人,他們出現在瀚海城,又是為了何事?”
  沒來由地,陳汐暗嘆了口氣,因為他發現,事情好像越來越復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