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891 化道為血

換而言之,這御道筆和太玄神書就是相輔相成的一對神寶!
  而像巫雪禪、雪翎道主、虛陀道主、采崖道主這等人物,更是清楚,這一對神寶非比尋常,乃是神院院長當年征戰天下時所佩戴的重寶,神威莫測。
  有關這一對神寶的傳說更是不知凡幾。
  正因如此,當看見連御道筆也出現在東皇胤軒手中時,外界修道者才會表現得如此之震駭。
  因為誰也沒想到,神院院長竟會將這等重寶齊齊交托給了東皇胤軒使用!
  畢竟,東皇胤軒再如何了得,再如何優秀,比之神院中的帝君境大人物,地位和身份終究差了一截。
  而他卻能獲得這般重寶,有此便可以看出,神院院長對他此次參與論道大比寄予了多大的厚望。
  ……
  嗤嗤!
  東皇胤軒一手持著太玄神書,一手執著御道筆,在虛空中一陣勾勒,似在書寫大道篇章。
  一瞬間,一個泛著漆黑光澤的“禁”字浮現半空,散發出一種晦澀、冰冷、死寂,欲要禁錮天下的無上氣勢!
  這一刻,整個銘道戰場上的氣流、時空、塵埃、光華……一切都仿佛被禁錮,呈現出一種詭異的寂靜狀態。
  外界眾人皆都不禁倒吸一口涼氣,這寥寥一個禁字,卻像大道烙印般,擁有無窮可怖威勢,超乎想象。
  “承神運,書神文,御神法!此子,竟已獲得神院至高傳承之力!”
  巫雪禪眉毛一挑,坐直了身軀,眼眸中泛起一抹冷冽光澤,他清楚這意味著什么,不出意外,一旦東皇胤軒成長起來,有朝一日必當會接掌神院院長之席位!
  嗡!
  而幾乎是在東皇胤軒施展出“禁”字的同時,陳汐掌中劍箓驟然泛起一抹奇異的波動,似漣漪擴散。
  無窮盡的神箓符文猶如密集的光雨,化為天地浮沉、斗轉星移、歲月變遷、百世更迭……等等宏大異象,纏繞在劍身四周,似將宙宇天地的無窮變化都一一呈現出來。
  劍箓——衍化之妙!
  這一幕甫一出現,即便身在銘道戰場之外,所有人心中也不禁泛起一抹難以言喻的驚艷,似目睹大道造化變遷,演繹出了無窮妙諦。
  連一個大人物都不禁臉色一變,心中暗自吃驚,這是什么神寶,竟會有如此之威勢?為何之前從未聽聞過?
  這就是晉級為先天靈寶之后的劍箓威能!
  劍箓原本就是一種符兵道寶,和世上其他神寶完全不同,具備著無限提升威能的潛力。
  后來陳汐以“先天道胎”配合秘法將劍箓一舉蛻變至先天靈寶之后,較之以往,更多出了兩種曠世罕見的威能,衍化和吞噬!
  衍化周天之妙諦,吞噬萬物之神菁,不止殺傷力驚人,且可以通過吞噬其他五品,來實現自身威力的提升!
  放眼全天下先天靈寶中,能夠具備這等威能的,也幾乎找不出來,而這也正是劍箓晉級為先天靈寶之后,最為神秘強大的地方。
  此時,當看見這一幕,連巫雪禪心中都禁不住泛起一抹驚嘆,小師弟他……竟把符兵道寶煉為了先天靈寶!這可是在神衍山宗門中,都未曾擁有過的事情!
  這是何物?
  其他道主也都瞇了瞇眼睛,有一絲驚異,他們自然清楚神衍山的符兵道寶,可他們同樣看出,陳汐手中的符兵道寶,更應該叫先天靈寶才對!
  可要知道,先天靈寶乃是誕生于混沌中,根本非人力能夠煉制出來,這又是怎么回事?
  先天道胎!
  幾乎一剎,這些道主境存在就想到了其中原因,心中禁不住生出各種情緒來。
  “道文所及,禁滅萬法!”
  說時遲,那時快,這一切都在剎那間完成,此時東皇胤軒已是長嘯一聲,運轉那一枚“禁”字,鎮壓而下。
  嗡~~
  一股漆黑的神芒猶如漣漪擴散,所過之處,時空被禁錮,光影、氣流、乃至于神輝皆都被定格,一動不動。
  一股萬物死寂的懾人氣息,倏然彌漫整個銘道戰場,并且以一種無與倫比的速度朝陳汐波及而去。
  這是東皇胤軒的殺手锏,此刻施展出,就是為了打破僵持局面,一舉禁錮陳汐,而不再像之前那般和對方糾纏下去。
  唰!
  幾乎是同時,陳汐劍箓掠起,衍化出一重重劍形符文,密集疊加在劍箓四周,令得他劍意愈發凌厲,遠遠一望,都讓人有一種被刺穿般的心悸感覺。
  這就是劍箓衍化之妙。
  可以依據陳汐的心意,將劍箓所蘊含的威勢化為不同的力量。
  就像現在,對方施展出“禁”之道文,欲要禁錮滅殺于陳汐,而陳汐的反應就很簡單——破禁!
  自然而然地,劍箓衍化出的符文就具備了最強的毀滅破殺之力,輔助陳汐那劍皇三重境的劍道修為,再加上玄心劍術中最凌厲無匹的一招解牛式,已是將這一擊的威勢發揮到了極致。
  轟!
  一劍破殺而去,那一股漆黑禁錮般的力量波動猛地一震蕩,擴散的速度頓時變得停滯起來。
  “嗯?”
  東皇胤軒一挑眉,運轉全力,半空中的“禁”字嗡嗡轟鳴不休,震耳欲聾,釋放出的漆黑禁錮波動猶如咆哮的長江大河,浩浩蕩蕩,竟是震得整個銘道戰場都微微顫抖起來!
  但是陳汐這一擊并未消散,反而衍化出越來越多的“破禁”符文力量,疊加劍氣之上,威能再次提升。
  轟隆!
  一下子,兩者的攻擊在半空中僵持起來,碰撞出億萬神輝,席卷八荒**。
  見此,陳汐毫不遲疑,右手謫塵劍驟然斬出。
  這一劍,好像蒼穹崩塌傾瀉下的滅世洪流,碾碎時空,狠狠沖殺而去。
  嘭嘭嘭……
  在雙劍齊出的情況下,一剎那間,一連串刺耳無比的爆音響徹天地,那半空中懸浮著的“禁”字瞬間四分五裂,潰散無蹤。
  東皇胤軒猝不及防之下,也是被震得身影一踉蹌,渾身氣血翻滾不休。
  好可怖!
  外界眾人心顫,無不驚駭于陳汐這一擊的強悍。
  “怎么可能!?”
  歸元大殿中,赤松子禁不住叫出聲來,但下一刻,他就渾身一僵,聲音戛然而止。
  因為在這一剎那,宣冥道主扭頭,目光淡漠而威嚴地瞥了他一眼,雖僅僅只是一個眼神,卻震得赤松子頓時噤若寒蟬。
  “呵呵,這世上的事,一切皆有可能。”
  見此,巫雪禪不禁輕笑不已。
  “哼,勝負還未落幕,大先生可莫要高興太早。”
  宣冥道主冷冷道。
  “那就繼續觀戰。”
  巫雪禪又笑了笑,渾不以為然,其實他心中,也頗為贊嘆小師弟的表現,著實出乎了他的預料。
  ……
  “你這是什么劍?”
  東皇胤軒臉色凝重,驚疑不定,他根本無法想象,自己都祭出了御道筆,竟依舊未能壓制對方。
  這可超出了他的預估。
  “等你敗了,自然會告訴你。”
  說話時,陳汐身影一閃,持雙劍再次殺來。
  “哼!你以為我就這些手段?”
  東皇胤軒臉色一沉,掌中太玄神書嗡的一聲,傾瀉·出一行行神秘道文,這些道文被他以御道筆駕馭,在虛空中大放光明!
  “臨!”
  “斗!”
  “兵!”
  “齏!”
  “斬!”
  伴隨著大喝聲,就有一個道文沖出,殺向陳汐,每一枚道文都具備無上神威,各不相同。
  遠遠望去,那一枚枚道文就好像一尊尊絕世強者,不斷沖出,釋放出滔天威能。
  顯然,這一刻的東皇胤軒已被激怒,徹底動了殺心,一招一式身為莫測,儼然一副要一鼓作氣將陳汐鎮壓的架勢。
  “手段再多,也是徒勞。”
  陳汐唇邊泛起一抹冷冽弧度,神威睥睨,氣吞十方,他同樣也不再保留,腳踏罡斗,持雙劍縱橫虛空,迎沖而上。
  轟!
  “臨”之道文被斬碎。
  轟!
  “斗”之道文被斬碎。
  轟!
  “兵”之道文被斬碎。
  在一眾驚駭目光的注視下,只見陳汐宛如蓋世劍尊般,一路摧枯拉朽,勢如破竹,任憑東皇胤軒施展出各種殺招,也都被陳汐一一擊潰,根本傷不到陳汐絲毫。
  相反,隨著進攻,東皇胤軒臉色也是一點點陰沉下來,眼眸死死盯著陳汐,就好像第一次認識對方一般。
  太意外了!
  陳汐此時展現的戰斗力,比當初戰斗王鐘時,何止強大了一籌,簡直就像變成另外一個人般。
  這一切的變化,頓時打了東皇胤軒一個措手不及,讓得他心中也是驚怒交加。
  這一刻,何止是東皇胤軒,外界其他修道者看到這樣一幕時,也禁不住目瞪口呆,震撼無語。
  那可是東皇胤軒,是此次論道大比躋身四強的存在,手中更是掌控著太玄神書,御道筆這等曠世神寶,在這等情況下,竟一點都奈何不得陳汐的進攻!?
  這在之前,誰能想得到?
  “這家伙,究竟隱藏了多少力量?”
  冷星魂喃喃,眉毛皺在一起,他忽然發現,自己竟愈發有些看不透那個陳汐了。
  “原來,他的確隱藏了不少力量……”
  早已止步論道大比的王鐘一直關注著這一場對決,當看見陳汐那無可匹敵般的進攻姿態時,他心中也禁不住一陣沉重。
  他終于明白,自己那一場對決輸的并不冤,這個陳汐比他預估的還要強大太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