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892 獸皮秘圖

“了不起,著實了不起。”
  孔悠然看見這一幕,心中也不禁泛起一抹感慨,在論道大比之前,她雖認得陳汐,可卻渾然沒過多在意對方。
  可誰曾想到,就是這樣一個家伙,竟屢屢創造奇跡,時至如今已走到了四強對決中?
  不止是孔悠然,外界其他修道者此刻心中也是無法平靜,這個在數十年前才崛起的神衍山傳人實在太強了,超乎想象。
  ……
  戰斗依舊在持續。
  看著不斷逼近的陳汐,東皇胤軒神色已是陰沉如水,再無法保持鎮定。
  他竭盡全力,幾乎將畢生所學,運轉到極致,渾身被濃濃的熾盛金輝籠罩,刺眼之極。
  而在他掌中,太玄神書不斷嗡鳴,御道筆不斷勾勒,釋放出一行行密集古老神秘道文。
  每一枚道文,都具備滔天可怖之威能,若對付尋常祖神境存在,足可以輕松滅殺之。
  可此時在陳汐的殺伐下,這些道文卻一而再再而三被斬碎、齏粉、潰散,根本無法傷到陳汐絲毫。
  且隨著時間推移,陳汐的戰斗力顯得愈發凌厲,大有無堅不摧,破殺天下之勢。
  這也讓得東皇胤軒的臉色越發難看,心中已是不可抑制地泛起一抹煩躁震怒的情緒。
  “混賬!我堂堂神院掌印大弟子,東皇氏正統后裔中最杰出的天驕,身具玄罡戰體,怎可能會被你擊敗了!”
  東皇胤軒大喝,目眥欲裂,怒火中燒,幾乎是咬牙將自己的力量發揮到了極致,儼然一副拼命的模樣。
  他無法接受失敗,決不甘心就此止步在最后一輪對決之前!
  轟!
  銘道戰場中,轟震聲不斷,若驚雷徹空,海嘯席卷,到處神輝流竄,時空崩亂,場景駭人之極。
  可就是在這等情況下,眾人依舊可以清楚看見,陳汐那峻拔的身影在不斷前進,未曾動搖過,也未曾停滯過,像一柄最鋒利的刃,正在瓦解東皇胤軒的防線。
  這一刻,誰都能看出,東皇胤軒若沒有更厲害的手段,注定將無力扭轉局面。
  此刻的他,就像一只陷入蛛網束縛中的蟲兒,危險臨頭!
  “這小家伙……怎會如此厲害……”
  這一次,赤松子并未出聲,而是宣冥道主忍不住喃喃自語,聲音中帶著一絲不解。棉花糖
  能夠讓一尊道主境通天大人物都如此,有此可見陳汐所展現出的戰斗力何其之逆天。【看本書最新章節請到800】
  “我神衍山傳人,戰斗力向來不錯。”
  巫雪禪微微一笑。
  “哼!”
  宣冥道主一怔,旋即冷哼一聲,沉默不語。
  “之前,不是還有人誰,陳汐想要進入最后一場對決很困難么?”
  女媧宮的雪翎道主卻似不打算放過這個奚落宣冥道主的機會,悠悠開口,“依我看來,陳汐可不止能進入最后一場對決,那一顆萬象道珠也必然會被其所獲得。”
  她雖沒有直言陳汐可以獲得第一名,但話中意思已是表露無遺。
  這讓宣冥道主皺了皺眉,古板而威嚴的面容上泛起一抹冷色,但最終,他并未多說什么。
  “哈哈,勝負未定,一切為時尚早,雪翎道友且莫要信口開河。”
  太上教虛陀道主發笑,聲音沙啞低沉。
  “是不是信口開河,等論道大比結束時,一看便知。”
  雪翎道主不以為然,顯得很平靜。
  “我也很期待那一刻到來。”
  虛陀道主抿了抿干癟的唇,渾濁的眼眸中看不出任何情緒波動。
  ……
  銘道戰場上。
  眼見陳汐已逼近過來,東皇胤軒已徹底慌了,他大吼一聲,將太玄神書運轉到極致,飄灑出萬千道文,匯聚成一篇道經,以御道筆為引,狠狠鎮殺而去。
  “還要掙扎?”
  陳汐掃了對方一眼,劍箓和謫塵劍齊齊斬出,劃出兩道完全不同的軌跡。
  轟!
  那一篇道經硬生生被斬得稀巴爛,化為光雨爆碎。
  幾乎是同時,東皇胤軒遭受反噬,整個人如遭雷擊般,猛地倒飛出去上百丈,那一張俊美無匹的臉蛋都隱隱扭曲起來。
  “這不可能!”
  東皇胤軒張口噴出一口精血,將掌中御道筆筆尖浸透,染得鮮紅透亮,攝人心魄。
  唰!
  御道筆連連在虛空中勾勒,竟是凝聚出一個個呈現血色的道文,一個個似在血海中浸染過,充斥無匹毀滅力量。
  “這小子,竟不惜自損道基!”
  宣冥道主皺眉。
  “好恐怖,化道為血,他這是要做什么?”
  外界許多修道者驚呼。
  “這一擊,已足夠威脅到尋常帝君境存在了……”
  不少帝君境大人物心顫,敏銳注意到了東皇胤軒這一擊的可怖,甚至超乎了祖神境應有的威能!
  “異端橫世,大道崩殂,唯我血葬,以渡天下!”
  透著無盡怒意的大喝聲中,東皇胤軒眼瞳充血,整個人宛如瘋魔,持御道筆,凌空而起,狠狠一劃。
  轟隆隆~~~
  一瞬間,一篇由一個個密集血色道文組成的道經映現空中,將整片蒼穹都染成血色,天地間響徹起圣賢悲吼、大道怒嗥的聲音,震蕩九天十地,讓得外界不少修道者渾身都是一震,差點跌坐在地。
  這一擊,堪稱逆天!
  面對這一擊,陳汐瞇了瞇眼睛,猛地深呼吸一口氣,眸子中泛起一抹幽邃駭人之極的冷芒。
  他竟是收起了謫塵劍。
  而劍箓,則代替了謫塵劍的位置,出現在他右手中,通體洶涌著可怖的混沌清氣。
  唰!
  右腕一震,寒光乍現。
  一抹劍氣蘊積著一股難以形容的威勢,倏然掠空,消失不見。
  外界修道者心中沒來由一空,就像失去了一些什么,感到一種無比的別扭。
  但僅僅一瞬,這一切異樣的感覺就消失不見。
  然后——
  一幅足可以讓所有人畢生難忘的畫面開始在視野中上演。
  血色的天地宛如一幅靜止的畫卷,沒有了任何的聲音,而此刻,就像有一柄破天之刃從中切割而過,將這血色天地切開一道筆直的裂縫。
  裂縫的盡頭,便是東皇胤軒!
  一切都靜悄悄的,沒有碰撞聲,也沒有破碎聲,更沒有神輝發出的轟鳴,時空紊亂所產生的噪音,寂靜的可怕。
  再然后——
  轟!
  這一幅被切割為兩半的靜止畫卷被打破,被揉碎,被齏粉,產生出一股恐怖的轟震聲。
  震得在場大多數修道者心中一顫,幾欲咳血,難受無比。
  震得不少大人物都眼皮一跳,面露一抹驚駭。
  震得歸元大殿中那些道主境存在,都瞇了瞇眼睛,神色不一。
  這一切,由極致的靜,到極致的動,所產生出的震撼力,達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程度。
  外界大多數修道者只覺眼前一花,銘道戰場就被白茫茫一片煙霞籠罩,再也看不到其中的一切。
  這一擊中,究竟是誰敗了?
  許多人無法辨認,甚至,他們自始至終都沒有看清楚,陳汐施展出的那一道劍氣究竟是什么樣子!
  “敗了。”
  唯獨歸元大殿中,響起一道喟嘆,那是神院宣冥道主所發出。
  ……
  很快,煙塵彌散。
  銘道戰場恢復平靜,然后眾人就看見,陳汐持劍箓而立,身姿峻拔,猶如一桿永遠壓不彎的長槍。
  而在他不遠處,東皇胤軒跌坐在地,披頭散發,面頰蒼白,唇角兀自掛著一絲血漬。
  “敗了,我竟然敗了,還是敗在你手中……”
  這一刻的東皇胤軒,似失魂落魄,瞳孔無光,聲音中更帶著一抹難以釋懷的失落。
  旋即,他嘆息起身,冷冷瞥了一眼陳汐,道:“我會記住今日之恥的!”
  說罷,轉身離開。
  對于此,陳汐沉默了片刻,強自按捺下心中的殺機,這才長長吐了一口氣,望著遠處東皇胤軒離開的背影,搖了搖頭,轉身也離開。
  擱在尋常,聽到這等蘊含著決然之意的威脅話語,他絕對會毫不猶豫殺死對方。
  但現在是論道大比,他也只能將這一切記在心中。
  他清楚東皇胤軒為何會如此恨自己,不止是因為自己破壞了申屠氏和神院之間的合作,更是因為自己是神衍山傳人!
  畢竟,眾所周知,神衍山和神院之間的關系,和太上教一樣,勢同水火。
  ……
  “贏了!”
  “這一次,又是陳汐贏了!”
  “不可思議,不可思議啊!東皇胤軒如此逆天的絕世人物,竟也不敵陳汐這個才崛起不過數十年的神衍山傳人。”
  “最后一擊,你們誰看清楚了?那一劍究竟蘊含著什么力量,怎會一舉就將東皇胤軒擊垮了?這未免太匪夷所思了吧?”
  “不清楚,或許,只有帝君境層次才能看出一些端倪。畢竟這等劍道之力,已不是我等能夠窺伺。”
  “這個陳汐,還真是個讓人看不透的奇才,仿佛從他參與論道大比以來,就沒有他無法辦到的事情,著實讓人震驚。”
  當目睹這一場對決落幕,外界修道者徹底無法保持鎮定,嘩然出聲,聲音中盡是驚嘆。
  其中,像圖蒙、顧言、申屠嫣然、樂無痕、虞丘荊等等和陳汐關系匪淺的,此刻更是振奮喜悅之極,難以抑制地歡呼起來。
  這一場對決落幕,也就意味著,陳汐已成為另一個進入最后一輪對決的存在!
  用不了多久,那第一名的位置就會從他和冷星魂兩人之間誕生!
  ——
  ps:第三更送上,另外對昨天請假沒更新這件事,金魚說聲抱歉,讓不少朋友生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