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7-05)     

神箓1893 算無遺策

readx;歸元大殿。
  宣冥道主陷入沉默,雖明知道東皇胤軒可能將落敗,可當親眼看到這一幕時,他一時也不免有些怔然。
  那的小家伙,怎會如此強?
  難道真如上教所言,此身為第九任圖悟道者,擁有著常人難以企及的威能?
  命格莫測!
  這可真夠逆天的……
  宣冥道主在心中嘆了口氣。
  “最后一擊,明顯是莽古之主‘玄’所傳承下的終,以心御劍,破滅十方!”
  道院采崖道主略帶驚異道,“沒想到,這位神衍山小友的道心修為也已臻至這等玄妙地步了。”
  “的確是來自玄的傳承。”
  雪翎道主點頭。
  “哼,這莽古之主可是一個異端,當年為躲避天道殺伐,只能逃到上古神域之外。”
  上教虛陀道主冷哼道,“擁有他的傳承,可不見得是什么好事!”
  對于此,巫雪禪只是笑了笑,并不與之爭辯。
  “想必諸位都清楚,此次論道大比之所以要角逐出一個第一名,并非僅僅只是為了讓門下傳人分出一個高低來。”
  忽然,采崖道主開口,聲音已是變得嚴肅莊重,將其他道主的目光都吸引了過來。
  “如今,馬上就將展開最后一場論道的對決,第一名花落誰家,也很快就會揭開,在此時刻,還請諸位將手中那一份秘圖拿出。”
  采崖道主說著,就拿出一塊殘破古老的獸皮,擱在了身前案牘上。
  此獸皮僅僅只有嬰兒巴掌大小,通體灰濛濛,很不起眼,但在它表面卻涌動著一股奇異而晦澀的力量,讓人無法窺伺到其中內容。
  甚至,像巫雪禪雪翎虛陀宣冥這等道主境大人物,都無法辦到這一步!
  見此,巫雪禪笑道:“早已恭候多時。”
  說著,他同樣拿出了一塊獸皮,同樣殘破而古老,泛著奇異而晦澀的波動。
  很快,仿似有默契一般,雪翎道主也拿出了一塊獸皮。
  “哼,拿去吧!”
  宣冥道主似心有不甘,可最終還是冷哼一聲,拿出一塊獸皮,直接隔空丟給了采崖道主。
  顯然,他已清楚,自家門人已徹底無緣最后一場論道對決,無論是冷星魂獲得第一,還是獲得第一,他終究還是要交出此獸皮。
  唯獨虛陀道主沉默許久,這才沙啞出聲道,“等論道大比結束,老夫自會交出來。”
  采崖道主見此,也不強求,笑道:“也好,只不過虛陀道友想必清楚,這五份秘圖牽扯到混亂遺地中的一處神秘所在,按照咱們帝域五的約定,當這一場論道大比結束,最終無論結果如何,可都要交出來的。”
  虛陀道主漠然點頭道:“這是自然。”
  ……
  爭鳴道場中,陳汐盤膝而坐,正在靜心調息。
  擊敗東皇胤軒,讓得他也是消耗甚大,體力隱隱有些吃不消,幸好,并未受到什么嚴重傷勢。
  如今,距離最后一場論道對決還有六個時辰的休整時間,依照陳汐推測,這段時間已足夠讓自己的狀態徹底恢復至。
  另一側,冷星魂同樣在打坐。
  只不過他卻是在心中推演陳汐所具備的戰斗力。
  之前陳汐和東皇胤軒的那一場對決,被冷星魂清清楚楚看在了眼中,對陳汐所展現出的戰斗力,他同樣感到有些吃不準。
  這讓他不禁愈發警惕,趁此時機,開始不斷在心中默默推演起來,他要搞清楚,陳汐究竟有多少手段!
  為了全方面洞察陳汐的一切力量,他甚至將陳汐在道鼎世界中的表現也一一剖析,不肯錯過一絲細節。
  這并非是說冷星魂已產生忌憚,而是他已將陳汐當做頭號大敵看待,對待這等對手,他必須要做到萬無一失了!
  畢竟,已僅僅剩下了最后一場對決,在這緊要關頭,哪怕再小心一萬倍,也值得。
  無論是陳汐,還是冷星魂,皆都閉目打坐,神色平靜,在為最后一場對決做準備。
  而在外界,此刻早已是嘩然一片,各種議論聲不絕于耳,同樣都在討論這即將到來的最后一場對決中,究竟誰能笑到最后。
  但很快,這一場議論就被另外一則消息轉移了注意力。
  “什么?五位道主境存在各自拿出了一件先天靈寶,作為此次論道大比第一名的獎勵?”
  “無破天梭靈虛寶衣乾坤兩儀旗渾天戰戟萬象道珠……這五件先天靈寶,可皆都是傳承悠久的珍,非尋常先天靈寶可比!”
  “大手筆,這絕對是大手筆,我之前還在奇怪,這一場論道怎么沒有獎勵,原來,帝域五早已有了準備!”
  “嘖嘖,此次無論是陳汐,還是冷星魂,只要獲得了第一名,可就成了真正的大贏家,不止可以名滿天下,成為整個上古神域公認的祖神境第一人,且還可以獲得諸多神寶的獎勵,簡直是名利兼收,一舉雙得!”
  “老天,面對這等豐厚獎勵,都足以讓任何帝君境存在眼紅。”
  全場嘩然,皆都被這個消息震撼,五件先天靈寶中的珍,價值之大超出了他們任何人的想象。
  也正因為這個消息,讓得外界所有修道者對這最后一場論道對決愈發期待了。
  唯獨石禹有些無語,他剛才城中回來,因為陳汐取勝,擊敗了東皇胤軒,讓得他的賭注一下贏了個盆滿缽滿,不止收回了押注時的兩件先天靈寶,還同時獲得了一大堆各種神珍寶貝。
  價值之大,絕對不亞于多賺了兩件先天靈寶!
  可是這一切和論道大比第一名的獎勵一比,頓時就小巫見大巫了,不值一曬。
  “如此也好,起碼已經沒有必要再跟這家伙瓜分此次賭贏回來的寶貝了……”
  石禹自嘲一笑,他潛意識力就認為,陳汐一定可以取勝,同樣也一定可以獲得那五件先天神寶的獎勵。
  這是對朋友的信任,沒有任何理由。
  ……
  六個時辰后。
  “最后一場論道,現在開始!”
  歸元大殿前,淮空言簡意賅,他似乎很清楚,眾人都已對這一場對決期盼已久,故而并未任何廢話,直接宣布論道開始。
  唰!唰!
  幾乎是同一時間,打坐中的陳汐和冷星魂齊齊睜開眼眸,身影一閃,下一刻兩人已來到了那銘道戰場中。
  對峙。
  一時之間,外界各種議論聲皆都戛然而止,氣氛沉寂,空氣中多出一分緊張肅殺,的味道。
  所有人都睜大了眼睛,死死盯著銘道戰場,屏息凝神,唯恐錯過任何一個細節了。
  這一戰,是此次論道大比最后一場對決。
  這一戰,也將角逐出最終的第一名人選。
  甚至毋庸置疑,這一戰無論誰勝誰敗,都必將被載入史冊,在上古神域的歷史長河中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而對歸元大殿中的一眾大人物而言,這一戰的意義更是非比尋常,牽扯到了五份有關混亂遺地中的神秘之地的獸皮!
  “開戰吧!”
  沒有對話,沒有試探,當踏上銘道戰場上的那一刻,冷星魂宛如變成另一個人。
  他一頭血發飛揚,血瞳幽邃,渾身彌漫出冷酷無情漠然之的氣息,氣勢也是攀升到了致,能夠清楚看見,他周身大道之氣澎湃,激蕩風云,直沖九天之外,強勢到了致。
  轟!
  話音還未落下,
  冷星魂已悍然出動,掌控一柄黑色斷刃,橫空破殺而來,時空倏然被撕裂,風雷奔騰,災厄之氣席卷而出。
  那黑色斷刃名殛空】,傳承自上教的重寶之一,神威莫測,傳聞可屠圣人之首,可滅神魔之魂!
  唰!
  幾乎是同時,陳汐也出擊,劍箓斬空,混沌清氣彌漫,演繹出億萬符,熾盛奪目。
  這一次,他并未使用謫塵劍,因為對付冷星魂這等級別的對手,謫塵劍的威力已略遜一籌,無法再發揮出足夠的力量。
  不過使用一劍同樣有一個好處,那就是可以讓陳汐將全部力量集中在一處,徹底爆發出來。
  轟!
  兩者對碰,神輝崩亂,波動若瀚海起伏,驚濤拍岸。
  “斬!”
  不等招式用老,冷星魂身影一掠,威勢愈發威猛,掌中殛空斷刃裹挾著無匹滅殺之力再次殺來。
  “哼!”
  陳汐瞇了瞇眼睛,神色愈發沉靜,愈發漠然,持劍箓和對方廝殺在一起,激烈爭鋒。
  轟!
  轟!
  轟!
  短短片刻,兩者已交手不下上次,道法轟震,神輝綻放,璀璨而懾人。
  這個地方沸騰,高手爭雄,大決戰,從天上殺到地面,又從地面殺到九霄之上!
  這最后一場對決,從一開始交戰,就上演出了一副驚世逆天的激烈場景,無與倫比!
  縱觀之前發生的任何一場對決,論及激烈和可怖,都已無法和這一戰對比。
  因為從戰斗剛開始,無論是陳汐,還是冷星魂,皆都沒有任何保留,將自己的殺招一一施展而出。
  那每一個殺招,無不蘊含著超出祖神層次的威能,足以在一剎那間,輕松滅殺大多數祖神境強者!
  ——
  ps:今天金魚不在家,但已把稿給朋友幫忙代發,第二章8點。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