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895 鴻蒙道光

一個爆字,讓冷星魂剎那間想起了一段不堪回首的回憶。
  當初在道鼎世界最后一天的行動時,冷星魂一行人曾和東皇胤軒一行人一起追殺陳汐。
  但在半途上,卻被陳汐自爆一件先天靈寶,猝不及防之下,他們這邊一舉被淘汰了一名同伴。
  然后,同樣的事情又發生在陳汐所布下的“八極神陣”之外,原本依照冷星魂他們的戰斗力,足可以將那神陣摧垮,可惜在最后時刻,陳汐再次施展出自爆先天靈寶的手段,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這一切悲慘的遭遇,都讓當時的冷星魂把陳汐恨到了骨子里,引以為奇恥大辱。
  而此刻,原本算無遺策的冷星魂眼見就將收回那三枚落寶銅錢,可就在此刻,陳汐‘唇’發出的一個“爆”字,頓時讓他心一震,臉‘色’微變。
  唰!
  冷星魂哪敢遲疑,連落寶銅錢都顧不得收回,下意識地就朝遠處閃避。
  可下一刻——
  三枚落寶銅錢并未爆炸!
  反而被陳汐連帶笑意地,一把收了回來。
  可惡!
  又上當了!
  冷星魂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血瞳涌動著無盡的殺機。
  他哪會想到,在這最后一場對決,陳汐竟還敢耍這樣的小把戲,簡直是可惡之極!
  ……
  這一連串的變故,讓得外界所有修道者也都不禁看呆住,無法想象,僅僅一個爆字,怎會引起冷星魂如此大反應。
  但關注過道鼎世界最后一天角逐的修道者卻是很清楚,冷星魂這么做,也在情理之。
  畢竟,陳汐能夠自爆先天靈寶的手段太過駭人,殺傷力也是奇大無比,別說是冷星魂,就連那些帝君境存在都自忖不敢攖其鋒芒。
  “哼,小滑頭,這手段可不光彩!”
  歸元大殿的虛陀道主冷哼,沙啞的聲音透著一絲不悅。
  “把‘天譴之眼’的力量強自灌入‘門’下弟子體內,這手段可是更不光彩。”
  巫雪禪淡然開口,“諸位想必都清楚,正常而言,祖神境是斷無法無法承受天譴之力的。”
  虛陀道主渾濁的眼眸驟然變得懾人無比,冷冷鎖定巫雪禪,道“別人辦不到,可不代表我太上教傳人辦不到,巫雪禪,你這話可說的太武斷了!”
  一時之間,大殿的氣氛陡然變得肅殺無比。全集下載..r>
  巫雪禪卻似渾然不覺,淡然道“是否武斷,你們太上教自己最清楚,虛陀,我提醒你最好別意氣用事,我巫雪禪既然可以殺了你師弟摩臨,同樣也可以殺了你,若不信,你可以試一試。”
  言辭平淡,卻透著一股難以言喻的睥睨。
  一席話,讓得虛陀道主那皺紋密布的蒼老容顏一下子‘陰’沉下來,猶如被‘激’怒的雄獅,渾身流溢出一股可怖之極的森然氣息。
  道主一怒,那后果簡直不敢想象!
  “是么,老夫倒是很想試一試,你巫雪禪究竟能否辦到!”
  虛陀道主一字一頓,已是再無法按捺心殺機。
  這次他從太上教前來時,就一心想著替師弟摩臨復仇,可惜卻被太上教主所阻止,讓得他此時面對巫雪禪這個仇人,也只能死死忍耐住。
  可因為巫雪禪的一席話,就像被揭開心底最深處的傷疤般,讓得虛陀道主再無法隱忍。
  這一刻,在座其他道主境存在也都瞇了瞇眼睛,神‘色’各不相同。
  “兩位,莫忘了此次論道大比的目的,一切仇怨,休要再提起,除非你們不把我道院看在眼里。”
  忽然,一道充盈著無上威嚴的聲音倏然在大殿響起,宛如洪鐘大呂般,將大殿的肅殺氣氛一掃而空。
  這顯然是道院院長親自開口了!
  “既然前輩開口,那在下自是不敢不從。”
  巫雪禪笑了笑,云淡風輕。
  “哼!”
  虛陀道主臉‘色’‘陰’沉,許久才冷冷一哼,不再言語。
  見此,采崖道主暗自松了口氣,若是真發生爭執,那以他的能耐只怕也根本無法阻止。
  幸好,此地是道院,道院坐鎮著一位足可以和神衍山之主伏羲、太上教主并駕齊驅的院長!
  ……
  這個小‘插’曲很快就過去,并未影響到銘道戰場的對決。
  轟隆隆!
  陳汐和冷星魂對決在一起,廝殺‘激’烈,戰到了瘋狂地步,產生出一幅又一幅宛如末日般的宏大景象,‘混’‘亂’動‘蕩’一片。
  這一刻,無論是陳汐,還是冷星魂皆都清楚,對手擁有著超乎自己想象的戰斗威能。
  故而,兩人戰斗時,皆都不敢有任何保留。
  兇險!
  恐怖!
  驚世!
  慘烈!
  這就是這一場對決給外界所有修道者最直觀的印象,遠遠超過了之前任何一場對決。
  哪怕是東皇胤軒、孔悠然、王鐘、顧言等人,也都不得不承認,無論是陳汐,還是冷星魂,的確比他們要強上一些。
  這種強大,并不單純是指代修為上的高低,而是體現在綜合戰斗力上。
  包括兩人的悟道境界、道心修為、戰斗意志、戰斗手段,乃至于所祭用的神寶,無不皆都達到了祖神境最巔峰頂尖的層次!
  甚至在一些帝君境存在看來,如今的陳汐和冷星魂,甚至足可以跨境界和尋常帝君對決而不敗了!
  不管如何,這注定是一場前所未有,獨步古今的對決,是屬于祖神境最為巔峰的一戰。
  通過此戰而最終獲勝的那一人,必然也將會是整個上古神域祖神境層次的第一人!
  祖神境第一人。
  這可是一個無上榮耀!
  不過,讓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這一場對決竟是足足持續了數天時間,遲遲分不出個結果來。
  ……
  戰斗第二天。
  冷星魂施展一種名為“黑獄災厄訣”的太上教無上傳承,一舉擊傷陳汐,鮮血染衣。
  同時,冷星魂也被陳汐一劍震退,‘唇’咳血。
  全場震駭。
  當所有人以為這一場對決就要落下帷幕時,卻發現受傷后的兩人,戰斗力愈發兇殘,宛如被‘激’怒,戰斗也顯得愈發‘激’烈。
  戰斗第三天。
  局勢發生微微變化,冷星魂竟開始穩占上風,令得陳汐一直處于一種被壓制的狀態,處境一點點變得緊迫危急。
  一切都來自于冷星魂所施展出的一種無上秘法——“大無量引道術”!
  此秘法施展之后,竟能夠煉化自身‘精’氣神,從而提升修道者的戰斗力,顯得強大逆天之極。
  正是在此秘法幫助下,讓得冷星魂逐漸占據優勢。
  反觀陳汐,卻似乎已黔驢技窮。
  可出人意料地,哪怕被一點點壓制,處境變得危險起來,可陳汐卻像立在風口‘浪’尖上的一塊碣石,一時半刻也不能將其摧垮。
  戰斗第四天。
  陳汐處境越來越危險,所有人都以為他必敗無疑。
  ……
  銘道戰場,冷星魂勢若魔神,摧枯拉朽,不斷鎮壓,舉手投足,釋放出迫人無比的威勢。
  而此刻的陳汐,衣衫染血,清俊的面龐微微泛白,已被‘逼’得身影靠近銘道戰場的邊緣。
  若不出意外,不用片刻,他就會被被震退出戰場,徹底落敗。
  “陳汐,你已必敗無疑!”
  一聲大喝,冷星魂威勢愈發威猛,掌殛空斷刃泛起黑芒,猶如燃燒著的火焰,鋪天蓋地朝陳汐鎮殺而去。
  這一剎,外界所有修道者都禁不住睜大眼睛,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聞葶、圖‘蒙’、顧言、申屠嫣然、樂無痕、虞丘荊、顓臾水……等人更是擔憂到了極致,渾身都僵硬。
  轟隆隆!
  黑‘色’刀芒若烏云籠罩,眼見就要徹底覆蓋陳汐,可就在此時,異變都讓從陳汐身上爆發——
  一股難以形容的可怖氣息,倏然從陳汐身上彌漫而開,讓的他在一剎那間,仿似變成另外一個人。
  此刻的他明明衣衫染血、臉‘色’蒼白,處境兇險窘迫,但他的氣勢竟變得至高威嚴,不可侵犯。
  更有一股奪目的紫金力量化為光雨,倏然繚繞在他身體四周,映襯得他直似一尊神帝皇,正在巡弋天下,俯瞰山河!
  “帝皇級道根!”
  有人驚呼。
  轟!
  可還不等眾人反應,就聽一聲可怖的碰撞聲,那一片黑‘色’刀芒一瞬間被齏粉,消弭無蹤。
  而那來勢洶洶的冷星魂則如同遭受十萬大山橫推,整個人猛地被震得倒飛出去,口禁不住吐出一口血來。
  “帝皇級道根?你……怎會也擁有此等道根?”
  身上的傷勢,遠遠無法比得上冷星魂心的震驚,原本冷酷無情的面容上都禁不住泛起一抹駭然之‘色’。
  帝皇級道根!
  這一刻,看見深陷絕境的陳汐突然展開逆襲,一舉扭轉頹勢,將那冷星魂震退,外界一眾修道者都如遭雷擊般,呆滯在那里。
  拋開前兩天的戰斗不談,在這第三天和第四天的對決,因為冷星魂所施展的“大無量引道術”,讓得他逐漸掌握優勢,將陳汐穩穩壓制。
  甚至,就在剛才那一剎那,所有人都以為陳汐必敗無疑。
  可誰又能想到,就是在這十萬火急的關頭,陳汐竟一舉扭轉乾坤,化險為夷?
  甚至,還一舉震退氣勢洶洶的冷星魂,讓其咳血?
  太不可思議了!
  但和這些相比,更讓全場修道者皆都匪夷所思的是,陳汐所擁有的那一株帝皇級道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