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897 終極之秘

冷星魂被震飛,大口咳血。
  接著,銘道戰場中天地像是要塌陷,陳汐如同一尊帝皇,以無可匹敵的姿態出擊,每一劍斬出都碾碎乾坤。
  嘭!嘭!嘭!
  這種力量太過可怖,僅僅眨眼間,隨著陳汐揮劍,時空爆碎,冷星魂被動抗衡,可每抵擋一劍整個人都會咳出一口鮮血。
  并且,他渾身氣機已趨近崩亂,模樣凄慘。
  所有人都被震懾,不可置信地看著這一切,陳汐氣吞十方,黑發披肩,眸子冷冽的嚇人,一步一劍,摧枯拉朽,沒有任何花哨的招式,以絕對的力量轟殺對手!
  而冷星魂則一步一退,咳血連連,身軀都快崩潰,已難以承受住這種恐怖的殺傷力。
  這就是陳汐真正的戰斗力嗎?
  所有人都駭然,這簡直讓人毛骨悚然。
  此刻的陳汐,聲勢之盛,儼然蓋過了在場任何一名論道者的表現,堪稱唯一,無可比肩,讓人根本無法想象,他究竟是如何修煉,竟能夠在祖神境中擁有這等空前戰斗力了。
  甚至,放眼整個上古神域那無垠歲月中,都幾乎找不出一個能夠媲美陳汐的祖神境存在!
  “怎么可能?”
  歸元大殿中的虛陀道主宣冥道主,乃至于雪翎道主采崖道主,此刻都不禁露出驚容,臉上寫滿了不可置信之色。
  像他們這等人物,泰山崩于眼前都不會變色,可是此時卻一臉的震撼,可見陳汐所展現出的戰斗力,給他們造成了何等大的震撼。
  事實也正如此,若是帝君境存在發揮出這等力量,他們自不會如此吃驚。
  可關鍵是,陳汐可僅僅只是祖神巔峰境存在!
  這就太不可思議了。
  幾個老古董級的存在怔怔無語,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這個陳汐竟在祖神境中走到這般地步,簡直是獨步古今,前所未有!
  “不錯,不錯……”
  巫雪禪也心中喃喃不已,他身為大師兄,可也是第一次見識到陳汐的全部力量,一時不免也是驚嘆不已。
  ……
  噗!
  銘道戰場中,冷星魂再次被擊飛,遭受重傷,渾身鮮血淋漓,氣機衰弱,令得戰斗力也銳減。
  再這樣下去,他非被打廢不可!
  “祖道圓滿,完美帝皇之境!”
  幾乎是同時,那些道主境存在似想起什么傳聞,皆都禁不住心生一抹恍惚。八零電子書
  “這家伙……竟已臻至無缺無漏,無瑕無垢之圓滿祖神境,這可比以往所出現的紀元應劫者更強大……”
  王鐘眼眸如電,神色罕見凝重起來,猶如識破了什么東西,整個人都僵硬在那里。
  “果然,果然,一果成必然。”
  圣子迦南輕聲呢喃,古井不波的面容上浮現一抹意味復雜之色。
  這是一條真正的逆天路!
  踏上這條路的,都被視作天道異端,從太古歲月至今,不乏有人走上此路,可毫無例外,所有人都失敗了!
  而且,下場很慘,無不被天道滅頂,身隕道消,永生永世不復存在。
  正因為此路太過兇險,太過逆天,故而時至如今,已極少有人敢嘗試踏足此路,也令得世人極少有人知曉這一切。
  但對那些道主境存在而言,卻是極為清楚,敢于踏足這條路的,無不是時代的領軍人物,驚采絕艷,一代天驕,生前威名赫赫,震爍古今,可卻因為走上此路,而就此隕落!
  甚至有人懷疑,這一條路根本就不存在,因為它太難了,幾乎是和天道為敵,要取天道而代之!
  在這等情況下,想要成功,又談何容易?這可比登天還難!
  可是,眼前的有一個年輕人卻疑似正在這條路上前進著,并且已取得了不小的成就!
  此刻,這年輕人正在大發神威,所向披靡,殺得擁有鴻蒙道光的冷星魂都毫無招架之力。
  這是怎樣一種曠世奇景?讓人甚至都感覺有些不真實。
  那些道主境存在抿嘴不言,各懷心思。
  歸元大殿中的氣氛,莫名其妙地變得壓抑,壓抑得聞葶虞貞赤松子勒夫那些帝君境存在都快要窒息,喘不過氣來。
  轟!
  銘道戰場中,紫金劍氣滔滔,天崩地裂,血雨傾盆,天地中出現各種可怖的異象。
  這是陳汐的威勢,舉手投足之間,風雷并起,大道轟震,伴隨著諸多威嚴而神圣的異象。
  他的劍氣如不可匹敵,每一劍斬出,勢必碾壓一切,令乾坤經緯都粉碎,令人們心神皆顫!
  “啊——!”
  最終,冷星魂身軀劇震,再也抵擋不住,大口咳血,渾身都呈現出一種支離破碎的跡象。
  太慘了!
  讓人都不忍目睹。
  可冷星魂即便如此,依舊咬牙堅持住,內心如火燃燒,充斥著濃濃的不甘,無比的憤怒。
  因為他根本無法接受,自己會被陳汐擊敗!
  更無法接受,近在咫尺的第一名就這樣與自己失之交臂!
  可很顯然,他這一切掙扎在陳汐的絕對力量面前,注定是徒勞。
  咚!
  陳汐神色漠然,劍箓纏繞著滔天紫金光澤,壓迫的時空爆鳴,而后轟然炸開,釋放出可怖劍氣。
  這種力量太可怖了,下一刻冷星魂整個人便如隕落的流星,渾身骨頭都不知散落多少根,噗通一聲狠狠砸在地上。
  但他依舊沒有認輸,欲要掙扎著站起重新戰斗。
  看到這一幕,甚至有不少修道者都心生不忍,嘆息不已,此刻的冷星魂,哪還有一點威嚴,簡直比叫花子都凄慘。
  而此時的陳汐,足可以用神威蓋代來形容!
  唰!
  對于此,陳汐可毫無憐惜,身影一閃,便持劍來到了冷星魂身前,若有可能,他甚至不介意在此刻一舉廢了冷星魂。
  可就在此時,一股沛然恐怖的無上力量倏然阻擋在陳汐身前,讓得他竟是無法靠近冷星魂。
  “他已敗了,還請留手。”
  隨之,道院院長那充盈著無上威嚴的聲音倏然在陳汐耳畔響起。
  陳汐瞇了瞇眼睛,沉默不語。
  “陳汐,來,繼續戰!這次你若不殺了我,下次見面時,我一定殺了你!”
  跌坐在地上的冷星魂發瘋似的歇斯底里大吼,他血色長發蓬亂,渾身染血,面容扭曲而鐵青。
  陳汐攥著劍箓的手掌悄然握緊,掌背青筋爆綻,似已按捺不住心中殺機。
  這個僵持局面讓得外界一眾修道者都看得心驚肉跳,一時之間,氣氛竟是變得死寂無比。
  場中,只有陳汐在和十丈之外的冷星魂對峙著。
  “夠了!”
  忽然,又是一聲沙啞低沉的聲音響徹,太上教虛陀道主那枯瘦無比的身軀倏然出現在歸元大殿前。
  只不過此刻的他滿臉陰沉,眼眸中冷芒流竄,威勢顯得駭人無比。
  寥寥兩個字,落入冷星魂耳中,卻不亞于一聲驚雷,震得他渾身一僵,猛地從憤怒中清醒過來。
  當他再次望向陳汐時,目光中除了不甘,更多出了一抹復雜,有忌憚,有憤恨,有惘然。
  “下次,我同樣會毫不客氣殺了你!”
  鏘!
  陳汐收起劍箓,再不看冷星魂一眼,轉身離開了銘道戰場。
  一句話,讓得冷星魂臉色又是一陣變化,牙齒都快咬碎,最終猛地深呼吸一口氣,身影踉蹌地離開擂臺。
  遠遠望去,他形單影只,渾身浴血,氣息衰弱,模樣凄慘,初境凄涼,讓得不少修道者心中又是一陣嘆息。
  回顧之前一場場對決,被所有人都一致看好的冷星魂簡直如一輪烈日,光芒萬丈,威勢無雙。
  可在這最后一場對決中,他卻敗了,且敗得干干凈凈,處境之凄涼,簡直和之前的他判若兩人。
  “敗了,冷星魂竟敗了……”
  “唉,時運不濟啊,這世上既然有了一個冷星魂,為何又要多出一個陳汐?”
  許多人都唏噓,感慨不已。
  “最后一場對決,陳汐勝!”
  便在此時,淮空子的聲音響徹全場,宣布這一場論道結束。
  而這,也就意味著此次論道大比所有對決在這一刻徹底落下了帷幕。
  陳汐勝!
  陳汐勝!
  陳汐勝!
  聲音回蕩在九天十地,回蕩在整個十方神城中所有修道者耳畔,簡直如同有魔力般,讓得所有的目光在同一時刻,齊刷刷望向了早已走下銘道戰場的陳汐身上。
  那些目光中有震驚,有駭然,有驚嘆,有崇慕,有難以置信,有惘然迷惑……
  萬眾矚目!
  此刻的陳汐,同樣衣衫染血,同樣臉色蒼白,可在眾人眼中,陳汐儼然如同最耀眼的一顆星,光芒無量!
  是的,陳汐贏了。
  此刻的他,已取得了最終的第一名,成為了此次論道大比最大的贏家!
  同樣,他已用鐵一般的事實,超絕的戰斗力證明,整個上古神域的所有祖神境修道者,他已足可以擔當得起“祖神境第一人”的稱號!
  而這個結果,在之前誰又能想到?
  沒有!
  但此刻,已沒有人理會這些,所有人都知道,用不了多久,這一場對決的結果必將會傳遍整個上古神域每個角落,掀起一場又一場滔天波瀾。
  而陳汐這個名字,則注定會被全天下人熟知!
  ——
  ps:第二更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