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4)     

神箓1898 柳神機

恭喜冥棲漾妹子晉升為符皇新一名掌門,多謝妹子天天捧場打賞~~
  ——
  夜色降臨。
  論道大比最后一場對決早已結束,可十方神城中的修道者并未就此離去,反而聚攏在一起,熱切地議論起此次論道大比的一切。
  相較于白天,夜色中的十方神城簡直熱鬧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每一條街道,每一座建筑中,每一個修道者口中所議論的,幾乎全都是和論道大比有關的話題。
  “此次論道大比中,若論最出人意料的,當屬王鐘,可惜,此子敗在了陳汐手中。”
  “若論戰斗力最為剽悍凌厲的,當屬東皇胤軒,可惜,他同樣敗在了陳汐手中。”
  “而若論最讓人期待獲得第一名的,無疑是冷星魂,可最終……他同樣敗在了陳汐手中。”
  “似乎任何人,只要碰上陳汐,下場都不會怎么好了,這可有些耐人尋味了。”
  “是啊,這陳汐才崛起不過數十年,卻一舉奪得了此次論道大比的第一名,這在之前,誰能想到了?”
  各種議論在夜空下響徹,話題很多,可幾乎每個話題中幾乎都會牽扯上同一個人物。
  那就是陳汐!
  反觀位列第二名的冷星魂,卻顯得暗淡起來。
  提及陳汐時,無不是帶著敬畏、崇慕、震驚的情緒,而提及冷星魂時,則都很一致,那就是唏噓、惋惜。
  單從這些議論中,就足以看出陳汐獲得此次論道大比第一名所帶來影響力有多大。
  甚至可以預見,用不了多久,整個上古神域都會陷入轟動中,將陳汐的名字傳遍天下,為世人所熟知。
  畢竟,此次論道大比可是由帝域五極所發起,規格空前盛大,還未開始時,就吸引了整個上古神域修行界的目光。
  而陳汐身為此次論道大比的第一名,可想而知會受到多少關注了。
  ……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一些大人物要看得更是透徹一些,清楚此次陳汐代表神衍山出戰,奪得論道大比第一名的意義,絕對不會如此簡單了。
  這從此次舉辦論道大比的目的中就能看出,通過第一輪論道大比所選拔出的三十名傳人,可都已擁有進入混亂遺地的資格了,在這等情況下,為何還要進行第二輪論道?
  這本身就有些不正常!
  遺憾的是,現如今隨著論道大比落幕,包括陳汐在內的三十名傳人已被召喚進入到了道院歸元大殿中,再無任何消息傳出,讓得那些關注著這個問題的大人物們,也都只能在心中胡亂推測。【閱讀本書最新章節,請搜索800】
  ……
  歸元大殿。
  隨著第一場論道大比的落幕,陳汐等參與到第二輪論道的弟子皆都早已匯聚在此。
  他們一行人佇足大殿前,神色肅然,不敢高聲語。
  因為在他們面前,可是足足坐著五位道主境通天存在,以及一眾帝君境大人物!
  單單是這些大人物們身上所彌漫出的氣息,都讓他們無不感到拘謹,不敢擅自亂動。
  “此次論道大比已經結束了,勝負之數也早已成為過往,不必再提。”
  采崖道主沉聲開口,蒼老的眼眸一一掃過陳汐等人,聲音中透著無比的莊嚴。
  “不過,有些事情,卻必須等此次論道大比結束之后,才能進行下去,例如對第一名的獎勵。”
  說著,采崖道主一揮手,嘩啦一聲,五個顏色不已的玉盒憑空浮現,飛到了陳汐身前。
  “這五件先天靈寶,乃是由我道院、神衍山、太上教、女媧宮、神院各自拿出,專門為此次論道大比第一名的弟子所準備,陳汐,你將他們收下吧。”
  唰的一下,大殿中許許多多的目光皆都挪移在了那五個玉盒上,不少目光中皆都不禁泛起一抹艷羨。
  當然,也有許多目光帶著一絲不甘。
  這五件玉盒中,分別藏著“無極破天梭”“靈虛寶衣”“乾坤兩儀旗”“萬象道珠”和“渾天戰戟”。
  每一件寶物,無不是先天靈寶中的珍品,神妙莫測,蘊含著諸多不可思議的神威,價值之大,早已超出尋常,無法衡量。
  擱在外界,這每一件先天靈寶都足以讓任何修道者眼紅垂涎,搶破腦袋也要得到手。
  而今,這一切皆都成為了陳汐一個人的獎勵,這如何不讓人羨慕?如何能讓人甘心?
  可這一切已成定局,無論是誰,也只能艷羨,也只能不甘心。
  “多謝!”
  陳汐深吸一口氣,拱手四方,旋即便將這五件玉盒收起,神色雖平靜依舊,可心中也不禁泛起一抹激動。
  五件珍品先天靈寶啊!
  這等獎勵之豐厚,可著實讓陳汐自己都感到意外。
  “小家伙不必客氣,我早說過,我女媧宮的萬象道珠,就是為你這樣的翹楚人物所準備。”
  雪翎道主輕笑出聲,言辭溫婉。
  可此話落入宣冥道主耳中,卻是令得他臉色一沉,隱隱嗅到了一絲譏諷的味道。
  因為早在之前,他可是曾因為東皇胤軒贏得了孔悠然,對女媧宮毫不客氣地揶揄了一番。
  可誰曾想,到最終這一切卻是成全了陳汐,這讓宣冥道主這等通天大人物也不禁一陣郁悶。
  眼見氣氛有些不對勁,采崖道主干咳一聲,轉移話題:“陳汐,除了這些獎勵之外,尚有其他一份獎勵要贈予你。”
  陳汐一怔。
  其他一眾參與論道的弟子也一陣疑惑,還有其他獎勵?難道比那五件先天靈寶還要珍貴?
  很快,便有了答案。
  采崖道主說完話,就拿出四塊古老而殘破的獸皮,每一塊獸皮皆都彌漫著一股晦澀的神秘力量,能夠阻擋任何查探,讓人根本無法窺伺到其中究竟記載著什么內容。
  不過越是這樣,則越發讓人好奇了,這四塊獸皮中,又蘊藏著怎樣的秘密?
  采崖道主并沒有揭曉答案,而是把目光望向了另一側的太上教虛陀道主,含笑道:“虛陀道友,值此時刻,也該將手中的秘圖交出來了吧?”
  還有另外一塊獸皮?
  眾人齊齊一愕,目光皆都望向了虛陀道主。
  此刻虛陀道主的臉色依舊陰沉,換而言之,從冷星魂慘敗那一刻起,他的臉色就沒有好過。
  而此時,當聽了采崖道主的話,讓得他那皺紋密布的蒼老容顏顯得愈發陰沉了。
  “呵呵,不必采崖道友提醒,老夫也自會交出此秘圖。”
  沉默片刻,虛陀道主發出一聲冷笑,袖袍一揮,一塊同樣殘破的古老獸皮憑空浮現,丟了過去。
  做完這一切,他忽然嘆了一口氣,感慨道,“諸位見諒,非是老夫有意如此,而是此秘圖太過重要,其中牽扯到混亂遺地中的一處神秘所在,誰若能進入其中,極有可能獲得到來自終極道途的真正奧妙,在這等情況下,老夫心中可也有些不舍啊。”
  此話一出,包括陳汐在內的所有弟子皆都心中狠狠一震,終極道途的真正奧妙!?
  這若是真的,那這五塊獸皮可太過珍貴了,價值之大,甚至可以引起道主境大人物出手相奪!
  這從虛陀道主剛才的表現中,就足可以看出一絲端倪。
  而當聽到這一番話,巫雪禪、雪翎道主、采崖道主等人則都不禁皺了皺眉,似不悅虛陀道主在此時刻泄露出這等驚世秘密來。
  “虛陀道主不必不舍,這五塊秘圖即便拼湊在一起,也難以拼出一副完整的秘圖來。”
  采崖道主略一沉吟,便不以為然笑道,“更何況,有關這終極道途真正奧秘的傳聞,以及這五塊秘圖,皆都是鯤鵬道主所遺留下來,可不見得都是真實的。”
  “不!”
  虛陀道主斷然道,“古往今來,也只有鯤鵬道主曾闖入過那混亂遺地中,他雖最終遭劫而死,但所遺留之物,必然不會弄虛作假了,依我看來,此事極有可能是真的。”
  聽到這一切,對陳汐而言,令得他心中也不禁一驚,這一切怎么又和那鯤鵬道主牽扯上關系了?
  仔細想想,陳汐驀然發現,在自己從三界中進入末法之域后,就似乎開始聽聞到有關那一位鯤鵬道主的一切。
  甚至,連那末法之域,都是由鯤鵬道主的遺骸所化!
  當初陳汐更是在末法之域中偶然邂逅太古菌族阿涼公主他們,從而有幸獲得了一股來自鯤鵬道主所遺留下來的鯤鵬之力。
  直至后來,因為那位棲居在太初觀的娘娘的緣故,讓陳汐得知,原來當初的鯤鵬道主,曾闖入過混亂遺地中,但卻因為遭受其中的“禁道劫力”最終隕落!
  而此時,當得知這五塊古老秘圖,以及那一段有關終極道途的真正奧秘的傳聞皆都是鯤鵬道主所遺留下,陳汐心中自不免涌起諸多感慨,那鯤鵬道主……究竟是怎樣一位存在?
  而虛陀道主呢,為何要在此刻直言不諱地把這一切秘密都說出來?
  一瞬間,陳汐心中陡然涌出一股莫名其妙的寒流,讓他猛地從沉思中清醒過來。
  這老家伙該不會包藏禍心,要讓全天下都知道,自己獲得了這五塊秘圖吧?
  “依老夫看來,此次這三十個小家伙進入混亂遺地中,單憑一個人之力,恐怕絕難進入那一處神秘之地了,不如,把這五份秘圖拼湊在一起,將其中秘密一一發給其他弟子,讓他們也參與其中,憑借眾人之力一起行動如何?”
  就在此時,虛陀道主忽然開口,提出了一個建議。
  一下子,陳汐心中就冷笑起來,這老東西,原來打著這樣一副算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