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899 他心通

虛陀道主的提議,讓不少老古董都動心。
  尤其是宣冥道主不假思索便說道:“這個建議不錯,咱們五大勢力能夠摒棄前嫌,匯聚在一起,無不都是為了門下傳人能夠從混亂遺地中獲得一場機緣,在這等情況下,自當共同扶持,一起行動才最為穩妥。”
  頓了頓,他繼續道:“畢竟,那混亂遺地神秘莫測,充斥可怖的禁道劫力,單憑一人獨自行動,可就太兇險了。”
  這一番話說出,讓得那采崖道主心中也不禁一動,身為道院傳道長老,他自然也希望門下傳人可以前往混亂遺地中的那一處神秘之地探一探機緣。
  可旋即,他就暫時壓制住了這個念頭,冷眼旁觀,要看一看神衍山和女媧宮會做出如何反應。
  “我且問一句,這五份秘圖可是賜予此次論道大比第一名的獎勵?”
  出乎意料地,女媧宮雪翎道主率先開口,她清眸如電,掃向虛陀和宣冥兩位道主。
  “不錯。”
  虛陀和宣冥哪怕不愿意,也不得不承認這個事實。
  “既然如此,憑什么又要讓陳汐將這些秘圖拿出,讓所有人一起共享其中秘密?”
  這一次,不等其他人回答,雪翎道主便斷然道,“若早知如此,何必再舉辦那第二輪論道大比,拼到最后,卻連降臨都要被瓜分掉?”
  一番話說的針鋒相對,讓得虛陀道主和宣冥道主兩人眉宇間皆都帶上一絲陰沉之色。
  “雪翎,老夫這個提議,也是為所有弟子考慮,那混亂遺地畢竟太過兇險,更何況,陳汐已獲得五件先天靈寶,這等獎勵已足夠豐富,難道在這等大是大非面前,讓他將秘圖中的秘密分享出來不合適嗎?”
  虛陀道主深呼吸一口氣,沉聲開口。
  “恕本座毫不客氣地說一句,若陳汐無法接受這個提議,在進入混亂遺地之后,他的處境可會有些不妙!諸位想必也都清楚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
  另一側的宣冥道主冷冷說道,聲音中已帶上一絲若有若無的威脅。
  聽到這,陳汐不禁怒極而笑,這倆老東西還真是越活越不要臉,明明是要強搶自己手中的秘密,卻一派大義凜然的嘴臉,簡直是無恥之極。
  這一刻,巫雪禪也皺了皺眉,正待開口,卻被陳汐攔住,“大師兄,且聽我一句。”
  說話時,陳汐邁步上前,一對黑眸掃過虛陀、宣冥兩位道主,神色波瀾不驚。
  旋即,他就笑著出聲:“兩位前輩的提議不錯,等進入混亂遺地之后,我自會將手中秘密和其他同道共享。”
  嗯?
  這一句話,讓其他人都是一愣,原本他們還以為陳汐會憤怒抗拒,誰曾想,他竟似采納了這個建議。
  就連虛陀道主和宣冥道主也不禁瞇了瞇眼睛,有些猜不透眼前這小子心中打著什么主意。
  “不過,在我看來,這個秘密只能分享給我信得過的朋友,像女媧宮的同道,道院的同道,皆都可以和我一起去探尋那一處神秘之區,至于其他人……呵呵,恕我沒興趣與之合作,不怕肉包子打狗,就怕到最后還反被狗咬一口。”
  一番話,不止讓眾人徹底明白了陳汐的打算,話中更是夾槍帶棒,極盡諷刺,說到最后,更是毫不客氣地拿“狗”來挖苦太上教和神院,極盡含沙射影之能事。
  頓時之間,大殿中不少人倒吸涼氣,渾然沒想到,陳汐竟會如此大膽,當著兩位道主境存在的面,說出如此話來。
  這一剎,虛陀和宣冥兩位道主的臉色齊齊一沉,渾身散發出一股可怖無比的氣息。
  像他們這等人物,何曾受到過一個小輩如此譏嘲?
  不過,還不等這一股恐怖氣息壓迫在陳汐身上,就被巫雪禪袖袍一揮,一瞬間化解。
  幾乎同時,巫雪禪淡然笑道:“兩位何等身份,莫非還要跟我家小師弟計較?”
  “巫雪禪!這就是你們神衍山傳人?牙尖嘴利、不知分寸、若擱在外界,單憑他一句話,老夫便會立刻抹殺了他!”
  虛陀道主森然開口。
  這一刻,他已徹底斷定,再無法從陳汐身上獲得那五份秘圖中的秘密,說話也毫不客氣起來。
  “虛陀道友說的不錯,希望這次進入混亂遺地之后,這位膽大包天的陳汐小友可以活著返回吧。”
  宣冥道主神色冰冷而威嚴,聲音中透著一抹令人心悸的寒意。
  眼見大殿氣氛又變得劍拔弩張,采崖道主頓時不敢再保持沉默,笑著出聲道:“好了,不管如何,此次我們五大勢力能夠走在一起,聯手行動,已是很不容易。在此之前,諸位還是莫要再起爭執。這樣的話,可對咱們大家都不利。”
  這一番話說的倒也不錯,在場之中,無論是哪一方勢力,離開了任何一個,都斷然無法打通進入混亂遺地的通道。
  故而在這等局勢下,再起爭執對任何勢力而言,都是得不償失。
  虛陀和宣冥兩位道主顯然也明白這一點,當下皆都冷然一哼,不再多言。
  只不過他們望向陳汐的目光中,就像看著一個死人般,顯然,他們已是把陳汐記恨在心。
  像他們這等存在,一旦動怒,那對任何人而言,那絕對是一場無法想象的災難。
  陳汐明白這一點,因為他很早之前就聽太初觀那位娘娘說過,像道主境存在,早已屹立在上古神域的最巔峰,性情也最是橫行無忌,辣手無情,只要招惹了他們,才不管你背后是什么勢力!
  當然,陳汐并不畏懼他們。
  現如今的他,或許遠遠無法和道主境這等存在抗衡,但他背后還站著大師兄,站著神衍山,自不會畏懼天下任何人。
  更何況,這倆老家伙想殺死自己,他們神衍山何嘗不想殺死他們?
  歸根究底,現如今他們雙方或許可以坐在一起相安無事,可彼此之間的仇恨,早已在不知多少歲月前就已結下,勢同水火,不死不休。
  在這等仇恨面前,他們誰也不會對誰心慈手軟了。
  嗡~~
  忽然,大殿虛空中一陣波動,泛起一片夢幻般的道輝光雨,映現出一道身影來。
  這身影瘦削、低矮、平平無奇,立在那里,身高甚至比陳汐低了一頭多。
  可當他甫一出現,大殿中所有交談聲戛然而止,氣氛沉寂中竟是充盈上一股威嚴無上,神圣無量的味道!
  一瞬間,陳汐等三十名祖神境存在皆都心中一顫,升起一股無法抑制的敬畏。
  這身影明明瘦削低矮之極,平淡無奇之極,可面對他,竟是讓他們這些人皆都有一種渺小無比的感覺。
  就好像一群螻蟻在仰視一座無法攀越的高峰!
  此刻,就連那些帝君大人物們都不禁渾身一僵,神色拘謹,不敢高聲語,恐驚眼前人!
  唯獨巫雪禪等一眾道主境還能保持鎮定,可此刻目睹這一道身影出現,依舊齊齊起身,拱手行禮。
  “見過院長!”
  這人,竟赫然就是道院院長——柳神機!
  一瞬間,陳汐等人心中又是一陣震動,這位可是傳聞中的無上存在,是能夠和神衍山之主、女媧宮主、太上教主、神院院長并駕齊驅的通天巨擘!
  像這等傳奇人物,坐鎮道院中,不知多少歲月都未曾現身過,而此刻,他就這樣出現在眾人面前,所造成的震撼力可想而知有多大。
  一時之間,大殿中氣氛變得愈發沉寂莊肅。
  而神材低矮,其貌不揚的道院院長柳神機,儼然成為了大殿中最矚目的存在,至高無上!
  “諸位,可曾將各自門中至寶帶來?”
  道院院長柳神機開口,聲音充盈著威嚴,他負手而立,渾身流溢著一股神秘的道光,讓人根本看不清楚其容顏。
  “已準備妥當。”
  巫雪禪等人紛紛點頭。
  “既然如此,采崖,待會你便帶著幾位道友便立刻出發,前往那混亂遺地吧。”
  柳神機隨口吩咐道,“三天之后,本座會親自帶著這三十個小家伙,前往混亂遺地。”
  此話一出,眾人皆都莫敢不從。
  連虛陀、宣冥道主這等人物都不敢造次。
  這就是道院院長的威勢,能夠和他平起平坐的,放眼整個上古神域,也找不出多少個來。
  “淮空子,你將這些小家伙安置在韶華古境中,三天時間已足夠他們將自身狀態修復至巔峰層次,三天之后,帶他們一起前來歸元大殿。”
  柳神機目光望向淮空子,再次囑咐道。
  “喏。”
  淮空子躬身領命。
  見此,柳神機目光挪移向大殿其他人,道:“諸位可以趁現在和門下傳人交流一番,依照本座推算,此次前往混亂遺地,少則三五年,多則十年以上,且有可能會出現諸多兇險,誰也無法保證,他們三十個小家伙都能安然返回,你們最好……有所心理準備。”
  話音還在大殿中回蕩,柳神機整個人已消失不見。
  一時之間,因為柳神機臨離開前的一席話,反而讓大殿中氣氛變得愈發沉寂。
  兇險?
  那些此次即將進入混亂遺地的弟子,有可能無法全部安然返回?
  若不知情的,都會懷疑道院院長柳神機說出這番話,是否是為了阻止這一場行動。
  但大殿中所有人可都不會這么想。
  柳神機這等人物,在此刻說出這樣一番話,必然意味著,此次行動真的很不一般!
  甚至有可能存在超乎想象的兇險,故而,必須得做足充分的準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