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900 吞噬靈寶

歸元大殿。
  巫雪禪把陳汐、顧言、圖蒙三人召集在一起,傳音囑咐道:“此次進入混亂遺地,無論遇到何等危險,你們二人切記跟隨在陳汐身邊,一切聽從他安排。”
  顧言和圖蒙認真點頭:“師伯祖放心。”
  巫雪禪拿出一個約莫半尺長,表面篆刻著許多繁密紋理的的古老青銅盒遞給陳汐,道:“阿涼已經會快蘇醒,此次你進入混亂遺地,就帶著她一起行動吧。”
  陳汐一怔,這才明白,太古菌族的阿涼公主如今顯然躺在那青銅盒中。
  “這是為何?”
  陳汐禁不住問道。
  “當年鯤鵬道主前往混亂遺地時,也并非莽撞行事,而是準備了許多手段,而當時被他最為依仗的,就是太古菌族部落。”
  巫雪禪直言不諱,“雖然不清楚在進入混亂遺地時,太古菌族可以發揮什么作用,但那鯤鵬道主既然這么做,必然大有深意。”
  聽到這,陳汐忽然想起來,當初在末法之域見到阿涼時,他們僅存的那些族人正守衛在鯤鵬道主所遺留的封印力量前。
  當時,阿涼的婆婆還曾言,當初他們太古菌族隨從鯤鵬道主征戰天下,獨闖混亂遺地而不滅,干出了諸多震驚天下的輝煌事跡。
  所以哪怕鯤鵬道主已身隕道消,尸骸都化為了那末法之域,他們這些僅剩下來的太古菌族族人,也沒有一個愿意離去,而是選擇守衛在了其中。
  如今想起這件事,再結合大師兄巫雪禪所言,陳汐頓時也隱約察覺到,此次帶上阿涼一起行動,或許還真能派上什么用場。
  當然,退一萬步說,阿涼哪怕發揮不了什么作用,帶上她也絕不會拖累陳汐了。
  “另外,若我推測不錯,他們定然會千方百計地去奪取你手中的五份秘圖,所以進入混亂遺地之后,你們最重要的就是提防來自太上教、神院的傳人。”
  巫雪禪沉吟道,“至于道院傳人,能拉攏則拉攏,但且莫要失去了戒備之心,柳神機一天不死,道院就注定只會保持中立態度。”
  聞言,陳汐不禁有些咂舌,在道院的地盤上,忽然聽大師兄巫雪禪談論起道院院長的生死問題,不免給人一種怪異的感覺。
  旋即,陳汐就深吸一口氣,點頭道:“大師兄放心,是敵是友,我心中自有衡量。”
  巫雪禪笑了笑,道:“那樣最好,對了,若遇到棘手問題,可以放心和女媧宮傳人一起合作。”
  陳汐點了點頭。
  ……
  另一側。
  太上教虛陀道主神色漠然,冷冷傳音道:“記住,那五份秘圖牽扯到一場關于終極道途的無上機緣,無論付出任何代價,也務必要搶到手了!”
  “喏!”
  冷星魂等一眾太上教弟子齊齊回應。
  見此,虛陀道主神色稍緩,沉聲道:“當然,若有機會殺死陳汐此子,千萬不可錯過了,此子身懷河圖,甚至和第三任幽冥大帝有所聯系,若不早早除去,遲早會成為另外一個伏羲!”
  聞言,冷星魂等人心中狠狠一震,另外一個伏羲?
  ……
  “胤軒,此次即便敗在陳汐此子手中,也不必灰心,論道終究是論道,而不是真正的生死搏殺。”
  同樣的時刻,宣冥道主目光緩緩掃過東皇胤軒、燭千羽、公孫慕等人,說道,“不過,等進入混亂遺地之后,你們務必要抓住一切機會,將此子徹底斬除了!”
  說到這,他聲音中已帶上一抹冷厲味道,“你們或許有所不知,此子已踏上了古往今來獨一無二的逆天之路,并且如今已經在此路上已小有成就,像這樣的異端,一旦成長起來,絕對將超越以往,成為咱們神院的心腹大患。”
  什么?
  東皇胤軒等人心中也是掀起一片驚濤駭浪,古往今來獨一無二的逆天之路?
  這豈不是就是傳聞中被天道所不容的異端?
  東皇胤軒他們都清楚,這一句話意味著什么,一時之間神色都是變得凝重起來。
  “若有可能,我不介意你們聯合太上教那些傳人一起,在混亂遺地中將陳汐此子滅殺了!”
  宣冥道主的聲音森然懾人。
  ……
  “夜辰,李盧峰。”
  “在!”
  “有一句話,本座必須得提醒你們,我們道院一直保持著中立態度,從不卷入其他是非之中,在進入混亂遺地之后,你們最好也能辦到這一步。”
  采崖道主看著身前的夜辰和李盧峰,神色肅然傳音道。
  道院這邊有不少弟子,他卻單獨叫出了夜辰和李盧峰談話,顯得很耐人尋味。
  李盧峰心中一顫,連連點頭:“師叔祖放心,弟子必定銘記在心。”
  夜辰卻是瞇了瞇眼睛,道:“師叔祖,只要保持中立態度就可以了么?”
  采崖道主點頭道:“不錯。”
  夜辰笑道:“這樣就好。”
  一側的李盧峰將這一切看在眼中,不禁心中一動。
  而此時,夜辰忽然把目光望向了一側的李盧峰,淡然道:“李師兄,你可別忘了,贏秦師叔是怎么死的。”
  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卻是讓李盧峰臉色微微一變。
  ……
  “悠然,石禹,我倒是不擔心你們,只要萬事小心,不虞會發生什么不測了。”
  女媧宮這邊,雪翎道主輕聲開口,“不過你們切記,若有必要,可以多幫助陳汐他們一些。”
  聞言,石禹唇角不禁泛起一抹愕然,道:“這家伙都如此厲害了,還需要幫助?”
  雪翎道主認真點頭道:“的確需要,那混亂遺地非比尋常,和論道大比一對一的對決完全不同,陳汐擁有五份秘圖,必然會被太上教、神院視作眼中釘,在這等情況下,身為盟友,我們女媧宮必須站在神衍山這邊了。”
  頓了頓,她繼續道:“更何況,即便不為了那五份秘圖,只怕太上教、神院傳人也不會放過陳汐了。”
  說到最后,聲音中已帶上一絲復雜。
  “這是為何?”
  石禹怔然。
  就連孔悠然也不禁好奇。
  “很簡單,他如今已踏上了一條前所未有的逆天路,這條路自古至今未曾有人成功過,但陳汐如今已在此路上取得不小成就,這可是太上教和神院無法容忍的。”
  雪翎道主沉吟片刻,徐徐出聲,“這兩個勢力一直以‘替天行道’自居,如今的陳汐便如一個異數,為天道所不容,在這等情況下,太上教和神院可都不會放過他了。”
  異數!
  為天道所不容!
  聽到這樣的字眼,孔悠然和石禹皆都怔住,神色逐漸變得認真嚴肅起來。
  他們此刻也終于明白,為何雪翎道主會囑咐他們去幫助陳汐了。
  ……
  歸元大殿中,唯獨王鐘、圣子迦南、趙青瑤等五人,并不屬于帝域五極的傳人。
  但他們已通過第一輪的考驗,獲得了進入混亂遺地的資格,此次也將隨從眾人一起行動。
  “迦南,別枉費心思了,我身上可沒有你想要的東西,哪怕你的佛宗‘天眼通’再厲害,也是徒勞。”
  忽然,王鐘扭頭,望向了一側的圣子迦南,唇角泛起一抹意味難明的弧度。
  迦南神色不變,波瀾不驚,沉默許久,忽然道:“但我已可以斷定,你并不是王鐘!”
  聲音擲地有聲,透著不容置疑。
  王鐘挑了挑眉,臉上泛起一抹無奈之色,聳肩道:“我若不是我,又會是誰?迦南,等你掌握了佛宗至高傳承‘他心通’,就會明白,自己的推測有多荒謬。更何況,我的身份若有不妥,只怕早已被那些道主境大人物所察覺,豈會留我到現在?”
  “他心通”,佛宗至高傳承之一,傳聞修煉到極致,可以一瞬間聆聽到萬物生靈心中最深處的秘密,無聲無息,防不勝防,最是神秘。
  王鐘此話的意思很淺顯,就是哪怕你修煉了“他心通”,揣測到我的心思,也只能得出我就是王鐘的結論!
  對于此,迦南的反應依舊很平靜,道:“放心,我已參悟出‘他心通’的一些奧秘,用不了多久,便可以掌握在手,到時候只怕你想要隱瞞,也根本不可能了。”
  王鐘瞇了瞇眼睛,凝視迦南許久,忽然笑道:“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迦南微微一笑,忽然說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話:“這上古神域的天,的確要變了,但卻不容外人染指。”
  說罷,他便轉身,盤膝坐在一側,閉目打禪,再不理會其他一切。
  王鐘見此,又瞇了瞇眼睛,許久之后才搖了搖頭,曬笑不已。
  兩人的對話,皆都是以傳音的方式進行,并未引起其他人注意。
  很快,采崖道主和巫雪禪、虛陀、宣冥、雪翎四位道主便一起離開,前往混亂遺地。
  而陳汐等三十名弟子則在淮空子的帶領下,離開歸元大殿,前往了那“韶華古境”進行休整。
  歷經了論道大比一重重的對決,他們大多數人都消耗甚大,像巫雪禪、東皇胤軒等人更是受傷頗重。在這等時刻,也亟需靜心進行修復傷勢。
  “有趣,有趣。”
  就在陳汐一行人離開之后,空蕩蕩的歸元大殿中卻是倏然浮現出一道身影來。
  他身姿瘦削、低矮,平淡無奇,赫然正是剛離去不久的道院院長柳神機!
  只不過他此時雙手負背,望著陳汐一行人離開的地方,一對眼眸中泛起一道奇異的漣漪光澤。
  佇足沉默許久,他忽然發出一聲感慨:“是劫,是運,就看這一場行動了……”
  聲音還未落下,柳神機整個人再次消失不見。
  人去樓空。
  歸元大殿徹底沉寂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