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9 小黑屋


  “八寶錦繡飯、紅煨盤龍膳、干煎墨靈蝎、爛燉青烏雞……”
  馬老頭的廚藝的確已達到了超凡的水準,在不到一個時辰內,再次烹飪出十三道美味之極的菜肴。
  陳汐感到很幸福,是從小到大從沒有過的幸福。一道道從未品嘗過的珍饈美饌,不但令他的六識感觀得到了極大的滿足,并且菜肴內蘊含的純厚靈力更是像天降甘霖一般,匯聚在丹田內,竟在這極短的時間內,漸漸凝結出第四朵真元紫云!
  先天境界,每提升一步,丹田便會出現一片由真元凝聚的云朵,稱作筑基云梯,直至凝聚出九片云朵,便可開辟紫府,成為一名擁有道基正式踏入仙府的紫府修士。
  陳汐已滯留在先天三重境整整五年,并非由于資質太差,而是因為其母左丘雪留下的那塊長命鎖,在這五年中悄無聲息地汲取他體內的真元,直至長命鎖破碎,露出里邊的玉墜,仿似打破了禁錮一般,從那時起便再沒有擔心過境界無法精進。
  然而即便如此,在缺乏元石、靈丹妙藥等外物的支持下,他的進境也極為緩慢,根本就沒想到只是吃了十幾道菜肴,竟然令自己的境界像井噴一般再次突破一個層次,自然令他驚喜無比。
  不過,伴隨著幸福,他也感到一種折磨,馬老頭每烹飪出一道鮮美可口的菜肴,那刺激嗅覺的誘人味道讓他總是欲罷不能,原本打算的淺嘗輒止,到最后徹底淪陷為不顧形象的狼吞虎咽,這讓他越來越感到慚愧,越來越覺得自己像一個禁不住誘惑的大吃貨。
  馬老頭也被陳汐的吃相嚇了一大跳,望著那空蕩蕩的十四個玉盤,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好半天才失神喃喃道:“怪胎,這貨的肚皮難道是個無底洞?老子收的這個徒弟也太……奇葩了吧?”
  陳汐聞言,內心愈發羞愧起來,被人嘲笑做毫無表情的面癱臉上,更是罕見地流露出一絲赧然。
  他也覺得很奇怪,扒光了十四道菜,他非但沒有撐飽的感覺,反而有一種還能吃下一大堆食物的沖動。
  “你這怪胎,簡直就跟那些做苦力的體修一個德性,純粹的吃貨!”馬老頭再次嘀咕了一句。
  然而這話落在陳汐耳中,卻令他想起一個問題,好像……自從修煉《周天星戮鍛體之術》之后,自己就沒有吃飽過的感覺,莫非就是這個原因?
  陳汐細細感覺著身體的變化,只覺血肉肌膚內仿似充盈著無盡活力,連骨頭都似乎輕了二兩,渾身澎湃著一股沛然的渾厚力量。
  這一刻,他徹底明白過來,這些富含靈氣的菜肴不禁對煉氣士有用,對體修的肉身也能起到極好的滋養效果!
  見陳汐呆頭呆腦的不說話,馬老頭似是良心發現,不再嘀咕一些令陳汐羞赧不已的話語,徑直問道:“這十四種烹飪之法,你記住了多少?”
  談起正事,陳汐神色終于恢復如常,沉吟道:“差不多都已牢記。”
  “真的?“馬老頭眼珠陡然睜大。
  陳汐想了想,認真點頭。
  馬老頭猶自不信,指著廚臺說道:“你去操作,嗯,就烹飪那道干煎墨靈蝎。“
  “好!“陳汐回答的很痛快,動作也是干脆利落之極,來到廚臺前,按著腦海中的記憶,開始一步步操作起來。
  剖解墨靈蝎、調配作料、操控靈火……
  馬老頭看著陳汐有條不紊的操作方法,原本略帶狐疑之色的目光,漸漸變得愕然、驚詫,直至看到陳汐以真元吸附掌間,力道精準勻稱地操控鐵勺鐵鍋時,他的目光徹底化作了震驚之色。
  步驟分毫不差!
  馬老頭不禁在心中暗道,老子當年初學廚藝時,失敗了幾十次,才勉強達到了這家伙現在的水準,難道老子真的收了一個在廚道上悟性驚人的天才徒弟?
  想到這,他心頭猛地激動起來,或許,老子不曾達到的目標,可以在這家伙身上達成呢……
  一炷香后,一盤肉質脆爽生津的干煎墨靈蝎出鍋了。
  馬老頭火急火燎沖上前,拎起一條熟透的墨靈蝎塞進嘴中,緩緩咀嚼片刻,他的神情又變得恍惚起來,這味道和靈氣的純厚程度……和自己所烹飪的不相上下啊!
  陳汐不禁有點忐忑,在剛才烹飪的時候,有好幾次他差點就控制不住靈火烤炙的韻律,幸好他心性沉穩堅定,不慌不亂,這才有驚無險地渡過難關,堅持到了最后。
  “我打算改變一下教授廚藝的方法。”半響后,馬老頭似是經過深思熟慮,緩緩說道:“純粹的模仿或許已經難不倒你,既然如此,你就開始烹飪屬于自己的菜肴吧。”
  陳汐怔然道:“我該如何做?”
  “很簡單,拿最基礎的一千三百零八種食材,根據其五行陰陽屬性,烹飪出屬于你自己的菜肴。”
  馬老頭淡淡道:“只要能令色香味俱全,同時又能令菜肴的靈氣達到最佳程度,你就算一名真正的一葉靈廚師了!”
  陳汐感到一絲不妥,自己可是剛成為靈廚學徒,只牢記了《萬象食材圖譜》和《靈火集》兩部書籍而已,至于廚藝,也僅僅只記住了十四道菜肴的捧人步驟,毫無基礎可言。
  在這種情況下,馬老頭怎會提出這樣一個要求呢?
  陳汐疑惑不已。
  “就如同修士對天道的理解和感悟千差萬別一樣,每一位靈廚師的廚藝也皆不相同。”馬老頭淡淡道:“你在廚道的天賦極其驚人,與其沿襲我的路走,不如自己去探索出一條屬于自己的——廚道之路!”
  話到此處,馬老頭眼眸中再次涌現那狂熱憧憬的光芒,霍然轉身,緊緊盯著陳汐的眼眸,沉聲道:“不過,我會每隔一段時間對你考核一次,若不過關,就別想拿到清溪酒樓的俸祿!”
  陳汐一呆,突然有種被拋棄的感覺,還附帶著血淋淋的剝削。
  ……
  小黑屋內。
  難道,自己烹飪的那道干煎墨靈蝎很難吃嗎?馬老頭是不是在報復自己?
  陳汐看著周圍堆積如山的各種食材,看著嶄新锃亮的廚臺和廚具,目光迷惘,思緒萬千。
  這里只有他一個人,按照馬老頭的意思,除非他能夠烹飪出屬于自己的菜肴,達到一葉靈廚師的水準,否則就別想從小黑屋中出來。
  這老家伙脾氣古怪,行為也如此古怪,簡直就是個喪心病狂的混蛋!
  陳汐想起馬老頭所說的話,即便以他的忍耐力,也不由感到一陣惱火,自己可是只想賺取一些元石幫弟弟交學費而已,根本就沒想過走什么廚道之路啊!
  惱火過后,陳汐很快冷靜下來,看著周圍的一切,他知道再抱怨也無用,倒不如想一想該如何利用這些食材烹飪出令馬老頭滿意的菜肴,離開這該死的小黑屋。
  他走至那堆積如山的食材前,一種種仔細觀察。
  “想要成為一葉靈廚師,就必須烹飪出一道適合后天修士進補的菜肴,而這些材料不但種類各異,味道也各不相同,尤為重要的是要分清其陰陽五行屬性,務求做到相生,而絕不能令其相克……”
  認真起來的陳汐,無疑具備著極為驚人的爆發力,他的思維瘋狂轉動,結合從《萬象食材圖鑒》中所學到的知識,開始動手整理那堆積如山的各種食材。
  一炷香之后。
  所有的食材被他整理為兩大堆,分別代表著陰陽兩種屬性,每一大堆則分成五小塊,代表著金木水火土五行,每一種五行相同的食材又被他依據味道、生長環境、主料、輔料等等,分成了若干個更小的區域。
  這個過程耗費了他近乎一天的時間,為了確保無誤,他甚至不惜去品咂那些血腥撲鼻的妖禽血液,以及顏色看起來極其惡心的漿液狀食材,舌頭差點被各種古怪刺激的味道給折磨得麻木,甚至好幾次都惡心的差點吐出來。
  不過,當看到各種食材井然有序呈現在眼前,陳汐還是感到一絲欣慰,顧不得抹去額頭汗水,他便又開始推算起創造出新菜肴的方法。
  時間點滴流逝,許久之后,陳汐站起身子,挑揀了十余種食材,徑直來到廚臺前。
  嘩啦啦!
  一步步處理完畢食材和作料,陳汐毫不猶豫地開始烹飪起來,然而還不過半刻鐘,一股焦糊的味道便從鍋底逸散而開。
  他早已做好失敗的準備,見此倒也并不意外,把菜肴盛放玉盤中,一口口吃進腹中。
  “辣味太重、菘藍花和酒香魚的靈力失衡、似乎應該以文火緩緩燒炙……”
  味道很怪,陳汐卻似毫無感覺,木呆呆地咀嚼著嘴巴,心思全投入在分析失敗的原因上。
  吃干抹凈,陳汐重新開始烹飪。
  五行不均、失敗!
  調料出錯、失敗!
  食材處理不當、失敗!
  烹飪手法過重、真元逸散,失敗!
  ……
  連續十余次失敗之后,陳汐已完全沒有感覺,他一口一口吞下每一次的失敗品,冷靜地分析每一次失敗的原因,而后重新開始,那張沉穩木訥的臉上面無表情,仿似一臺不知疲憊的機器,枯燥地重復著相同的動作。
  陳汐渾然沒有注意到,他的靈力非但沒有消耗一空,反而像暴雨之下的溪水,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增長。
  ——
  拜求收藏、點擊、紅票、兄弟們,頂起來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