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90 瀚海雄城


  第二更!拜求收藏!
  ——
  寶船在虛空中飛快穿梭,不到一個時辰,連綿山脈消失,周圍景象一變。
  萬里晴空,落日如血,放眼望去,盡是廣袤無邊的土黃色大地。而在極遠處,一座巍峨的城池輪廓出現在地平線上,金光萬丈,金碧輝煌,通體仿似由赤金澆筑而成,雄渾壯闊之極。而在其后方,就是無邊無際的浩瀚沙漠,猶如汪洋大海,沙風呼嘯,蒼勁如龍。
  遠遠望去,那座雄渾巨城矗立在黃天沙海之中,聽著那天地間鼓蕩的凜冽風聲,就像聽到烽煙戰鼓之聲,讓人熱血沸騰,仿似來到了那金戈鐵馬的邊塞戰場上,恨不得拋頭顱灑熱血,開疆擴土,征伐天下。
  這就是瀚海城。
  在南疆百萬里疆域中,若論雄渾遼闊,當屬瀚海城第一,并且瀚海城附近分布著諸多珍貴礦脈,盛產黃硫沙、赤陽金、百鍛鋼等煉器材料,價值昂貴,乃是煉制一些玄階法寶的必備材料,許多來自北蠻、東海、中原的商家,皆會在瀚海城中開設分號,收售各種瀚海城特產,因而此地的商業也是極為繁華鼎盛。
  跟龍淵城不同,瀚海城并不禁制修士在空中飛行,所以當陳汐來到這里時,就看到那巨大的城池中,無數的遁光、身影、寶輦、以及各式各樣的飛行法寶,在瀚海城中飛來飛去,穿梭不息,彩霞流轉,寶氣縱橫,繽紛絢麗之極。
  “這里便是瀚海城么,果然是一個好地方啊。”陳汐感慨了一陣,收起寶船,很低調地選擇了步行入城。
  澹臺紫萱等人當然不會有什么意見,甫一進入城門,頓時一股嘈雜如潮水一樣的聲浪涌來。
  “韓家可真夠狠的,聽說澹臺家數千族人,差點被屠戮一空,血流成河,真是人間之慘劇啊。”
  “哼,哪怕韓家不動手,其他勢力恐怕也會動手,畢竟那澹臺家掌控咱們瀚海城第一商會御寶齋,又坐擁翠云谷那樣一座天賜寶地,就像一塊肥肉,早已引得各大勢力垂涎不已,韓家動手也就不奇怪了。”
  “的確是啊,韓家這次可是大手筆,竟然請了一位涅槃境大修士來對付澹臺洪,經此一戰,恐怕澹臺家就要在咱們瀚海城除名了。”
  “不會吧,我怎么聽說,澹臺洪并沒有死,而是得到了外援,成功擊退了那涅槃大修士。如今正在籌謀著反擊韓家呢。”
  “真真假假,誰又猜得到,不過再過幾天,誰勝誰負,自然就一目了然。”
  瀚海城中,人來人往,卻是都在議論著韓家與澹臺家之間的戰斗,有人興奮、有人震驚、有人嘆息……顯得喧囂無比。
  剛進入城門,就聽到這些消息,澹臺紫萱的臉色頓時變得刷白無比,失魂落魄,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焦慮不安,匆匆道:“陳恪道友,家有急事,請容我等先行告辭,來日再與你進行交易。”
  陳汐點點頭,沒有多說,任誰家里發生這樣的事情,恐怕都會坐不住,在澹臺紫萱等人離開沒多久,陳汐開始在瀚海中中隨意瀏覽。
  瀚海城中的建筑,幾乎都是黃硫沙鑄就,高大雄偉,絢爛奪目,寬敞的街道上人來人往,川流如織,有最普通的先天境修士在地面行走,老老實實的做生意,服侍別人,也有高人一等的紫府修士,在空中飛來飛去。
  更有一些有地位的黃庭修士,前呼后擁,仆從云集。
  兩儀金丹修士也不少。
  不過涅槃境大修士,卻依舊少見。
  畢竟涅槃大修士,甚至比一些古老家族的族長地位都要高,更有的都是一宗之主,尋常是不會在外拋頭露面的。
  尤為引人注目的是,在那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不乏一些奇裝異服的外來修士,有來自中原地區大袖翩翩,古風盎然的貴胄公子,有來自北蠻赤裸·胸膛,耳掛骨環的兇悍青年,有來自東海,頭戴各色瓔珞、青珠、羽冠的年輕俊彥……這些人的共同特點就是,模樣都很年輕、氣息也都極為強大,幾乎都是清一色的金丹修為,走在人群中,宛如鶴立雞群,顯得惹眼之極。
  “聽說為了參加五年后的群星大會,北蠻、中原、東海等地的年輕一代高手,大多都選擇來咱們瀚海城,要進入那有著死亡之地之稱的瀚海沙漠淬煉實力,如今一看,果真一個個都是人中龍鳳,氣宇非凡,羨煞人了。”
  “是啊,不到三十歲的金丹境高手,恐怕咱們整個南疆都沒有幾個,與之相比,咱們南疆修行界的實力似乎……有點弱啊。”
  “哎,這也沒辦法,咱們南疆早在數千年前,就落后于大楚王朝其他地方,這么多年過去了,這種差距還在不斷加深,真是讓人挺無奈的。聽聞流云劍宗的北衡太上長老,數千年前也曾參加群星大會,結果連前一百名都沒有進入,你說打擊人不?”
  “誰說不是呢,也不知道五年后的群星大會上,會不會有咱們南疆的年輕一代高手參加,又能不能殺入前一百名,對了,我聽說在幾年前潛龍榜大比上取得第一名的那個陳汐,可是了不得的高手,也不知五年后,他會不會參加群星大會。”
  “陳汐?他資質再好,能在短短幾年能進階金丹境界嗎?別瞎想了,這一屆群星大會他恐怕是無緣參加了。”
  聽到周圍人群的議論聲竟然談論到自己,陳汐不由一陣無奈,難道這些家伙都這么不看好自己?
  “陳汐,你可要努力啊,爭取進階金丹境界,不但要參加群星大會,更要殺入前十,狠狠抽這些人的嘴巴,看他們誰還敢再小覷你。”靈白傳音道,聲音中透著一陣不爽。
  陳汐笑了笑,不置可否,心中卻暗道:“我不僅要進入潛龍榜前十,更重要的是進入太古戰場,獲取進入玄寰域的資格!”
  “這位道友,您可是要等瀚海沙漠三日后的風季一過,就進入瀚海沙漠中進行歷練?不如住在我們天寶樓中修煉,養精蓄銳。我們天寶樓,可以提供有關瀚海沙漠的種種信息。”
  陳汐在街上漫無目的的行走,在經過一處高大精美的閣樓時,門口立著的迎賓侍女,語氣殷切地拉攏客人。
  “嗯?”陳汐看了看這些女侍者,都是穿著統一的綾羅輕紗,身段曼妙,臉蛋漂亮,渾身靈氣繚繞,都是紫府境界修為,這種人物如果是在松煙城,絕對是各大勢力的座上賓,長老級的尊貴人物,但是現在,不過是天寶樓中的侍者,讓人心生萬千感慨。
  旋即,陳汐猛地想起,自己從南蠻深山歸來時,就曾在嵐海城的天寶樓中,出手了一批材料,更是獲得了一枚紫金天寶令。
  “也好。”陳汐點了點頭。
  端木澤曾經說過,這天寶樓背后乃是大楚王朝的皇族,勢力龐大,商號遍布整個大楚王朝。它不光是收售奇珍異寶,還買賣消息、丹藥、材料,舉辦各種巨大拍賣會,居住在這酒樓之中,可以保證絕對的安全,就算是涅槃境大修士要殺你,也得等你出來才行。
  不過居住在天寶樓,價格卻是非常昂貴,一天都有上百斤靈液,就算是一般金丹修士都消耗不起。
  其中還有貴賓雅室,每天千斤靈液,的確能令人望而止步,不過這貴賓雅室乃是為貴賓準備,一般人根本就住不進去。
  “這位前輩,請問您尊姓大名?”見陳汐表示要居住在天寶樓,那幾名漂亮的女侍者頓時眼睛一亮,眉開眼笑,連稱呼都換了。
  “我叫陳恪,這次的確是要去那瀚海沙漠中歷練。”陳汐笑了笑,隨著這幾名女侍者,走入了天寶樓中。
  瀚海城這座天寶樓,裝飾得金碧輝煌,寬敞恢弘,瀾海藍晶沙鋪砌的地面,天青緲香木打造的桌椅,寶燈高懸,香爐裊裊,畫屏千疊,處處都散發出高貴典雅的氣息,豪奢之極。
  “前輩,您應該不是瀚海城之人吧?想必對那瀚海沙漠也是了解的不多,我們天寶樓中,提供各種消息,您要不要看一看?”一名女侍者笑吟吟問道。
  陳汐饒有興趣道:“都有些什么?說來聽聽。”
  “例如瀚海沙漠中一些秘境、洞府的消息,哪里危險,哪里不能去,甚至只要您想知道的,我們都可以為您提供。”
  “嗯,也好,”陳汐想了想,拿出紫金天寶令,遞了過去,“給我準備一間貴賓雅室,然后把這些有關瀚海沙漠的消息,都拿過來。”
  紫金天寶令!?
  看到這枚令牌,這幾個女侍者望向陳汐的目光頓時不同了,由原先的尊重,化作了濃濃的敬畏,仿似臣子在面對君王一樣。
  “前輩,您來的好巧,我天寶樓中恰還剩下一處貴賓雅室,請隨我來。”一名女侍者恭敬說道。
  “且慢,那間貴賓雅室,我家公子占了!那個黃庭境小子,你還是速速離開了,免得得罪了你不該得罪的人!”
  便在陳汐跟著那女侍者要離開之際,天寶樓門口中,再次走進一群人,一個衣衫華美的高大青年,兩個妙齡女子,身邊還跟著四個黑衣仆從,發話的正是其中一個黑衣仆從,聲音中充滿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