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902 突如其來的狙殺

劍箓發出奇異的波動,符文流溢,不斷汲取霸靈金槍的力量。
  依照陳汐推算,按照這種速度,起碼得五年時間,劍箓才能將霸靈金槍的力量徹底汲取一空。
  嘩啦~~
  沒有再理會這些,陳汐心中一動,神相衍道尺憑空浮現,光雨紛飛,神圣燦然,釋放出絢麗霞光,瑞氣澎湃。
  很快,光雨交織,匯聚在玉尺中央,勾勒出一個璀璨小人,盤膝坐在那里,口誦道經,寶相莊嚴。
  一瞬間,陳汐就清楚感受到了來自大道的力量,整個世界都變得不一樣了。
  大道無名,無形,藏于天地萬物,卻虛無縹緲,難以琢磨。
  可通過神相衍道尺,陳汐卻可以清清楚楚“看”見大道痕跡,更為透徹地感悟到其中奧妙。
  玉尺中央的小人,便是“神相”,能夠演繹天道,化無形為有形,而陳汐通過和“神相”所產生的呼應,就如同和天地相融,和大道契合一般。
  這比他以往獨**索參悟要更為容易,也更為通透深刻。
  那種感覺,就好像將一切繁復斑駁都化為簡潔干凈,讓一切玄妙、晦澀之處都無所遁形,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這就是神相衍道尺的妙用,可以推演大道,衍化諸般妙諦,雖非戰斗力寶物,可單憑這等威能,已非一般神寶可比,堪稱曠世瑰寶。
  從這天開始,陳汐便陷入一種深層次的打坐中,一邊調息自身,一邊靜悟大道,時間不自覺便匆匆流逝。
  ……
  三年后,對外界而言,才過去三天時間而已。
  這一天。
  正在打坐中的陳汐倏然睜開了眼睛,幾乎是同時,這韶華古境中響起了淮空子的聲音。
  “三天已到,爾等三十人現在便可離開。”
  這一刻,不止是陳汐,其他在韶華古境中閉關的子弟也都紛紛清醒過來。
  旋即,一道道門戶映現在他們各自身前。
  “這一天終于來了。”
  陳汐長身而起,毫不遲疑,一步跨入那一道門戶中,轉瞬間整個人便消失在韶華古境中。
  爭鳴道場。
  當陳汐抵達時,其他二十九人也陸續出現。
  不過等待他們的,卻不是淮空子,而是一位瘦削、低矮、平淡無奇的老者。
  那赫然就是道院院長柳神機!
  陳汐等人頓時齊齊一凜,神色變得肅穆。
  “如今,混亂遺地的通道已被打通,爾等便隨我一起前往吧。”
  柳神機目光一掃陳汐等人,瞬間就判斷出,他們的修為狀態都已恢復至巔峰,當下沒有任何遲疑,輕輕揮了揮袖袍。
  一瞬間,陳汐等人只覺眼前一花,整個人不受控制地被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裹挾,倏然消失原地。
  什么也看不見。
  什么也聽不到。
  仿似在歲月中沉浮,又像才過去一剎那。
  當陳汐再次睜開眼睛時,頓時發現,已來到了一片陌生之極的星域中。
  這片星域空闊、浩渺、幽邃,仿若無垠,寂靜無比。
  和其他星域不同,這片星域中的一顆顆星辰都靜止在那里,沒有一絲的動靜,顯得很是詭秘。
  而在極遠處,正對著陳汐等人的方向上,赫然浮現著一個無比巨大的黑色漩渦,橫亙星空中,遠遠望去,就仿佛一張血盆大口,似能把萬千星辰都吞沒。
  只不過詭異的是,此刻那巨大的黑色漩渦同樣陷入靜止,沒有一絲的動靜,看起來懾人無比。
  “這就是混亂星域。”
  柳神機雙手負背,立在前方,望著那遠處的巨大黑色漩渦,淡然出聲。
  陳汐等人齊齊一愕,這就是混亂星域?為何不見一絲混亂的跡象,反而安靜的可怕?
  “這里很兇險,在以往歲月中,即便是道主境存在來了,也根本不敢越雷池半步。”
  柳神機帶著一絲感慨,“此次也對虧了帝域五極通力合作,各自祭出自己宗門中的鎮派神寶,方才能壓制住此地的禁道劫力,讓一切混亂歸于平靜中。”
  陳汐等人這才恍然,清楚自己現如今看到的一切,早已非這一片星域的真正面目。
  同時,也讓他們愈發不敢小覷此次行動。
  僅僅只是打通一條通往混亂遺地的路徑,就需要帝域五極一起出手,可想而知,在以往的歲月中,此地是何其之兇險,簡直就是一片無上禁地!
  “你們看那一條通道。”
  柳神機指著遠處星空中的巨大黑色漩渦,說道,“進入其中,便可以抵達混亂遺地,傳聞中,其中分布著諸多尚未被發現的域界,同樣,也藏著諸般兇險和殺機,你們在其中行動,務必要當心了。”
  此刻陳汐等人皆都神色莊肅,靜心聆聽,不敢有任何分心。
  對于那神秘的混亂遺地,他們皆都一無所知,故而若是能夠從柳神機這等人物口中得到一些指點,絕對會對他們以后的行動有利無弊。
  “最重要的是,你們要小心其中的禁道劫力,千萬不要沾染上一絲,你們大概也聽說過,當初的鯤鵬道主,便是因為遭受禁道劫力纏身,最終落了個身隕道消的下場。”
  柳神機說到這,轉過身來,目光看向陳汐他們,道,“至于其中還有其他什么兇險,連本座也不清楚,一切都要靠你們自己去探索和化解。”
  聞言,陳汐等人心中頓時感受到一股壓力,連道院院長都如此說,可想而知,那混亂遺地有多神秘和未知。
  而未知,往往意味著兇險!
  “等你們進入混亂遺地之后,這一條通道便會徹底崩潰,不過不必擔心,十年后,帝域五極會再次出手,為你們開辟一條返回之路。”
  柳神機聲音變得鄭重,“切記,十年為期,最遲可拖延三年,若無法從中返回,將再無任何希望重返上古神域!”
  陳汐等人心中一震,皆都牢牢記住。
  “事不宜遲,你們現在便可以出發了。”
  柳神機轉過身,目光重新望向了遠處那巨大的黑色漩渦。
  “我們走!”
  冷星魂率先行動,帶著太上教其他五位傳人閃身而去,瞬息就消失在了那黑色漩渦深處。
  接下來,其他勢力也紛紛行動。
  為了此次進入混亂遺地,他們早已等待了太久,哪怕其中充斥著可怖的兇險,未知的殺機,為了開辟出新的域界,成就“域主”之力,他們也是在所不惜。
  甚至,他們都已做好隕落其中的打算!
  或許在外人看來,付出這么大代價,至于嗎?
  但對這些即將進入混亂遺地中闖蕩的修道者而言,只要能在道途上取得超越以往的突破,一切都值得。
  “我們也走吧。”
  陳汐深吸一口氣,帶著顧言和圖蒙二人,閃身朝遠處掠去。
  直至他們三十名傳人皆都消失在那黑色漩渦中,柳神機這才喃喃道:“希望……你們都可以安然返回吧。”
  說罷,他拂袖而去。
  轟隆~~
  在柳神機剛離開不久,這片星域中,沉寂安靜的氛圍被打破,一股恐怖狂暴的混亂力量,倏然彌漫而開。
  然后——
  星辰轟震、時空紊亂、無盡虛空神焰、雷電、煞霧、血雨轟然席卷而開,將這片星域都淹沒。
  隱隱地,還傳出一陣神佛悲吼、大道崩殂的聲音,驚心動魄。
  咔嚓!
  直至后來,那黑色巨大漩渦也是在一聲巨響聲中轟然爆碎,徹底化為了虛無。
  這片星域,徹底陷入混亂中。
  仿似有一股可怖的劫力,正在幕后推動這一切發生。
  ……
  “看來,他們已經進去了。”
  極遠處的一片星空中,巫雪禪、雪翎、虛陀、宣冥、采崖這五位來自帝域五極中的道主佇足其中,放眼遠眺,將那一片混亂景象看了個清清楚楚。
  “這次,恐怕有些小家伙再回不來了。”
  虛陀道主漠然道。
  這句話,明顯意有所指。
  巫雪禪心知肚明,不過他卻是微微一笑,道:“虛陀道友可是在擔心你們太上教傳人?”
  言外之意就是,你說的是你們太上教傳人回不來了吧?
  虛陀道主冷哼一聲,一對渾濁的眸子倏然望向了巫雪禪,冷冷道:“巫雪禪,如今論道大比已結束,那三十個小家伙也已進入混亂遺地,不如你我趁現在,戰斗一場如何?若不殺了你,老夫心中可著實無法安寧!”
  說話時,他聲音中已不可抑制地帶上一抹濃烈的殺機。
  一旁的宣冥、雪翎、采崖三位道主皆都眼眸一凝。
  “現在打打殺殺,十年后,誰去接應那些小家伙返回?”
  然而不等巫雪禪回應,道院院長柳神機的聲音倏然響起,伴隨聲音,柳神機已是憑空而至。
  見此,虛陀道主唇角抽搐了一下,頓時不言。
  巫雪禪笑了笑,道:“前輩說的不錯,這時候,的確不適合廝殺。”
  在剛才那一剎那,何止是虛陀道主殺機沸騰,巫雪禪同樣也是心生一絲殺機。
  只不過因為柳神機的抵達,這一切才消弭于無形。
  “十年時間,彈指即逝,諸位不妨在此休整,為十年后的行動做準備,本座……也會在此等候。”
  柳神機一句話,登時讓虛陀和巫雪禪齊齊熄滅了戰斗的心思,清楚柳神機之所以這么做,必然就是防止這樣的事情發生。
  一時之間,兩位道主心中皆都不禁一嘆。!!(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