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903 神魔尸骸

“殺!”
  當陳汐剛睜開眼睛,耳畔就響徹起一道冷酷漠然之極的聲音。
  宛如一道驚雷!
  一剎那,陳汐眼瞳擴張,渾身神經都緊繃起來,幾乎下意識祭出劍箓,施展出防御力最強的一擊——抱圓式。
  轟隆!轟隆!轟隆!
  當渾圓的劍幕剛凝聚而出,就遭受到一股可怖無比的沖擊力,還不等將這一股沖擊力化解,又一道攻擊已狠狠轟砸而至。
  就如同怒浪拍岸,一浪比一浪強勁,爆綻出億萬神輝,天地時空都扭曲粉碎,發出尖銳的轟鳴聲。
  噗!
  猝不及防之下,陳汐竟是硬生生被震得咳血,身影踉蹌,差點就支撐不住。
  這一切都發生太快,誰能想到,剛從那一道巨大黑色漩渦所化的通道中走出,就突然遭遇這等突襲?
  對方明顯早已蓄勢已久,一下子就打了陳汐一個猝不及防,甚至若非他身經百戰,反應力超絕,單單是這一輪攻擊,都足以將其鎮殺當場!
  “殺!”
  光雨熾盛,攻擊若狂風驟雨,不等那些攻擊落下,又有一道道可怖的攻擊從四面八方蜂擁而至。
  甚至,直至此刻陳汐連對手是誰還未判斷出來!
  該死!
  陳汐臉色一下子陰沉之極,眼眸如電,發出一聲大喝,幾乎運轉全部力量,將劍箓施展到了極致。
  嘭嘭嘭~~~
  密集若鼓點的碰撞聲不斷響起,那一重重攻擊,力量竟是可怖之極,所使用的無一不是當世最一流的道法,所祭出的,無一不是殺傷力驚人的先天靈寶。
  且很明顯,對手絕對不止三兩人,而是一群人,每一個的戰斗力都是強橫無比,屬于祖神境中的巔峰翹楚行列。
  在這等情況下,陳汐哪怕竭盡所有力量,竟是被震得再次咳血,渾身氣血翻滾,骨頭都直似要散架一般。
  不過在這一刻,他也終于看清楚偷襲自己之人,赫然就是冷星魂一行人和東皇胤軒一行人!
  換而言之,此次進入混亂遺地的太上教和神院弟子,竟是在此刻全部埋伏在此,展開了一場針對陳汐的狙殺行動。
  “殺!”
  冰冷無情的聲音再次響起。
  陳汐心中已是憤怒到了極致,這些該死的東西,甫一進入混亂遺地就動手,簡直是欺人太甚!
  的確,連陳汐這等人物,此刻也被這突如其來的攻擊打了一個措手不及,差點遭劫。
  他也根本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畢竟,在正常情況下,換做任何一人,面對一個神秘未知的兇險之地,第一反應必然是去查探一下處境是否危險。
  但很顯然,冷星魂和東皇胤軒他們沒有這么做,反其道而行,抓住一切機會對陳汐進行了一場偷襲,這個結果,換做誰來了只怕都意想不到。
  可此時明白這一切明顯已經遲了,陳汐處境已變得兇險,而冷星魂和東皇胤軒他們,必然不會放過這一次滅殺陳汐的機會!
  轟隆隆~~
  各種可怖的攻擊鋪天蓋地而至,讓得陳汐只能被動硬扛著,宛如陷入絕境的困獸。
  “圖蒙師弟——!”
  忽然,一道震怒聲音響徹天地,讓得陳汐心中猛地一震,扭頭望去,頓時看見,圖蒙竟是已陷入重圍中,衣衫染血,隨時都可能斃命!
  一剎那,一股無法言喻的怒意猶如沸騰的熔漿涌遍陳汐全身,刺激得他眼睛充血,殷紅一片。
  這些該死的混賬!
  陳汐一咬牙,猛地祭出一尊血色大鐘,嗡的一聲懸空而起,震蕩不休,正是那血荒神鐘。
  “爆!”
  寥寥一個字,卻是讓他血荒神鐘猛地一顫,轟然爆碎,可怖無比的先天之力轟然席卷,擴散十方。
  “不好!”
  “快躲!”
  遠處傳來一陣大喝。
  趁此時刻,陳汐身影一閃,已是沖到圖蒙身邊,抓住對方就朝遠處遁去。
  轟!
  然而就在這一剎那,一道鋒利漆黑的刃芒悄然出現,從一側狠狠斬在陳汐背上。
  這一擊實在太快,突如其來,仿似早已等候在那里,就等陳汐現身,便予以致命一擊。
  顯然,他做到了!
  這一擊快得讓陳汐避無可避,實打實斬在了陳汐背上。
  嘭!
  然而,出乎意料的,陳汐身上驟然彌漫出一層夢幻似的寶光,竟是將這一擊給擋住。
  “該死,竟是靈虛寶衣!”
  一道驚怒的聲音從遠處響起。
  而此時,陳汐早已借助這一股沖擊之力,帶著圖蒙和顧言猛地沖出困局,朝遠處全速挪移而去。
  “追!”
  “這次無論如何也不能放過他!”
  一陣大喝聲響起,冷星魂、東皇胤軒等人哪會眼睜睜看著煮熟的鴨子飛了,當下就全力追攆了上去。
  “爆!”
  然而,就在他們出動時,一桿彌漫著混沌氣的青銅戰戟橫空而至,釋放出可怖滔天的神輝。
  先天靈寶——渾天戰戟!
  “這該死的東西,又故技重施!”
  見此,早已上過陳汐不少當的冷星魂等人,哪會不清楚,陳汐又在施展自爆先天靈寶的手段。
  至于是不是嚇唬他們,誰也無法判斷。
  不過有了多次上當的經驗,冷星魂他們當機立斷,閃身便從一側掠去,試圖繞過這一桿渾天戰戟。
  可這一次,他們顯然猜錯了。還不等他們繞過去,這一桿渾天戰戟已是轟然爆炸,簡直似烈日爆碎般,釋放出恐怖的氣浪,將這方圓十萬里之地徹底化為一片火海,蒸騰燃燒。
  “不好!”
  “該死!”
  頓時之間,冷星魂他們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身影狼狽,連連閃避不已,有些人甚至遭受波及,受到了不小傷害。
  如此一耽擱,他們頓時失去了陳汐的蹤跡,想要再追攆時,已失去了最佳時機。
  煙塵彌漫,四野茫茫。
  當一切恢復平靜,冷星魂和東皇胤軒他們的臉色都是陰沉冰冷到了極致。
  “沒想到,又被這該死的家伙逃了……”
  眾人神色鐵青,剛才就差一線,他們就能夠成功,誰曾想在關鍵時刻,又上演了這樣一場變故。
  誰能想到,陳汐竟這么狠,一下子自爆兩件先天靈寶?
  這種手段他們不止經歷了這一次,可每一次都無計可施,這讓他們心中又是一陣憋屈和憤懣。
  尤其是冷星魂,剛才他趁著陳汐救助圖蒙的時機,一舉從后邊襲擊成功,可誰曾想,對方身上竟穿戴著一件靈虛寶衣,讓得他這一擊卻根本都沒能傷害到陳汐。
  若非如此,陳汐只怕早已被自己開膛破肚了吧?
  這一刻的冷星魂,簡直都有些無語了,每一次對付這家伙,每一次都被這家伙逃掉,他的運氣未免也太好了吧?
  “此次讓此子逃掉,也不知下次什么時候能再次抓住他,著實可惜……”
  半響后,東皇胤軒嘆了口氣,聲音中透著一抹不甘。
  此次他們為了偷襲陳汐,甚至不惜一起動手,全力出擊,絕對沒有任何一絲小覷對方的意思。
  甚至因為極為清楚陳汐實力的強大,他們甫一動手,就動用了雷霆一擊,可最終……
  卻依舊沒能成功!
  “沒事,此次進入混亂遺地,少則三五年,多則十年以上,必然有機會再次碰到對方。”
  深呼吸一口氣,強自按捺下心中的憋屈和憤怒,冷星魂這才沉聲開口道,“當務之急,我們還是盡快尋覓到新的域界,一舉煉化域界之力,若能及早晉級帝君境界,那就再好不過了。”
  聞言,東皇胤軒瞇了瞇眼睛,也深以為然,“若能趁此時機晉級帝君境,再去對付陳汐,自是不在話下。”
  其他人見此,神色也緩和不少,開始思忖起接下來在混亂遺地中的行動。
  “不過,諸位可要小心,這里畢竟是混亂遺地,兇險莫測,若無命令,誰也不準擅自行動!”
  冷星魂目光掃視眾人,沉聲提醒。
  “這是自然。”
  包括東皇胤軒在內的其他所有人都紛紛答應。
  在這等時候,一起行動絕對比單打獨斗要更為安全,畢竟按照道院院長柳神機的說法,當年的鯤鵬道主,可都在此遭劫!
  故而,誰也不敢再大意了。
  當下,冷星魂一行人略一商議,便倏然離開,朝遠處掠去。
  ……
  就在他們離開不久,那滿目瘡痍的戰場中,倏然多出一道身影來。
  他錦衣貂裘,頭戴羽冠,玉樹臨風,宛如世俗中的一位小侯爺般,赫然就是拿來自金蟾神島的傳人王鐘!
  “呵呵,斗吧,斗得越厲害越好。”
  目光掃視著四周,王鐘唇角泛起一抹詭秘的笑意。
  旋即,他就長長伸了個懶腰,雙手負背,朝遠處行去,“沒想到這次回來,還能看一出好戲,倒是有趣……”
  他神色輕松,行走在這混亂遺地中,宛如閑庭信步般,渾然沒有一絲緊張的模樣。
  那感覺,就好像魚兒返回大海,蒼鷹重臨蒼穹,而他王鐘也似來到了他最為熟悉的地方……
  很快,王鐘的身影便消失不見。
  “三年之內,我一定可以窺破你的真面目!”
  不知何時,佛宗圣子迦南的身影也來到了這一片滿是廢墟的戰場中,所立足的位置,恰好是剛才王鐘所在的位置。
  他目光幽邃,望著遠方,恬靜堅毅的眉宇見泛起一抹堅定之色。
  ——
  ps:今天不在家,熬夜存的稿子,第二章下午2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