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904 堪比帝君

混亂遺地很大,大的超乎想象。
  當陳汐帶著顧言和圖蒙開始逃遁,這才發現,所在的這片神秘而未知的地方,竟是比自己以往所見的任何大世界都要廣袤,甚至無法丈量其究竟有多廣闊。
  陳汐只能依照時間來判斷,一炷香,換算做在星空中飛遁,也足可以橫跨諸多星系,越過一座浩瀚宙宇了。
  可在這混亂遺地中,這些距離似乎根本不算什么。
  這里的天空似乎沒有穹頂,放眼一望,便是滿天星辰,密密麻麻懸掛在蒼穹之上,泛著清冽的光澤。
  和混亂遺地一樣,那星空之浩瀚,同樣似乎沒有盡頭。
  可惜,陳汐來不及去仔細感受更細節的情況。
  因為在這一路上,實在太過兇險,到處都是一片動蕩。
  肆虐的風暴噴發的火山斷裂的時空飄曳若煙的血霧……一路上,幾乎看不到一片寧靜安全之區域。
  甚至,陳汐能夠經常看見,一顆顆星辰從蒼穹呼嘯著墜落,砸在地面,砸出一個方圓百萬里的大坑,那可怖的沖擊力,讓陳汐都一陣心驚肉跳。
  總而言之,這里的天地萬事萬物,無不處于一種混亂的狀態中,各種兇險的天災,幾乎時時刻刻都在上演著。
  憑借陳汐如今的實力,在面對這種惡劣到極致的環境時,也不得不緊繃神經,謹慎小心之極。
  因為這里的災禍,看似和外界沒什么區別,可威力卻是奇大無比。
  這里的風暴,可以輕易撕碎神明。
  這里的熔漿,可以瞬間焚化萬物。
  這里的時空裂痕,甚至能夠在一瞬間齏粉一切!
  除了這些,還有劇毒無比,足可以腐蝕神魂的霧靄瘴氣;還有可以穿透身軀,熔化精氣神的煞氣神光……
  甚至,這里的一草一木,都可能瞬間變成一場殺劫,讓人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太可怖了。
  陳汐從修行至今,不知經歷了多少的險惡之地,可是和眼前的混亂遺地一比,頓時都不算什么了。
  陳汐也終于明白,為何自古至今幾乎無人能夠踏足此地了,這里的兇險,甚至足可以讓任何修道者不敢靠近!
  當初鯤鵬之主這等人物,都在此遭劫,可想而知這混亂遺地有何等之可怖。[起舞電子書]
  或許,也正因如此,這里才會存在尚未被開辟的域境,至今未曾被上古神域修行界所收納。
  換而言之,完全可以用“原始洪荒,兇險莫測”八字來形容混亂遺地的一切!
  ……
  直至許久,陳汐才勉強找到一處佇足之地。
  那是一座光禿禿,黑漆漆,寸草不生山峰,高有千丈,通體彌漫著一縷縷若有若無的煞氣。
  不過這些煞氣雖厲害,卻是無法奈何陳汐。
  “圖蒙,感覺如何?”
  陳汐顧不得自己的傷勢,甫一落地,就把目光望向了圖蒙。
  此刻的圖蒙,渾身染血,胸腔左側有一個碗口大小的血窟窿,兀自還在汩汩淌血,觸目驚心。
  一路上,圖蒙一直咬牙忍著渾身痛苦,這也讓得他臉色顯得頗為蒼白,身體狀態明顯不容樂觀。
  不過,聽到陳汐的問話,圖蒙還是強自咧嘴笑道:“師叔祖,我蠻牛沒事,死不了,您莫要擔心。”
  陳汐皺了皺眉,想起之前的遭遇,他心中的怒火又差點不可抑制地涌上來。
  “這些該死的東西,等下次相見,必然百倍奉還今日之賜!”
  陳汐咬牙,已徹底恨到骨子里,剛一進入混亂遺地,就被對方全力偷襲,甚至若非他及時相救,圖蒙差點就遭遇不測。
  這讓陳汐如何能不怒?
  最重要的是,圖蒙如今身負重傷,在接下來的行動中,無疑讓陳汐少了一個強有力的幫手,這對他們而言,可絕對不是什么好事了。
  “師叔祖說的不錯,這一次行動,已和論道大比完全不同,并無其他老怪物在場,那些太上教神院的家伙敢對我們進行偷襲,我們也不必客氣,最好能把他們全部殺了!”
  顧言在一側冷冷開口,殺機畢露,他也被剛才的遭遇打了一個措手不及,在看著圖蒙受傷成這般模樣,心中也著實憋屈之極。
  “此仇自然要報,當務之急,我們還是先在這混亂遺地中存活下來,爭取盡早開辟出屬于自己的域界之力。”
  陳汐深呼吸一口氣,已是恢復冷靜,飛快說道,“那冷星魂為了此次進入混亂遺地,壓制修為足足上萬年之久,他們這次沒能殺死我們,必然會選擇盡早開辟域界之力,晉級帝君境。”
  頓了頓,陳汐繼續道:“若是等這種情況發生,對我們而言,情況只會更為不利,所以,我們必須搶在他們之前,做到這一步了!”
  說到最后,聲音中已帶上一抹決然之色。
  顧言神色也變得認真嚴峻,道:“師叔祖,那您說接下來我們該如何行動?”
  陳汐看了看圖蒙,道:“只能暫時委屈你先待在我的體內世界養傷了。”
  圖蒙咧嘴笑道:“能夠觀摩一番師叔祖的體內宙宇,我蠻牛正求之不得呢,哪有什么委屈。”
  陳汐拍了拍圖蒙肩膀,沒有多說,將他整個人收起來。
  就在此時,顧言忽然想起什么,道:“師叔祖,您說女媧宮那些同道該不會也遭遇伏擊了吧?”
  聞言,陳汐眼眸頓時一瞇,沉默片刻,才說道:“不會,咱們幾乎是前后腳進入混亂遺地的,太上教和神院若是對付女媧宮他們一行人,時間上已來不及再埋伏我們。”
  顧言想了想,也認同了陳汐觀點。
  “走,我們出發。”
  陳汐目光環顧四周,略一審視,最終將目光望向了蒼穹,想要掌握域界之力,自然需要掌控一方星空域境!
  “師叔祖,您如今身上有傷,不如休整一番再行動……”
  不等顧言說完,就被陳汐打斷:“只是小傷而已,不影響行動,在路途上便可以修復過來。”
  見此,顧言不再多勸,和陳汐一起身影閃爍,挪移時空而去。
  ……
  一方域境,包括諸多宙宇,每一座宙宇中又囊括億萬星辰,堪稱是浩渺無垠。
  像如今的上古神域中,已知的域境足足有上千之數,但那些域境早已擁有各自主人,哪怕是強奪過來,對陳汐他們而言也起不了大用場。
  因為按照太初觀那位娘娘所言,最強大的域界之力,往往來自于那些未曾被開發的域境中。
  而遍觀整個上古神域中,能夠找出像這也的域境的,也只有眼前的混亂遺地。
  這也是為何陳汐他們三十人拼盡手段,寧可冒著性命危險也毅然前來的原因之一。
  擁有域界之力,就等于擁有了成就“域主”之威的根本,對以后修行有著莫大好處。
  甚至在沖擊道主境時,擁有域界之力的域主,比之其他帝君人物的機會也更大。
  簡而言之,域主也是帝君境的一種,但絕不是任何帝君都能夠成為域主。
  而是否能夠擁有一方“域界之力”,便是衡量一位域主的標準之一。
  陳汐和顧言此時要做的,就是在混亂遺地中尋找到未被開發的新域境,各自將本源之力煉化!
  ……
  如今,陳汐也已清楚,想要擁有一方域界之力,就先要尋找到一方域境,然后進入此域境中,將其“域境本源”煉化為己有。
  如此一來,便可以挾“域界之力”,一舉踏破帝君境門檻,成為名副其實的域主!
  不過,想要辦到這一步,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陳汐和顧言一起上路后,足足挪移了數個時辰,仔細觀察了許許多多星空軌跡,也未曾發現一個已形成的域境。
  這就牽扯到域境的判斷了。
  一方成型的域境,擁有屬于自己的獨特天道氣息,能夠形成一種類似壁障般的結界。
  這一道結界,覆蓋整個域境四周,能夠完全把一方域境和其他混亂星空區分開來。
  通俗而言,這一道結界就好比一個蛋殼,把其中的蛋清和蛋黃保護了起來。
  而未成型的域境,則并無這一道結界,星空的分布,也是雜亂無章,毫無法度。
  值得一提的是,域境,指代的是一方囊括諸多宙宇的區域。而域界之力,則是來自“域境本源”中的力量。
  域境和域界之力,一個是界面,一個是力量,是完全不同的。
  又是一個時辰過去。
  嗯?
  忽然,陳汐似察覺到什么,倏然止步,目光如電般,爆射出兩道寒芒,倏然望向遠處。
  幾乎是同時,極遠處的虛空中,驀地爆碎,化為一片斷裂地帶,一個龐大無比的尸骸,倏然從中漂浮了出來。
  那的確是一具尸骸,足足有萬丈長,通體覆蓋著殘破而古老的青銅甲片。
  它靜靜漂浮在半空,像一座漂浮著的陸地,實在太過龐大了,雖毫無生機波動,可身上卻釋放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氣息。
  從陳汐這個角度看去,也僅僅只能看到兩只巨大無比的腳掌,像兩座隆起的山岳般。
  “這似乎是混沌中誕生的一尊先天神魔!”
  顧言吃驚出聲,透著難以置信,“他……怎會隕落于此,連尸骸都無法入土長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