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907 吞吸神血

混亂遺地中充斥的天道法則的確很不尋常,帶著一股詭秘的陌生氣息,和上古神域大不相同。
  以陳汐如今的能耐,也很難推演出其中緣由來。
  “公子不必擔心,阿涼手中的兩件寶貝,恰可以克制此地的許多生靈,足可以幫公子化解不少危機。”
  見陳汐沉吟不語,阿涼不禁出聲安慰道。
  陳汐啞然,笑道:“那可有勞阿涼了。”
  阿涼握著粉嫩的小拳頭,狠狠點頭道:“公子放心,有阿涼在,誰也不敢欺負公子了。”
  感受到阿涼口吻中的認真堅定味道,陳汐不禁心中一暖,這小丫頭可著實讓人喜歡。
  “對了,阿涼你可認得這五卷獸皮上的文字?”
  忽然,陳汐心中一動,把那五份秘圖拿出,這些寶物雖然是從帝域五極中得來,可其真正的主人,卻是鯤鵬道主。
  而阿涼所在的太古菌族,可是和鯤鵬道主大有淵源!
  阿涼怔了怔,身影一閃,就飛在陳汐身前,一對漆黑的清眸開始打量那五份秘圖。
  “咦!”
  甫一掃視,阿涼就詫異出聲,“公子,您是從哪里得到的這些獸皮卷?”
  有戲!
  阿涼的反應讓陳汐心中一振,當下毫不遲疑把這五份秘圖的來歷和盤托出。
  阿涼這才恍然,道:“怪不得,也只有鯤鵬道主才能夠掌握我們太古菌族王室秘傳的‘云紋古字’。”
  這一下,陳汐頓時不淡定了,訝然道:“你是說,這獸皮上的文字,是你們太古菌族所傳下的一種秘文?”
  阿涼點頭:“不錯,不過這種古文,只有我們太古菌族的王室后裔方才能夠修習認得。”
  陳汐眼睛一亮:“這么說,阿涼你也認得這些字跡了?”
  阿涼再次點頭,旋即她秀眉一蹙,略帶沉吟道:“只是這獸皮卷太過殘破,許多地方都有缺漏,我也僅僅只能認出那些字跡,卻不懂其中所蘊含的意思。”
  陳汐挑眉道:“阿涼,你先把所認出的字跡說給我聽。”
  阿涼指著其中一塊獸皮,道:“這上邊攏共有三個云紋古字,分別是太、紀、壇。”
  旋即,她又分別指著其他四塊獸皮卷,一一說出了其上字跡所蘊含的意思。【閱讀本書最新章節,請搜索800】
  道極、神主元、無上而空、真無而無上。
  這就是其他四塊獸皮卷上分別所詮釋的內容,殘破不堪,看似都認識,可真正去品味,卻根本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陳汐嘗試著把它們反復組合,可最終發現,線索還是太少,這畢竟不是完整的秘圖,讓得所蘊含的秘密也是殘破之極。
  “這些……究竟代表著什么?是那神秘之地的名字,還是一些有關終極道途奧秘的線索?”
  陳汐陷入沉思中。
  顧言和阿涼見此,皆都止語,沒有打擾陳汐。
  也不知過了多久,陳汐心中忽然升起一股熟悉的感覺,隱約感覺,此時此景,似乎在哪里經歷過……
  嗯?
  一剎那,陳汐猛地想起來,當初自己在獲得河圖碎片時,也曾從中獲得過一些晦澀莫名的文字,同樣的殘缺不堪,不明所以。
  但是當初正因為這些文字中蘊含“帝、”“域”兩個字,讓得他毅然踏上了前往帝域的行動。
  同樣,也正因為這些文字中的提示,讓他在前往莽古荒墟時,發現了諸多和河圖碎片有關的線索。
  時至如今,陳汐兀自清楚記得,河圖碎片中所傳達出的文字分別是荒、墟、神、古、帝、域、紀、主、極、元。
  其中的“帝、域”兩字,代表著上古神域中的“帝域”。
  “荒、古、墟、”三字,則是和莽古荒墟有關,也正是因為這個線索,讓陳汐清楚了,那莽古之主玄,便是河圖的第七任悟道者。
  拋開這五個已知的字跡不談,河圖中所傳達出的文字,還有“神、紀、元、主、極”五個字沒有被陳汐發現其中奧秘。
  然而此時,結合這五份秘圖中所烙印的字跡,陳汐頓時就有了一個驚人的發現——
  獸皮卷中所蘊含的字跡中,同樣蘊含著“神、紀、元、主、極”這五個字!
  換而言之,河圖碎片所僅剩的五個未解字跡,竟都可以在獸皮卷上找到相對應的文字!
  這是巧合?
  還是這兩者之間有著某種關聯?
  一想到這,陳汐心中也禁不住泛起一抹驚異的情緒。
  五份殘破而古老的獸皮卷,皆都是當年的鯤鵬道主所遺留,其上記載著一個有關混亂遺地神秘之區的秘密,若能抵達那里,極有可能獲得終極道途的真正奧秘。
  這是帝域五極一致的觀點。
  而如今,河圖碎片竟隱約和這一切產生關聯,難道意味著,河圖碎片和這混亂遺地中的神秘之區也有著一絲關聯?
  河圖碎片、混亂遺地、神秘之區、終極道途真正奧秘……
  將這一切線索綜合起來,讓得陳汐的思路隱隱約約變得清楚一些,可仔細去推敲,卻依舊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這一切皆都因為,目前他手中所掌握的消息,幾乎都是殘缺不堪,且都是來自他一個人的推測,具體是否正確,連陳汐自己都無法斷定。
  但不管如何,這個發現依舊讓陳汐感到振奮。
  在他看來,此次混亂遺地之行,若能找到那神秘之區,說不定就能夠將這一切答案徹底搞清楚!
  可是,那神秘之區又究竟分布在混亂遺地的哪個地方?
  想到這,陳汐心中禁不住一嘆,若是自己手中有一份完整的獸皮卷,哪還用如此推測?
  旋即,他就恢復冷靜,開始分析,既然自己手中的五份秘圖是殘缺的,那么起碼證明,這世上起碼還有其他一些殘缺獸皮卷,若是能夠找到,必然可以把這一份秘圖拼湊完整。
  可是,那其余的獸皮卷如今又在哪里呢?
  這個問題早在前來混亂遺地時,陳汐便曾想過,但卻絕對沒有像現在那般,迫切想知道這一切。
  但可惜,他哪怕再迫切想知道,這一刻也根本不可能辦到,最終只能無奈搖搖頭,把這個疑惑壓在心底深處。
  “公子,可是遇到什么難題了?”
  見一直沉思的陳汐忽然嘆息,阿涼禁不住問出聲來。
  顧言也將目光望了過來。
  “的確有一個難題,不過我如今已隱約掌握了一些線索,等以后或許就能解開。”
  陳汐深吸一口氣,將五份秘圖重新收起,笑著說道,“好了,不必擔心,我們繼續行動吧。”
  “嗯。”
  阿涼和顧言齊齊點頭。
  當下沒有再停留,陳汐三人展開行動,繼續去尋覓那尚未被發掘的星空域境。
  神秘之區中有關終極道途的傳聞雖然誘人,可對陳汐他們而言,此次前來混亂遺地的最終目的,卻是開辟域界之力,為沖擊域主之位而做準備。
  時間轉瞬流逝,不知不覺已是過去十多天。
  在這些天中,陳汐三人歷經了重重兇險,各種禍亂,有好幾次差點遭受滅頂之災!
  原因就在于,這混亂遺地中的環境實在太過兇險,雷霆閃電、颶風火山、時空斷層、煞氣血霧、以及各種稀奇古怪的可怖生靈……危險實在太多了。
  若非阿涼手中的擂神鼓和焚焱神杖在對付那些可怖生靈時,能夠發揮出奇大無比的妙用,陳汐都懷疑自己能否安然無恙地堅持到現在。
  不過,這一路上的經歷也是讓陳汐愈發認知到,此次帶著阿涼一起前來,絕對是一件幸運之極的事情。
  這個太古菌族的公主,雖只有祖神初期的修為,可手中兩件祖傳神寶卻是威力無窮,發揮出了超乎想象的威能。
  也怪不得當初鯤鵬道主闖入這混亂遺地時,會帶上太古菌族的先祖一起行動。
  第十三天。
  轟!
  一聲驚天動地的轟鳴,圣潔的白色神焰沸騰若海,一頭面目猙獰而奇特的高大生靈在火海中嘶吼掙扎,最終被焚化一空。
  “還好這血目巨人腦袋不靈光,只知道以蠻力沖撞,否則想殺死他可很不容易呢。”
  阿涼松了口氣,清秀絕倫的小臉上泛起一抹輕松之色。
  血目巨人,混亂遺地中的一種可怖生靈,棲居在風暴中,擁有移山填海的天生蠻力,力量之強大,堪比帝君境存在!
  可最終,眼前這頭血目巨人卻是死在了阿涼這個祖神初期的小姑娘手中。
  這就是一物降一物了。
  而這,已不是阿涼所殺死的第一個可怖生靈,在這十余天時間中,起碼有七八個相當于血目巨人的存在,喪命于阿涼之手,無形中幫陳汐化解了一場又一場棘手無比的麻煩。
  轟隆~~
  不過,就在陳汐他們正打算離開這里時,忽然之間,極遠處星空上,一片星辰忽然一陣劇烈搖動。
  旋即,那些星辰竟都是墜落下來,像一個個從天而降的巨大火球,耀眼無比,將天地都照亮。
  “有人在星空之上戰斗!”
  顧言眼眸一瞇,冷芒流溢。
  “不錯,若我猜測不錯,那片星空中必然藏著一片已成型的域境,戰斗或許便和爭奪這片域境有關!”
  陳汐也是沉聲開口,他的感知極為強大,哪怕那片星空距離很遠,可依舊被他察覺到一股獨特的屬于域境的結界氣息